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o

我想做正常的梦!!!

1992

梦到一个国内见面会上,只公布了部分名单。后面bono竟然来了,唱了新砖。you re the best thing about me~~
两边墙上的广告是prc和nk的伟光正广告。我还告诉他了
后面紧紧抱住金牙,用中文说
大萌我好爱你啊!
满足了满足了
最后还在想 天啊 这不会是梦吧
嗯,这真的是在做梦。

嘻嘻,梦到过和bono握手,roger跳舞,还和金牙抱抱!!!还有石花的歌!

投奔怒海

大概是前几天的梦,感觉这几天的梦剧情都细思恐极,稍微补充一下就很完整的。能变成一个环的。
梦到和小李去越南旅游,梦里的越南有很多沙漠,彼时在进行文物挖掘和探索,我和小李作为外宾跟很多红顶商人一起大鱼大肉,途中似乎还看见了一些被自愿的挖掘民众,以及有点科幻的升天装置。也可能是监狱。快回国的时候我把自己护照的照片搞丢了,寻求小李的帮助,小李说很简单啊你可以装一下霓虹金就行了。
(可见小李让我说过多少日语去跟人家交流……)
我就走过去跟staff说中文,然后说我护照丢了照片丢了什么的。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居然用蹩脚的日语回我。那个海关不过就是一个在沙漠中用铁栅栏围起来的圈子,炎炎烈日我居然也不觉得特别热。只是很担心,终于问完以后,还要我填一个表格。
谜之这个时候我变成了男的,要填一份男性资料…其实也就是我自己的资料,是他们的防偷渡政策,要用中日英三语写个人资料——我,我父母等等,寻根问底地查看是不是编的,写出来的文件要进行比对。
我编的好辛苦啊……实在不会的地方还画了条丑狗上去
最后真的编不下去了,我就让自己睡醒了。

*估计再这样梦下去就真的是投奔怒海了

Roger & Liam

把I wanna testify 当成起床铃以后 好像梦到了很不得了的梦。
梦到了自己去了Liam和Roger同台演出的现场(想想就很不可思议,记得liam是不喜欢Queen的…所以同台演出的可能性很小。而且两个人差了20几岁………感觉一般合作的话都是年纪相仿的人,Liam和比自己小的人合作倒是有可能)
具体怎么样忘了,舞台的感觉可能跟泡和roger那场差不多
梦见自己还拿到了签名… 五点半睡醒去了一趟厕所才意识“嗯??没有泡啊”

*但是泡老了以后有点像奇行种……不锻炼肉就是会松啊

星期四you gotta make it happen

久违梦见了liam。liam加场,小伙伴问说去不去。去到以后站在体育馆中空的通道里听头顶唱歌,也看不见脸。突然周围开始打架,小伙伴参与斗殴。结果只是小伙伴好朋友找的借口让我们离开天桥底。
我爸坐在角落里,好像想拍我。梦里可能是高三或者是大四,我过去问他的时候,他突然哭了。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想到回到家已经2点了就有些难过“
于是我留下了他的相机,把他送走了。重新参与狂欢。第一首是cigarettes and alcohol
重新开始。
我从天桥出去,发现liam就在那里!(居然是坐着唱…) 体育馆踮脚就能爬上去。我正准备爬上去坐前排,闹钟响了

震撼地我无以复加

Nabokv

今早梦见洛丽塔的动画,还是迪士尼画风。开头不是亨·亨,是一个长得像匹诺曹的小男孩坐在凳子上。但在梦到狡猾疯狂又迷人的奎特利先生之前我就醒了,希望今晚可以梦见奎特利先生在迪士尼里的画风。
后面梦到Isak变成一个Dean式的男子,但是又很恶棍。
去到Hyatt但是一片slice要220刀 溜了溜了。

Wibbling

湖海 一个教后期的老师 我只跟他说过一句话
“老师我很想选你的课但是选满了请问可以扩人数吗?”
但是昨天梦见湖海教我英语,我在梦里还大声跟读连读重音弱音。他说他很喜欢绿洲然后我一路追着他跑说老师我也超喜欢绿洲讲了一大堆…坐船去上学,船在天上飞,学校像隧道一样…

