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DDENDEATH

http://RealshawtY

今早

変なこと。
我和diluc热恋中,我和他都想要在我们的关系里再加一个固定的纯打炮的人,他想加一个他认识的男人,我想加一个我认识的男人,因此我们吵了起来…..
不得不说我的恋爱观已经不满足于普通一对一的陪伴了,可能就是这样才会做这样的梦吧

今早凌晨

我一个人在家里,外面有人想要抓我,我透过猫眼想看對方ㄉ长相,却看到對方把我ㄉ猫眼改造了,中间留了一个小通道,他正通过这个通道往我家里放迷醉烟。我很怕,用紙把孔堵住了,然後他又開始拍門,每一下都拍進我靈魂裏ㄉ感覺,我癱坐在玄關地板上,抬頭又看到一個黑板,上面寫著我和外面暴徒ㄉ名字,緊密黏在一起,我害怕極ㄌ。
就在我絕望ㄉ時候,一個男人出現,我很驚喜,因為他是我夢中認識ㄉ特殊組織的一員,他說我家實在是忒好入侵ㄌ,只要懂電腦,會翻牆,就進得來。我對他並無非分之想,所以很不好意思地請求他陪我睡。
第二天他跟我講了ㄌㄚㄖㄡ歷史,聽ㄉ我膽顫心驚,然後他的同伴們都來了,大家看到我們站在一起,就對著隊長起鬨,說他被戴了綠帽,我還好天真ㄉ問什麼意思,隊長很高很白,穿著黑衣,沒有理會起鬨,只對我說他一定會保護好我。這個時候組織裡一個比我小ㄉ男生撲過來抱抱,說很想我,給我餵了一口巧克力甜筒,我記得他叫阿柯,還有一個和他年紀相當ㄉ孩子我也很掛念,讓他代替問好。 這時候過夜人突然抓住我ㄉ手去ㄇ他腹肌,嚇我一跳。
這時他們說查到是誰ㄌ,有兩批人,接下來ㄉ事就交給他們。

刚才

裙子外套着白色羽绒服,记忆很模糊,好像杀了很多不好的人和东西,之后和我的朋友们去参加一个什么活动,军政相关。坐在我旁边那个老灯对着我头发吹气,我立马报告给局长,局长说原地开除他,并且莫名其妙大家开始计算2024-196几等于多少。
会议还是什么活动结束后,一位负责人过来对我们说,我和我的朋友被召集要离开,但是我的妈妈要留在紫电龙附近看守,只要一有动静立马返回报告,但是由于它只要苏醒就会出事,我把我的羽绒服借给了我妈。
镜头一转换感觉像是被关进camp里面了,我和我一位朋友都在,我就算在里面也尝试着不改变自己。这时候在放公共电影,内容是一段监控记录,是我少女时期,和我的两个朋友们穿着绣着一生一命的夹克,逛夜市。我们的总看守员是个女的,感觉她一直有在针对我,可是我已下定决心不会被任何人、任何事影响,所以一直对她无伤大雅的刺探报之微笑,她很在意我会不会被camp外的女友(并未挑明,更多是一种心照不宣)捞出去,一直会用这方面的问题问我,但是能当上典狱长的都不是省油的灯,我干脆很崩溃地回答她,我进来了已经没想过出去了,我只想保证我还是我。 她开心了,她说要成为代替我女友的人,以后那些亲昵的称呼只能专属于她。我没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我暂时出来了,还和另外俩朋友一起吃饭,女友来了,闹矛盾了,她出去开车就要走,我说你走吧,跟她说了典狱长的事后,我转身就走了。

今早

我和熊在开学前几天跑去旅游,而我在回校前一天还没有买飞机票,面对没有生气的熊我感到了深深的愧疚。晚上回酒店的时候,熊突然变成了美貌双胞胎的哥哥,我抱着被子说好几天没看到你弟弟了,我们明明是一起来旅游的。 哥哥说,他没能和我们住在一起呀。 我说这不会伤害到你们兄弟感情吗? 他在我旁边坐下说不会啊,他自己不来的,别管他了我们继续我们的旅游计划。

