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了,又做了回到高中的噩夢(bgm38)

做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噩夢。

我大學畢業都好幾年了,夢中卻發現這幾年的時間原來都只是高中的一個短暫假期,而我放假結束後就要回學校辦理留學日本的手續馬上出發(事實上我並沒有留學經歷,最接近的一次還是初中畢業時參加新加坡的一個留學項目考試結果我校通過的學生全被留下來升了本部高中),於是我背著個沒裝什麼東西的書包踩著涼鞋還穿著冬天的厚襪子就冒雨跑到學校了(走路還小心翼翼,踩到水塘都沒有濺濕襪子)。

一路走到我小學的教學樓才想起走錯方向,然後又回頭穿過大學校園走到大二開始住的宿舍區,走進高中的教學樓,卻不記得自己在哪間教室。一層層找過去看到熟悉的同學猜到大概就是這間了,走進去問同學自己的座位,居然是在從沒有同桌過的兩個女同學之間(我校一直安排男女混坐,免得上課學生聊天,然而沒什麼用)。

剛剛坐下就有同學問我以後的出路,找什麼工作,我驚訝地說我早就自己開始工作賺錢了不然哪來那麼多零花錢買遊戲,這時候旁邊一個不怎麼熟悉的同學滿臉埋怨地叫我趕緊還他動物朋友的漫畫,因為我已經借走很久了,於是我回答他你發個微信給我吧我回去看了消息才記得帶來。另一個同學說考試你準備得如何,我嚇了一跳回答我要出國了怎麼還要考試,同學告訴我那也是明天的事,今天摸底考試,不通過的話你留學恐怕也會很危險,然而我已經畢業這麼多年,高中學的東西別說考試重點了連教了些什麼都忘了,焦急萬分之下想拿出手機打電話給父母,這時初中老師卻忽然進來,手上抱著一堆試卷在講台上坐下,吹響了考試開始的哨聲……

然後我嚇醒了。

莫名其妙的極限脫出之補習班篇?

一堆人在一個老舊小區參加一場迷宮死亡遊戲,每天下午三點開始,遲到半小時就會死亡,遊戲結束後回家第二天再來.

於是母上大人每天給我包裡塞一大堆吃的當晚飯,我只能睡過午覺後趕快爬起來,背著死沉的包氣喘吁吁跑過去.

到了小區後爬上老舊居民樓的樓梯,在一間大的階梯教室開會,再到分配的幾人一個的小房間休息聊天,然後開始闖一個有時間限制和機關的迷宮,沒按時通過就要死。通過了之後大家再每幾人聚到另一個小房間吃東西休息再各自回家。

我怎麼感覺像是上補習班還有隨堂測驗……

神奇的折疊小綿羊……

我騎著一輛神奇的小綿羊,潛入了一所神奇的學校。

所謂神奇的小綿羊,就是可以單手在便攜/座椅/機車三種形態中折疊變形轉換、輕輕一擰油門就可以飆上100km/h、再擰就上200km/h、又擰甚至能達到300km/h的高科技小綿羊。

而神奇的學校,則是一所號稱是中學,但是佔地面積超過任意一所大學,下課去小賣部旁的小吃店吃餛飩還要耐著性子壓著油門以100km/h的時速跟在慢性子的汽車後面跑10分鐘高速公路(為什麼學校裡面還有高速公路?因為是神奇的學校!),中學生上個數學課居然還要在幾百個座位的大階梯教室上課,教室後面還坐了一群明顯不是中學生的牛鬼蛇神,的學校……

潛入學校之後,我偽裝成中學生坐在教室中間靠前的座位,翻開書聽老師講課,結果發現大部分聽不懂,仔細想想這些內容不都是大學數學嗎,但是大學數學的內容我早就忘到一干二淨了……不過因為是神奇的學校所以這些也都沒什麼好奇怪的。

下課之後騎著小綿羊跑了10分鐘高速去小吃店吃餛飩,期間積聚了大量不能飆到300km/h的怨氣,在小吃店把小綿羊折疊成座椅坐著吃完餛飩又回到教學區。

放學後我便提著折疊成便攜形態的小綿羊和大群中學生以及牛鬼蛇神走下了又長又寬的階梯離開了學校……那我潛入這所神奇的學校到底是為了什麼???

