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at

わーい〜

untitled

背景是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这个世界出现了危机:一开始,是所有的预言家都无法预知长时间后的未来,而后,人们发现那些诞生于黑暗之中的生物在逐渐变强,人们尝试调查或解决,都以失败告终,有研究者提出这个世界可能陷入了循环,但没有找到解除循环的条件。

画面切换
一名像是骑士团长的人对指挥官说:"我们必须找到XXX,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他,他知道不少情报,我需要他来辅佐我"
画面闪光,好像有什么条件达成了

画面切换
主角4人在封印的图书馆里发现了一本痕迹很新的guidebook,上面描述了当前世界所处的情形。当他们翻开手册时,手册中出现了一块印着狮院与鹰院的徽章。
画面闪光

画面切换
我是主角组一员,与其余3人坐在骑士团长的马车上,从城堡驾车出发。刚出城,我们就看到道路上有着四个学院的路标,可骑士团长与路人却对其视而不见,我们决定跟随其前行。
某个岔路口,四个学院的徽章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各印着两个人的路标,他们身边都带着不同的动物,由于在手册上发现的徽章是狮与鹰,我们便选择对应的道路。

到达某个区域,周围环境把我们封闭了起来,出现了类似奇美拉的生物,起先我们的魔法对它并不起作用,但我发现在它的身后有类似本体的装置,我们中3人吸引火力,剩下2人将装置破坏。

击败怪物后,我们回到了道路上,路途中有学院专属道路也有共通道路,击败怪物偶尔还会掉落物品。直到某次,掉落的道具显示只有持有蛇院与獾院徽章才能使用。
突然,我想到,有对应的路线与道具,这不就是…桌上游戏吗?

当我把boardgame这个词说出口时,我们全员被传送到一个会客室中,一名男子正向对应人数的座位倒茶。
他抬起头,说:"恭喜,你们是第一组到达这里的,坐下休息一下吧,茶与点心请随意享用"
骑士团长:"XXX……你为什么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
他摆了摆手向骑士团长示意,"接下来,要给你们讲讲规则,你们不用太过急躁"

当我们全员入座,他的面前出现了6本规则书,其中第一本跟我们发现的是一样的
"我想,你们已经注意到了,这个世界被封闭在桌上游戏中,你们找到的第一本规则书,便是游戏开始的标志"
"要想拯救这个世界,还有很多试炼在前方等待着你们,还有许多条件需要达成"
我问:"你说我们是第一组,难道说还有别的玩家吗?"
他:"没错,但你们不一定能遇见他们,而且你不会知道,他们是敌是友,每一组玩家都有他们对应的任务,而这任务,就等待你们自己发掘了"
他递出第二本规则书,说"第一本只是世界观概述,而这第二本,记载着这个游戏的基本玩法,你们可以确认一下所做出的行动。剩下的规则书,将在你们达成特定条件后发给你们"

他似乎还在讲些什么,但这时我醒来了,他的声音也渐渐在脑中消失

untitled

画面是以黑白为主,夹杂些彩色的样子,视角是镜头,背景是旧中国

过去,有一户书香门第,可惜因故家境中落,存活下来的,只剩主角母亲与年幼的主角一人,母亲只好日夜操劳,做一些手工活将主角抚养长大。期间,母亲与一名男性坠入爱河,男性在家中期间,家境稍有好转,可是生下女儿不久,那名男性也失踪了。

此时,主角已经是13岁左右了。一日深夜,主角在睡梦中听见有汽车的声音,猜想是大富绅趁着深夜来讨债,便从床上一跃而起,将母亲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一些存款埋入后院,回房假装入睡。可是,讨债的人带了狗,找到了他埋下的钱,原来,是富绅想要以讨债为借口,抢夺他们家的房子。

母亲的存款距还清债务还有一点距离,在客厅焦头烂额地思考时,主角表示他有办法。原来,主角在几年前就有偷偷打些杂工,也有一些存款,他再在城内奔走,向熟识的人借钱,总算凑够了钱。还清债务时,对方心有不甘,但也只好收下。

但是,就算是没了债务,家中生活却会因此变得艰难,主角灵机一动,将他们的经历改编成故事,送给说书的人制成画片,以此获得说书的部分收入,三人算是勉强过活。

时光飞逝,很快女儿也长大成人,并与一名普通会社员两情相悦。出嫁前夕,母亲与主角都表示不舍,而女儿女儿表示没事的,同时拿出一个资料夹,里面包含着家中各种记录,照片等复制品。

