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DDENDEATH

http://RealshawtY

今早

在一家餐厅吃饭,往远处眺望就是云雾缭绕的青绿色山峰,很有意境,但是我奶奶坐在我旁边一直挤我,我很不开心,然后她干脆就起身走了,我心里闪过一点点小愧疚。
我和zxy走在商场,有一对情侣坐在一张按摩椅上,我和zxy毫不犹豫地落座他们旁边的两张按摩椅,因为只有他们身边有空位,他们抱在一起聊天,后来我们同路上了同一辆公车,情侣中的男性一直在看我注意我。下车后我和zxy在路上走着,突然接到通知说巴黎商场的***(一些很俗的英文流行歌名)之番外走秀要来了,让我们赶紧去。每个人都自动穿上了黑色或者灰色或者卡其色或者灰蓝色的同款衣服,每个人的外貌或多或少会有改变,我变成了一个腿很粗很短的女人,zxy变成了五官酷似Justin Bieber的男人,但是她还要更加阴郁并且毛发旺盛,他好像喜欢我。我是灰色,我是人群中的逆流,四处张望zxy在哪里,挽着她的手进了会场,有人在表演节目,她即兴上去蹦了几段,台下的女人们都疯了,疯狂尖叫,我心想这下她应该会有很多人喜欢了,但是她在台上很无措,一直在找我在哪里,这个时候有一个长得和我一个大学同学很像的男生,过来耳语:你这个臭胖子。 我就难受生气了,我没等zxy,自己唱着歌坐着金黄色的飞椅离开了会场,是那种自带混响的声音,我在唱city of star,旁边带着小孩的年轻妈妈都惊呆了,小孩不停说要再来一首。我飞到远处一座城堡,我在城堡后门发现了一具马的尸体,上面的黑板提示我要把马埋进土里,这样就能掩盖死去的东西。我把马埋下后,一边做民族舞那种平移旋转,一边唱west coast,从城堡后门的果园一直转到城堡后门口,几个傻乐的汉子坐在拖拉机上聊天,我问他们城堡提供房间出租么?他们询问了我关于埋马的事,就说我可以低价入住。
进了房间后,我每碰一样东西,都会有很厚重的人的喘息声,我离开了房间走在窄走廊里,深褐色的地板,翠绿色的名画壁纸,没有灯光,全是人的喘息声。

照片

他给我发消息
最近怎么样?你是第一个给我表白的女孩子,我记得你哦。
我想知道你最近变成什么样了,很想来看你。
然后我点开他的pyq,在梦中就像一张张枯黄的便签排列着,写着一些古怪但是不深奥的话,我不记得怎么回复的了,但是我还在房间里的时候他来了,房间里还有另一个女孩子,我问他知道谁是我么,他回答正确了。然后回去之后,他给我发了一则性爱视频,他说他对这个体位很着迷。

今早

我们城市突发脏水灾,地下跑出来的脏水在道路上随机迸发。我坐在我们家小区旁边的超市前的靠墙地方,我还自己带了被子和书,在看书(救命好像流浪汉) 救援队的人一直在周围活动,但他们也没有打扰我,然后脏水喷过来了,我很无奈的收拾东西走人。
然后我醒了一次,但是立马又睡着了。我梦到舍友a带了两个我们不认识的人在我们寝室看电视,我只穿了内裤我不好意思下床,其中一个女生走过来给我分了一根葡萄味棒棒糖,我受惊了:你干嘛! 然后她们走了,把灯也关了。我的舍友变成了cxc,我在床上把我的上一个梦告诉她,她和我说你的梦里有几个很关键的很明显的代表红色的东西。 我听了非常懵。我下床,看了看自己昨天发的喝瑞幸牛奶的朋友圈(梦而已别认真)然后cxc也发了一个相应的,让我感觉她其实平常很关注我。突然她说了什么,我们一起走到卫生间,梦里的卫生间是宝蓝色的门,我们在里面好像听到了敲门声,我突然害怕了,我说你快开门,我们出去吧。 她也感应到什么一样,我们就开门出去了。 我们又抱在一团开玩笑,我摔跤了,我躺在地板上,小腿撑起来,她和我一起跌了,她靠在我支起的大腿上,我们不停地在笑,这个时候tyr走进来拿东西,她看到我俩的姿势,建议我俩去吃药。
去姨妈的新家,有几百个房间,我在里面穿梭。

