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DDENDEATH

http://RealshawtY

今天早上以及中午

潘和我一起去看艺术节表演,现场有很多巨大的正方体舞台,每个舞台都有我们班的男生在上面表演,第一个舞台是周在跳usher的can u handle it,在梦里我很兴奋地尖叫,不停大喊太帅了好帅….

阴差阳错得到了英语老师的信任,变成了大学英语课代表,在他不在的时候我有权利安排学生按学号排名自己上课。 恋上隔壁班的男生H,也是现实中的人,初中高中一直都很喜欢他,但是他对于我是不接受也不拒绝,比起我他更喜欢我的一位朋友J,梦里也一样,梦中我们班有一个喜欢我的男生W,他对H很有敌意。
梦里我夹在w和h中间,同时和他们俩调情,h总是一副明明很喜欢很想要,但是嘴硬的样子,我向h撒娇,还说要安排他上课整他,还说我们已经不再是高中了,大学有大把的时间,我们可以hang out,说不定我还可以顺便锻炼锻炼我的厨艺,他说对我的好感十分满分我得三分,三分表示草帽,说着他戴上了一个草帽。

中午

海上夕阳,我和妈妈坐在船舱里,外面有绿色的毒烟随着风吹进来,很多毒烟往我脸上扑。
我变成了蓝色皮肤,银色过肩发,能指挥水的男性天使,我一直在海里练习,一片只有阴天和夜晚的海,海面上还停着一艘无人游轮,利用自身的能力打开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在漩涡里高速穿梭的时候有很强的失重感,在我完成之后,在有一对翅膀的基础上又长出了一对翅膀。
我对一个女孩非常有保护欲,她很依赖我,我为了她打败了一些同样有超能力的人,他们都被我用水箭脚刹。
电梯里,我把最近研究出来的水盾给她看,并且我想要她摸摸我的盾,试试她的手会不会湿,她说电梯快到了,不想让别人看见我的盾,让我收起来。
夜晚的公园,曾经的老师看到我的两对翅膀吓呆了,那个时候,我的翅膀不止是两对羽毛翅膀了,他们可以变成四只手臂,看到墙上浮现的影子,我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今早

梦到我和他一起上了高中,没有那么早分开,我俩还是同桌,我准备进教室,但是班里正在搞欢迎会,班上有两个同学休学回来了,我让他们先进去,不然搞得我进去很尴尬。 进去后班主任半恐吓半开玩笑地和我说话,我一边是是是一边跑回座位上。
发数学卷子了,我好像是很困的时候写的,非常惨不忍睹,大题都只有答案没有步骤,因为困,写不动,但是居然答案都是对的,他把我的卷子拿过去看,有一道题要求是(答案里要带有“潘”)我就写了他的名字进去,他问我是不是喜欢他,刚好班主任经过我俩也听到了,我急了,我怕班主任听到把我俩座位分开,我就说我只知道你这一个姓潘的,不写你写谁。
我想抢他手里的卷子,他把卷子举起来,我俩闹很欢的时候班主任把卷子拿走了,说pj啊,我帮你看看卷子,放学来找我。

班级大扫除,张和邹为了下次能和我做同桌,他们正在进行谈判,张信心满满地把自己的书全部放在我的凳子下的小篮子里,我整理自己的书——怎么全是知音漫客????
每个人都分配了自己任务和下榻酒店,谢邀请我去她们酒店参观,灰色工业风,甚至陪她们进行了一点点探索任务,途中王一幅很弱、拖后腿的样子,但是我们没有人说什么,王接了班主任的电话,答应了他很多无理的要求,我甚至觉得她有点可怜。

今早

回到高中,我和已经决裂的她在一起了,我很黏着她。 课间,她刷着手机,我靠在她手臂上打盹,其实我眯着眼在看前桌发生的事,一位长得还算不错的男老师给前桌女孩讲题,但是他们隔得太近了,老师还时不时摸她的背和手臂,在我想着要不要做点什么的时候,男老师转头来摸我的手,说,小美女睡着了么?别着凉啊。 我立马睁开眼,很大声地实时播报,全班人都知道了,到后来老师被抓了,我们收到消息凡事日记里有写过老师名字的人、回家路线经过xx(老师的住所)的人都要被喊去问话。
还和她去了我弟的高中旁边的新店,早上老板不供应芋泥热面包,我很郁闷。

