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兔

Hello Angel.

http://RealshawtY

今早melt

在床上扭曲着,不停有余韵袭击我,好像想告诉旁边的人,我diy比你弄要爽。
出门了,在立本,mitsuya开始摆摊卖章鱼小丸子了,开摊时他跟我闲聊,说我是他十年来日记里第一个出现的女孩子,我说丸子这么小哪能装太多料(?)他说你只管挑,我给你做,这个时候一些老爷老太来了,我跟着他们一起挤在冰柜前,记得是加了黑鱼子酱,还有油条(omg)z 给mitsuya的时候我有点不好意思,他很温柔地笑笑说一会记得来拿。
这个时候听到龟哥很大声很突兀中气十足地骂了一句:马个劈。 我和我妈爬坡中,她说:感觉那个北京的好一点,这个立本的太远了。 我说:妈,我看他纯情,就和他玩玩,北京那个还没见面他叔就说孩子要跟他姓,一个外人这么sb,我跟他在一起还得了?  但是梦里的mitsuya真的好纯好乖

早晨

回到过去,襄州坐满了我的小学同学,梦里还能认出名字,醒过来就不记得了,蒋还是我的好朋友,只记得梦里的我气势令人害怕,前男友都害怕我,在跟着老师和一堆同学上楼的时候,刘骂我说根本不想看见我,怎么我也在这里。 我脑海中闪过了,关于我拥有超能力,在重要的一天去拯救世界把他辜负了这件事,而这是个秘密,我只能假装回骂:我也不想看到你,你和我出现在同一个地方我都想吐,不许你和我们一起上楼。 伤到他了,他真的在楼道口不上来,我心软了,喊他上来,他慢慢地开始爬楼梯。
我是本果唯一一个超能力者,而邻果有三个,我果为了不示弱一直宣称也有三个,而这个秘密被我朋友们知道了,其中一个在那大呼小叫,骂之。我为了掩盖真实身份,想着去染头发改头换面,想染红发。 不知不觉到了夜晚,邻果有卧底煽动我果人民大规模皂反,我和我的上司被派去镇压,在一个体育馆里,上司用了百人合唱果歌作为开场,我很惊讶他从哪里弄到这么多人,歌一响,不少人动摇了,仍存在的强硬派需要武力镇压,在梦里又打男又打女,一个人打一百个

前几日汇总

被装在一个银色的蛋里,里面装饰了很多透明流苏,扯着很好玩,一个类似神明的人问我想要什么,我说想要你fuk me(…)他在犹豫,后来用了手,我在梦里很有感觉。
尤达宝宝说我有操纵他人思想的能力,我和他一起去了一个别墅区,里面的风景很好,我一直在拍照,柳树上点缀着樱花、淡紫色的夕阳,还有收藏量巨大的漫画书屋,晚上的时候不小心飞进一家正在进行生命和谐的小家庭,男主人很生气地对我说:漩涡鸣人!我知道是你!
(?

今早

梦到我和妈妈去打羽毛球,暗恋的哥哥也在球场,我借口去厕所照了下镜子,然后去和哥哥打球。
哥哥、我、我的好朋友A在接受采访,关于对爱情的看法,哥哥被我的说法打动了。
哥哥在班里的位置在我斜前方,我在偷玩电脑,偷偷玩r18乙女游戏,这个时候一个混混男孩(挺帅,现在还记得他的桃花眼)强行要坐我的位置,如果我不让位他就要把我玩瑟瑟游戏的事情告诉大家,让他坐了,我就坐在哥哥正后方,混混老是调戏我,A嫌他吵,我就说换回来,混混跟我扯皮,这个时候哥哥生气了,他递给我一个纯黑色的草稿本,上面写着: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拉你回来,如果你是自愿的,我也愿意拉你一把。我很着急地喊他,让他不要生气,结果他更生气了,把凳子往前挪不让我碰。 我对着混哥发火,他说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我说你丫别装,最后被别的同学说的话笑醒了

mood

月白色的山洞,濒临坍塌,每个人都在往外逃,我暗恋我那个喜欢穿深绿色的哥哥,但是他太迟钝了,我也很别扭,我们没有互通心意。我在山洞里单方面和他吵架了。我为了同学们能够顺利逃生,我用能力打开了很多坚硬的门。最后还有两分钟,山洞就要启动自爆模式了,可是里面有一家五口还未逃出,校方说放弃救援,我说他们可以得救。我变成了蓝色的细小电流钻进了缓缓关闭的大门,潜入山洞深处看到了五口人,我脑海里闪过了妈妈教过我的,直接带走他们的脑部神经元,从后门飞上了地面。 用蓝色根茎白色花的植物为他们做了衣服,过了一会他们穿着深蓝色正装,点缀着白色小花出现了,我心想哥哥知道了肯定会觉得我很厉害,不知道为什么我在梦里是袒胸露乳的,披了一个小坎肩,余光看到哥哥来了,我立马把坎肩批好,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有个碧池同学去哥哥家借住了,看到了她的内心活动,她觉得哥哥家的床很小。
我坐在床上,一个抢了我两个朋友的女人过来给我递东西吃,我对于朋友其实也没那么在意,我眼里只有我哥哥。一群后宫娘娘,其中还有个男宠,围着我打趣我,说皇上每年都找我来皇宫,这么漂亮的女人,又不把她收进后宫,这是为什么啊? 只有我知道我是借这个机会来找哥哥的。