"没事的,你们看,有这么多回忆陪伴我呢"
"哥哥你看,这是你小时候给我画的画,我还一直珍藏着"

话音未落,三人都是泪眼盈眶。

女儿出嫁后,主角依旧住在家中,但此时已经没有了经济上的困扰,两人平静的生活着。

场景不断切换,时间来到两三年后,一个深夜,母亲正在帮熟睡的主角收拾酒瓶,镜头在类似跃层的高度正对着母亲。母亲突然抬起头,面对镜头看了一会,像是在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她低下头继续收拾,并说道:"上面好像还有一个瓶子,记得拿下来"

母亲离开后,镜头有了行动,它回过头,在一片漆黑中找到了微微反光的酒瓶拿了下去。

(一阵沉默)

"对了,我是母亲的第三个孩子"

untitled

* 前略 *

我爬上一栋高楼的楼顶,从边缘奋力跃出,抓住了空中一个看不见的把手,手腕轻轻扭动的同时身体向上翻,溜进了悬浮在空中隐形的巨大飞船中。为了防止飞船被暴露,我迅速关闭了舱门,保护层内的飞船没有重力,只是静静地在空中缓慢旋转,照明只有最低限度,能听见内部传来一些设备运转的声音。

右手边是一条深灰色玻璃的通道,外侧包围着正在运作的计算机,每隔一小段路就有一扇隔离门,有些怀念的感觉。打开最后一扇门,正前方只有一个不大的浅灰色屏幕,闪烁着当前时间。

记忆一闪而过,它曾经是飞船上的高级ai, 很久之前,它被入侵了,将这艘飞船化作杀戮机器,我别无选择,只能闯进通道将它删除,现在,机器虽然还在运作,但已经没有了意识。

将隔离门关上,回过头,一个穿着像是舱内服的女孩子正拿着手枪对着我。对方看到我的脸,慢慢将枪放下。 "什么啊,是□□□啊",抛下这句话后回头离去。我还抓着门把手没反应过来。
"□□□?虽然我像是很熟悉对方一样地回答了,可这个名字……到底是…?"
正在思考的时候,女孩子见我没跟过来,在远处留下一句:"休息区在这边,左转3号门"

也许是因为时间太晚了,休息室只有几件房间门缝处透出一点灯光,女孩子打开客厅的灯让我做下,说:"我去拿点东西,你先跟猫猫们玩吧",说着指了指一间房间。

我打开房门,却看见两个小女孩正睡着,便轻轻关上房门,隔壁房间一只灰色的小猫过来蹭了蹭我的腿,它身后跟着一个穿着蓝灰色连衣裙的小女孩,拉着我的手让我去看她的画。正当我们玩在一起时,楼梯上走下来一个男孩子,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正在玩耍的我们微笑着,但眼神好像有些悲伤。

女孩子回来了,手上拿着一颗乒乓球大小的种子。
"你要找的是这个对吧,给你"
短暂的沉默
她无奈地笑笑,"我们在这…过的还好,你快回去吧,不能在这呆太久哦"

我露出疑问的神情,可她只是笑着摇摇头,另外两人向我挥手道别。她带我去降落舱,最后对我笑了一下,然后我就被传送到了地面

"种子…对了,好像是要种在那个庭院里来着" 我想起了我的任务,向着庭院走去

* 后略 *

untitled

场景在某个科技发达的美国都市,在城市的各处,有用光学迷彩隐藏着的线索,需要使用特制手机寻找并解迷。很快,我在闹市区一座拱门处找到了最初的标志,并正确排列,而这个线索指引我前往隐藏入口。

入口是一个充满光效与图案的迷宫,需要在各个房间内解迷并找到正确的通道,越往深处走,画面愈加错乱,像是艾舍尔的作品,而终点是一个向下滑落的通道,通道的出口竟然在入口附近orz

从迷宫出来后,我的视觉发生了一些变化,能看到一些隐藏信息,一个大叔招呼我过去,而周围的人对他视而不见,他告诉我欢迎加入自由阵营,可以继续寻找线索,或是承接隐藏信息中的任务以获得更多资源,以及,这个城市存在阴谋。

