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姑娘

这是让我难忘的第二个梦,有时候我会想,会不会遇到她,我的梦似乎都是关于前世今生的
,在一座豪华的KTV包间里,我醒了,或者说梦开始了,有很多美女,说来也可笑,除了她我根本没记住任何一张脸,但是其他女子就像是被设定好了一样都叫美女,就差把美女写到脸上了,我尽情的玩着以为是个福利梦,想着后半场转个春梦一定把自己想的大一点开心一下,无意间,我看到包厢的中间坐着的一个女孩儿,她的穿着却和我们格格不入,安静的喝着桌上的水,一直看着我,我对于这个漂亮的女人没有半点不适和陌生就好像知道,她是来找我的一样,我上前去牵起她,发现她一身的衣服不是老土,是过时,朴素干净,红豆色的修身小棉袄加上喇叭裤,平底皮鞋,袖口有点被蹭黑了,但是面容姣好,她跟我说着什么,我听不见但是我依旧兴致勃勃的听着她似乎也发现了我听不到但也继续讲着,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恐惧似乎,被狼群包围,她面不变色的继续讲着,我继续保持着和她谈笑风生,因为我也发现了气氛的古怪,我笑了一下拉起她,走出包厢,这不像是梦因为太真实了,出门后我们两人都表现的很急切,我努力的读她的唇,希望知道点什么,我知道我快醒了,这算我为数不多的正常梦,似乎我们都是主角,她知道我的知道,所以我们都很急切,她努力想告诉我点什么,我告诉了她我的QQ,她告诉了我一串数字,我曾尝试寻找无果,可能只是黄粱一梦,但是我始终忘不掉,因为她可能想告诉我,我最想知道又不知道的,还有我们不似一个时空的,因为她除了数字被我读懂,其他的我都看不懂,或者她也努力在寻找我,《我想穿过星云,在三维中寻找二维里不同时空的你。遗憾和后悔不能弥补伤痛和悲哀,历史的河,流着,清醒的人,死去。对不起,让你受了太多委屈!我不会忘记,弥留之际。》这段虽然是我想的,但也是潜意识想说的,莫名其妙的话,梦醒呓语出来的。

黑色大河

很久之前的一个梦,我进入一幅水墨画,地是灰色,天是褐色,有蒙蒙的雾,我的可视范围不是很远,大概五米,我坐了很久,那个梦因为我的一动不动,似乎变长了,我坐不住了,我开始挣扎,告诉自己是梦,快醒,但是没什么反应,我发了发狠猛地一跃,我站起来了,奇怪的是没有醒,大家都知道,一般梦如果发力,梦回惊醒,比如蹬腿,我开始向前走,我开始跑,甚至狂奔,不觉的累,就好像我发的力都是假的,我也不能确定在移动,我曾尝试摸一摸灰色的大地,说不出的感觉,厚重又虚假,我不跑了,也不走了,我坐下了,身边却出现了一条黑色的大河,灰色的泥土像是咧开的嘴,我知道我又该跑了,我逃不掉那条河,脚下的土地因为我的走动,陷进了沟壑,投入了大河,我只能沿岸狂奔了,因为我不敢跳进去,我觉得跳进去的话我会承受本不属于我的苦难,我不敢停下奔跑,因为我害怕未知,就像黑色大河,跑了很久,我还是停下了,我知道又要来了,我记得牢了这句话,停下了就又要来了,果然,一个男人出现了,我是怎么判断的呢,因为他的肩膀很宽,他给我一种小时候被父亲握着小手的安全感,他带着我继续走,或者是我带着他,他走在前面,他步伐很大但是只有我抬腿他才会抬腿,走两步我必须跳一下,他只会学我迈步子,并不会跳,就这样我随意的走着跳着走着跳着,他则是默默的走着,我不怕他,就像我怕黑色大河一样,悠然而生,我还是不敢停下,但是河岸前面出现了一个坟包,挡住了他,他不能跳,我突然害怕起来,离开他我会害怕,带上他我就要停下了,停下了就又要来了,但是我不后悔这个决定,果然,大河上出现一座桥一个妇人一个小女孩,抱着一个照片,后面是殡仪队伍,都是灰衣服,只有妇人伤心欲绝,小姑娘也哭哭啼啼,我听不到但是看的到,他们走到我面前,跪下了我的脚不能动了,不知几时我站在了坟包前,男人静静的看着我,我终于看清他了,他长得很帅,看到他我就想笑,他也笑了,他不仅学我走路还会学我笑,妇人本来看不到我们,但是在男人笑的时候他回头望了一眼,而小姑娘叫了我一声哥哥,我突然感觉好痛,窒息的痛,好像心脏停跳了半拍,梦,醒了,我睡了15分钟,但是整夜失眠,跑到厕所失声大哭,却不知道哭什么!

