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DDENDEATH

http://RealshawtY

今早

我在山脚的店铺里,jjdx在山顶上,天空很澄澈干净,我是他的女朋友,我在店铺里很大声地喊hiroto,不停地喊,重复地喊,他总是笑眯眯的回答我。

lm,zjy,yuu借了我姨婆的别墅来居住,我去参观。我妈跟着我一起,lm的房间给我的印象是最深的,整个基调和我姨婆家一样,深褐色,五彩斑斓的深褐,有一台老式电视机摆在地上,窗帘拉得很死很有氛围,走进卧室,lm伪装成灯柱站在房间的角落,我当时在心里想不愧是他。
从房间出来,外面马上就要下大雨,我爸说 面前这座桥马上会被洪水淹没,而他在淹没之前会被车压垮。 我妈一直在吵,说怎么办我们要死了。我很笃定地说 我们现在站着的地方也会碎掉,而我往后看了一眼,后面还有一座桥,这个时候xy出来了,他说这种情况很不好办,他和我都是镜像能力者(后面还解释了很多原理,不记得了)
就离谱 我又没有zqsg追选秀 尾什么梦到这么多秀仁

可爱的梦

㈠一个学生会的人走进来通知我们,五一不回家的人要参加假期每天早上的晨跑,寝室里当时只有我和zsn,我乐开花。 然后我在听歌,zsn给我分了半块果冻,是芒果和水蜜桃馅的,特别粘牙,我吃完回过头看见他在逗她的兔子,这只兔子在我梦里长得很像猫,而且还插着腰,就像一个小水壶,我说 你养兔子了?? 她说 对啊你才发现吗?  我真的觉得这只兔子好可爱,我不停地对兔子说 你好可爱,然后他变成一个黑眼圈有点严重的小孩对我说 你也很漂亮哦。
㈡我在一个宫廷会议,地点在一个好像是高中的小篮球场,我的身份是一个医生助手,我意间听到他们说十点半要开始封建复辟,要杀人,我很害怕地告诉了一个在宫中比我身份要大的老乡,这里由我外婆来饰演,当时我正把在会议上晕倒的很受皇上器重的一位文臣背进医务室,皇上嘱咐我要给文臣皇上级别待遇,我摊开了皇上生病睡的大床,我外婆坐在上面叹气,说时局动荡,她已经找好逃跑路线了。 我很可怜地说 带上我一起走。 从我外婆的表情来看,她认为我老是把她当做工具人,但我在梦里确实只认她一个家人,她让我去收拾点衣服。我打开门,两个很黑很壮实的守卫守在门口,我非常熟练地撒谎,说文臣病得很重,要彻夜照顾,我要去拿点衣服。 守卫不允许我出房门,我说如果你不放心,就陪我去。 梦里我根本不知道我的房间在哪....守卫带着我一路翻一路跑到了我的家附近。是一座在郊区的别墅,我爸正坐在一边打牌抽烟无视我(梦境和现实里的爸爸没有任何相似之处)我走到家门口,一只被驯服过的很邪恶的白狼,还有一个动物都往我身上蹭,白狼本来是习惯性的咬过路人,看到是我了就开始舔我,我回家拿了好多黑色和绿色的衣服,守卫在门外等。

今早

我藏了一份机密的文件,那份文件用铁丝穿过我背后的肉藏在我的衣服下,一个女的打着和我上床的目的,拿走了文件,杀了我。她是很高很瘦的短发女人。  我以另一种形式复活,我变成了参与追查这个案子的小女警,很多学生都在为找出凶手而努力,他们集体行动,我负责参与保护他们,晚上他们集体奔向天台,有很多细节我都忘记了,他们最后盘出了凶手是谁,是我高中同学py杀了我,梦里她就就站在我旁边,低着头,靠近她我都感觉到一股很深的黑暗与恶意。 大家集体下楼,碰到一个看上去是与我们敌对,实际上在暗中帮助我们的团伙。
负责这个案子的总警官喜欢死掉的我,我用小女警的身份继续喜欢着他,对他各种开玩笑的表白,我在梦里叫他1008,我没有明确告诉他我复活了,他很纵容我,梦中的最后就是我坐在他的车的副驾驶上,应该是婚后生活了,但是此刻我的心情并不太开朗。

