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

我是库洛米,和我的朋友兔老大一起坐在火车后拉着线挂着的小购物车里,火车突然开了,兔老大的少女心日记本给干掉了(汗,我马上跳下车去帮他捡,好不容易赶上迷你购物车,他又掉一次,我在捡的时候他一直在嚎(大汗)
火车停了,我变回人了,我们驶到了一个全是修勾的地方,在一处全是树很漂亮的地方,我建议兔老大变成猫咪和他们对冲,结果他真的变成猫了(汗,我骂他,幸好在别的狗没发现的时候也变成了狗。
我摸着一条大金毛,他很喜欢我,我有一条手臂很冰,他觉得凉快就蹭来蹭去的,突然出现了恶魔说要取走金毛的生命,一直坐在我旁边的柴大寿和inui说他们每人愿意用一条手臂来换这条修勾继续活下去,我惊了,他们真的我哭死。
我不知道怎么变成了场地,柴大哥夸我,大概意思是说我打架厉害,也很灵活,主要他看上了我这股劲,觉得我这个人真不错啊。 扯了一会谈我说我要去接一壶回家,出门看到了几个冻鳗美少女往我们的店子里走去(梦里下意识认为)一进电梯我突然变成了性转场地(阿勒)小黑衣小黑裙,电梯按错不小心去了-1楼,看到贴着对联的几家住户,给我吓死了,立马跑进电梯上行去1楼,还好死不死按了开门键。
到了一楼后,一个穿着爱美爱主制服的人帮我开了门,一壶立马扑我身上,在梦里他是那种地雷男,很好看,我抱着他,问他有没有被别人欺负,就算是被大人欺负了我也能帮你打回去。 他问我什么样算是被欺负? 我说摸了你的、亲了你的、脱了你衣服的。 他就说除了你还有谁?不过我这次被院长穿拘束衣了好难受。 然后他就把脸往我胸里埋,不得不说我很爽。

再提一句我们在梦里是用英语交流的….
  • 2022-7-11 16:50
    SUDDENDEATH
    看到他的时候他整个人有滤镜,整个人发着柔光,还有草莓特效,m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