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bama

kissing someone nicer, who ate less.

http://little-heavy.blogbus.com/

[釜山行]

丧尸弥漫,冰天雪地。
我是驻战地记者。
刚刚发生过一起大型伤亡事故。集装箱塌陷死了大批战士。
我站在另一个集装箱上面四处张望,不小心动了什么,集装箱里某个装置被触发,闹出了个大动静。前方的官兵向我投来埋怨的目光。我连忙致歉。
然而刚刚闯的祸让我明白了之前的事故并非天灾或是偶然。而是和集装箱的构造有关,里面的设备导致,集装箱越向深处温度越高,所以才融化了箱壁。
我怀着对祖国人民负责的心态,决定深入调查一下。
我开始怀疑是否真的存在丧尸,还是只是政府为了肃清些什么的借口。
我想要跳下集装箱,脑袋却被卡在了两个柱子中间。好不容易才拔出脑袋。
一个从前线走下来休息的大叔坐在路边。
我不知道为什么脱了鞋又准备重新穿。地上都是雪,超冷,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
过程中我问大叔,真的有丧尸吗?
大叔不置可否。
前方一个战士牵着一个带了防护面罩的丧尸经过。带了面罩之后的丧尸毫无攻击性,完全被控制了。
一个大妈神色诡异地向我靠近。我害怕,有种预感,她是丧尸。但看外表真的看不出来。
我来不及穿鞋,就踩着雪向前跑,想躲藏在人群中,大妈也加快了步伐。我刻意跑着曲线,大妈竟然跟着我跑曲线,原来她的目标真的是我,她真的是个丧尸。
我怕极了大喊救命,大叔过去扑倒了她。
我得救了吗?可是我有种强烈的预感,大叔和丧尸大妈是一伙儿的,我就要死了。
在新的情节发生之前,闹钟响了。

之前还梦到了柳乐优弥的香艳梦。他背起行囊要走,我不舍,他就留下来了。直直的用眼睛盯着我的眼睛,说了句我已经不记得内容的中文。

[惊天魔盗团]

小李子&?,完美犯罪玩儿脱了,不小心弄死了一个人,为了躲避追查,只好启动应急措施,一层楼(或者一个走廊)机械化完整地移动,精妙绝伦的安排。
想要更加了解这一切,抑或是想靠近小李子,我乘坐了电梯列车,因为上去的时候是电梯,运行起来却像列车。
小男孩说:奥菲利亚,那封贴着红色邮票的信,请阅后即焚。
话却没有传达到正确的人手中,还要被讥讽。
信里感谢小女孩敞开粉色的莲蓬,然后我们却知道真相:小女孩已经死亡。
一对老人情侣和一个小孩阻碍着我按下尸体那一层,列车在地面行驶,我醒了。

[又是只言片语]

会展,被忽略的报警,四个人,偷窥狂,软禁,操场,意图报警失败,被睇住,解不到锁的手机,门缝,担惊受怕,十件法器之一,斗法失败,另一件法器,险胜,假寐,扼住喉咙的铁链,漂浮,金色光芒,两只鸟,飞逃,差人,疑点口供,得救。

[记忆碎片]

杀害,香港,尸体,肢解,鬼影,阿姨,追杀,奔跑,抵抗,追杀,幸好,阴谋,囚禁,跳楼,奔跑,哈雷,爬树,奔跑,求助,奔跑,武警。醒。下午要去世界尽头,明早到达冷酷仙境。窗外在放卡萨布兰卡,我得再睡会儿压压惊。
------------------------------------------------------------
果然还是用心把梦叙述下来好 不然看到这些dixit都错愕

[尹吾,平行交错以及被嫌恶的]

