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min

喜欢做梦

10.4

最近做了太多梦了,前几天梦到在家楼上看到大姑那栋楼里有法医从楼上抬下来一个铺着蓝布的人,法医车后面还有血手印,楼下好多老人在抢东西,我妈也是。
晚上梦到去一家店里拍艺术照,很旧的店,可选择的衣服也不多,但我看中了黑色系的那套,迷迷糊糊的好像也没拍,但却拿到了成果。
可能是因为伤春悲秋,最近人也恍惚,总感觉心里不舒服,就好像我在等什么人一样,犹如回到了六七年前的那个10.2号。

9.23

我们三个人在ktv里。于世龙问我借钱玩的,我不情不愿同意了,但进了影院里变成了王子骏。说这里是电影院更像是巨幕影院,他们两个人出去过一次,我一直在找barricade,但是怎么输入都不对所以也没找到。后来另外两个人进来了,我和王子骏中间还有一个人坐着,我记不起来他是谁,因为他不说话。王子骏像刚开始和他认识那样腼腆,喜欢傻笑,然后点了一首还没有发行的歌,好像是什么即将上映的电影的主题曲,看着画面蓝蓝的天绿绿的草一群老爷们儿穿花花绿绿的很高兴的样子。他问了我一些问题大概意思好像是怎么样,我莫名能感觉到他在小心翼翼在紧张。过了一会儿我问他ktv付了多久的时间的,他说一个小时,我看了看时间只过去了二十分钟好像,19:20还是40,说到这里他跑了出去,不知道是不是去看时间了。
之后我好像到了一个装潢和我屋子很像的地方,姥姥躺在床上,我余光看到了一个粉色的东西跳了下来,并且听到了吱吱吱的声音。我看过去是个刚生下来的小粉耗子,可是异常的灵活,甚至都不好抓它,然后还蹦不见了一次,我到处喷杀虫喷雾,之后掀开姥姥脚那边的被子看到它在里面,这个时候它也蹦下去了,我对着它喷,这个东西开始一直膨胀,我感觉可能会爆炸有点恶心就捂住了姥姥的耳朵扭头不看了……

9.20

去书店买一本数学习题,书店好像是市中心的一家,有三层,第一层不买,我先是上的第二层,小姐姐有点别扭地跟我说这层没有要去三层,我到了三层看了一圈发现习题就是应该在二层,回去后问她为什么骗人,她颤抖地说看到我和妈妈身后有一个老头挑着一个鱼皮袋子跟着我们。
我到了一个商场,一楼暗暗的,深蓝色墙纸,上面都是二次元会喜欢的风格,我还看到了bluelock的东西,有蜂乐洁哥他们,往前走是那种玻璃灯光秀,左手边排满了老式的电子游戏机,我心想这么多机子真的有人喜欢文艺复兴吗。屋里人好多啊都在玩但是没有噼里啪啦的声音很安静。上楼后走到了一个室内游戏设备的地方,我还是从设备上下来的,设备对面有一排橙色的公共椅子,我想找个没有灰还方便看的地方,后面突然跟来了一个女生,我还跟她说坐这边吧没有灰,她还是跟我隔了一个坐着。设备的操控老板娘跟孙经理打电话说什么东西装反了,孙经理说没弄反再看看,老板娘说好。
我不记得跟那个女生发生什么了,总之她一直在缠着我,我非常烦躁但还是很礼貌地拒绝,直到她实在是烦到我了,我就说我没有任何想法,她好像也做罢了,无语。
拿着羊肉面从家走到一楼。
电视剧里几个年的和一个女孩子的故事。有个镜头是那些男的凑在一起正要去女孩子家,画面就是那种很老式的。
爱情公寓,梦里觉得是第四季,胡一菲那个时候在找爱好,突然有一个比她老穿着花里胡哨衣服的她出来了,他们俩对话,老一菲说养的小动物特别好,一菲说是的,之后怎么养着呢,老一菲说了一堆高大上的话最后的想法就是把它做熟了吃掉,一菲不高兴了,然后就是一段很燃的反驳老一菲的内容,还跟一个人说要不要她俩的宠物结合,成为最纯种的猛犸象??

