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梦到了

讨厌的人,简直是个阴影……
其实阴影了好久了,怎么感觉最近又在意了起来?

最清晰的梦境

  小的时候最清晰的梦境是在一个森林里迷路了,找不到母亲。(真是小孩子啊)
  那个森林的构造来源于挂在小学时期家中客厅墙壁上的一幅画。后来搬家之后不知道去了哪里。在高中毕业之后的暑假,回到了很遥远(两个省)的老家,却发现那幅画挂在老家客厅的墙壁上。
  记忆混淆。

  接着记得还算清楚的梦境是初中的时候。像恐怖片一样的。一开始在长长的(墙壁上挂着火把的)走廊中走着,和几个初中同学一起。然后走到一个路口(似乎是要做出天堂地狱选择什么的)走了其中的一扇门(而具体的选择已经记忆不清)走到一个类似旋转餐厅的高楼顶。和很多人交谈。从一侧的电梯坐下去,这个时候却发现僵尸入侵的危机。很多人都死了。电梯的通道内下侧和上侧也都死僵尸(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看见的)接着,电梯的线断了。掉落下去。坠落下去。
  到此为止。

  有些无趣倒也是,但是更多的是奇怪自己为何会记忆住这两个梦境。

9号滴梦

梦见潜水,要潜水考试(还是陪领导?)好不容易磨的不用陪领导了去看@kkryu_k 主持的xx见面会然后还是去晚了……某人和隼仔坐在一起,然后某人丢给我一大本(为什么本子可以听?)让我好好学习然后还bs我然后我就怒了冲出会场……某人又出来追着我道歉……
潜水那段是多层的,有盗宝情节……
醒来的方式是……我也不知道……总是睡到大概七点多一点然后一下子惊醒了……

尤菲

昨晚梦见尤菲了,但是不在叛逆的场景中。但是知道尤菲的结局很不好,在梦中很难过很为她惋惜,后来被人吵醒了。

9号的梦

梦到搬到一个奇怪的地方,都是生人。咪咪老师最怕生人了,为了不让它逃跑,我一直抓着它的后颈让它呆在我的肩上。可它还是在死命的挣扎。最后它逃脱不见了,再发现时已经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大概是生人把它吓病了。我把咪咪老师带到医生那里,我看着它在医生面前渐渐化成一壶褐色的水,猫死后都会变成水啊,医生说变成水以后就再也无力回天了,我开始哇哇哇的哭。

2011-10-09

友人的友人开了maid店,店主请我去帮忙,梦里卖萌卖不好,SB了……
地点是奇怪的小巷子
人物都有点圆圆的……

2011-10-11

昨晚梦到又回到大学上课。考试fail了。然后想起其实自己已经拿到学位了。

天使·篇外篇(上)

 “我要出国了。”Jessie轻轻的说出。

  Jessie在一个月后出国了。
  是移民,不是留学,也就是说我们从此将天各一方。

  Jessie送我项链的时候叫我不要惦记她,叫我要认真读书,考上好大学,记住好好照顾自己……一直说到泣不成声。

*****************************************

  MSN上弹出提示框:You’ve got a new mail!我点击邮箱,Hotmail熟悉的界面展现在眼前。当我习惯性的按“全部选择”再准备点击“永久删除”的时候,才发现那个熟悉的寄信人名字:Jessie。在盯着屏幕发呆了四十又三分之一秒之后,我打开邮件,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我圣诞节回来,到时出来见见面吧。P.S 告诉我你手机号码。”我回了邮件,内容也只有一句话:“等你。 P.S 我的手机号码是1364X76XXXX”

  有多久没有收到Jessie的E-MAIL了?记不清了。反正那个Hotmail邮箱在很长的时间里除了微软的广告之外,再没有其他的邮件,而这个邮箱地址,只有Jessie和微软知道。从以前的每天开N次邮箱,到后来的记起来才开一次邮箱,不变的是进入邮箱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删除微软的广告。邮箱里常常空空如也,自己竟然开始期待微软的广告邮件。这些广告邮件带给我的是一种安慰,证明我的邮箱还能用,那么,就还有希望吧,也许,虽然习惯了失望,却总是忍不住会希望。记得那个时候国外封杀国内的邮箱,说什么国内邮件垃圾多,我就马上申请了一个Hotmail的邮箱。不过可恶的是venusxx这个用户名竟然已经被注册了,真是天杀的。

  那天回复之后,就再也没有回音。我能做的,就是等待。

  2001年12月24日,晴天。那天晚上坚少带着他的女朋友,佳哥带着他的女性朋友,我带着自己,一起去一德路的教堂玩。我们去到的时候已经人山人海,里里外外的人把教堂围了个水泄不通。好不容易挤进去,连坐的位子都没有了,只有站在一旁。那天晚上闷死了,哈哈,又做了一回傻B。

  在教堂准备叫人捐钱的时候,我溜了,来到了市一宫旁边的店铺吃鱼蛋。手机响了,短信息。嗯?又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可看了内容,我就肯定那是Jessie:我回来了,明天上午十点在开发区的上岛咖啡厅见吧。我敲上两个字:好的。可是竟然发不出去!一到节假日手机短信和电话就“塞车”,他妈的中国移动平时吃钱吃得那么狠,关键时刻就来扯皮,我尻!在尝试了发送信息N次和诅咒了中国移动N+1次之后,我放弃了。坐上的士回广外。

