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睡

午睡 我和江亭 严邪 还有一个人走在路上,江亭落在我们后面,我走过去把他推上来 我说我和另外一个人就像你和严邪养的崽。傍晚 天空是好看的蓝色。

我坐在厕所里 我坐在马桶前拿着一根像震动棒的东西,很大 太大了,我不敢插入,想着动动抚摸下蒂蒂,我把震动棒翻来覆去的查看,江亭突然推门进来要上厕所,我就走了。

在一个转角,天空是乳白和玫瑰色的交融,很漂亮的地界,我说 或者 是 迪亚哥布兰度 说这地方是严邪买给我的。

前两个色调都是蓝色 厕所里也是蓝色 第三个就比较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