睡醒的一刻发现我的推拉门已经消失不见。如此大的动静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我是要睡得有多熟。
左边床头柜上摆着一封信,一个陌生女人,她说尹吾曾是这里的租客,她要写信给尹吾。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偷看信的内容。
返璞归真的信纸,红色的分割线。
再度昏睡。
惊醒的一刻看到一个陌生男子蹲在我左边看信。难道他是尹吾?后来我发现他不是,他不怀好意,还企图占我的便宜。
一大群人都是我的合租人。
看到了久违的Nana,仿佛是出走很久终于回家了,我满心欢喜的介绍给晶晶姑娘,还有来做客的迪娃儿,他把我叫到一边,说那个假尹吾是他的小学同学,他说那个人很坏,要我小心。我告诉他我已经发现了,他又讨厌又可怕。
后来我和晶姑娘出家门去买食物,包子馒头或者米饭,于是丢失了回家的路,那个环境我在以前多次梦到,于是用力得想,想到了前面的桥是通向一个学校的足球场,那个地方过了我家而且没有通道能让我们回家,所以带着晶姑娘折返,我笃定已经找到了回家的路。
途中我发现前方有一只接近半米高的大蛤蟆,丑陋,带着坑坑洼洼布满黏液的皮肤。
我怕极了,想强装淡定绕过去,可那蛤蟆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向我冲撞过来,吓得我和晶姑娘四散而逃,我冒着腿被撞破的危险爬上了一道墙。幸好,那个怪物没有撞到我。
我的心律极度失常,疼的要弹出血来。

这一次是吓醒或是其他,第一件事就是确认我的推拉门是否还存在。梦中一直没有发现那是梦,那种真实感极其可怕,直到我看到门还在那里,紧紧地掩着,才舒了口气。

[柯南与悟空]

雪崩,侧山突兀设置的洗脸池,意图拯救却令自己身陷险境,被忘记了是谁的一个人轻易救起,场景的混淆,被单和雪,床还是山?
彩色运动衣,大虾,沙滩摩托,mp3,得罪了凶狠的男人,被锁在厕所,被打晕。同伴的小聪明。我的觉醒。我是悟空,我变身飞虫,这违反了一些属性上的设定,于是我在危急中重新选择变幻对象,变成一团火……打斗都结束了。大家要离开了。
一个沉默寡言的好看干净的男孩子拿过我的手机,把电话留给我,没有讲名字或者多问什么,就离开了。
这次我没机会接触那个号码,无法醒来之后打打看。
他该不是消失了几年终于又肯出现的一一吧。
如果是你回来了。那真是好。

[隐情与阴谋种种]

秘密地点,很多人聚餐。我随父亲到来。心情忐忑。我躲在一个柱子后面不肯落座。在座的有很多陌生人,还有仍在生我的气的你,气势汹汹。我处境危险无人知晓无人保护。
席间我很想要离开,不知道是要去哪儿,不告诉我爸爸,也没有跟你说。所以趁小耕离席,跟他走到了青石板路的街上。他向右,我向左。没走多久听到身后有惊呼声,扭头一看,一股水流把一只硕大的鳄鱼沿着马路冲了过来,我在便道上,它在便道下,擦肩而过,它想回过头来咬我,我只好乱了方向拼命的跑、拼命的跑。
有些关于怪兽的情景我已经无法复述。记不得是霸王龙还是类似神话故事中的飞龙也在街上出没。并非善类。
七拐八拐,走到一条陌生的街道上。
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叫住我,他是个商界名流,港剧中常能看到的那种级别。我是在上面说的那场筵席上认识他的,他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爸爸的。
他叫住我,要带我去某个地方,我觉得他没安好心,但是对语言技巧的缺乏使我无法拒绝他。
跟他一路走着,在一个酒店门口碰到了两个女孩儿,其中一个短发,看起来很hardcore,而且很英气。潜意识中我认为她是很爱我姐姐的。
她用她的方法帮我摆脱并且小小惩治了那个老头。后来我明白了,原来她一直以来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爱着我,保护着我。虽然一直被我误解,被我微微的惧怕。
其间好多惊险场景我竟然都记不清了。只记得天色昏暗,情绪不安,环境又很像是大宁国际那迷宫般的街道。
直到后来我醒了。在我的房间里。窗外小学很吵,床上摆着看不进的化学书,有点冷,除了我,再没别人。

[逼良为娼]

晚上梦见了穿着严守妇道外衣却欲望强烈的妇人。
独自在紫色丝绒层层叠叠柔软迷幻的话剧排练房中将自己的衣服件件褪去。
不当心被两个同僚发现,于是以保守秘密为代价胁迫妇人满足了他们的淫欲。
置身事外藏匿于角落的我,同情的看着妇人那绝望、却隐藏了甚至她自己都不察觉的欢愉的眼。

[暗涌]

