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mare

我的记性总是不错。不知是我的脑子里的东西太多,还是这些噩梦对我来说都有什么寓意呢?

小时候总是梦到被绑架被追杀,然后就是逃跑、跳崖……梦里总是拼命的跑,却总感觉后跟提不起来。跳崖,总感觉身体被强烈的撕扯着,很难受,不过听妈妈说这是长高的征兆,之后做梦只要梦到能跳的地方我都尽量跳,小时候跳一楼感觉像跳万丈深渊,现在就算梦到跳楼也是很快就着地了,也没了撕扯的感觉,是长不高了吧。

小学三年级得知校长去世的当晚就梦到学校空了,校长在校长办公室放了一封信,至今我仍记得信里的内容,那是一首诗,不过有些蹩脚,“不愿离人间,可惜在天边。马圈里的小马驹,园丁有危险。”我凭借这个线索,竟然救了大家。

小学五年级得知最爱的奶奶去世的那个晚上,我做了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次关于奶奶的梦。梦中奶奶送我去上学,将我送到第三列第一排的位置后,就到教室后面听课去了。上课一会儿以后就开始地动山摇,地震了!在我离开教学了后一秒钟,教学楼变为了废墟。洪水也漫了过来,班主任老师划着竹筏过来,让我们上去。这时我发现奶奶竟然没有逃出来,我开始疯狂的刨着废墟,想把奶奶救出来,就这么醒了。

大学里做噩梦的频率明显提高了。不时还有哭着醒来的经历。有的梦很真实很压抑。

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上学期的一个噩梦。梦中我似乎受到了某种诅咒。只要是我喜欢的男生也喜欢上我,就会死于非命。第一个男生和我一起逃出正在地震的教学楼,我害怕死之前都没人喜欢,为了避免这个遗憾,在逃跑过程中我表白了,他刚想表达什么就被掉下来的层板砸扁了。第二个被活活烧死在我面前。第三个男生牵着我的手,带我逃出被感染病毒,充满丧尸的古堡。刚到铁门口,眼看就要逃出生天了,我松了一口气,望向他,他已是满脸血污,算是面目全非了,我脑子里闪现出“他被感染了”的信号,松开他的手,一声难以抑制的尖叫。他顿时意识到了什么,眼神中透露出绝望和怨气,随后他变成像纸片一样,慢慢滑落,死前复杂的表情,至今难忘。我寻找这个世上最后一个真爱,最后在要见到最后的那个他的时候就醒了。

梦到自己变成男杀手,却被自家弟兄追杀。

梦到一种叫蓝博特的外星人。他们生活在深海颜色一样的液体里。他们可以控制这些液体的流动。我在这种液体里可以呼吸,但是却感觉很压抑。

梦到高中数学月考全班倒数第一,惩罚是让全班第一的同桌扇5下耳光。

梦到自己指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大众情人的低级错误以后,被所有人孤立。

梦到自己变成隐形人,显形的时候被众人用各种各样的眼光围绕,疑惑、嘲笑、讥讽、同情……

曾经一度因为噩梦不断而拒绝早睡,总是把自己弄得很疲倦再睡觉,以为这样可以避免做噩梦,但总是没用,到最后放弃了挣扎。虽然只是梦境,但是都足以把我弄郁闷整整半天,这样只是加重我起床气的症状。

Whatever!这些只是梦而已,只是有点奇怪而已。

I kind of had a dream. But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

這大概是個輕鬆的夢……?

