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饼脸

记得很多断断续续的片段,似乎是一个故事

我和我妈带着一个小婴儿,好像是我弟?大概只有几个月大吧
像是饭后散步,推着婴儿车,到了CVS(美国一药店+便利店),看到一个女人在收银台那里跟收银员说要在店里做产检,店员说产检怎么不去医院预约,药店这要搞产检很麻烦的

后来买完东西看到那个女人躺在店里的病床上,来了个药店的医生

然后从CVS出去后,外面开始下雨,于是我娘把婴儿放婴儿车里拉上罩子,我推着车
但是后来好像走着走着发现那娃也淋湿了


另外一个是梦见大佐
故事背景是莉莎被调去当总统副官,以及北方军负责炸桥那里(漫画剧情嗯~)

然后梦见的画面是,大佐在中央被控制住了,名义上是带领N多人的部队(布拉德雷的人)去战场,也就是说其实是被逼和那些部队一起,都不是自己人
于是他们去坐火车,大佐站在月台,那些军人陆续上车,整顿什么的

这时突然从远处过来一个穿着军装的大叔,长相和修斯略像,体型不胖但是脸……略圆润……
但奇怪的是他的胡子!下巴长着【个】字型的胡子,就是三撇……
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修斯,没有人觉得奇怪,但是大佐很纠结地盯着那个人的胡子看,然后恍然大悟
“就是北方军的xxx,擅长易容但是胡子没法易掉的那个人!”大饼脸心想

然后回头一看后面的车厢,坐的是那个易容的人的团队,一个女孩子身子伸出车窗在朝他们呼喊

然后大佐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切正常的样子,和那个易容的人一起上了车(莉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
上车后大佐,莉莎,易容团队在后车厢,大佐开始分析局势blablabla……


还有1 part只隐约记得和一条龙与一只虾有关,具体内容完全不记得……

妈妈我好怕

记得有三个梦,第一个不记得具体,反正是一大清早起床奔去吉之岛买早餐,早上6点多,但吉之岛已经开门了,里面是各种面点柜台蒸汽腾腾的

我在里面转了一圈还是想吃面饭,但是面饭类的只有一个推车上有几份看起来像是隔夜卖剩的,很恶心
有吉之岛出品的暗红色盒子的午饭便当,看上去就是卖剩每人要放了很久的,另外一种是不锈钢碗装着白饭和土豆什么东西,连保鲜膜都没有,菜汁流得整个推车上都是

我看着这堆东西犹豫不决的时候想起再拖拉就要迟到了,于是突然醒来

接着睡

梦见很多小学中学同学,还有凛子小姐,高中的日本同学

差不多是个50人左右的班级,大家在山上,有一条比较陡峭的楼梯路下山,楼梯中间是铁栏杆,感觉类似下面这样,组织人是小学数学的江老师

  山体→|_*_┎┲┲┲┲┒_*_|←山体

人可以从*的地方通过,┎┲┲┲┲┒是栏杆,到腰的高度

于是我们从山顶开始,一路往下要通过N节楼梯,每一节楼梯都要回答一道数学选择题,答对了中间的栏杆就会沉下去
但不回答问题好像也可以通过,貌似限定pass次数
顺带是个人不是团体赛

印象很深刻的同学有小学的川婶,初中的mm和嫦姐

于是大家就一窝蜂往下冲,我和川婶还有几个人在最前面,一路过关斩将到了半山,突然栏杆系统故障没法前进了,我们就在山路边的亭子里等维修好,这时后面的同学也逐渐追了上来

然后栏杆修好了,结果后面的同学一口气冲了下去,我们这些在亭子里的反而落后了
川婶和其他人也赶快回到山路继续往下
我就不记得是因为什么事,总之比大家都晚,等我回到山路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名了

然后一直在后面追啊追,直到下了山,是一条很宽敞的平路,路两边是峭壁
我仍然离前面的同学很远,但是能看到他们,我就拼命跑,但是跑不起来,只能类似跳一样,一大步一大步地跳

前面的同学到达一个关口一样的地方,排成一条长队,我追上的时候关口正好开闸,他们开始冲,我就没排队顺势继续冲,追上了川婶他们,大概在排队队伍的中间位置

刚赶上他们,旁边两个女同学(不知到是谁反正确实是现实中的同学),就抓着我说:“xxx,你不要这么不要脸插队哦!”(大概这意思
我就反驳什么插队我到的时候队伍都已经跑散了
然后和她们争论了起来,她们就是不让我继续往前跑
我很不服气,就说不让老子往前跑,那老子从头开始你满意了吧!

然后就掉头往起点跑,赌气准备从头开始
于是我一个人很郁闷地慢慢跑,到后来都不跑了只是走路
四周的风景都变了,不是一开始陡峭的山路,两边山清水秀,阶梯是木制的,总之风景很好
我走到离起点还有1/3的地方,镜头切到大部队,嫦姐不知到为什么赶回来找我,边跑边喊我名字

镜头再切回我,我走到快起点的时候,我爹娘从一个转角处出来
我娘扶着我爹,娘看上区很正常,我爹全身湿透了,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拄着拐杖,脸也不成型,好像痴呆了一样

我马上冲上去问爹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爹不可能这样啊!!
我爹看着我哭了出来,说怎么办啊,xx以后也会像我一样脑子坏掉(得某种病的意思
看着我爹哭我也跟着哭了起来,绝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啊

然后想着不可能这样就突然惊醒了……

大概凌晨1点半……

醒来之后辗转反侧不敢睡怕又梦见这种东西

再后来梦见类似一个记者(男)报道一条卫生条件很差的档口街,都是违法搭建没人管理什么的
然后又变成香港一个招募志愿者的活动
再然后只记得我外婆要我去床底找什么东西,我掀开床单说里面有几条精品白沙和软白沙

大概就这样……
梦见我爹那样太不吉利了QAQ

跟粑粑一起听米库

前天的梦,大部分内容醒来的时候就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有我爸妈,外公外婆,一个半架空的世界观,好像还挺欢乐的

最后一幕是我跟我爹在我房间,大概有我现实中的房间的两倍那么大,好像是晴朗的白天但是拉着窗帘,房间里面比较阴,整个房间的装修家具都是银灰色的

我爹坐在我的书桌边用电脑,我站在床边跌衣服,床上放着手提,正在放米库的曲子
我跟着在哼,副歌部分非常非常高音,米库的声音也非常的尖

听到一半我爹转头,一脸不可思议地跟我说:“这个小女孩的声音好~~尖啊……”

我就说这不是真人的声音是电子音,然后开始思考要怎么解释vocaloid
脑内正在整理“vocaloid是人声合成器,不对,是电子声音合成器,不对,是yamaha……”之类之类的

然后就醒来了……

2010年06月06日

昨天梦见姐姐 @idaff 了
我和姐姐 还有妈妈 去一个城市
妈妈大致去办事去了

我们在一个远房姑姑的带领下去看一个奶奶
姑姑年龄比较大 五十多吧但是很有亲和力
家在本市很有势力 远方奶奶家很曲折才能到
家里做私人烟草的, 貌似还有大麻啥的, 参与黑社会
奶奶也超有亲和力, 但是那个姑姑不参与家族事务
奶奶就跟咱们续家常 后来总之发生了什么

我们最后赶飞机
一个奸商搞丢了 姐姐 一个证件 貌似护照
现实中姐姐是脾气很爆的人 说要捅死奸商
我也感觉确实很有必要 随后想了想家族在本地的势力
又想了想马上就要做飞机走了 于是 于是我代替姐姐捅死了奸商
维护了尊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