神秘组织闯入家里。皮衣spy女们一点都不让我感到新奇惊喜。
她们强迫家里的几个男生手持车中伸出来的机械爪子。我在很近的距离看着,不敢做声。
握紧机械爪子的他们被轰进最近的房间,spy们上车走了。
于是机械爪子从他们的手上撕走几块肉,留下了深深的抓痕,他们面如死灰地举着手从屋中走出来。
作为旁观者,我仍处在内心惊慌表面呆滞甚至无法开口讲出任何安慰说话的状态里。
家里昏暗极了。一只巨大的白色老鼠向我奔来。我无法判断应该用什么样的动作来应付这场面,只觉得心脏要跳出来了。
它爬上桌子,冲我的脸扑来,我慌乱地用手挥开,虽然家里有股莫名的诡异气氛,可是男生们还是很够义气地,一边捂住自己受伤的那只手,一边用脚帮我驱散耗子。
这时候我的手指开始滴水,大概是挥舞时不小心被头发割伤,出现了好多深深浅浅的口子,它们就这样不断不断地滴水。有一股盐酸的味道。
我跑去找毛巾,纸巾,各种布,就是吸不干,并且慢慢地,手出现了泡皱的现象。
我心想,哎呀,以后手湿湿的,就接不了电话了。而且,只有在下雨天,才能出门。

[竽兰节事件簿]

1.
下午。有些油腻的便道。走在街上,收到了萌先生的短信,说关于某个乐队的八卦,我没力气理会,干笑了一下继续向前走。
路边有一只芦花大公鸡,我有些惧怕它,走过时故意绕开了些。这举动惹恼了公鸡的主人,那是一个黑青个脸毫不近人情的婆婆,她抱起鸡来追赶我,意图让鸡来啄食我。我怕极了,连忙跑进地铁站。
是十号线同济大学站。我躲避在墙壁后面,婆婆的攻击对象变成了所有她看得到的大学生,于是大家都在慌乱的躲藏,我伺机从另外的出口逃了出去。
出门后有一对怪异的中年夫妇始终尾随,并试图搭我的肩膀。我觉得很怕,后来终于确定,他们是法lun功的散播者,终于在路过学校门口的警卫时,我找到机会甩脱了他们。
在路的转角处,停着一辆卡车,堆满了脏兮兮的毯子般的物品。正当我路过它的时候,毯子中露出一个脏兮兮的脑袋,大概十八九岁的少女的脸,她没有哭,我吓坏了,问她是不是要报警?她说没用的,他们是一伙的,你记住我的脸就可以了。我内心惶恐而无力,不忍心就这么放任这姑娘受苦,却又深深的害怕自己会有不测。在我决定转身走开时,又开过来一辆空卡车,我看到"毯子"涌动,原来那毯子是很多姑娘的头发,纠缠在了一起。她们起身一起走到另一辆车上,车开走了,我吓坏了,转身跑开了。


2.
在一个孤岛,我们进行军训一般必须吃苦挨过的一项训练。我和两三个男生一人一间住在二楼,我最好的朋友,是个女生,住在一楼。房间顺次一字排开,像病房那样。
半夜起床,我看到走廊尽头铁栏杆后面堆放着乱七八糟的杂物,杂物后面依稀透出一个被吊死的男人尸体。
我通知了管理者,是一个怪异的老头儿,他要求我平静下来继续我们的训练任务,接下来他叫了些人把尸体弄走了。我无意间发现二楼的其他人都失踪了,加上尸体的事情我觉得很害怕,我开始四处走动,结果看到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坐着轮椅的妇女,旁边的水池子里还有一个凶恶的尸胎,就是一个长着头发的婴儿,基本上只有头,因为它身体比手掌还小。我明白了尸体及我旁边房间人的失踪都和这女人有关,她是要用巫术使她死去的儿子复生,我们只是祭品,大概那尸体是实验失败的结果。
我试图告诉别人这件事,但是我们的管理机制导致我没有办法,而且这个女人是孤岛上有地位的岛民,我斗不过她。
我只想拉着我的好朋友躲过这些。我们使尽招数,终于还是躲在了岛边远的峭壁上的石洞里。
然后第三人称视角。新闻报道说失踪的两个女生被发现在山洞里,因为其中一个人(是我的好朋友)喝完的矿泉水瓶子扔在了洞外的礁石上。
我心里一沉。。最终我还是没挽成救我们俩。

more »谁在关注 Alab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