回到高中,她和以前一样阴阳怪气,我以沉默相对。我和他是同桌,他很喜欢我,就像一枚太阳符咒,被他爱着能从心底感到安全感、温暖。他在梦里要帅一点。我们一直在闲聊,可是我醒来后都忘了。
老师查了她的手机,她疯狂给我使眼色想让我帮她背锅,感觉有病,我没有理会她。
四楼尖塔

今早

权力很高的中年油腻男们请我家吃饭,里面的恶臭男把我拉进一个微信群,他们自认为跟我关系很好,说要把我介绍给_(一个塌过的rapper,恶心的要死)还在群里大肆调侃他的前任,我内心十分愤怒,但是表面上不动声色,我拿起一把铁铲就往他们头上打过去,把他们打得哇哇直叫,太爽了,里面有个元老级的恶臭男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发生,然后什么也没说就让我走了,电梯里碰到了一个恶臭男,他参加饭局迟到了,我朝他的脸吐了吧口水,他害怕地把他的机车钥匙给了我,然后我们一家去取他的机车,我记得钥匙上有个小卡,上面写着车的位置,只记得一个地下2m,我们在一个洞穴里找了很久,我害怕坍塌就把爸妈妹妹喊出来了,后面走到一个4s店,准备进去就醒了

中午

参加毕业典礼其中的一个社团举办的模仿大会,我妈和我妹上台模仿,我在底下看。他坐在我后面,还是和记忆里一样,在写数学题,旁边他死党也是,就是喜欢写,他弟弟也在,小小的眼睛大大的,一直盯着我,我也转过头一直盯着他。这个时候我旁边坐过来一个我不认识的学妹,感觉她挺喜欢我,这会我妈和我妹表演结束了,我就很遗憾地请学妹坐过去一点,并且帮她把她的东西:很多黑色手套,粉色小熊玩偶递给了她,她笑着在接。 我妈让我看后面俩人,写着数学题还用手遮着,我妈就让他俩拿出来看看,我并没有说话。
应该是散会了,外面天黑了,我妈和我妹说要回去,但是我看到远处河堤的草上有团粉色的烟雾,我想过去抓…genshinpact后遗症,他俩抱怨我耽误她们的时间,我说那就用瞬间移动带你们回去吧,一开始还行,后来冲不动了,身体由c到反c都使不出劲,就让她们自己回去了,我就去上晚自习。
我们层有锁,门前摆了很多没拿的外卖,我不想踩到它们,就准备扒着栏杆跨上去,结果栏杆比纸还脆,我要摔跤了,唐看到了立马来拉了我一把,办公室的玻璃门还怼了我一下,我就说:朱,这层楼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 是的,在这里唐变成了朱。 在我俩聊天的时候,班上很多同学都陆陆续续上来了,看到p居然买了一件和我一模一样的衣服。我继续对朱说:怎么感觉只有我天天摔跤呢?为什么别人不摔啊!
进了教室门,那几个讨厌的男的堆在一起策划新学期分座位的事,我来到我们组的桌子前,看到每个人都在吃饭,除了李,筷子也是乱丢,我直接拿起来说没人认领这筷子我就丢了,然后给班主任报遗失。 李一把抢过去。 这时脑子里浮现对他的记忆:朱追他,他同意了但是过了段时间告诉朱,受不了了他确实只喜欢男的。

今早和中午

和他在教室里,外面末日,大家都在讨论x去了空港被人包了,不愿意回来了。我走到一处厨房里,黄烟弥漫,碰到了x,我说你之所以不回来是不想回来,而不是别的原因。她说是的。 室外,黄烟弥漫,我和他还有一个朋友并肩走着,我跟他们讲最近迷恋的纸片人,说好喜欢好喜欢,然后手就借势搭在他肩上,朋友打字打给我说:有时候我有点受不了你,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打字和你交流,听见你说话我真的受不了!(梦里很明显能感觉到是在互开玩笑,没有冲突的感觉)
黑夜,海上,和几个熟人坐在船上,有几个家伙被月亮抓走监禁了,其他人指着月亮说太阳,并且说被抓走的人被打在太阳表面干苦活,我下意识地避开不去看他们所指的那个天上的事物。我心里很害怕被抓,左上角突然出现地图,我掌舵往深海开过去,天上的东西的手才没有抓到我们的船。准备跳船走人了,被坏人逮到了,一整个人被折进空心石梯和河堤的空隙里,还在拿起弓箭射坏人,本来都绝望了,没想到真射死了。
还有个片段是女先知对我预言了一些很恐怖的事,但是我记不清了。