  回到学校,听到有的课室大吵大闹,看到草坪上有人围成一圈在玩,发现相思河边的围栏上不知是谁挂上了彩灯,写着HAPPY X’MAS。我很好奇灯的插座在哪,最后追查发现竟然是利用了墙壁上应急灯的插座,呵呵,厉害。

  回到宿舍,9:30。上床睡觉。刚躺下,眼睛转了一圈,跳下床,打开柜子,找出一个盒子,轻轻的打开,拿出那条银色的项链。房间外的灯光透过门顶的窗户抛进来,银色的项链一晃一晃,串在项链上的两个戒指一闪一闪。我想自己的眼瞳也一定是银色的。9:45,我睡了。上大学以来第一次那么早睡觉。

  那天晚上坚少和佳哥回来的时候大声喧哗,我一拍床板,大吼一声:“屌!别吵着我睡觉!”宿舍里顿时寂静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七点起床,上大学以来起得最早的一天。临走之前,我清了一下喉咙,然后大拍门板,嚷着比昨晚骂人更大的声音:“有雷暴啊,起床收衣服啊!”那时是7:15。在坚少和佳哥跳下床杀我之前,我小跑冲出了宿舍,把他们的咒骂声甩在身后。

  先坐36,再转547,然后坐883,从广州的一头走到了广州的另一头,终于来到了开发区,9:30。

关于蝴蝶。

有一个店主但是我看不到他的样子
到那个店里面,感觉有点拥挤
实际上除了我以外只有另外一个顾客
那人在和店主商量把什么东西寄存在这里的事情
是个男的。
店主也是男的。
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具体对话内容忘记了。

店主后来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跟什么人在说
关于蝴蝶的事情
店里面的一面墙上有很多蝴蝶的卵
糊了一墙(ry

离开方式就是醒来了。

一个关于推友,幻想乡的梦。

由于记录较晚,所以内容有些模糊不清了。
只记得有妖梦和妖忌出没,有推友@nerv828出没
还有我渴望已久的华为t8300手机。
我并不清楚这些事物之间的联系,但是他们确实出现了。
我的梦境一向这么零乱而毫无逻辑联系。

考體育

嗯就是今天的副本

考體育……有一大堆選項就就跳水和仰臥起坐是認識的,因為認識的妹子選了跳水,所以我也選跳水。

但是一直沒有練習也從來沒學過所以直到考試前一天才開始著急我不會向前翻騰三周半什麽的啊……於是馬上去練習……

練習就是,買個跳水道具,鋪在宿舍兩層雙人床中間的走道,於是走道就變成水池啦

人站在一個上鋪,然後對準站的位置的水池里有一個直徑大概一米的洞,深度大概六米,於是往那個裡面跳,考場也是這樣,跳到洞外直接掛掉……

而且洞壁里還有很多人可以游進去的洞,并且藏著各類觸手生物(開始獵奇)
(當下覺得肯定是個斗……那應該也有禁婆之類的玩意兒)

總之不知道是怎樣勾搭上了伊謝大大跟我一起去買跳水道具回來布置,然後他就睡覺去了

我站在上鋪怎么都不敢往下跳,上下鋪的距離間怎么翻騰三周半不說,能不能對準個洞都是問題……

於是糾結了很久……下來跟伊謝說我還是去做仰臥起坐吧,雖然一分鐘50個肯定不能及格但是好歹比這個靠譜……

然後就去連夜練習仰臥起坐,然後……就杯具了,明天考試今天不能改選項=L=

山坡上的树

儿时不只一次作了这样的梦:

黄昏,在残旧的祖屋中被幽灵追赶,不停往前奔跑然后艰难地爬到一个小山坡上,旁边只有一棵树,背挨着树在山顶上看着诡异的村落全貌和灰暗的天空,然后那棵树忽然张口把自己吃掉了。

毁灭

和一个小孩捡到一个手镯
套在手腕上
发现上面有一个按钮
伸直手臂,按下按钮,手镯上出现了一团微光
缓缓前行
蠕动着
遇到路边一丛冬青
白光消失,冬青消失
兴奋
小孩说,我们朝天上发射试试?
于是,举起手臂,按下按钮
白光离开手镯,缓缓上升
不知为何,白光速度在加快
越升越高,几不可见
抬头仰望很久,无果
正欲离开,却发现云层扰动,隐隐有隆隆之声
望一火球从天而降,速度极快
忽然,在离地上空静止,变成了一个钟面
指针分针如常运行
正愕然时,钟面急速坠地
又忽然消失
地面传来震动,四顾一望,只剩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仍在
地球的其余部分均已灰飞烟灭
抬头望天空
云层如一个一个小漩涡,拖下长长的尾迹
映衬着流光溢彩的世界末日

untitiled

Listen to my story. THIS, maybe our last chance.

仅剩的一次梦笔记。

2008-10-23 12:00:21

刚喝川贝琵琶露, 快喝完的时候看到一只鲇鱼在里面搁浅了。鲇鱼很丑, 它翻了翻身子, 开始仰泳。肚脐眼里还喷出最后一点琵琶露, 我赶紧喝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