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

在家门口的那条路上奔跑到路顶,身后是变为了丧尸的爷爷,嘶吼着跌撞着向我而来。
我满心惊惶爷爷跑了出来,若是被人撞见,后果很是严重,需要尽快找到妈妈。
但已跑到了路顶,引不回爷爷往回走了。
我奋力跑到了不远处一座高楼上,二楼的阳台走廊处挤满了人,似是有活动,这些人都是外国人,楼似是欧式建筑。
挤开人群,向爷爷会出现的路口紧张张望,希望他能上来路顶后向右而去,不被人发现。
很不巧,有两个人骑着自行车停在路口处聊天,而爷爷的嘶吼声已些微听到,我紧张地向那两人叫喊,但那两人没有听到。
那两人被咬了,楼这边的人群也都看到了,一时间乱成一团,争相奔跑。
我也奔跑着,寻着路跑回来家,家中见不到妈妈,满心着急地喊叫着她。
妈妈从外面而来,我很是紧张激动地说着爷爷的事,让她感觉把门关了,但是来不及关,门被外面的嘶吼声撑住。

第一次梦到这样的爷爷,即使是这样的爷爷,梦中的我着急的也是会给其他人造成伤害和麻烦,而不是害怕这样的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