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火车车厢里,我慵懒地靠着,看着两个女生说说笑笑,打打闹闹。
我知道,她们都是我喜欢的人。

醒来后,我回想
她们是谁?

原来,

一个是你
还有一个也是你

白日梦

好久没有做梦。生活太青葱。但在路上做了一个白日梦,黛玉葬花的场景,顷刻间无尽痛苦,从小的恐惧感袭来,我赶紧把自己拉回现实世界

又是转学

我梦见蓝先森去考北大自招(or保送?反正是很好的东西),然后全班,夜里,站在校门外,什么校门,没有印象。蓝先森在离大家十步之外的地方跟班主任报告结果。我暗自祈祷她能过。她忽然哭了。天上下起了雨,很奇怪的雨。我们这边就是毛毛雨的程度,洒在身上转瞬就干了。可是十步之外是倾盆大雨,淋得她俩,跟天哭了一样。
班主任来告诉我们,蓝通过了。我很高兴,蓝在哭。我醒了,事实上没有。有十秒钟的间隙,介乎梦境与醒来之间。
在前五秒里我反应到一件事。她考过了就意味着她要走了,要离开人大国关国政二班。我立刻想起了一个人。我感到了莫大的悲哀。
后五秒我反应到另一件事,更重要的一件事,虽然这样说出来会很好笑,但是你可以想象对当事人来说这有多么重要——我反应到我在做梦。于是松了一口气。

我大概知道做这样一个梦的原因。
第一,十点到十二点的回笼觉一定会做梦,一定会梦到同学,没有例外,这是我奇怪的体质。
第二,此前一天,我忽然非常怀念一个人。我一直记不起她的名字(非常抱歉)。在梦醒之后我瞬间想了起来——叫她影子好了,反正和她的发音这么相像。

影子和蓝一样,我把她们看做我的知己。影子和我只做了高二一年同学,但是我们有个很强的共通爱好——红楼梦。我课上偷偷地重读红楼,课下就去和她讨论,讨论人物、情节,讨论新版电视剧,还有我玩的娱乐通版红楼梦游戏(笑)。但是影子是考艺术类的,高二结束便转学了。我没看出她对于离别有什么不舍,我也只是觉得可惜。
之后就没有联系了。

我果然还是太自以为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