现实中,我离开17岁后就没有再爱上过身份年龄阅历都比我丰富的人了。

昨早和今早

㈠我在梦中是一个小麦色皮肤骨架很修长的少女,可能是睡前仔细看了阿娜贝尔的外貌描述的原因。 我睡在树屋上,有个追求我的外国男人在树屋下等我,我慢慢爬下去,迎着夕阳赤脚往前走,地上有温度,刚好能刺激到皮肤的烫,很舒服,但是我每走一步脚底都会刺痛,夕阳是正常的颜色,地上是紫色的砂,我准备走过去拿一双别人的鞋穿。
㈡我和一个陌生女人迎面走过,她震惊地说我很美。我走进包间,我老妈在给我妹妹喂蛋糕,我拿走一块蛋糕吃,心中疑问为什么我妹不哭。
㈢cliche
我以现在的身份穿越回高中,参加考试、上课,swt发消息问我为什么成绩变得这么好了。 我在教室里呆够了,带着我梦里的朋友们一起走出教室,我很兴奋地对tzx说:你看我们门口这片海,是灰色的! 然后我们的主题突然变成逃离现场,我侦查到前面的山上的诊所那边有很多穿着白色衣服的士兵在集结,我很焦急地告诉他们记得避开那片地方。我和tzx走进一家小农舍的后院,我们噤声等到围绕在外面的士兵离开。天黑了,我们进入农舍,我们躲到没有装修的那个房间,但是被外面的人发现了,我让tzx快走,我来吸引火力,我突然想起时会有一个类似导师一样的人来与我们接头,几次惊险的子弹没有打到我。 场景转换,到时带着我们走到隔壁装修完好的房间,是日式妓院,他把他收藏的敌人的肛门全部放在不同的玻璃罐里,泡的发软,他加入什么液体,一瓶一瓶的搅拌,全变成了橙色的液体....我在梦里感到反胃,我走出门,路过看到房屋里醉生梦死的女人,把她们和里面的肛门联系在一起,更想吐。
我在梦里好像变成了亨伯特,tzx还是tzx  醒来发现日推第一首歌是girl in red,我真的是直女,不必和我开玩笑。

昨天早上和今天早上

㈠ 我和mx在梦中恋爱了,我心中有悸动的时候只有在篮球场抱他,然后周围的人都在起哄,那个时候我在梦中有恋爱的感觉,镜头反转 我和他变成了白狼,并且生下一个小孩,我们住在森林里,我穿过一条隧道就变回人,我看到yz在电脑里建立关于我和mx的文件,他想把我们的黑料整理出来在网络上搞垮我们,我觉得很荒谬。
㈡有两个男生,一个很活泼,一个很冷静学习很好,我记得他长成彦希的样子,我和很活泼的是一对情侣,yx是正在追求我的人,我们三个在下雨的夜晚打着伞在小区楼下玩类似跳房子这样的游戏,我的内心是 两个人都不想放弃,两手都要抓。然后玩到最后的时候,yx受不了了,他说他要放弃喜欢我了,我很着急赶紧抱住他,我说我要你,他挣开我走了,我带着活泼回家,是搬家之前的家,他在我家浴室里突然变成了哭得皱巴巴的小孩,他一张嘴就开始哭,我在梦里特别害怕他哭,好像他哭了会发生什么毁天灭地的事情,我吓死了,赶紧捂住他的嘴,我妈在浴室外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然后我亲手杀掉了哭泣的他。  之后就是陷在杀了人后无尽的情绪漩涡中....

光怪陆离

㈠ 我和我妈一起从我爸的酒局上离席,回去路上的服务员貌似在进行什么万圣节主题活动,但是我毫无兴趣,只想快点回家,但是那群服务员不这么想,他们想抓我和我妈,他们把我和我妈分开,很多人围着我妈,我很害怕,意识到他们好像不是在开玩笑,有一条安全线,我和很多人跳过去,我妈喊我快跑,这时候有一个很凶的服务员冲过来大喊 说的话大概意思是你们只能作为低等的机器留在这家酒店里 都别想跑。  我立马冲下去,不停地在楼梯滑手间跳跃,发现了可以出去的路,我立马返回去找我妈,带她出去。 但是我妈在路上突然变成了cxc,我们逃跑的路上被人看到了,一个清洁大妈,她本来打算当做没看见我们,但是我正准备冲过去杀了她,她很害怕地准备跑去保安室告状,我见状赶紧拉着cxc涌入人流。 好像是告状完毕整栋楼警戒,很多人在楼道里走,我和cxc身上有代表猎物的白点,楼里的人看到了也没有揭穿我们,而是给我们打掩护,我对cxc说 要不我们假装在一起,以后再慢慢找逃出去的方法。  然后她看见了一个又黑又长的隧道,她开始狂奔,我立马跟在她背后狂奔,跑出去后,外面在下雨,黄泥巴很多很脏。  一个开磁悬浮的酒店人员看见了我们,他朝我们走过来,这里出现一个画面,就是cxc把我脸上类似宿傩的纹擦掉,然后司机就放我们走了