很久沒來了,一個多月前的某天的夢記錄在Tumblr,現在搬過來好了

第一個是夢到自己收到一封奇怪的郵件,但是從來都很謹慎、沒有中過郵件木馬或者病毒的我在夢中為某種未知的力量驅使,手賤點開了,然後電腦就被安裝了奇怪的流氓軟件,但是殺毒軟件都沒有反應,也Google不到它的任何信息,真是讓人心焦……

第二個是夢到自己和中學六年的同學們一起坐在高三時的教室,看著對面教學樓的高三學生埋頭學習,而我們各自聊天的聊天,看書的看書,都很安靜。初中時的班主任淡定地坐在講台上默默地看著我們,只有當我們聲音太大時才會提醒一句。

這時對面的教學樓窗口忽然飛出一個有著半球形底座的螺旋槳飛行器,搖搖晃晃地飛到我們這邊被接住。大家一起湧到窗邊,看著某位同學小心地再次啟動飛行器,讓它飛回對面。我們開心地大呼小叫,老師惱怒地叫我們趕快安靜下來回到座位,於是大家又小聲地各自聊了起來。

我趴在桌上,沮喪地對坐在前面的女生說:「說起來我們都已經比他們大了四歲了呢……」

「……是啊……」

然後醒了。

兩個夢

昨晚做了兩個夢,不是一個故事但是是一個世界觀的那種吧。

第一個夢是還在上中學的時候,但是教室卻像是小學和中學時教室的混合體,同學則是中學和大學同學的混合。教室太小而人太多,於是最後一排的學生多到不得不把椅子都堆到後門外了。上課的是初中班主任,教語文,可是課的內容卻是拿著本講美術的歷史和技法(?)的書在講。

我們後門的一大幫人於是偷偷跑到走廊上玩耍,一個同學放出類似龜派氣功還是魔理沙的Master Spark的東西然後我們拼命閃躲,最後另一個同學看到怎樣也打不中我們,於是前後都放出了光柱左右移動,我們無處可躲於是乾脆躺在地上躲過了……這是在玩縱版射擊遊戲嗎……班主任老師生氣了要點名回答問題,於是我們趕緊慌慌張張地跑回座位不停地翻書……

第二個夢似乎和第一個夢有些許的關聯,因爲第二個夢中的我的記憶中還有之前的同學。夢中的我似乎是多年以後從事了打擊犯罪的工作,有一天接到一個任務要去調查一個毀容又瘸腿的人,對方似乎與一起殺人案件有關。

我的搭檔是一個可愛的鄰家小妹角色,似乎還是當年(第一個夢)的老同學(不過事實上現實生活中的我並沒有這樣一個同學,完全是夢中塑造出的角色),是作爲夢中主角的我所喜歡的女生。夢中的我口袋裏還裝着類似象棋棋子的東西,是兩個當年的同學送給我的生日禮物。順便說一句其中一個男生確實是我高一時的同學,另一個女生似乎是大學同學?

我與搭檔小妹在一個黑夜(不記得有沒有下雨)走到嫌疑人的住處附近,周圍的路燈很少,幾乎看不清,位置也比較偏僻。房子是一棟看起來曾經很不錯的破舊獨棟,但是黑漆漆的,也有些破損。

這個時候嫌疑人忽然出現在我們面前,似乎想要逃走。我頓時大吼一聲:「喂瘸子!站住!」說完我就後悔了,因爲對於這個人的調查是對方似乎因爲後天造成的形象上的缺陷非常在意,性格孤僻導致可能殺人。

果然對方拿出了兇器(似乎是撬棍還是什麼來著)反衝了過來,襲擊了我們兩人。我被攻擊時口袋裏的禮物擋住了攻擊,但是禮物已經碎掉了。轉頭看看搭檔,卻發現她已經死掉。我悲痛欲絕地抱住她的身體哭喊,但是沒有半點回應。

至於後來有沒有抓住逃走的犯人我已經不清楚了,因爲老爸進房間把我叫醒了……

我所做過的最兇殘的噩夢

很多人的噩夢都是怪物、高空墜落、死亡,但我所做過的最可怕的夢居然是⋯⋯
重新讀高三!!!

那大概是一週多之前做的夢,夢中已經讀大二的我忽然被拖回高中重讀高三,然後見到了許許多多的高中同學。班主任沒有變化,只是兇殘度增加了。然後只是很普通的一所佔地不大的學校忽然變成了軍事化管理還有高大圍牆的學校,時不時還會有穿著軍裝的人到處巡邏,最可怕的是上課之後老師拿出的數學題我已經連題目都看不懂了TAT⋯⋯英語課的時候老師用英文問我問題可我一個單詞都聽不懂⋯⋯(醒來後發現其實那些單詞都是完全不存在的⋯⋯)

最後我歷經千辛萬苦終於翻過高牆向家中逃去,在逃亡的過程中醒來了⋯⋯

more »谁在关注 夜々無夢

more »夜々無夢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