今天梦到the Hiudu Times,梦见心爱的Lotus老师说她觉得深圳的菜都一股东南亚的味道,我于是疯狂两字两字给她发短信,她没有回我了我以为她生气了,刚想跟她说我觉得也一股南亚味就咳醒了

在梦里看了好几场live 但是一场绿洲都没看过

JKT~48

4月的时候突然买了飞雅加达的票,晚上到了以后自己一个人去玩。遇到了一个黑人小姐姐跟我一起玩,我问她“雅加达有什么好玩的” 她说「沒有」。于是,她带我一路玩到了曼谷。在梦里曼谷就像拐个街角就能到。
我本来打算只待一天,第二天晚上11点走。在拐角的某个店里,和黑人小姐姐聊了很久。梦到她的爪哇小伙伴也来了,我说我很想留下小姐姐的联系方式。她的爪哇小伙伴便用一种纯语音+气泡小组的cyber风SNS让我找到了小姐姐。
接着聊到白天,我和黑人小姐姐要去曼谷的纹身店。但是走了很久都没有走到,走到类似暹罗广场的地方,遇到一个警察,我们想要问路却只有他的大声斥责。回头转身遇到一群人花里胡哨。再看到一块牌子,知道我们要去的tatoo不远了。快步走过去的时候突然觉得时空重叠了,以前的某个前辈瘫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去年认识的天各一方的朋友纷纷扑倒过去为他哀悼。我从时空的重叠中看到了这点,虽然以前很讨厌这个前辈,在死生面前也放下仇恨。——快步走过。
后来我的小伙伴x2也都来了,学姐自己画了一个纹身,小李去穿刺。
我说「你都不怕痛的啊」,机械的针刺入小李的皮肤里,小李看着我说「不痛啊」
学姐在自己的手臂上画了一个十字架,但是画歪了,后来再画正,让店里的人帮纹。
我纹了脚踝上一个,正要纹脖子上的,听见店里昏暗灯光下一群人在吵架。我过去骂了里面最傻逼的一个。又经过他们,拿起英式红色电话说想跟机场说不好意思,回不去了,安排我到下一班或第二天。
不知怎么我的颜色还没上我就回去了酒店,跟我现在租的房子的构造格局相似。打开阳台的门居然在飘雪,冷得我赶紧关门。

你看见的老墨是你看见的吗?

梦见Kiedis其实不是红辣椒的主唱,其实kiedis真的是一个老墨。RHCP的主唱另有其人,flea还是他的指法他的甩头。

大概是因为作法施术成功

昨晚梦见了75艺术家和96高杉真宙
可能是因为睡前一直在讨论面面面的时候 还说以后想去神奈川开面店..

然后我梦见了他们都穿着厨师装推着一辆小车 感觉要开始营业了呢!
cult片看多了的缘故画面好暗 反正是深夜也清晰的全白厨师装(...有点像医生?
是这样的
我作法终于成功了
被同学喊醒了
我知道不怪她
只能怪放假还有一节马克思。

りフレクション・また空中

现实中的事情投入进了梦境里
-
首先是住在了某栋金碧辉煌的写字楼顶部,房间里只有我和姐姐两个人睡。
年初三,姐姐问我要去吃什么吗,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因为我们住的地方应该是与世隔绝的,(参考真女神转生剧情部分)而且顶楼非常狭隘只·有我们两个人。
打开房门 竟然发现以前不存在的地图开了并出现了冷清空旷的云吞面店……
简直就像是偶然触发剧情出现了这样的期间限定的店,店主是老太,操着谜之预言的NPC
由姐姐交涉买了云吞面以后在角落表聊边吃。
云吞面的布局是四四方方只有靠墙的地方有桌椅,中间是什么都没有的木地板,我们坐的角落正对着的地方朝向是云雾缭绕的无尽头的空中走廊,斜对着是一个狭小的阳台。店里也没有人据说是因为刚开业。(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期间限定……)
到了年初四,出现了上班族,特效看起来就像是colorful开头的东西吧
年初四吃着吃着发现牙齿掉了一颗,随手一拔只剩下壳的牙齿,内里全部蛀空。
嗯最后全部都掉光了
就是这样一个牙疼反映到梦里的可怕的故事
在我来得及去医院看病之前做梦就梦见了牙齿全部掉光的故事ojz
吓cry

more »谁在关注 Tio

more »Tio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