在一片很漂亮的荒野,被很多人一起杀了

套了别人的身体和身份

今早

又梦到h了,高中,他和吴是我的同桌,我在班上没有朋友,只有h和我比较亲近,他是我男朋友,在梦里他是主动的一方,我是主导的一方,他老是惹我生气,我其实心里已经原谅他了,可总觉得这么快原谅是便宜他了。
放学了,跑回家,全当锻炼身体,路上想买点面包结果都没开门,他在大药房那出现,我让他一会来我家吃饭,他愣住,我说你一定要来哦。 回家后告诉我爸妈这事,他们纷纷表示过会就出门,不想看我俩腻歪。
下午两点上课,我搭配衣服到13:45,要迟到了,主干路被封了,有人在表演,我又对今天的穿搭不满意,打了车去学校,但是没有进班级里,一直和我朋友在学校里的一个小房间里玩。这里我和h已经分手了,我和他的微博小号有过聊天,我默默翻着聊天记录,之后又乱点看到了他的微博大号,杀马伦做头像,整个氛围很丧,不想爱人只想c人那种,手滑点个了关注,吓得我立马取关加拉黑。
朋友变成了妈妈,放学时间,我们从小房子里出来、看到老爸在学校广场阶梯那等我,我很慌不知道怎么解释。

今天早上以及中午

潘和我一起去看艺术节表演,现场有很多巨大的正方体舞台,每个舞台都有我们班的男生在上面表演,第一个舞台是周在跳usher的can u handle it,在梦里我很兴奋地尖叫,不停大喊太帅了好帅….

阴差阳错得到了英语老师的信任,变成了大学英语课代表,在他不在的时候我有权利安排学生按学号排名自己上课。 恋上隔壁班的男生H,也是现实中的人,初中高中一直都很喜欢他,但是他对于我是不接受也不拒绝,比起我他更喜欢我的一位朋友J,梦里也一样,梦中我们班有一个喜欢我的男生W,他对H很有敌意。
梦里我夹在w和h中间,同时和他们俩调情,h总是一副明明很喜欢很想要,但是嘴硬的样子,我向h撒娇,还说要安排他上课整他,还说我们已经不再是高中了,大学有大把的时间,我们可以hang out,说不定我还可以顺便锻炼锻炼我的厨艺,他说对我的好感十分满分我得三分,三分表示草帽,说着他戴上了一个草帽。

中午

海上夕阳,我和妈妈坐在船舱里,外面有绿色的毒烟随着风吹进来,很多毒烟往我脸上扑。
我变成了蓝色皮肤,银色过肩发,能指挥水的男性天使,我一直在海里练习,一片只有阴天和夜晚的海,海面上还停着一艘无人游轮,利用自身的能力打开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在漩涡里高速穿梭的时候有很强的失重感,在我完成之后,在有一对翅膀的基础上又长出了一对翅膀。
我对一个女孩非常有保护欲,她很依赖我,我为了她打败了一些同样有超能力的人,他们都被我用水箭脚刹。
电梯里,我把最近研究出来的水盾给她看,并且我想要她摸摸我的盾,试试她的手会不会湿,她说电梯快到了,不想让别人看见我的盾,让我收起来。
夜晚的公园,曾经的老师看到我的两对翅膀吓呆了,那个时候,我的翅膀不止是两对羽毛翅膀了,他们可以变成四只手臂,看到墙上浮现的影子,我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今早

梦到我和他一起上了高中,没有那么早分开,我俩还是同桌,我准备进教室,但是班里正在搞欢迎会,班上有两个同学休学回来了,我让他们先进去,不然搞得我进去很尴尬。 进去后班主任半恐吓半开玩笑地和我说话,我一边是是是一边跑回座位上。
发数学卷子了,我好像是很困的时候写的,非常惨不忍睹,大题都只有答案没有步骤,因为困,写不动,但是居然答案都是对的,他把我的卷子拿过去看,有一道题要求是(答案里要带有“潘”)我就写了他的名字进去,他问我是不是喜欢他,刚好班主任经过我俩也听到了,我急了,我怕班主任听到把我俩座位分开,我就说我只知道你这一个姓潘的,不写你写谁。
我想抢他手里的卷子,他把卷子举起来,我俩闹很欢的时候班主任把卷子拿走了,说pj啊,我帮你看看卷子,放学来找我。

班级大扫除,张和邹为了下次能和我做同桌,他们正在进行谈判,张信心满满地把自己的书全部放在我的凳子下的小篮子里,我整理自己的书——怎么全是知音漫客????
每个人都分配了自己任务和下榻酒店,谢邀请我去她们酒店参观,灰色工业风,甚至陪她们进行了一点点探索任务,途中王一幅很弱、拖后腿的样子,但是我们没有人说什么,王接了班主任的电话,答应了他很多无理的要求,我甚至觉得她有点可怜。

今早

回到高中,我和已经决裂的她在一起了,我很黏着她。 课间,她刷着手机,我靠在她手臂上打盹,其实我眯着眼在看前桌发生的事,一位长得还算不错的男老师给前桌女孩讲题,但是他们隔得太近了,老师还时不时摸她的背和手臂,在我想着要不要做点什么的时候,男老师转头来摸我的手,说,小美女睡着了么?别着凉啊。 我立马睁开眼,很大声地实时播报,全班人都知道了,到后来老师被抓了,我们收到消息凡事日记里有写过老师名字的人、回家路线经过xx(老师的住所)的人都要被喊去问话。
还和她去了我弟的高中旁边的新店,早上老板不供应芋泥热面包,我很郁闷。

more »谁在关注 聖兔

more »聖兔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