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京

200709

梦到和闺蜜一起上一个课。
然后小学同桌也在,大概是一直和我示好的样子。
是下课的时候,闺蜜就和我说,他太势利了,不适合你。
别的完全不大记得了,好像是回家路上穿越过一栋楼,二楼是卖肉的店铺,人们都穿着黑色胶质的围裙,我脑子里一直浮现谋杀之类的就一直想绕出去。
醒来之后非常高兴,因为在国外已经很久没有闺蜜在身边的感觉了。而且她在梦里是那么懂我。

200608

大概就是讲世界末日,然后有点秘密组织反抗老师服务的权力中心的感觉。梦到那个老师是我大学的系主任,但梦里变成了高中数学老师。只记得后半段,她让我带她去见别的同组织的同学。开始在下雨,但是我在快到那个教室的时候我开始逃跑,正逢放学的人流高潮,但我穿了黄色的冲锋衣特别显眼所以也追逃了很久,地点在我们高中教学楼,但是是水泥灰色的。我直接从楼梯之间横跨着下去,一边联系我闺蜜,但她也不了解具体情况。后面就是我们还是被老师抓起来了,然后我们在一个水泥制的房间,有一面墙有一面非常大的落地窗,外面是阴天。然后她让我们上交分析一个机械的文件。她问我们有没有动她的文件夹,以此为由想要查看我们的东西。但最后我们都给她看了我们的文件,但是坐我左边的男生就一直偷偷和他后排的人交换文件来保护那份文件。我记得我反抗还是很激烈的,一直说话气那个老师,最后还吐了口水之类的。感觉从楼梯逃跑之后好像是这个故事的一个转折点,可惜前面我都不记得了。

200425

梦到了在梦中醒来,屋里一片漆黑,是早晨五六点钟的样子。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是在做梦。我大概打开门发现外面都是焦味,回头一望窗子是滚滚浓烟。我想去敲室友的门把她们叫醒,但是想到先给自己弄湿毛巾捂嘴,就回房间里的洗手间弄毛巾。我觉得自己晕晕乎乎的,但是整个状况都很紧急就像真的一样。楼层有广播,里面时不时传来男人短促的笑声。但我意识到我住的地方没有楼房才发现是梦,然后走到楼道里想逼自己醒来,平常都可以,但是这次失败了。

200119

做了一个梦,梦到坐一个七座的面包车和一群人开去爸爸上班的地方。我觉得座位很难受,就跟妈妈说我想下车回家。我在菜场那边那条街下车,结果发现自己没有带钥匙。走回了家,敲开门,看到原来的屋子却有了不同的装饰,一个胖胖的男人坐在靠近门口的桌子上,桌子上满满都是气球和蛋糕。然后我马上说,不好意思我走错了。然后他的儿子回家了,他的儿子生日所以布置得这么温馨,他看起来特别高兴。然后我意识到这个房子是旧家,已经被卖掉了,不是我们家的房子了。我就很难过地给我妈打了电话。后来也不太记得了。

200108

做梦梦到了一首不存在的歌,叫《仇》,讲陈靖仇的,是轩辕剑的官方纪念曲,由唱京剧的瑜老板指导一个男歌手完成。我梦到自己买了一册12/05/09的动漫杂志,是一期国产游戏的专题。梦到和阿耀要一起去远方旅行,我知道路上什么吃的都没有,就想去买,但是我路上遇到cmw她拿着一张菜单,我们就一起去找那家店。发现是快卖空的便利店,我表示不想吃,就自己出去找,已经是下午了,所以几乎饭店午餐都结束了。我最后去了麦当劳,结果一直扫不出点餐码。

200106

梦到高中毕业,同桌还是我初中的同桌,班主任还是我初中有点凶的班主任。我和她说我们马上就不是高中生了哦,她和我说,那也比在国外上高中要好。梦里高考大概安排在高二,我拼命想回忆高考的记忆,但是记不起来,梦里现在是高三艺考结束,我们回到教室找自己的桌子,我坐的位置是另一个男生的,所以我起身找自己的位置,在最后一排教室靠左的地方找到了,里面有几张q版的画,和别的男生的沾了沙子的篮球。后来是家长来接我们,在一个小公园里,我爸和一个老爷爷在讨论历史,没有理我,我还梦到了大学的导师,后来我在公园里走着走着,一只脚皮鞋滚落到湖边我姑姑和堂哥哪里,我姑姑拿起鞋来给我,发现鞋破了。