凌晨rd&r

染了asuka颜色的头发,扎了一个双马尾。我记得我把我某个家人的灰色蕾丝袖套拿来当裤袜穿。lby说要先带我去吃好吃的,结果老板娘说她刚接手店子,菜单还没准备出来。去了操场,貌似在开运动会。rd和r在维护现场秩序还是啥的,已经不是六本木的他们了,而是梵天的他们,也有在帮运动员检查设备。我当时还在心想gangster也会管这些吗?然后r注意到了我,眼睛一直盯着我,rd也回过头来看我。下一个场景就是他俩合伙把我捆起来了。

今早,醒过来心跳很快呼吸不过来

我们班在山峰上探险,我发现一处山巅会滴落漂亮的雪花,我很兴奋地让我朋友去看,不一会就觉得无聊了,我喊上我的朋友让她和我一起撒谎,一起去跑到山底里的学校里,再偷偷溜出去玩。我有翅膀,其他人都没有,我直接带着我朋友飞走了,穿过一条银色的峡谷,班主任(还是初中的那个,这么多年还在我梦里恐吓我)在后面威胁我们,我就说我小学在国外认识的朋友给我发了快递,我还小声让我朋友帮我说话,结果她说了还不如不说。 我们到达了校园里,我余光看到班主任跟着我们下来了,那个眼神隔着几十米都能杀死我,我仍然拉着我朋友飞,并且告诉她,我们今天最好还是别出校门。
然后我们走进礼堂,很多人在里面扎堆排练,我看到了潘,我朋友比我高,一直在我旁边拉着我的手,因为我很漂亮,她要保护我。出去之后,我还是想回到雪峰,但是山上吹风,翅膀力量不够的话就飞不上去,只有等风停了找准时机飞上去。罗一直坐在旁边看手机,我盘在路灯上,看着山上的情况,过了会罗说你可以上去了,我信了于是被狂风一下子打回来。过了几秒再飞,听到罗和别人在讨论我的翅膀,他们说很像一只凤凰,很美丽,但是我不喜欢凤凰的配色,我在心里尖叫我要白色的翅膀!!
在山顶上上学,老师要我们查学校商业街店铺的门牌号,我们组由我率先飞走调查。
回学校,烈日飞行。
一个晚上双脚就没落过地。

今早,龙胆和兰rd&r

语文授業中,老师带我们唱歌,很老很复古的歌,我记得我在梦里拿着麦克风唱,太忘我了醒过神来很尴尬,立马把麦传给前面的朋友、右边的朋友,我还给他们举着麦唱。
临近下课,老师说灰谷同学有节目要表演,我就看他俩一个拿着棍子一个摩擦着拳头,站在讲台上,有点害怕。他们宣布整个班都是他们的人质,我们得乖乖听话坐好,如果没有就要接受惩罚。在整个班里的过道来回走着,我根本什么也没做,r过来给了我肚子一警棍,不是很疼,但是我还是哭了,他捧起我的手,我抬头看他,真的好好看啊,但是打了我还是不可原谅,这个时候rd也走过来了,是他还在六本木时候的发型,他把我的手抢过去,说要干嘛干嘛(不记得了,反正不是好事),班里同学都走光了,原来只有我把他们当回事了??我很生气,站起来掐住rd脖子,一直往后面推他,边推边说:我才不会和你们俩一起玩这些变态游戏!
梦里感觉rd体脂很高,需要减脂,r就是邪恶鹅蛋脸,抵不住他太美了,然后我一个人孤零零放学回家。曾经经常去找zxy的那条过道被封了,我走了另一边下教学楼,楼下操场有各式各样的jk,馋死我了走过去看她们,突然感觉大腿凉飕飕——哦我也是jk!

more »谁在关注 SUDDENDEA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