我接下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容易的组队侦查任务,在一栋停车场待机的同时从队友处了解了情况,目标是对面一家普通公司,但物资流动有些可疑。突然,楼下传来枪声,我们被发现了,我们开枪击倒几名包围过来的敌方人员后连忙上车,从楼下几名队员的通讯中得知出口已被封锁,队友驾车前往楼顶,冲破护栏跃向其他建筑并成功逃脱。

藏匿一晚后,我们计划去总部了解情况,却发现总部警卫等人员配置发生了变化,且有许多成员无法联络。心中生疑的我们离开了总部,在迷宫入口处见到了那名大叔,他告诉我们总部已经沦陷了,联络网也已被破坏,新的一批监控即将上线,让我们多加小心。

在一家餐厅,我们召集了几名同伴,讨论之后行动,这时,一名同伴发现,对面建筑上一个黑色的摄像头正对着我们。

Untitled

…… (忘了战斗是如何开始的) ……

数只怪物漂浮在空中, 向我发动攻击, 我被击飞数公尺, 连忙调整姿态唤出使魔. 使魔变成一匹黑马载着我飞上天空躲闪攻击, 而我凝聚魔力形成长枪将怪物们击成碎片.

战斗结束后, 我开启传送门回到安详世界的家中, 稍作休整后就趴在床边看书,  不久, 听见了妹妹开门的声音, 她进了房间后便瘫倒在床上, 似乎相当疲惫.
妹妹: "今天, 在'塔'附近遭遇了许多恶灵, 费了好大劲才从他们的纠缠中挣脱"
我: "恶灵? 在这个世界他们不应该出现啊?"
妹妹: "…不仅如此, 他们还聚集在一起, 变成一个形态不定的巨大阴影, 而且…而且…我好像在哪见过…"
我: "…没事的…"(摸摸妹妹的头

我在脑海中检索, 调出了过去在另一个世界的记忆. 在那个世界, 我遇到了'妹妹'. 但是, 那个世界, 是注定要破灭的世界…我失败了, 没能在克苏鲁的侵害下保护她, 只能让那个世界随着邪神一同毁灭…

看着在这个世界再次遇见的'妹妹', 我说: "没事的, 我不会再次失去你的"
妹妹有些不解的样子, 我将额头贴近她的头, 利用她心灵感应的能力将那个世界最终的画面传送给她.
看到画面, 妹妹一阵战栗: "…黑影"
我: "黑影? 不是长满触手的邪神?"
"…难道说?!"

话音未落, 天空突然乌云密布, 我们跑到阳台上, 一个不定型的阴影像是撕裂世界一样兀然出现在空中, 它的各个部分变换不同的形态: 人体部分, 触手与眼睛等.
"               !" 它发出不可名状的叫声, 其中具有明确的意志: 它是不会被消灭的

然后……我就醒了…

企鹅罐前传(x

今天的梦…大部分都想不起来了……
类似晶马的人物因为追求世界真理还是什么的理由, 在世界各地找寻答案. 某次大概是在神庙中, 一个全身雪白, 像是幽灵的自己出现在他的面前, 告诉他旧世界即将崩溃, 而有人正在进行新世界的构建.

……

在一座英式庄园, 类似冠叶的人物正在向一些穿着不同时代装束的人们演讲, 他提出了他的乌托邦计划, 并请求这些人献出他们的力量. 这时晶马到达了庄园, 他本想向冠叶询问, 可突然发生了地震, 两人也因此未能接触.

……

画面转到一个巨大的湖, 冠叶与一些工作人员正在启动世界重建机器, 机器浸在水里, 像是一个平面的地球, 可核心的像是都市的部分无法启动.
追寻冠叶的晶马到达湖上的同时, 冠叶像是失去了力量, 落入湖中. 晶马没有多想, 马上潜入水中, 通过人工呼吸将空气分给冠叶, 这时, 两人发出红光, 而湖上的机器也开始启动.