关于,前世今生相关题材的梦,有点长,恋爱情节

做了不断的奔跑的梦。

仿佛是穿越了无尽的时光
一睁眼就变成了另一个世界里的一个年轻小姑娘……蜜汁穿越的开头
“我”属于身材比较娇小,看着比实际年龄更嫩的妹子
之后就是在异世界的生活的一些片段
原身好像是比较招人讨厌的角色
其实也不算,只是个平庸又懦弱的妹子
十分普通的路人角色
以前的“我”在某所学校里上学
这个异界并不是那么的和平,至少这学院里的气氛来说是这样的
而且这学院在异世界地位也比较特殊
属于精英,天才才能上的学校
学生们也大多数是贵族子弟
大家都习惯用实力说话,想要什么自己争取
表面上和平,私底下暗流涌动
更有能力的,就更受人尊重

原身本来该进更适合自己的普通学校
不知道为何进了这家学校,正是因为来了不该来的地方,无法融入他们
所以才会被讨厌
毕竟这里的人最讨厌像原身这种性格的人。原本明明还是个挺好的妹子。

之后穿越来的我, 因为换了个灵魂,性格改变让同学惊讶无比。渐渐我的努力让大家改变了对我的偏见
这个异界有个特点就是,
行动迅捷是比较珍贵的能力,就是风一般快速的奔跑。据说跑得快是因为有风的加护。
不是人人都能有,要看天赋的,就算有加护也有分强弱
梦里解释不太清楚,好像是因为某种原因这种能力能在很多领域发挥巨大作用,因此有这种能力的人才到哪里都会被抢着招揽。加护越强越宝贵

我身上的加护似乎是属于比较强的那种
这是我个人的特点。
话说奔跑的时候有一种自由感,快要飞起来一样的感觉,我还喜欢的。

其实这除了天赋,还跟心境有关
本来就有这个才能的自然例外
只要心是自由的,抛弃杂念
就算是一般人也能够短暂进入这种飞速状态,只是他们不懂

我努力引导了不少同学进入过这种境界
一段时间过去后,人缘还不错(毕竟是很大的帮助)

有次去劝一个失恋的妹子放下渣男
详情我也记不清了,那妹子挺漂亮的,性格也直爽。但是挺讨厌原来的我
看她很伤心,她真的很喜欢她的前男友
我就各种劝,猛喂鸡汤,花了很长时间
好不容易才让她下定决心完全放弃这种人
然后那一瞬间的轻松让她瞬间进入状态

她直接就绕着所在的大型商场飞快地跑了起来,也许是为了发泄自己的不痛快
我想这种飞一般的自由感一定也给她带来了轻松和愉悦吧,从没看她笑得那么开心
而且竟然还跑得比我快……(。)一定压抑了很久。
我一路跟着也不能赶超
跑了好几圈她的速度慢慢回降后才赶上了她

这场面也让另一群主要人物对我改观了……
一群 十几二十岁 年轻的少年
大概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力吧。
因为是同学他们也了解妹子平常的速度,也隐约猜到引起改变的是我

虽然是第一视角的梦但是我脑子依旧在运转……所以题外思考的我敏锐发觉这群人就是所谓的主要人物。
在学园里也是属于比较重要的人物。
于是我有种男主也在这堆人里的预感
…………原本以为男主是正中间的周防尊发型的黑发少年。……因为他最有存在感。
直觉告诉我他是男主,因为一看就像校霸!
虽然后面完全变成路人……

还有一个温文尔雅的男性,长得很好看
个性也是很温和让人想亲近的类型
属于有权有势的人物,同班同学
实际上我一开始完全没注意到他

之后他来找我帮忙。
应该说雇佣我,因为他需要我的速度。
然后我就开始了和他的合作
一路帮了他不少
我的工作就是利用我的速度去一些敌人的基地或不为人知的交易场所把重要物品偷回来,至于拿来干什么我就不得而知
在这过程里我们的相处也越发融洽,感情越好
毕竟我在这梦里的性格也挺爽朗,自认为还是挺好相处的,而且他性格也很好所以基本不会起冲突。和谐无比