夢到上體育課時跟男生一起混著上,然後好友阿純出現了,跟我說她轉回來念書了,之後一起上了體育課,體育課大概是在跳山羊……?
之後夢到我走去高三的教學樓那邊去,娘親在那裡等我。高三教學跟我記憶中的一點也不同,爬滿了藤蔓還有滑梯。
之後我去玩了滑梯,聽到高三的學姐們在聊天,似乎在說些什麽我很在意的話但我忘記了。至此夢境結束了。

彼氏

昨晚做了個關於彼氏的夢,見到他和我們共有的一個女性基友在網上語音聊天,但事實上我和彼氏之間最多的交流都是QQ短信,電話都沒打,雖然知道只是一個夢,但還是覺得很不舒服,很鬱悶.因為現實里彼氏和那位基友的交流的確比和我多.
m

摄影课

梦见大学里的摄影课,作业片子不翼而飞 。
着急的时候醒来
想到自己已经毕业有些日子了。

20101205梦境记录

城市的某处有块废墟般的空地,面积非常大,可是施工队无法进入,传说那里有座鬼屋,可是没人能看到。

这天下着雨,街上雾蒙蒙的,我和朋友路过空地,看到诡异的一幕:每隔一段距离有水柱从半空中哗哗往下,就好像积水从屋檐上的排水口往下落一样,眼前好像浮现出古老的房屋的样子。

可是空地是无法进入的,只能看到水柱往地面倾落。朋友说她知道怎么进去,从郊外的一个破旧的废墟的洞里钻进去,那里连结着这里的空地。

于是我们穿越了一般人无法穿越的结界,眼前立刻出现了一条清冷的破败的街道,好似几百年前的那种古老的街道集市,杂草从滑腻腻的青石板的路面缝隙中钻出,道路两边是不知道什么朝代的破旧房屋,腐朽的木头,发黑的砖瓦屋顶…………眼前的光景让人背后冒寒气。

我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地迷住了,忘记了自己处在可怕的鬼之领地。街道好像散发着油画般沉淀的色泽,耳边若有若无的低吟浅唱,不知道是什么古老的曲调。

我和朋友眼睛发直双腿发飘的往前走,遇到一个“鬼”,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知道,是一个头发披散形容枯槁的女鬼,脸色是青的,她赤着脚站在冰冷的路面上,我倒也不觉得可怕。远远的她向我们伸出手,这时旁边的人把一堆吃的塞到她手里,原来是个饿死的贪食鬼,我也手忙脚乱地把包里的食物翻出来给她,记得好像是一个猕猴桃或者是青苹果,她僵硬地盯着猕猴桃,我感觉血液都凝固了,不知道她是不是不满意……

幸好什么事都没有,我小心的绕过她继续往前走,来到一处稍微热闹的地方,有家店铺开着,里面有各种奇特的从未见过的手工制品,造型诡秘,看不出有什么用,好多人争着在挑,我继续往前走

好像是来到了尽头,只看到一个洞口,阶梯蜿蜒向下,盘旋着,我和朋友继续愣愣地往下走,前面一个家伙,在盘旋向下的阶梯拐弯口一动不动,只看到他的背影,他向前弯着身子,看不到脸。我心里有种诡异的预感。

我小心翼翼地绕到他前面一看……他的气息太古怪……我大喊一声:“这家伙已经死了!”接着再也不敢往下走了,和朋友慌忙退出洞口,那个人慢慢转过来,向我们走来,为什么死尸会动,当时还在这么思考着。我们终于意识到害怕,拼命往回退

梦境结束。

每次到最危险的时候就会本能地醒过来,可能是怕被梦境拉入危险的境地。

求解梦。

我正在睡觉,感觉右边鼻孔里有异物。
想用手指把它抠出来,发现是一只蟑螂,很大,而且背部的甲壳很滑,怎么抠也抠不出来,不敢呼吸,被惊醒。

夢境起源于生活?

