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DDENDEATH

http://RealshawtY

二月末

我和朋友从海滩往回走,朋友打趣我终于能追到周也
电影院里,坐了我的高中同学和大学舍友,屏幕放的是我过光遇水试炼的视频,后面突然出现很多血腥僵尸。我一个舍友回过头来问我这是什么。 我说是我的东西。

午觉

我是一个国的公主,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类似暗卫陪我长大的女生,叫王九久,半夜王想和我睡但又不好意思说,我主动邀请她进来我四层的大房子一起睡,我哥的小两层就在我对面,我妈看到王九久爱玩的玩具挂在我房子外头,她无语地摇头。 我爸和我妈是离了婚了,各自掌管一个国家,我妈以我的名义和原因发起了战斗,而且是在本国发生的,我不记得到底是什么原因了,我自己也感受不到我缺了什么,或者我生病了需要用战争来治,我觉得是我妈在撒谎,最后我们这个国只剩下我和我妈了,我哥和王九久都死了,我变成一颗小雨滴去看最后的战场,碰到正在单独对峙的我爸和我妈了,在讨论什么我真不记得了,两个人看起来都非常凶,我现了原身夹他俩中间也没用。  画面转换,我小姨妈给我发短信,让我千万小心三天之后。
我又立马做了一个梦,梦到家里来客人了,然后我从梦中的梦醒过来,立马跑去和我妈说,问她为什么小姨妈会在梦里和我说这些,我妈当时在准备菜,但是他很认真在听,我的梦和她讲到发起战斗那里,我就真的醒了。
现在也不确定我和我妈讲的那段内容,我所打的字就是我梦里和我妈复述的内容。

今早三连

我们入住的酒店后面有一片很漂亮的湖,我喜欢坐在湖上面的旋转椅子里看风景,看到某一视角的湖闪着银色的光,被花丛包围起来。 视角转换,大概是我带我妈和我妹来看湖,但是她们来了之后,湖水再也没有我当时看到的那么惊艳漂亮,而是像施工现场,一片灰尘。回去之后,酒店楼上的印度人大喊,让我们找找……(梦中记得,当时我还想他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要找,醒来忘了是谁了)然后我瞥到地上有一根被人砍下来的阴茎,我就喊我妈和我妹赶紧走,但是我妹像着了魔一样一直往楼上走,我和我妈就一直在追她,喊她,想让她停下来,最后她在快转角的地方停下来了。 视角转换,有一堆鬼佬等着要杀我们,他们扑过来的时候,我妈使出了…螺旋丸手里剑…………然后我推着我妈把鬼佬们切成了碎片……这不比博人传燃

我去住酒店,进门就碰到一个大妈,想拜托我帮她找一找三号房在哪里,我住在九号房,并且已经找好位置了所以就去帮她,一边走一边看别人的房间,陈设都不咋样,但是我一直附和着大妈的赞美,最后我们没有找到三号房,直接去了餐厅,大妈的姐妹也在那里,和我们一桌的有几个猥琐男,一直在看我,我刚坐下餐厅凳子,梦就结束了

第三个梦忘记了

早回笼觉与午觉

我只穿着内衣靠在自己的床栏杆上,左眼感觉一直睁不开,我用手扒拉都扯不开,然后我感觉我自己是yzby,然后gj坐在我椅子上,说他喜欢平胸,他要照顾我一辈子(?)

Yzby骑士跪在我床前,我想把他暗部的面具脱掉,我能感觉自己的手在慢慢扯开他的丝带,面具掉下来后,一只狗猛地向我扑过来

长辈

梦到了一个感觉有点微妙的 我爸的战友。
我感觉他是我男朋友,我走过去挽着他,他对我应该是又爱又恨的情感,他说 我真的很讨厌(我忘记具体是什么了 反正是在指责我)我一直笑嘻嘻地挽着他,往前走,进了一家餐厅,我爸妈看见我俩,他们说 你们好像两口子啊!  我爸妈的语气也没有任何不满,反倒像是开小情侣玩笑那种。 我跟着他走进一间户外包间,我的衣服突然变成泳装,他也是,然后他站在海边的岩礁上看我,我能感觉到他一直盯着我,我很享受这种被他恨被他支配的感觉。

宝可梦召唤

我今天下午三点左右做了梦,梦到了我朋友,醒过来就看到我朋友有事找我。
我和我朋友走在路上,市中心有一座幻视的全彩雕像,我说 这个好塑料啊!然后幻视听到了非常生气,把自己的头掉下来砸我,但是我躲过了,然后我拉着我朋友想逃离这个城市,我们俩因为逃跑路线开始争执。

