Yakumo

夢のまた夢か見果てぬ夢

雪山

或许是因为睡前看了一个西藏VLOG 的缘故,梦里全都是雪。我们开着车颠簸在雪山的泥路里。很快晴天变成了暴风雪,视野非常模糊。旅途无法进行下去了。
路旁找到了一间废弃已久的破屋。里边光线昏暗,风还从缝隙里吹进来呜呜作响。天越来越黑,我们打算在这里凑合一晚。
但是感觉有什么东西混在风雪里进来了。应该是某种怪物。提高警惕,随时我们要准备战斗了。

日常

2021/01/01
由于跨年的时候看到了YOSHIKI,所以做梦梦到了他
最近真的是睡前看什么做梦就做什么
有一次睡前看了5t5的cos于是也梦到五条老师
真绝
下次睡前多看点我推

魔法少女

2020/11/21
在医院的地下深处,是一个神秘的组织结构。在这样一个圆柱形的空间里,任何人都会被迫地扮演另外的角色。
当我乘着电梯下降到最底层的时候,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浮空。忽然明白过来今天我的角色是魔法少女。
但是在我还没有适应好这个角色的技能之前,就有一个反派角色嘿嘿嘿奸笑着拿起针管向我的手臂注射了某种药物。全身的肌肉开始放松,力气逐渐消失,所有的感觉也都逐渐离我而去。
这样的话今天我们就输了,脑海里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
我突然发现,我的技能仿佛是可以使用小樱的卡牌。
于是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召唤了卡牌。

20/09/14
暴风雪来临,街上家家户户大门紧闭。我也屯好了食物烧好了壁炉披着被子窝在椅子里。
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外边的天空阴沉沉的,果然没多大一会儿大片的雪花便跟随着狂风出现了。但是这种户外狂风暴雨屋里暖洋洋的感觉真的挺好。
第二天便是雪过天晴,所有人都去到屋顶玩雪。太阳光在雪中的反射格外刺眼。

y-それぞれの道

2020/6/15
“好久不见”她对我说道。在夏日里阳光灼热刺眼的正午,偶然地遇到了多年没见的同学。
曾经我们是那么要好,但是也抵不过毕业分离各奔东西。从无话不谈到失去联系也仅仅也不过是一两个学期的功夫而已。
随便聊了聊。就是那些久别重逢的人为了重新熟络起来的常见话题。最近在做什么?你去哪里了?你还喜欢看xxx吗?
烈日下边走边聊这样的氛围时曾相识。这样的天气,这样的人物,仿佛和10年前暑假里我们不顾高温不在意防晒防暑在大人都休息了的午后偷偷溜出来买个冰棍再去书店蹭蹭空调漫画的那些日子重合。
但是“你好像变了不少”,她评价道。
到底哪里变了呢?我不知道。
同行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她也没有解释地朝我挥挥手就此告别。
没有交换联系方式也没有依依不舍的离别,只是走向了各自的道路。
这种氛围,就觉得それぞれ这个词描写得恰到好处。

日常

回到了学校,刚好赶上课间操时间。
被凶巴巴的教导主任像赶小鸡崽一样赶去操场。
然而我已经不知道毕业了多少年了,完全忘记广播体操是怎么做了。
只好站在队末,企图用前方同学高大的身躯遮挡住自己。
同时做做宅舞里的常用动作浑水摸鱼假装有在认真运动。

日常

我怎么又梦到去超市囤货,2020限定心理阴影

开车去了郊区超大的仓库超市,推着巨大的购物车在无数货架中穿梭。阳光很好,透过天窗照在食物上显得水果猪肉都特别可爱。我好像是想找一种香肠但是来回几趟都找不到,朋友已经在催我快走了,可是仿佛是强迫症发作不找到那个香肠我好难受啊。
最后还是没有找到。时间已经从早晨来到中午,非常生气的朋友说干脆我们别回去了在这儿把午饭吃了。然而吃饭的窗口都没有开始营业。
好累哦

日常

和室友去超市采购 结果发现纸巾限购。。。为了限购,超市每次只摆一件在货架上,没了再加


最后买了很多零食

日常

穿越回十几年前,和还是一群小屁孩的朋友们在街角的肯德基吃炸鸡。
虽然我也还是个小屁孩的模样。但是——“身体虽然变小了但头脑依旧是大人(笑)”,和这群人一起带有着一种不成熟的哥哥姐姐带小朋友瞒着爸爸妈妈偷吃‘垃圾食品’的心态。
十几年前这片区域还没有很好的开发,街上的商家很少,也没有高楼林立,甚至行人也很少。店里装修也有一股浓浓的九十年代气息。
啊,菜单。菜单上写着什么呢?有点看不清楚,反正来着最大份的套餐就完事了吧。付钱?一摸口袋只有十几块。果然还只是个小孩子。这次哥哥姐姐就不请你们吃大餐了咱们还是AA吧。一边啃着鸡腿一遍看窗外的人穿着白衬衫牛仔裤骑着自行车来来往往。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回到这个时候。是想改变一些过去后悔的事情吗?我也不知道。但是在能做出什么事情之前,就从梦里醒来了。

日常

终于可以出门找tony老师洗剪吹了
我却在椅子上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
tony老师已经把我的头发染成一缕一缕的蓝色
活像个杀马特

more »谁在关注 Yaku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