早上

我很开心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太阳很好,我忍不住打开手机想自拍,然后看到一条很可爱的狗狗从我身边跑过去。我在路上碰到了ql,我们俩的关系就像亲姐弟一样,他就像我刚才碰到的小狗,一个劲的说话,我说我想和他拍一张照片,他就像没听到一样,一直在自说自话,我懒得理他,我就开始自己摆姿势拍照。  我们走进了电梯,他还在吵,电梯里有很多大人,后来我俩出了电梯好像是到了个餐厅,我不是很记得了。

午睡

我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一个大学男网红的拍摄视频现场,他很浮夸,而且很不搞笑,但是他已经很尽力在搞笑了,我在他的寝室里转,他的寝室是二人间,两个人的房间用一面墙隔开,每个人有一张床、一台电视,地板是我没搬家之前的家的黑红色木地板,浴室是仿大理石地板,浴室能有他们两间卧室加起来那么大,有两个并列的淋浴喷头,我努力想要看清他们学校的logo,好像是叫 **纪男子大学。
然后我正在浴室里的全身镜欣赏我自己,一个很有钱的比我大的男人就进了浴室关了门,好像我也认识他,他抓住我的脚踝,把我往他身边拉,我们都开始脱衣服,这时候好像是他妈妈把门打开了,问我在干嘛,梦里他妈妈好想和我很熟,而且很喜欢我,我说我打算洗澡,你看我衣服都脱了,让我洗个澡吧。 这个时候男人躲在一边。  他妈妈听到我说要洗澡,她说要和我一起洗,然后他走过来就发现了男人,我心里没什么愧疚感,反倒有点幸灾乐祸,因为他妈妈看到我俩在一起的时候非常吃惊。 在他妈妈进来之前,我有感觉到那个男人伏在我身上喘息,还有肉体的接触感。
第二个梦是我现实生活中认识的傻逼 在梦里做出了更多无底线傻逼的事情

今早

关键词 度假村
ymx的家是个带着花园湖泊的别墅,我在他家吃早餐。出去散步,老甚头在一片草地上拉住了我的手,他把我推倒在草地上,很急切地脱掉裤子,我根本不想,在梦中都有了他进入我的实感,我一直往后退往后缩,手脚并用想推开他,然后惊醒。

今早

我在山脚的店铺里,jjdx在山顶上,天空很澄澈干净,我是他的女朋友,我在店铺里很大声地喊hiroto,不停地喊,重复地喊,他总是笑眯眯的回答我。

lm,zjy,yuu借了我姨婆的别墅来居住,我去参观。我妈跟着我一起,lm的房间给我的印象是最深的,整个基调和我姨婆家一样,深褐色,五彩斑斓的深褐,有一台老式电视机摆在地上,窗帘拉得很死很有氛围,走进卧室,lm伪装成灯柱站在房间的角落,我当时在心里想不愧是他。
从房间出来,外面马上就要下大雨,我爸说 面前这座桥马上会被洪水淹没,而他在淹没之前会被车压垮。 我妈一直在吵,说怎么办我们要死了。我很笃定地说 我们现在站着的地方也会碎掉,而我往后看了一眼,后面还有一座桥,这个时候xy出来了,他说这种情况很不好办,他和我都是镜像能力者(后面还解释了很多原理,不记得了)
就离谱 我又没有zqsg追选秀 尾什么梦到这么多秀仁

