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龙胆和兰rd&r

语文授業中,老师带我们唱歌,很老很复古的歌,我记得我在梦里拿着麦克风唱,太忘我了醒过神来很尴尬,立马把麦传给前面的朋友、右边的朋友,我还给他们举着麦唱。
临近下课,老师说灰谷同学有节目要表演,我就看他俩一个拿着棍子一个摩擦着拳头,站在讲台上,有点害怕。他们宣布整个班都是他们的人质,我们得乖乖听话坐好,如果没有就要接受惩罚。在整个班里的过道来回走着,我根本什么也没做,r过来给了我肚子一警棍,不是很疼,但是我还是哭了,他捧起我的手,我抬头看他,真的好好看啊,但是打了我还是不可原谅,这个时候rd也走过来了,是他还在六本木时候的发型,他把我的手抢过去,说要干嘛干嘛(不记得了,反正不是好事),班里同学都走光了,原来只有我把他们当回事了??我很生气,站起来掐住rd脖子,一直往后面推他,边推边说:我才不会和你们俩一起玩这些变态游戏!
梦里感觉rd体脂很高,需要减脂,r就是邪恶鹅蛋脸,抵不住他太美了,然后我一个人孤零零放学回家。曾经经常去找zxy的那条过道被封了,我走了另一边下教学楼,楼下操场有各式各样的jk,馋死我了走过去看她们,突然感觉大腿凉飕飕——哦我也是jk!
  • 2022-8-12 12:01
    SUDDENDEATH
    之前也有梦到过kakuchin,做料理,就是一个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