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学校

20年5月下旬



我还在念书,在一个狭小幽暗的补习班里,坐在老旧的木质楼梯上写练习。

坐旁边的女生是一个胸很大的jk,是腐女,性格很强势,有那种很别扭的热情,感觉要被她撕裂了。

补习班的老师长着画室的一个老师的脸,看到那个脸就不是很舒服。

进入另一个场景。

在像学校的地方,但又不是任何一个我待过的学校。

站在瓦片房顶上,会有很宽广的视野,群山连绵。但我与山之间又是很虚幻的距离。整个梦都是飘渺的中国画透视感。

在这里见到了以前的同学,现实中我对她们很有好感,梦境中的她们都与恋人在一起。下起了雪,远处的山的雪景很漂亮,感受类似第一次去很大的影厅看4D电影。雪一瞬间就积得很厚,女人们轻轻地踩过雪飘上了天空。

就像那种粗制滥造的3D游戏一样眼前出现了削除不了的建模,是初中的班主任,他在拍照,可以理解,我也想拍照,但拿着手机的手一直在颤抖,然后我醒了。

美少女学校

20年5月中旬



罕见地做了只出现虚构的美少女的梦。虽然这些美少女性格和现实里的女孩子差不多,不怎么好。

学校是浅色系的洋楼,在街道中有点格格不入。教室是普通的样子,也和洋楼不搭调。

我从高中一年级升学到高中二年级,班级也要换。原先的班里有那种很正统的圣母姐姐女孩和她的跟班女孩,我受她们背地里的压迫。

新的班级里有一个穿着兜帽外套很宣扬酷酷个性的女孩,班里的两个像公主一样但又有点土的女孩和她以前是一个班的,似乎关系很好,但表面上看不出来。

这个学校的特色是要以班级为单位组乐队,而且只能组一个。班级乐队会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在学校里变得出名。

一年级的时候由于圣母姐姐女孩的各种原因,我没有机会活跃,甚至因此郁郁寡欢。

所以到新班级要组新乐队的时候,我心中是有所期待。不幸的是那个酷酷女孩也是主唱和吉他手。

在最后的班级乐队申请单上,她写了她和那两个公主女孩的名字。

自宅补习班

20年5月上旬


发生在自己家、聚集了一些同龄人的,像补习班一样的梦。

虽然这一次好像完全没有学习的要素,这一次好像总是关乎恋爱。

净是高中男孩,我应当也是男孩,但似乎不是。

其他人都是同性恋者,我似乎不是。

梦里出现了以前喜欢的一个人,因为这个人是同性恋者,所以在梦里会出现这层联系。

还出现一个虚构人物,这个人的脸是基于我的一个小学同学的,但他在梦里的人物关系又完全不是那样。

单薄的淡粉色的月季花瓣,有甜蜜的味道,十分地脆弱。

梦三则

20年1月下旬


其一

在一个商城里念高中,寝室是某幢靠近水池的住宅楼里的某一户,每个人一个房间。
有一天由于过度饥饿,我去学校时晕倒了。醒来大家已经毕业了。

因为我寝室里放了很多东西,似乎不能在短时间内收拾好走人,十分焦虑。

透过房间的窗户我看见水池里有一只恐龙,于是我下楼把恐龙杀掉了,应该是用枪杀掉的。

恐龙死后我突然发现水池的颜色是十分浑浊的血色,此时我又意识到早在三个月前这只恐龙就被我杀死过一次了。

紧接着,我又想起来那个房间就是我家的房间,我没必要收拾,心情变得轻松了很多。


其二

住的城市开通地铁了,地铁站设计得非常差劲,线路图也非常乱七八糟,一共有9条线。

我去的一个地铁站像巨大的地下迷宫,也像昆虫的巢穴。里面有看起来似乎可以容纳一万人的充满阶梯座位的装置,也有装潢很狂乱的商场。

在梦里探索了很久地铁站,也乘上了地铁,但无论哪一站似乎都是类似这样的风格。


其三

去城市里离住所有点远的学校念书,忘记带学生证进不去,索性翘课回家。

躺在床上,突然要好的网友与她的恋人来看我,我于是又出去玩了。

夜晚我发现我出门没带家里钥匙,也忘了自己在哪里上学,在别的学校门口进行思考。

突然一个长得像老师的女性叫住我,我和她乘上观光轻轨,才发现她并不是学校老师而是一个问卷调查的人,她跟我调查我对这个轻轨的想法,我坐了6分钟就下车了。

下车之后我想起了事情的起因和家的地方,梦里的场景以前也在梦里出现过,不过那是一个有大叔和美青年的有点h的梦。

此外,这个梦里也出现了黎明时的被染成粉红色的高架桥,我乘坐的车在那上面飞驰。桥是通往学校的。

隐藏大厅

家里人来看租的房子。进门左边的墙上有折叠铁片装饰,突然想到有点像折叠门,就搬开东西,发现果然是折叠门。打开后是一个装修远比自己屋子好的房子:宽敞的大厅、采光良好、木地板。大厅像是最近有人活动过,但是没有常住的迹象。走两步发现又是一个折叠铁门,已经打开了,那么那里应该是附近租这个房子的人家,而且已经发现了铁门的秘密了吧。往打开的门往里看:一个姐姐在洗澡。
啊,果然是早就发现了这个秘密,并且认为另一扇门的主人(我)不会发现这个秘密,所以把大厅当作自己房子的一部分了吧,嗯。
不不不,首先那里有个洗澡的姐姐吧!
醒了。

不过梦中的房子与自己住的房子结构并不一样,反倒是像找房子期间看过的某个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