前晚昨晚

梦魇的记录:家里冰箱里多了很多甜甜的蛋糕,我拿了一些准备看电影的时候吃,我把客厅的灯关掉,放恐怖片,梦里的朋友过来找我,看到此番情景被吓了一跳,我让她进来一起看,还有蛋糕吃,我想去开灯但是手动不了,马上就能按到开关了但是一直动不了,有一个我看不见的人把我推倒在地上,场景变成了克苏鲁世界的森林,阴天风大,抬头看见树叶间隙里的天空,颜色脏的像破布,有一个蓝色的半透明的橡胶人一直在扯我的手臂,想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但我一直动不了,手臂被拉得很痛,被痛醒后我头晕眼花,睁开眼半天黑暗散不去,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睡在哪,醒在哪,缓过来才看到是家里的摆设,自己在家里睡。

梦魇的记录:一个透明的男人低下头观察我,我能感觉得到,他没有恶意,但是我还是很怕,我告诉我自己梦魇也算家常便饭,不用慌张,在他想要伸手摸我的脸的时候,我顾不得许多,摇头把自己摇醒了,就当着透明人的面硬摇

昨早和今早

现实中知道是gay的同学在梦里跟我表白了,他在梦里很喜欢我,而且在梦里比现实生活要帅,表完白过几天又在筹划求婚,因为我一直喜欢的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人,我就还没打算答应他的求婚。有一次陪他逛超市,居然偶然遇见了心中所念的人,并且和我同学是老铁,于是我打算答应我同学的求婚,方便我展开一些别的计划。

我成为热门漫画的女主角,我有自己的思想能和作者沟通,有两个男角色都喜欢我,大结局作者很苦恼该把我的归宿画给谁,后来好像是把我们关在一个地方经历了一段剧情,我看清了自己的心选择了其中一位,完成考验出门的时候,作者非常欣慰地拍拍我的肩,祝我幸福。 结婚后我还是保留了一些习惯,比如天还没亮就起床,提着我的武器下楼去找一些混混练手。有一天练完去买早餐的时候,碰到了第一个梦里的可望不可及之人,他是我现实中就很喜欢的人,现实里得不到梦里也一直错过,他就是我没与选择的那位男角色,他插着兜和别人说话,我看到了也没有打招呼。后来有消息说他要参加一个宴会,作者问我去不去,我试探着问作者他还喜欢我么?作者说他人生中有五件重要的人和事,我绝对排在前三。 听了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虽然我没有选择他,但我心里还是希望他能一直为了我痛苦。

今早

唯梦闲人不梦你

今早

前提 我身边有五个男人,一个女人,全部是商政界和娱乐界举重若轻的人物,其中我的哥哥是商界大佬,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全部都喜欢我,而且我的态度很暧昧,一个脚踏六条船的态度。
大家或许因为我从不表明态度而感到疲惫,而我周旋其中也觉得很累。  五个男人给了我一个地址,我一边问路一边赶到了,是一家中式客栈。上楼发现哥哥身边坐了一个妆化得很浓的女人,出口成章,他们聊的一些政治的话题她也能轻松地接下去,记得梦里哥哥被她逗得哈哈大笑,好像是一个典故用的很巧妙,只记得拉弓碰巧二字了。她对我很有敌意,用高级的话术使我难堪,但我对于这五个男人已经累了,她想要拿去就好了。然后他们让女人退下开始商量正经事,我留在内间喝茶,但是我在偷偷拍照发给喜欢我的女人(长得像fbb)我的本意是想要帮助她的,但是这个举动被五个男人发现了,他们真的很生气,想要把我杀掉,哥哥也对我失望至极,估计不杀掉我也想把我关起来了,我害怕得发抖,我的贴身女仆和女人在这个时候进来了,女仆过来抱着我,女人过来直接在五个男人面前坐下,拿着刀割开了其中一个男人的喉咙,整个会客室都在咆哮,我很麻木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坐在女人旁边的男人拿着刀想要挖掉女人脸上的皮肤、挖掉她的眼睛,他成功的时候我疯了,尖叫,然后我说要去找、(客栈管事的,名字模糊了)哥哥他们以为我会找管事的来稳住当时局面,其实我是想找管事的帮我逃跑。管事的说车备好了,我、女仆和管事的一起骑上车逃跑了。
我在车上注销了社交账号,虽然十分舍不得我的朋友们,但也只能从他们面前消失。
我吸引到了真正的怪物,几年后我还安然活着,一群有特殊能力的怪物奉我为王,对着无辜的人也痛下杀手,心中默哀。