画面转变, 时间飞快流逝, 最后停驻在一个瞬间, 高仓一家围在餐桌旁快乐聊天的景象, 然后我就醒了(

短篇合集

2018-05-26
今天的梦…我在一个各种地方都有一点微妙不同的世界里上学,同学中有一名性格有些傲气但挺认真的女孩子,她好像不太喜欢我,有时会留下一些纸条等来批评我…但我每次写下的回复都因一些机缘巧合,没能让她读到…有些难受… ​


2018-05-22
今天的梦…世界隐藏重大危机,只有使用一件上古神器才能拯救,世界各国投入巨额资金进行研究,可是进展不大,我与小组成员得知后,潜入学校内伪装成仓库的保管室,并找到了关于神器的密文资料。复制资料后离开时,被工作人员看到了,虽然装作是普通学生走开了,但在之后收到了威胁短信,住所被监视… ​


2018-05-20
今天的梦…尼尔自动人形开放了新剧情,所有游戏路线消失,只剩一个[G]ame路线…第一项内容是迷宫,在迷宫内与另一个自己赛跑……因为你追不上,考虑路径的时候醒了


2018-05-07
今天梦到一座死亡之塔…每一层的基本每一个房间,都有尸体的模型,或是上来后被这座塔迷惑,走上死亡道路的人…塔内光线充满扭曲的精神,地面设计与诡异的装饰让人分不清路线,只剩电梯还能运作,但通往顶层时好像是在无限上升

Untitled

突然想起了一个不知道是以前做过的梦还是看过的电影…少数科学家知道了时间即将停止,想要阻止,但在发现没有解决方案后,便开始着手让少数人逃离时间停止的命运…最后的一幕是时间停止的瞬间,视角是一个摄像机,在无数被停止的人与事物间穿梭的画面… ​

短篇…

2018.04.30
今天的梦…在SG的世界里收到一条讯息,解密后是一个漫展的摊位,摊位还印着凶真的头像…对方让我组成小队去玩Squad Jam,我便跟莲酱她们组队了…重火力与狙击手压制,剩下的由我与莲酱清扫,获得胜利后来到蘑菇王国,我要牵着碧奇公主的手走上玻璃山,她却放开手自己爬山,然后跳下来收集了隐藏金币 ​


2018.04.26
一场太阳风袭击地球,使电力系统毁灭,绝大多数人死亡,原因未知,但就像是直接消失,我在遗留下来的城市生活,慢慢与其他幸存者接触,这样的末日生存故事


​2018.04.24
今天的梦…前半是在火焰与冰霜星灵互相牵制的地球上,落下了使徒与不知名机器人,后者将使徒切片了…后半是天空中出现了巨大的月亮倒影,倒影移去云朵散开后,是无比明亮的漫天星空,想要找一个开阔的户外观星 ​


2018.04.18
场景是二战初期的英国,主角是月色真美的男主安艺,他生活在一个孤儿院内,在那他认识了茜并交往了。但在政府高层流传着一个秘密,孤儿院里有一人是大英帝国的智库,xx伯爵(名字忘了,Z开头的)的私生子,他们想要把私生子找出来,希望他有遗传到伯爵的智慧,能为战争提供帮助。

于是,政府提出了一个方案,表面上办一个教育机构,在发布会上请来可能的人选,并秘密招揽那名私生子。安艺与茜也被请到了港口旁发布会上。餐会与舞蹈结束后,创办人进行了一个演讲,而后,有人送来了一份送给A Z先生的礼物。

在快要结束时,安艺与另一人被拉到一个角落内,创办人告诉他们英国与德国的战事,德国已经研制出了能在水下前进的舰船,国家需要他们的帮助。他们还在犹豫的时候,出现了巨型乌贼(???)袭击发布会。安艺虽然还没决定要投入战争,但他选择先帮助别人,做自己能做的事


2018.03.11
梦到自己住在海边,平时没事就盯着海看,偶尔接到任务就要去打怪,随身只用带一个手柄,然后能控制npc战斗...回来后作为任务奖励可以摸摸女孩子的头

2018.04.11 剑,魔法与龙

我是一名魔法使,某日我接下了一个城镇的委托,护送贸易队穿越充满魔物的山区前往王都。途中虽然有一些魔物来袭,但都被我轻松击破。

翻越一座小山丘后,上空突然传来一声尖厉的叫声,是巨蹄飞龙!虽然是龙族的最低阶生物,还是有着我无法匹敌的能力,在它的蹂躏之下,我们毫无还手能力只能四处躲闪。飞龙在空中张大了它分为四瓣的嘴巴向我俯冲而来,知道自己死期将至,我闭上了双眼。不知过了多久,但也许只是几秒,我听到了一声惨叫,张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名男子,他剑已入鞘,带着微笑向坐在地上的我伸手,问道:"你没事吧?" 就这样,我与故事的主角相遇了。