12.5

昨晚看了Rl,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我在梦里也被摆弄的乱七八糟。

我得了精神分裂症,在路上发作了,我感觉身边每个人都想伤害我,用语言中伤我,但我心里很清楚我在发病状态,我所见的和真实应该有很大出入,但是心里还是很害怕,路中有个男生过来和我说话,我很害怕想躲开,他跟着我到了一个陌生的建筑楼下(梦里的家,现实中没见过),在楼梯间看到了三四个男生,其中有一个是刘常宏,我顿时感觉不妙,我就往楼上冲,那群男生就起哄让刘常宏把我抓下来,我每跑到一层楼梯的最上面都会回头,看到刘常宏在同一层楼梯的最下面一层看着我,他也不动,我就继续跑,但是他还在继续追,始终和我保持十几阶的距离,然后我跑进家门,逛了一圈发现我妈在睡觉后知后觉地去锁门,不知道怎么把门锁拧开了(。梦里经常发生)
门口站着刘常宏和一个不认识的男生,我拼命关门,劲拗不过,结果他们就进来了...我妈走出来看到这个场景,她说 操完记得给钱。......醒过来之前就是满腔的绝望和刘常宏的脸。.....

不是很想说lch,我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了,至于这个梦,为什么这么大半年来,第一次做这种充斥着暴力 精神病 冷漠 色情的梦,这都是rl带来的,(...)

我居然

我梦到要物理考试,然后老师说答案就在他讲过的题里,我没抄答案,然后我随意在教室里找了个位子坐了,夏宇航坐我旁边,还有一个男的是谁我不记得了,我当时心里就在想,其实也没想什么,自卑的人不就想那么几件事吗?然后我感觉他一直有意无意地碰我肩膀,然后用手抚摸我的脊柱,我让他别弄了,我说我妈在后面坐着 还有一个场景就是,我从讲台上下来,夏宇航边看着我边说 你好漂亮,然后我说了句 傻逼。然后我坐下来,像是故意问他,我说 听说你们班有个李科言?然后他就很急的说 不我们班没有这个人。 我当时是带点恶作剧的感觉

2020-4-3

我是战后清理兵,我下了战场后,回家楼下,卡兹躺着问我 lof更新了,要不要和他试试新姿势,好家伙这是从同人文里学姿势?我感觉他把我当成迪奥了,我说不,然后回家照镜子,看到自己很好看的脖子,心想好后悔没答应,最后还感觉卡兹来到我身后,手搭在我肩膀上,我回头看他

2020.2.1

我回家,是条老街,我记得我是黑头发,有个我很熟悉很亲密的人接住了我,然后我和楼下扫地但是很清秀的小哥眉来眼去,Swl和他老婆很亲密地在晾衣服。
我们坐在一家美妆店里上课,我在抄一个同学的英语作业,搅拌水果什么的,Wdw莫名其妙地说我说了他和他兄弟的坏话,他要狠狠惩罚我。他的兄弟好像就是Swl。
我一开始没放心上,但我还是去和他谈了谈,说实话,那个人不能完全地说是Wdw,因为他这种气质的人我在生活中只遇到过Wdw,所以梦中自动认为是他,但是脸和身材都不是Wdw本人的,反而像秦究。我记得我在靠窗的位置和他说话,他穿着黑色紧身衣,肌肉线条特别明显,我拿着一袋薯片,边吃边和他讲道理,他好像完全没听进去,还学我吃薯片的样子,后来他也吃了点我的薯片,我以为这事就过去了。但是没有,他说他要操我,操我就是我的惩罚。我一直抱着侥幸心理,我觉得Wdw不会对我这么做的,结果他好像告诉了我所有的好朋友,我其中一个朋友过来找他理论,我当时面无表情,心里谁都不想帮,我把他拉到一间教室,我说 你让我生气了。 我又换了种说法 我生气的底线很低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他说他忍不了了,他把我拉到走廊上说现在就要惩罚我。他叫人关了这层楼每间教室的五盏灯,他制着我,旁边还围了一些人,他让Yxj把灯关了,Yxj说他正在和女生电话,但是他还是关了,不管我怎么求他别关,他也忽视了我的求救,我开始怕了。 然后闹钟就响了
很迷 我明明没有说任何人的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