昨天早上

我为了躲避老师坐在一个一直不是很喜欢我的富二代男生旁边,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喜欢我,时时刻刻都要粘着我,而我在梦里就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态度,他过于粘人以致于在梦中变成了狗狗的样子,毛毛蹭着我的脸。
我和他在路边散步,他牵着我的手,扭着头和别人聊天,我突然回想起来我们座艾的场景,我躺着,他急不可耐地撞击,每一次撞击我都在高潮,牵着他手的时候湿了。
我被一个自称家族叔叔的人接到了车上,他说终于趁富二代不注意把我偷出来了,问我计划完成得怎么样了,我完全不知道什么计划,但我套出了之前的大概情况,我为了任务还曾为富二代的爸爸怀过孕,但是流掉了,我对富二代已经没有敌意,甚至希望这样的关系可以继续保持下去,有一天或许会告诉他真相,但我叔叔说喜欢我,要把我带回家族,要带我离开这里,说着他在车里开始脱我的衣服,我很焦急,但内心只有无法抵抗和认命的无奈

早上

㈠ 高中,三人一排的座位,一个类似校草的男生坐我旁边,他有洁癖,除我之外的别人碰他,他会吐。晚自习的时候,我很无聊就一直捏他胳膊玩。他带我出去遛弯,突然兴起想要开车带我兜风,在梦里,我们坐在车的后排,车自动开起来了,过了一个etc,我把头靠在他肩膀上,下车之后我们身处一个火红的洞窟之中,中间有一颗中等高度的枯枝,上面放了一个ipad,正在放一枝梨花压海棠,亨伯特压在lo身上,说这辈子都不会放lo走,并且一直问lo喜不喜欢他。 我直觉就觉得自己是lo,校草在这个时候也变成了亨的样子,我很害怕很想快点离开。 可能是防止我过度回味,车上那一段他突然变成我爸,突然一下就没胃口了

㈡我爸妈和我弟,四人在一家小餐馆吃饭,隔壁桌一个年轻宝妈拿着手机放demxntia的歌,我弟很兴奋,宝妈借由此和我们搭话,我说我还以为他很冷门呢,然后宝妈就不理我们了。我爸妈吃完先走了,zl和她男朋友来了,说是我爸妈请的,那我只能热烈欢迎了,没想到后来人越来越多,有一些人只有在梦里我才清楚底细,有几个混子在黑板上写了“此店菜品(就是说不好的意思,可是根本没有请他来啊,明明只有我们几个人单独吃的说)你要来,我懂,——-”后面写的什么忘了,我当即就很生气地大喊又没请你来,你走啊!后来店里分成了两派,一边站我这边,一边是混子,他们还集体崇拜xiaozhan,在店内乱扔手榴弹,lch挡在我面前和他们厮杀,仙畜有别,他们落荒而逃,我轻轻地亲了lch的下嘴唇,画面突变,我自称做了一千多年的林克,今天的海拉鲁大陆就由我来毁灭,说着举起了无名之刃往地上拍,陆地出现裂缝,阴沉沉的天开始下暴雨

more »谁在关注 SUDDENDEA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