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min

喜欢做梦

2.27

这是第几次去那个游乐园了?这次去游乐园很着急很赶时间 我刚进去看到了新项目,有个鬼屋,但里面很亮,刚进去就有个大大的鬼从上面拍了一下前面男生的肩膀,给他吓一哆嗦,还爆了粗口,然后就断了。
早上的梦了,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2.26

那个教室不认识,反正挺大的。我们正在一起做题,电视屏幕上还在放着一个小动画片,跟我专业课有关,前面很萌后面就放正式版让我们对应到处理的第几步。我还记得第一题选C,第二题选B,明明前两题都是防腐题,后面就莫名其妙变成数学题了,而且其实大家都一起做过了,我还是没记住。这个时候我好像是跟数学老师到后面搞暧昧去了,他还拍着我的肩膀说除了结婚什么都可以,还搂着我又回去。回去之后我们就要上黑板答题了,第一轮我没去,第二轮我也上去了,还拿了本数学书,丹倪也拿了在旁边陪我。梦里面我没有能力在黑板上写字,写得乱七八糟涂抹来涂抹去,数学题也不会做,问丹倪她也特别沉默地在看。我还看了旁边两个一起写题的,看不懂一点。数学老师路过这边说不要作弊就走了,再回来发现我板书没怎么动也没说什么就走了,我在想跟他撒撒娇应该就没事了吧,他是不是失望了呀。

2.20

我qq牧场那个密码本给人偷走了,对面是个年龄有点大了的男的。
他住在云龙公园里很深很深的一个地方,有栋大别墅,这个人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密码本是四位数锁,里面写了跟还愿有关的内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想要它。
我大晚上跑过去偷,蹲在门口悄悄看着,里面的人发现我了,我又悄悄蹲下,想着反正是在做梦,我就随便说呗。然后问他世界上最好的四把剑叫什么,我还说胡说了四个名字,他一听好像很有兴趣的样子,想了想甚至还跑到屋里去找答案了。我在外面愣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为什么要等他出来,现在去偷走不是很好吗,然后我动作迅速地进去拿了密码本就跑,迅速下山,后面有个婆婆说话,我很烦躁地吼她闭嘴。到了家里爸妈都在,我说偷到了,爸说会找个红布把它包起来,我说不会扔掉吧,里面还有我的贴画……我跟他们说了怎么偷来的,我爸还很高兴地笑,妈说要不给那个老头买点药安慰安慰,她知道那个人一直在吃药,我是想这次事儿之后那边肯定要加强防备了,犯罪者会回到作案现场被抓到怎么办。

2.19

在大学阶梯教室里给大家开大会,晚上吧。明明要开的是谁好像死了要悼念,结果有个同学站起来问我怎么没有压力地当这个职位,我还没说完就被人带到什么寝室里去了,好像是个外星人,我把它杀了,又进来了一个,它还划到了我的脖子,六道,我也把它杀了,我在想血迹怎么处理,上面的淋浴还在冲着水,血水流得到处都是,我想不能一直这么开着不然会被查到的。出去是我没见过的白白净净的寝室,室友是乐乐,她还没睡醒,我再出去关了门才想起来没有把尸体带下楼,就想回屋,但没拿钥匙,敲了一下门开了,乐乐还跟我说了什么。
中间醒了一次吧,又睡过去了,然后是个卷头发的女人,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我们俩好像要你死我活,我拿着刀斜插进她腹部,我能感觉到自己在得意地笑,她也要拿刀砍我,我又捅了她好几刀。