200103

梦到在一个游乐园马戏表演的观众席,和大学同学一起并排坐着,最右手边靠走廊坐着的是zjm,有一个似乎是班主任的女人站着和zjm讲话,那女人慢慢开始变得很凶,言语很刻薄,我和同学对视了一下以表惊讶,zjm最后被骂哭了,然后我们摇着她的手安慰她。后来我变成了表演的一员,有一个对我并不友善的男演员,他在班主任想找我麻烦的时候替我解了围,在一个六角形的西式房间里。他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人。

191212

场景是小时候的外婆家,梦到和幼儿园喜欢的男孩待在一个房间。还梦到类似的场景,水泥地没有装修的房间在高楼里,有两个男生是室友,一个床在窗边,外面是城市夜景。后面是武侠故事,梦到主角是一个叛逃师门的女性,在一个竹子建筑里做侍女。后来有不速之客,要踢馆,结果发现是女主以前认识的人。后来过了一段时间,剧情我忘了,女主要带着踢馆中的一个人逃跑,后面有人追杀,这个时候我就切换成了女主主视角,那个人的形象是一个怒僧,但是走了半路他被地刺伤到了,后来救下他后我看了眼地图,决定从海里一个小岛绕路到达北方的一个目的地。我记得两个人在岸边往水里划,后来我就干脆背起他用轻功在水上跑了。到了那个小岛之后,发现要比我想象得大很多,我一直在往高处跑,开始是像景区一样的建筑,后来是山,荒地雾蒙蒙的远方有一座水泥高架桥,北方的小镇,接着是雪松林。最后我走得完全不认识方向,最后晚上跑到一个都是高楼大厦的地方,问了一个女生路人,她说这里是上海。我突然就放心了,就醒了。

191127

大概是一帮人要去一个地方。好像是青年旅舍/寝室一样的地方,对床的两个人闹矛盾了,然后我去隔壁找了一个女生来调解。
接着是在一个保姆车里,都是下班后的妈妈们聚在一起吃水果,车在运动,然后有个太太居然还用刀插了芒果块往嘴里送,这么吃。周围赶紧和她说不要这样很危险。
后来梦到了在一个群体性的亲子活动中,妈妈把她的手机摔坏了,然后我就说旧的不摔,怎么把新的给摔坏了,我说你买个手机壳不就好了,然后她又训了一下我。
别的妈妈围过来问我(好像我的设定是一个幼稚园老师)很多事情,说全家去北方旅游是不是很不方便,我本来想说来回的路费就很贵还不如在附近的城市玩一玩。
接着是爸爸们来接妈妈和孩子了,然后有个爸爸就开玩笑和另一个爸爸说你为啥一直看着她(他的太太)。还有个送了一个我一直想要的很贵的兔子玩具给太太。
最后我和妈妈回家,我就说刚刚那只毛绒兔子是很贵的名牌,我妈就说你怎么知道是真的。

191119

梦到了一个阿姨辈的人把一封信扔下楼,玻璃铁框窗外下着雪,室内是木地板的舞蹈教室。后来到了一个黑漆漆的走廊,还梦到洛英的操作系统打怪,虫形怪物很可怕,我盯着血条释放冰和火的魔法。我在地上躺着,有个男人有些担心的看着我,后来有人指认我是个逃犯之类的人,我后来被几个主角队的带走问罪了,有个穿着古装的女生牵着我的手,走到院门口,像是古建筑,门前一片平台,然后隔着河是一片山,我梦到自己想要跳到河里就醒了。
后来做了第二个梦。梦到去一个小山,环着山的一个类似于小镇经营的游戏,天黑了变成了现代城市的街道,进一家店,还有各种格子,每个格子里是一个韩国产的小游戏。后来梦到大半夜在高架上开车,旁边的建筑群全是漆黑一片,主角是一个外国人歌手,最后唱了一首歌还有旋律,歌词有一句“看燕燕,送归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