主角是王国最强的剑士,已取得了勇者之名被托付了圣剑,我选择跟随他,磨练自己的能力。一天,冒险中的我们头上再次出现了飞龙的身影,它身体带些蓝色,头上长着尖角,应该是极为罕见的能使用强大魔法的尖角飞龙。我已经紧握魔杖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可勇者却叫我放松,我们看着飞龙降落在身旁,变成了一位有着冰蓝色长发,穿着蓝色的类似睡袍或连衣裙,挺有活力的少女。她看到我好像有些不太高兴,紧紧抱着勇者的手臂。在我的询问下,勇者给我讲了她的故事。
(画面切换)
勇者当时还在修行,在神圣之泉旁锻炼,冥想。某次休息时,勇者的背后传来了翅膀拍打的声音,回过头去正好看见飞龙变成少女的一幕,但勇者毫不在意,一言不发。
少女首先打破了沉默:"你…不惊讶吗?为什么不搭理我?"
勇者:"…我跟龙族没什么好谈的,不过,你好像不一样"
少女没有直接回答勇者,而是从他身边走过,踏进刚到小腿的水中,轻轻踢着泉水说:"我一直很喜欢这个地方,水很清澈,也没人来打扰,直到某天,你出现在这个地方…"
"要来一起玩吗?看你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勇者:"……不要"
少女看着勇者的脸,思考片刻后笑了笑,说:"你好像挺让人放心不下呢,就让我来陪陪你吧~"
就这样,少女成了勇者队伍中最初的成员
(画面切换)
少女加入后,我们的冒险继续。偶尔也会见到勇者的朋友,但不知为何每个人都很喜欢摸头……

这样轻松快乐的时光持续不久,我们便被召回了王都,因为王国内传言出现了传说中的巨龙。起先是几个村落失去联络,王国并没太在意,只派出了调查队,但连调查队都一去不返,同时被害的城镇村落还在增加,偶尔会有听闻巨龙的线索,国王便召回勇者前往调查。

打听情报后,我们选择前往可能性比较大的龙之山,因为听说山的内部传来了龙的嘶鸣,有时地面会开裂。可是在龙之山,并没有龙的踪迹。在山洞内部,有一面由多边形拼成的墙,勇者正准备打破墙时我阻止了他。我使用探知魔法,发现墙内部的压力并不正常,便试着将多边形重新排列,最后多边形形成了类似龙的图案,龙嘴处是一个空洞,有气体从里面排出造成类似龙呼吸的声音。原来这是一座上古火山,被精细地控制着,调整完成后,山周围奇怪的现象都消失了。

突然,天空乌云密布,我们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吼叫,在乌云中能看到一个漆黑的影子向王都飞去,我们也立即赶往王都。到达王都后,国王正在指挥士兵,巨龙控制下的魔法兵,龙牙兵,骷髅等已经包围了主城。由于巨龙有精神控制的能力,王国骑士长使用了神器,强制命令潜藏被控制的人回避,剩下的人虽然都是精锐,但寥寥无几。国王让他们与刚到达王都的我们,还有赶来的勇者的朋友一起组成反击队伍,抵抗巨龙部队的攻击。

虽然敌人基本都是杂兵,但偶尔会有出现有强大能力的敌人,而且数量很多,我们的体力消耗挺大。奇怪的是巨龙一直没有现身。

渐渐地敌人减少了,正当我们以为可以有一点喘息的空间时,一束漆黑的魔法向我们袭来,尽管我张开了护盾,也只挡住了一瞬间,而这时,少女飞上空中,替勇者挡下了致命一击。少女落回地面,陷入无意识的昏睡状态。勇者目睹这一幕,像是断线的木偶低下头停止行动,同时,更多敌军卷土重来。

我们失去了反击的能力,只能勉强抵抗,我与队伍内另外几名魔法职业一同构建了一座小型避难所,将失去战斗能力的人与远程/回复职业安置在内,前卫在入口抵抗,勇者虽然没有回应,但却会攻击任何靠近少女的生物,我们只好将他放在外面。这时,巨龙突破云层向我们逼近。

勇者突然抬起头,目光像是要将它刺穿,然后,他回头看看我们,向我微笑了一下,便化作光芒冲向巨龙。巨龙发出惨叫,消失在光芒中,它的军队也化作尘土。

就这样,王国最后一场战争结束了

more »谁在关注 alicat

more »alicat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