2.13

我在云龙公园里,乐乐好像也在,我们是吃完了饭,她下去放饭了,我还留在原地干什么,然后看到了一个动漫,突然我就睡着了,我在梦里又梦到了那个动漫,我努力记住这个动漫的名字,醒了之后一百度,果然是这个,简介里好像还说了什么像猫一样的男子,名字是很莫名其妙的名字,我记不住,头像是个女孩子。
已经连着梦见桃子了,我还跟他开玩笑说我要是个男的我就喜欢你……
打一个游戏,很劣质的小游戏,但很有意思,感觉好像跳台生化危机地段页游啥都凑在一起了,我还死了一次,因为时间到了,我这个小蝴蝶就坠落了。第二次我操控角色立刻过第一关,我碰到的女的会变成我的队友,怪也很多但我都不打直接跳过去,男爵的像李三光,女角色像她,打斗系统像恋深。到了第二关就特别难,我们进到小屋子里,外面全是人,二十秒内我要找到可以结绳的地方,否则就要被毒死。我根本找不到,但我记得墙上好像有说明书,我还在在贴的全是纸的墙上看到了生物地理卷子,还有我画的画,很漂亮,但那根本不是我的家。我没找到游戏说明,就额外开了一局在游戏里补这个结绳的操作。

2.10

晚上是除夕,很早就睡了。
梦到在二院地下车库遇到了一群混混,那个女混混长得很像张婊子。我发了疯撕她衣服,结果她胸口有血窟窿,无语……
然后爸爸带我去了楼上的精神科看病。问卷都没写几题,医生就给我开了两盒药就给我打发走了……

2.1

其实做梦了但早上起来没有记,现在还记得。
那是个什么地方呢,黑黑的,有个很大的吃饭的地方,晚上,我同事同学都在那里吃饭,像自助餐一样的地方,有人喊我一起去吃饭我当时没去,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让我去隔壁的建筑里了,回去之后就没什么吃的了,好像有鸡蛋炒粉,我把袖子撸起来盛饭,但突然想到我左胳膊上的条条,立刻假装冷静地背对着别人继续拿吃的,好像还因为什么事被滔哥打趣了。然后我出了门站到后窗那里和坐在窗边的璐雅聊天,唉,今天是她生日,好像是。

1.28

我好像不是很认识那个地方,看起来像个空旷的大房子,又好像什么舞台的后场。我和几个人在一起,但我不知道是谁了。然后我把红色的包礼物的飘绳寄在马尾上,拎着垂下来的部分跳舞,去摸在那里躺着的光着上半身的看不清脸的。腹部凹凸很明显,我能感觉到我们有关系,但对方很冷静,还发出了声音。本来我在其上空,律,但没一会儿人就变成上空,略动,无帽,贴紧,完毕了。突然想起什么,离开排出泉,我不认识这是谁的地盘。
之前租房子的人不见了,林江来了,我惊讶但不说话了。

1.26

三人组在我高中学校但我觉得在长沙。
我们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不记得了,就记得学校里灰沉沉的,大家都不像个活人,我还背了个书包。
我们几个很迅速地穿过学校出了门,然后我们吃了好几次精神类药物,一把药好多。
我们很着急地去找了个神婆,好像是如果没烧完香的话会有问题,他俩走得比较快,我进屋的时候他们都不见了。我背着书包问神婆没关系吗,神婆说让我看后面供着的神像,然后她不耐烦地说“你是本地的还是来上学的,神说了没事儿的你不要问了”她又指了指别的东西让我看,我还没看清,刘子就特别着急地冲进来开始哭,我都傻了。
然后我们三个人过了个莫名其妙的房子,有好几个,每穿过一个就有一个场景,桃子说这是他外婆,每个房子里都有一个他外婆,定住的外婆。最后两个房子里他的外婆都双手捂着脸蹲在角落,我觉得害怕,但还是上去问:“没关系吗?”好恐怖。

1.24

坐在工位上看电脑。天很黑,感觉都是晚上六七点了。突然刷到一个手书,看着画面是flippy和眼睛泛着黄光的fliqpy躲在墙后面要冲出来,弹幕里也说是qpy,bgm听起来是终焉书签系列的歌,结果作者说这个是伟大战争的同人,给我看傻了。然后我去了个卫生间,回来的时候好像fliqpy一闪而过,没看清。
第二个梦是在像是休息区的地方,很大的一个餐厅,里面都是同事。
第三个是在家里拆坑坑给我寄的两大箱子礼物,其实全都是她用过的东西,我就记得数位板,还有一个质量很不错的黄蓝色的米奇包,而且我在半梦半醒的时候已经把钥匙和烟放在书包夹层里了。

more »谁在关注 Beimin

more »Beimin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