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碎的三个梦(2022.9.23)

1.梦见我来到了一个未知空间,里面的光线有点暗,但视线可以看得清楚。这里有许多小孩子,我还见到了LQ同学。我和LQ爬进了一个由木板做成的长方体,长方体的门是拱门,就像石拱桥的桥洞,里面分成了四个房间,前后两个房间是通过拱门可以连通的,左右相邻的两个房间并不连通,但是木板做的隔板是有一定透明度的,我可以看到LQ在相邻的房间里面爬来爬去,抬头也能看到有小孩子在房间的“屋顶”上面玩。四个房间里面分别都有白色的被子和枕头直接铺在地板上,但是房间的空间比较小,人待在这个空间里面,有点压迫感。

2.梦见电视剧《春天后母心》的大龙、虎子、天柱、妞、宝妹,《天涯赤子心》的小君也加入了这个家庭。最开始小君并不融入这个家,过了一段时间,其他人才接纳了小君。他们在一个由茅草盖成的亭子底下讲故事。后来他们又回到了屋子里,围坐在床上,大家轮流表演一个节目。其他人表演了什么我忘了,我只记得天柱,他表演的好像是一段说唱还是绕口令,他站在床上,手里拿着长长的一张白纸,看着纸上的内容表演。但是他身上却光溜溜的,没穿任何衣服。

3.梦见我去了一家公司面试,面试过程顺利到我不敢相信,很快被录用了。我很紧张,这么快被录用了,可是我还没跟现在的公司提出辞职,没法立即过去上班。中间发生的事情断片了,最后这家公司又说不录用我了。

再次面试噗露公司通过

不知怎么的去到了广州。去再次面试噗露公司。面试之后居然现场就告诉结果。

这次糊里糊涂的通过了,虽然薪资还是那样,不过我心中差不多决定这次不浪费这个机会了。

走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现在我现在不是在南沙区,于是问了下HR,到时候会在南沙区的工作室还是刚才的办公室里上班。

HR回答说还是回去南沙区的开发部,但是如果之后规模扩大大了可能会一并转到市区里。

突然间心里咯噔一下哦·,本来想去他们家就是因为他们在郊区,可以骑摩托车(

-------------------

话说回来我他妈还真的是中意这种沙雕二刺螈小工作室,梦到类似的东西好几次了吧

面试噗露公司

生活太压抑,还是想着要逃离现在的公司。

俺决定还是再次面试一下P公司。
这次是线下面试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面公司的程序员全来了,大家围成一圈。
问了一堆上次问过的问题,因为我都准备过了,这次把之前不懂的问题也都答上了。
可是感觉这样好僵,有点点像背书。

过会儿他们说让我回去等二面了。我觉得好麻烦,明明是小公司还搞这种操作,还是不如在现在的公司苟着。

好难啊,我好菜啊,好迷茫。

面试当天得知不通过

同事的朋友在我最想去的一家公司,给了我内推。
但是最近都在加班好累好累,没什么时间复习,就匆匆忙去面试了。

面试的时候基本都是问做过的东西和一些基础知识。
面试官都会先对着一个点问一个基础问题,然后再深入一些扩展的问题。

基础问题我都能回答,第一步深入扩展的问题我也能回答,但再进一步深入的问题我就无法回答了。

针对几个项目点和基础知识点,我们重复着这个过程。

感觉不太有希望,走出公司的门口的时候,HR瞬间打电话来告诉我我面试没能通过。
心情瞬间跌倒谷底。

其实一直很希望面试官都能尽快给出答复,但是真正收到消息的时候还是好难受啊。

不过也挺好的,坏心情马上来,也马上要过去了。

异想天开的面试

我和友人x妹一起去面试,妹纸是德国归来很出众我没毕业只是作陪。面试地点是腐国大使馆,屋子很暗拉着窗帘亮着灯,有一个考官在里头。我和妹纸一起,腐国考官问了妹纸几句她话不多。后来就问我,其实我本不应该很认真的,于是我确实开始随便喷。

我说自己是国关的,本科和研究生都是。说什么本科也就是学,本来想换学校的但被保送了就随遇而安了。考官笑咪咪地记录着,我心虚地瞄着x。开始喷专业知识的逼,口若悬河特别激动。喷完了我欲言又止,考官看出来了问咋了。我说其实我本科最初在lse都是,读了一年家里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能再供了。我就回国考了国关。喷得我自己都感动了。考官就特别感动说你咋不早说又不丢人balabala…
最后当场给了我一个使馆参赞。颁发了证书可以代表腐国驻hk(什么跟什么啊真好ԅ(ˉ﹃ˉԅ))其间x一句话没说。我是又心虚又激动。

回家立马给我爹打电话说你平时说我学这个以后没钱我可是啥啥了。晚上在新闻联播看到我的新闻说什么全国第一个考上人家使馆工作人员的,拍了短片(偷拍感)是当天使馆里的举动,在那个lomo质感的片子里我异装着lo款,有个镜头是扶墙脱一个土耳其蓝的蕾丝胖次。脸像带着眼镜的玲奈。新闻夸什么少年清秀啊什么什么。梦里不觉得咋醒来很卧槽啊。

因为我没毕业学历也不对就不敢接受。就找了个理由因为上了新闻被拍到了异装,没脸见人了说母亲打电话来说丢了家族的脸要我回家思过去,就准备这么推辞。

真是匪夷所思的梦啊。

111208小言

  昨晚的梦很小言,红三代女主从小被人收养,在一群富三代妹控哥哥的关心爱护下很小白花很圣母地成长。但是哥哥们私下一合计,这个性子无论是出社会还是将来女主遇见那个又红又专的家里的精明人都会很吃亏,就想进行一下挫折教育。
  于是哥哥们从外面找来一妹子,漂亮,有气质,走起路来都仿佛皮卡皮卡地在闪光,而且上帝视角摄像机总会不自觉地给特写!跟女主说你要是不好好表现我们就要这妹子不要你了。女主虽然圣母小白花,但也不是个包子,毕竟也是娇养出来的,说着口亨你们不要我我还不要你们呢,然后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了该怎么生活呢……女主徘徊在街上正犯愁,突然发现了招聘演员的广告,于是很兴奋地去应聘,按小言惯例,这时候或霸气侧漏或温柔体贴的男主就该出场了……但是还好这个梦没有完全堕落成小言,于是女主在面试场遇见了自己的亲哥哥,亲的。最后面试似乎是通过了……之后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