随着他渐渐放下对我的戒备,放心让我去接触一些核心的东西
我的工作也越来越危险,但是我靠着天赋能力全都顺利脱身而出,当然也跟他做好了一部分可以让我顺利逃跑的接应有关。
我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即使知道我会出现也没法拦住我。
而且他也会想办法清除我偷东西的相关证据
于是又过了一段时间

在某次取得物品回去途中
遇到了些意外
不小心到了仇家的飞船上了,只好装晕
这位仇家是个干走私的,窝点被他毁了好几个,也恨坏了他不少好事的我
这人本身也不是啥好鸟,凶残无比杀人放火啥也干
只是势力也挺大不好直接动他

由于我帮他做了很多事,外面消息灵通的多少知道我是对他来说比较重要的存在
至于这个重要………
大概就是友情以上,恋人未满吧
但又没有一般会有的暧昧气氛
有的只有日渐积累出的默契和平淡如水的感情,习惯了对方的存在,对方出了事会着急得要死的那种
能这么说吧,就算抱有恋爱感情当事人也还没发觉

于是身上衣服破破烂烂实际没怎么受伤,装作晕倒的样子乖乖躺着地板上的我默默
听着那群凶残的家伙讨论打算怎么处置我,拿我来威胁他是肯定的
其实如果不是我看着年龄小,这个家伙肯定要找几个男人对我做不好的事,毕竟这是毁掉一个女人最好的方法,但是他们虽然坏但唯一的好处就是就是不会对小孩子出手

这时仇家的女助手发现到我裙边有血
起初他们以为只是受伤,没想到那方面谁知助手这么敏锐
察觉到是姨妈血(这时期也是迷)
异界的人和原来世界的不同,这里的女人来那啥时间晚上很多,而他们认为只要来了那就代表成年了(因为能怀上)

她仔细看了看,然后站起来跟他们宣布
我已经成年了这件事
因为她说话大喘气,大家都专注着听她的话
她说出这件事时所有人都很吃惊
我在这一刻瞬间起身就往离我很近的门口冲去
趁他们没回过神顺利闯过重重阻挡
再不走肯定药丸
我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在他们没什么准备的情况下要突破还是挺容易的
于是我来到了飞船的夹板上
虽然飞船即将降落,但还是处于较高的空中
眼看着身后那面目狰狞的仇家骑着飞行坐骑飞快追出来要对我发动攻击
一咬牙就从甲板上跳了下去

下面正好是一处非常高的瀑布
跳下去大概必死无疑,但被抓住会受到比死的待遇。
那家伙原本还想追出来,
被赶来的他利落的攻势打翻了坐骑
原来他知道我有危险,用小型飞行器迅速赶了过来
见我坠下悬崖
果断的放弃了飞行器,进入了瀑布范围内就无法操作,磕磕碰碰的也许还会更危险
于是他在空中追赶着我一起掉了下去
仇家一看这么凶险估摸着我们死定了也没追来
坠落过程中他成功抓住了我
然后像是溺水的人一样紧紧抱着我
本来明明是个不会轻易显露真实情绪的人,这时却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差点失去重要之人的恐慌
然后就那样在半空中直接把梦里的女主的初吻夺走了(当时我是上帝视角!…咳)

吃惊的是那么高的瀑布我们摔下来还活着,而且还没怎么受伤
大概是光环吧。
经过一系列事件,虽然只是轻伤,我已经虚弱得脱力了
他把我从水里抱起来,抱着我上了岸

后来我应该是昏过去了也不知道怎么回去的了
然后就到了他家
梦的之后一段时间里我都住在他家
当然什么奇怪的也没发生)
有的只不过是确立关系后的相处时的温情脉脉罢了
他的性格很好,对我很好很包容
也不常生气,是个温柔的人
……我也确实这么觉得。

之后就开始揭露过往的事…………
有关于
前世今生的事………………
其实也不能这么说……
因为轮回的只有我一个人……

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后
他告诉了我上辈子的事
然后梦里就开始了回忆杀

似乎是我的身份(种族?)比较特别
“这一世”我是一个身份平平的普通学生
“上一世”我是一个有着成熟魅力的妖娆舞者。
还是他的所有物。

我这一族死了之后,好像会有复生的机会
例如以前看过的某小说里有个设定,异界有一种蝴蝶将死之时,会将自己包裹在一种分泌出来的透明物质里,在这之中蝴蝶的身体渐渐退回幼虫时的样子,然后死去。

