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小河

啦啦啦

短暂的记忆瞬间

好像在成都东郊记忆的某个没开门的剧院门口
我在楼梯间犹豫要必要上去
楼上下来一个人跟我讲快去买票吧
我问他,可以复工了吗
他说嗯



(没有现场可以看的春天,人都要枯竭了)

4/27/20 33与我的泰国行&老姐寻友

1.梦见跟33去泰国了
可是残破的小街有着中国80年代的景象,像我之前去过的老挝小城会晒。
我跟33站在路边问了路人好久,反复确认,这是清来吧,这是清来吧
得到肯定答案之后,我们就进去了旁边的小店。我的手机没有网络服务,想买一张电话卡。33的手机有网,我问33你换卡了吗,33说没有换,她用的日本手机卡开了一个邻国通所以有网可用。我恍然大悟,真是方便呢,日本跟泰国接壤,不用再买手机卡了。
因为不想用护照登记,于是我去自助机上买手机卡。可是一转眼,我跟33又在给小卖部的老板数钱。拿着一堆以为是泰铢但是图案和面额都不对的纸币在柜台上数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数不出300块。老板已经开始不耐烦了,我和33也很慌,语言不通真着急。旁边一个穿着艺伎巡街装的老太来帮我们解释说,她们不会数钱。
之后我们就跟着艺伎巡街装老太一起去了日本城(就是中国城的那种日本城),沿街没有一家店铺开门,但是老太和我们相谈甚欢(用英语),此刻33已经不出声了

2.之后就梦见帮我姐找她刚结婚不久跟老公闹别扭的朋友,只有我发现了线索知道她躲哪去了,我一着急,就爬上了厕所干湿分离区的绿色玻璃门上(该是淋浴间的地方放了一个马桶),跟坐在马桶上的老姐讲我的推理。
别的乱七八糟还有好多,就不写了

实在是太无聊了

小伙伴CJH的车被撞了。她下车去处理其它的事了。肇事司机趁机逃跑。我立马跑到驾驶室去追。一个长上坡,我大吼一声,,拦住前面那辆车。一辆下坡的老爷车一个漂移转向逼停了肇事车。我上前一看,是我一傻逼富二代朋友,画着大红唇,带着一小弟弟奈良(我怀疑是她私生子)过来找我们玩。然后为了防止肇事司机再逃跑,我就把她带上了自己的车。
其它还有很多事梦,乱七八糟记不得了。
哦,对了,中间还鬼压床了(其实是因为头蒙进了被子睡眠瘫痪了)。

第一回

说我大学的时候不知道加入了一个shenmegui协会。他们都发展了一段时间了。我一直都没有参与协会的核心事件,但是我一直很积极做事。有一天吃饭,他们就开始给我介绍一些机密点的事情。
才说到一半。就有人像警察办事一样来对他们实施逮捕,说他们参与黑社会,涉嫌非法操纵一环路地皮买卖跟宗教活动。总之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我就站在正义的一方了(哈哈哈!),但是当时他们交战激烈,所以我只好逃离现场。
我一路小跑经过一个荷花塘,荷花开得太艳丽了荷叶确实墨绿的(不要问我为什么逃亡还要欣赏荷花)
我的伯伯因为是我的亲属,所以被牵,连光荣牺牲(我这样梦他真的对不起他,这个消息还是在逃跑过程中看微信看到的)
然后我就回老家了。后来就听说还有好多正义方这边协会的人被杀了。但是我在老家一直没事。
有一天我一开门,一把刀就伸了进来,接着出现了一个协会人的面孔。他说:你真是让我好找啊。然后丢了一张卡片给我,我一看。上面写我在西双版纳的地址。原来他们是找到西双版纳去追杀我但是没找到,所以我才安全了这么久我用力的把门关上,从客厅那个门跑出去了。那个人就一直在追我。我跑上了楼,进了楼上的屋子。。从我奶奶的卧室翻到外面的窗台。再从窗台跳到了花园的空地上。这是那个人正在屋子里搜寻我,我赶紧跑下楼,跑回了自己家。我敲开了爸妈的房间。反锁。掀开爸妈的枕头,下面一堆各式砍刀和厨房用具(不要问我为什么枕头下会有!)给爸爸一把西瓜刀,自己拿了一个削皮刮(不要问我为什么在一堆砍刀中选这个)。外面的装门声越来越响。我跟爸爸说。我数3.2.1然后我打开门。你趁机捅他!!用力捅!

more »谁在关注 马小河

more »马小河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