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llow

又……

今早又梦到了设乐学长。
第一次大概是半个月前,具体的内容已经模糊不清了。似乎是去冒险。他始终走在我的后头,还因为被突然冒出来的东西吓到而从背后搂住了我。微妙的OOC……?
这回我梦到自己和他一起去参加亲戚家举办的什么活动,同行的有我的几个同学。那位亲戚家的住宅非常宽敞,尤其是饭厅。摆着两张很长很长的餐桌。吃午饭的时候,学长坐在我的左边。我因为胆怯,没能和他说上话。装作没注意到他的模样,一直和对面的人谈笑。
然后,我、吃饭时坐我对面的男生、一个与我同班的女生加上学长四人组队去执行了什么任务。途中,我试着和学长搭了几句话。他的反应不怎么冷淡。
到了晚餐,饭厅里的气氛不知为什么紧张起来了。我像是要作反抗似地打破沉默,告诉屋主我们这边四个人没有拿到餐具。屋主尴尬地走过来,说突然少了四套餐具,只能让我们委屈一下用不成套的碗筷勺子用餐了。我笑着说没关系,伸手给自己拿了碗和一只正常款式的金属勺子,把旁边的塑料制的粉红色儿童用小勺塞给了学长。学长抱怨了几句,但看起来不是很生气。虽然最终他还是把我的勺子和我拿给他的那个调换了一下……

什么情况?我并没有那么喜欢学长吧?

真是细思恐极。

这是很久之前做过的梦。
里面的“我”是位男学生,没有父亲,性格比较孤僻。爱好是读书和绘画,平时成绩中下水平。班上朋友很少,只有一个元气系好基友对待人冷淡的“我”不离不弃。当时学校里来了新的美术老师。男性,长相类似《AMNESIA》里的IKKI,不过印象中他的主色调是紫色。
一天傍晚,“我”和那位老师在被黄昏笼罩的美术教室里相遇了。他当时正在窗边作画,发现“我”站在门口观看,就过来和“我”搭话。受他的笑容和温柔语气的感染,“我”对他一见钟情。交往逐渐深入,“我”对他的好感度越来越高。终于,忍不住向他告白,他没有回答,只是莞尔一笑。当天,“我”还随老师去了他家。
然后就转到基友的视角。基友因为“我”的失踪而变得焦躁,还经常往“我”家里打电话询问情况。得知虽然已经报警,但完全没有结果。基友对警方工作没有进展感到失望,所以自己开始着手调查。我也记不清基友到底干了些什么,反正他很顺利地摸索到事情和新来的美术老师有关系。可是只查到老师也在事件发生没多久时就辞职,而且下落不明了。
接下来是“我”母亲的视角。母亲由于什么也做不了,心里很是痛苦,只是坐上沙发上以泪洗面。听到门铃响了,开门发现是快递员。母亲没多想,就签名收下包裹。打开一看,里面装着的是“我”的右前臂(包括手)和左腿膝盖以下的部分。
结局是,“我”开开心心地回去上学了。可是失去了一部分四肢,必须靠轮椅才能移动。基友在教室里抱住“我”大哭,问“我”“这段时间去哪里了”、“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的”。面对他的疑问,“我”也就是用微笑带过。不仅对于失踪期间发生了什么只字不提,甚至反过来安慰他不要担心。基友被“我”的异常吓到了,但还是愿意和“我”继续做朋友。事件过后,“我”的性格似乎变得开朗了一些。(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我”肯定是疯了。)
也不知道怎么,我就是觉得这个梦的后续是“我”恢复到正常的学习生活,唯一的改变是“我”从家里搬出,和老师住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