總有些夢是把現實發生的事情再重複一遍
感覺是毫無意義并缺乏想像力

关于飞起来的梦

有实在的体感,在月光恬恬洒满夜幕的时候,没有路灯的山里,没有人醒着的楼旁…… 在长长的下坡的柏油路上,越跳越高,再从高处滑翔下来,就像坐幅度越来越大但很平滑的过山车。最后还差点撞到楼上,好险。 = =。
kan

楼梯

从小一直在重复做的梦

外婆家的工型居民楼
楼梯宽敞明亮

小孩子样子的自己站在五楼的楼梯上做起跳动作
然后跳下去

虽然从小做到大但是在这个梦里自己没长大,也从没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所以每次都被吓醒

慢性自杀

慢性自杀的方法有很多种:

写作、酗酒、沉迷故事、持续旅行、使用瘾性药物、以及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



√重复梦
√预知梦

10.11

自己拖着行李跳上火车,到遥远的地方去旅行……

大概是很久以前的梦

是个分隔了两三年而且梦到三次的梦。
大概是印象太深所以到现在还记得主要情境。
第一次是小学的时候,那个时候只当作是普通的梦就没想多少了,后来在初中的时候又梦到一次,快到高中的时候又梦到一次。才觉得这个梦的内容都有点诡异。
但是说是诡异又不能说是很诡异…
一开始的画面是一个那时候不熟悉的教室里我在上课,这里的我还是以别人的眼光在看这个梦境,后来突然一转就是我正在上课的样子,身边的同学的脸记忆中没有看到,似乎是在写着作业还是做着什么。
一开始还挺正常的,随后我不知为什么往窗外看,发现现在是晚上。那个时候对于晚上上课感觉不可思议,就想要跟老师说。但是还没说我就抬头看应该有天花板的地方,是满天繁星的夜空。让我感到诧异的是那些星星闪着绿光而且异常地大。我呼叫着老师问她天空的星星是怎么回事。
老师看着我对我说着说着脸便扭曲了。从眉心开始呈旋涡状扭曲。亏得我那时候竟然还很大胆地说老师你的脸变得好奇怪。然后我就醒了过来。
第二次第三次虽然有微妙的不同之处,但主要的星空和老师扭曲的脸都没变。
虽然不知道这个梦是否有含义或者是因为我的怎样的心理才会出现的,但是我对于梦中看到的那片星空一直念念不忘。
最近一段时间能有深刻印象的梦少之又少,或者可以说几乎没做过梦一般。

2009年12月28日

昨天的梦是有关核威慑的.
故事是倒序的.时间大约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我所在的国家和一个国家对决,最终签订停火协议.
可是在此之前,对方投放了一枚核弹

故事回到核弹前的战场
在一个硕大的建筑物里面,像是厂房,但是很特殊,所有的窗户都没有玻璃
深不见底的厂房蔓延着死亡的气息

因为我预知了核弹的即将到来
我在硕大建筑中寻找着避难的场所
地下室明显不靠谱,因为要出来肯定会有核污染

我寻找到一男一女还有两个孩子,估计是亲人还是什么
我们跑了很远,很多战壕显然不够满意
最后找到了一个很深的沟里有一种黑色的沼泽

当天边出现洲际导弹的亮光时
我拼命对同行的男女高喊跳进去
劫难将至 天黑了下来.

战后清除了核残留.
人们都在为战争的结束而狂欢,
但我心中却是对逝去的人而痛苦.(完)

2010年01月17日

后工业时代. 北京特别荒凉, 到处都是废弃的厂房.
聚餐. 找了一家饭店 从大厅排完号后竟然要出门走一个街区 才能到吃饭的地儿.后来就换了家饭店.
后来来电话南城有大块厂区要卖地,我们一行去洽谈.遇见了一个长者
那人要我和一个女孩去一个树林子里取东西,女孩是谁没记住.我俩就去了 刚要走进树林子,被一个警察拦住了,说不要进去,那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魔鬼.
wk 我竟然信了警察. 我俩就回去想去质问那个长者.
到了长者的屋子,发觉只有长者在 他在床上躺着.
我问他林子的事情,他跟我兜圈子.貌似说的很哲学.
突然他说你过来,过来.
我就走到他跟前去了,他起身露出枯柴一般的手握住了我的手.
然后用另外一只手去捅我的心脏,长者露出狰狞的笑容....(完)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