可爱的梦

㈠一个学生会的人走进来通知我们,五一不回家的人要参加假期每天早上的晨跑,寝室里当时只有我和zsn,我乐开花。 然后我在听歌,zsn给我分了半块果冻,是芒果和水蜜桃馅的,特别粘牙,我吃完回过头看见他在逗她的兔子,这只兔子在我梦里长得很像猫,而且还插着腰,就像一个小水壶,我说 你养兔子了?? 她说 对啊你才发现吗?  我真的觉得这只兔子好可爱,我不停地对兔子说 你好可爱,然后他变成一个黑眼圈有点严重的小孩对我说 你也很漂亮哦。
㈡我在一个宫廷会议,地点在一个好像是高中的小篮球场,我的身份是一个医生助手,我意间听到他们说十点半要开始封建复辟,要杀人,我很害怕地告诉了一个在宫中比我身份要大的老乡,这里由我外婆来饰演,当时我正把在会议上晕倒的很受皇上器重的一位文臣背进医务室,皇上嘱咐我要给文臣皇上级别待遇,我摊开了皇上生病睡的大床,我外婆坐在上面叹气,说时局动荡,她已经找好逃跑路线了。 我很可怜地说 带上我一起走。 从我外婆的表情来看,她认为我老是把她当做工具人,但我在梦里确实只认她一个家人,她让我去收拾点衣服。我打开门,两个很黑很壮实的守卫守在门口,我非常熟练地撒谎,说文臣病得很重,要彻夜照顾,我要去拿点衣服。 守卫不允许我出房门,我说如果你不放心,就陪我去。 梦里我根本不知道我的房间在哪....守卫带着我一路翻一路跑到了我的家附近。是一座在郊区的别墅,我爸正坐在一边打牌抽烟无视我(梦境和现实里的爸爸没有任何相似之处)我走到家门口,一只被驯服过的很邪恶的白狼,还有一个动物都往我身上蹭,白狼本来是习惯性的咬过路人,看到是我了就开始舔我,我回家拿了好多黑色和绿色的衣服,守卫在门外等。

今早

我藏了一份机密的文件,那份文件用铁丝穿过我背后的肉藏在我的衣服下,一个女的打着和我上床的目的,拿走了文件,杀了我。她是很高很瘦的短发女人。  我以另一种形式复活,我变成了参与追查这个案子的小女警,很多学生都在为找出凶手而努力,他们集体行动,我负责参与保护他们,晚上他们集体奔向天台,有很多细节我都忘记了,他们最后盘出了凶手是谁,是我高中同学py杀了我,梦里她就就站在我旁边,低着头,靠近她我都感觉到一股很深的黑暗与恶意。 大家集体下楼,碰到一个看上去是与我们敌对,实际上在暗中帮助我们的团伙。
负责这个案子的总警官喜欢死掉的我,我用小女警的身份继续喜欢着他,对他各种开玩笑的表白,我在梦里叫他1008,我没有明确告诉他我复活了,他很纵容我,梦中的最后就是我坐在他的车的副驾驶上,应该是婚后生活了,但是此刻我的心情并不太开朗。

现实中,我离开17岁后就没有再爱上过身份年龄阅历都比我丰富的人了。

昨早和今早

㈠我在梦中是一个小麦色皮肤骨架很修长的少女,可能是睡前仔细看了阿娜贝尔的外貌描述的原因。 我睡在树屋上,有个追求我的外国男人在树屋下等我,我慢慢爬下去,迎着夕阳赤脚往前走,地上有温度,刚好能刺激到皮肤的烫,很舒服,但是我每走一步脚底都会刺痛,夕阳是正常的颜色,地上是紫色的砂,我准备走过去拿一双别人的鞋穿。
㈡我和一个陌生女人迎面走过,她震惊地说我很美。我走进包间,我老妈在给我妹妹喂蛋糕,我拿走一块蛋糕吃,心中疑问为什么我妹不哭。
㈢cliche
我以现在的身份穿越回高中,参加考试、上课,swt发消息问我为什么成绩变得这么好了。 我在教室里呆够了,带着我梦里的朋友们一起走出教室,我很兴奋地对tzx说:你看我们门口这片海,是灰色的! 然后我们的主题突然变成逃离现场,我侦查到前面的山上的诊所那边有很多穿着白色衣服的士兵在集结,我很焦急地告诉他们记得避开那片地方。我和tzx走进一家小农舍的后院,我们噤声等到围绕在外面的士兵离开。天黑了,我们进入农舍,我们躲到没有装修的那个房间,但是被外面的人发现了,我让tzx快走,我来吸引火力,我突然想起时会有一个类似导师一样的人来与我们接头,几次惊险的子弹没有打到我。 场景转换,到时带着我们走到隔壁装修完好的房间,是日式妓院,他把他收藏的敌人的肛门全部放在不同的玻璃罐里,泡的发软,他加入什么液体,一瓶一瓶的搅拌,全变成了橙色的液体....我在梦里感到反胃,我走出门,路过看到房屋里醉生梦死的女人,把她们和里面的肛门联系在一起,更想吐。
我在梦里好像变成了亨伯特,tzx还是tzx  醒来发现日推第一首歌是girl in red,我真的是直女,不必和我开玩笑。

more »谁在关注 SUDDENDEA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