4.15 凌晨

我是一名学生,上的课好像是英语和表演结合的课,每个同学配有一个搭档,我的搭档是个很搞笑很开朗的男生(与我的择偶标准大相径庭)很高,长得很清秀,然后老师有教一个动作,如果要形容的话就是双腿X形态走路,配合上肢乱甩,我的搭档做的很完美,我笑的快窒息了但是拉不下脸去做那个动作,然后老师喊我,说我的英语听力练习怎么没有好好做,她讲过11遍的题我只写对几个(?我好笨)我在梦里也很懵,想找借口,我说自己那天不舒服,注意力全在肚子不舒服上..然后我的搭档超级担心的过来拉我的手,说 你怎么不告诉我,我会担心啊。   想男人想疯了

4.7

我化作游戏里的人,一个男生有两个很珍贵的蛋,他不小心把它们扔进云里了,还有一个在水池里,乘他在水池里捡的时候,我把他掉在云里的蛋捡了。 他很着急地问我要,我就喜欢看他焦急拿我没办法的样子,我一直躲他,他把我逼到窗口,威胁说再不还给他他就要推我下去。 我就跳窗了,我说 你看我是能浮在空中的,你威胁我没有用呀。 然后我看他怔住了,我看他身材很好胸肌很大 我就问他 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他拒绝了,他说只想要他的东西。 我劲头就上来了,我说 和我在一起过的人都不想离开我,和我试试嘛。
镜头转换,一个电视访谈,被采访人是我。主持人问我和他的xsh频率怎么样,我的脑海中就浮现他裸体的样子,然后回答 平时都是我求他才有一次。  但我感觉我在梦里对于这种关系还挺享受的。

320早晨

和很多伙伴在春游,太阳很好,突然路上遇到忍者兵痞,说忍界大战要开始了,这座山他们要用来建战壕,让我们快速离开,fbb和她两个朋友突然出现,兵痞那帮人好像想对她做什么,我们这边有人想保护她,但是没打过兵痞,我们就往木叶村(?的地方跑,她跑得很慢,勉强跟上我的脚步,她的朋友嘲笑她,我心里很不爽,大家都在逃,有什么风凉话好说的,我就对她说 我可以背你,但是你要帮我背包。  然后她帮我卸下包,跳到我的背上,我跑的更加快了。  到了之后我想着要建立我们朋友几人自己的基地,我一早就看中了一家酒店上的很漂亮小巧的秘密基地,我和我的朋友坐电梯上了三楼(一家只有两层的小可爱酒店)这个时候fbb发消息给我说 老公好好吃饭。  啊这,我就是救了你一命,而且我不做1,我没回她。 我发现楼顶是我姑姑和她的儿子在住,我就在旁边随手拿了鸡腿在吃,我朋友一直在侧面游说我姑姑把房子让给我们。

梦到前圈一个女孩子突然找我聊天,说自己遇见脑瘫人了,要她送花要她干啥干啥的,我就抽空敷衍她几句,然后专心致志地挑衣服。她突然给我发了一张她家客厅的照片,她的家和我梦里的家布局一摸一样,在梦里我点开照片,探头看到了她家附近的景色。 然后突然收到了小组作业说要集体出去讨论的消息,焦虑➕10086


我梦到我变成了yzby,穿着白色的套裙,腿细的一折就断,我妈和我说要我留在家里工作,我冷笑了一声,扭头就走。走出门口我才想到 我无处可去,我身上也没多少钱,我走在路上有很多人看我。这个时候我表弟给我发了一个地址定位,说这是他的新家,要和我比谁先到家,我看不明白那个地图,在他之后到达了。 因为我弟在现实中有很多女生喜欢,梦中,我一推开门就看到一个女生在给他洗水果,我第一感觉就是 她是个

318早晨

一个恶魔很喜欢我,那种长得矮,脸很好看的恶魔,他对我控制欲很强,连我爸妈都想除掉,我对于他是很害怕有反抗之心无反抗之力的感情。 我和他,还有很多人住在一个大别墅里,一个带着孩子的妈妈以为我不知道魔鬼的底细,一直在暗示提醒我,我其实很明白魔鬼的德行,魔鬼好像很害怕这位妈妈揭穿他,一直跑过来听我们的对话。
大别墅里除了我之外的人,对魔鬼进行了围剿,最后只有魔鬼和我活了下来。 魔鬼和我做爱了,他坐在我旁边,我躺在他旁边,梦里甚至有湿润的感觉,然后外面有军队要攻打进来救我,他特别痛苦地在哭,说如果他要是死了,我绝对不能扔下他自己活。他拿刀怼着我的脖子,我特别害怕,我也在哭。 后来好像他带我逃了出去,去别的地方生活了。
画面转到一个很多树木的地方,不知道恶魔怎么样了,我好像恢复自由身了。

more »谁在关注 SUDDENDEA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