我们也是差不多的感觉。 族内每个人复生机会只有一次
虽然能够有复生机会,但却要付出很大代价,要很多种珍贵的物品和一种特殊的魔法道具,每样都是可遇不可求有钱也买不到的。并且复生后一切都是不确定的会随机重生到世上的某个地方。
所以这个族的人基本灭绝了
真他娘鸡肋,可以说没啥逻辑完全为剧情服务了,毕竟是梦嘛也不能强求太多。
新生后虽然能找到之前的影子,但是很多地方都不一样,这也是他没早点相认的原因但是之后我的改变才让他确定了

前世我的身份也跟现在差不多为他所用
但比起现在,前世完全就是他的附庸
被他买下的一个身世凄惨的舞者
跟现在比起来更像宠物
虽然也帮他做一些事,但是不可能像现在一样让他毫无防备接触核心
例如设宴会时给敌人跳舞迷惑他们
完全被养着,也没有能奔跑的自由

据他说
我的舞姿绝美

这样的我也和他感情很好
那个“我”十分喜欢他,仰慕着他

某次,难得独自出远门跑腿的我
明明是比较安全的活
运气却不怎么好,遇到了他的仇人
我这种年纪又是不被看起的身份肯定要派人对我做些什么不好的事。不管人对重不重要,被玷污了对他来说都是侮辱

我逃跑时正巧在同一个地方,同一条瀑布
只是这次没有人帮我。
我拼命的反抗,抢到一只飞行坐骑往下飞,但对方不想轻易放过我也跟过来了
之后我使策略点燃了他的坐骑
然后弃掉坐骑跳进了瀑布。这种坐骑生物能适应长途飞行速度却不快
我只有这样才能逃过不被爆炸波及

庆幸的是我摔下瀑布后也没怎么受伤
但疲惫到脱力是肯定的了。现在的我没有后世的我身体好。支撑到爬上岸后就无力动弹,但还不能放心休息唯恐仇人派人下来搜查,有了点力气后就勉强爬起来上路了。

回去时,也是我自己一个人回去的。花了很长时间。
至于一个衣服破烂,身无分文的美丽舞娘,是怎么回去的,我已经忘记了。

后世的我,比前世的我“重要多了”。
什么都要靠自己,我也不愿意给我最重要的“那位大人”添麻烦,只能自己拼命努力。
说起来。前世的我死后如果发现“没想到对我的感情竟比想象的深”于是使计复活我的某人,大约也是有点好笑的。

前世的我是怎么死的我记不清了
只记得也和他有关,也许是被他所牵连
在跟我提起前世的“我”的时候他让我看了一对鞋子。“我”的舞鞋。
被重重珍藏着的看上去很珍贵十分华丽的一双舞鞋。
我顺口说了这不太像啊
其实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句话,也许是回忆中前世的我性格老实并不是特别喜欢精致华丽的东西,直觉上觉不像是她的。

然后就看到他露出了极度黯然的表情
光是看一眼都能感觉到浓重的悲伤

……也许是因为我就算看了也记不起任何一点关于前世的事?这舞鞋应该是什么关键道具…
我急忙说了几句补救的话,他勉强对我笑了笑,收起了鞋子。
(后来才知道, 这鞋子大概是受他随手赏赐,从此被“我”珍藏起来不舍得穿,只有重要场合才穿出来那一类。不是最常用的,他却用来当做回忆“我”的最重要的物品。或许是因为“我”珍惜小心翼翼保存着才变成唯一留存的东西吧 )

之后又是一些一起生活的片段
…………
不知为何感觉他对我占有欲越来越强
也许是习惯了因为前世那个所有一切都完全被他掌控的我,却没想到新生的我比她要独立太多能力强太多,有自我思想,有脱离他的可能性

后来限制我出门也要跟他一起
我还没发现什么不对
我告诉他想和同学出去玩时,被阻止了
他脸上依然挂着温和的浅笑,话语中却委婉表达出我绝对无法反驳的理由
感觉到了一丝强硬的态度。也许是直觉问题
他这么跟我说的时候忽然觉得有点冷?
最后我还是没能出去。

之后他大概要黑化了,估计要监禁我了
不过我已经醒了。哦豁活该,没想到吧,没关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