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愁

一个古老朝代的婚礼,四周点亮蜡烛,正中央的新郎和身穿红衣、戴着盖头的新娘被昏黄的光线笼罩着。两边是雕花精致的木质靠椅,坐着宾客和长者。
但是下面一直很吵闹,有人骂新郎是个拈花惹草的人。长者们在控制场面,虽然看不见新娘的脸,但也能感受到她的尴尬。
突然响起一阵锣鼓,闯进来十几个身穿蓝衣、戴着盖头的女人,蓝色相对整体红色的色调相当刺眼。她们都争着说自己才是婚礼的主角,场面非常混乱,新娘也开始质问新郎怎么回事。
过了一会直接就打闹了起来,在一片混乱中婚礼现场的物品被打砸,之后整个灰飞烟灭,出现了一片满是泥土、广阔无边的空地,整个天空是暗淡的黄昏色,和之前点满蜡烛的婚礼现场一样。
在空地上躺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子身穿白衣。两人都遍体鳞伤,一动也不能动。然后两个人互相依偎,不知度过了多少时光。男人渐渐变成了一副漆黑的骨架,但是他的眼珠子还在,静静地看着白衣女子,天空永远是黄昏色。女人似乎还比较健康,但她一直保持躺着的姿势就像已经死了。有一天,一个路过的人把女人强奸了,她依旧躺着不动,毫无反抗,已成黑色骨架的男人依旧用他还有的眼珠子看着女人。过了一段时间,女人生产了,她叫着“出来了,出来了”,这个时候男人的眼珠子转了转。最后女人产下了婴儿,男人的黑色骨架站了起来,他的眼珠暗淡无光,他挖了一个坑,把女人和婴儿活埋了。天空依旧是黄昏色。

山坡上的树

儿时不只一次作了这样的梦:

黄昏,在残旧的祖屋中被幽灵追赶,不停往前奔跑然后艰难地爬到一个小山坡上,旁边只有一棵树,背挨着树在山顶上看着诡异的村落全貌和灰暗的天空,然后那棵树忽然张口把自己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