9.18

有一个男的闯进了一个剧院,剧院座位上都是人,奇怪的是座位是以螺旋式旋转的。男人在看了一圈后尴尬地左顾右盼,突然一些穿白色衬衫的女学生男学生开始以缓慢的姿势朝着一个方向挪动,一边走动一边做奇怪的动作,就像是在跳舞。这个场景很诡异,我在梦里看了两次,第二次的时候我想停住一下,然后舞蹈停住了,所有人都在看着我,我好像也是舞蹈团队中的一员。
第二个梦是在一个城市夜晚的街头,和我妈妈一起,我们坐着一个奇怪的交通工具,还穿过了一个隧道,城市的发达程度很高,有一栋大楼完全是一个钢琴全息投影的样子,非常漂亮。这个地方我好像曾经来过,好像是跟楠楠?

9.16

最近总在做梦但就是记不住,今天勉强能记一点。
Having a financial relationship with a man.能看得清脸但又记不住什么样子,就记得质量还不错。我问他总约不怕得病吗,他说固定的人不会,除非乱搞个几百次才有可能得,我还仔仔细细检查了一下,的确貌似没啥问题。突然因为什么我需要在手机上操作,还是玩像素小游戏,给我急得不知道说什么,他调笑地说你在看什么。我说想吃,可他听不懂,我无语啦。然后这个事情好像妈妈也知道,因为她在社交平台上留了言,我不记得说什么了,突然文君也出现了,我心里好奇怪,所以就坐着他然后一脸平静地玩手机游戏任由文君干别的事。
第二个梦是沿着云龙湖走,从湖中心到湖边的一个建筑正在往中间造桥,加勒比好像也要扩建,但是加勒比从南边变成了沿湖,这个消息还是李璐雅告诉我的。我在看加勒比的门的时候有意在看是什么样子,因为我记得上个梦里面加勒比的样子就是大门进去的模样,可是路过门的时候那个门却是关闭的,你跟妈妈说我梦到过加勒比这个门后面的样子,可现在是钢筋混凝土漆上了。
打这段字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另一个梦的事情,晚上在一个箱子里到处走是为了偷取什么东西还是拿什么东西,明明记得但就是说不出来。

9.10

跟一个男的在一起,我的被子和床单蹦了油。他姐姐也在,还是两个,他好像姓项,羽儿的弟弟。
我跟楠楠出去采紫藤花,我还要白色的。
故事会的人让我别不参加会议。

9.1

感觉这三天都睡不踏实,一个接一个的梦。
今天其他的想不起来了,就记得网友跑到我学校里找我完,寄了好多报纸到我学校来卖,他还说在菜市场那边买了奶茶等等要去拿然后我们去吃饭,结果在王陵路尽头的教室他磨蹭了半天,我领导中途还出现过问了几句话,后来又跑到收快递的地方(长得像个教室)磨蹭半天,我也要拿东西,我的东西很轻,所有快递都被快递员用红色大包放好的,我就把我东西拿出来带走了,心里一直在给网友翻白眼……

8.23

前面一个梦已经记不清了。
这是第几次梦到哪个游乐场呢……开园是爸爸带我去,后来是跟朋友,这次是有个类似军训的活动在里面。这次游乐场已经建得很成熟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训练的地方跑到好远又回来,穿过游乐场的时候被一个很不错的过山车吸引,它可以在人意想不到的时候逆转方向还可以分开轨结,我笑着看完下了楼梯往训练方向的门走,左手边被htf主题的屋子吸引住了,上面还有一个简介动画,这时候楠楠喊住了我,我问她还想不想去培训,她说不太想,我说那咱们一起来玩,她就下来了。我想拍一张比较好看的动画内容(刺刺和nutty)结果总有人挡着我,刘远在后面说挺好看的,我骂骂咧咧往前走了两步找找门,但只在墙上看到了像迷宫一样的图案,我还说门在哪里,楠楠说这不就开了,动画结束后门打开了。里面有上下楼两层,墙上还有增加恐怖气氛的挂件,氛围做得很不错,我说这是鬼屋啊,有人一起吗,我回头看了一下应该算上我有六个人,在我们想上楼的时候楼下门口的绷带鬼躁动不安地关了铁门,我以为我们要从下面开始走所以迅速下了楼梯走要冲到鬼怀里了,其他人也都冲到了我背后,这个时候闹钟响了。
醒了之后我还在想这个鬼是不是fliqpy!!
这里真的不是我第一次梦到了,我觉得起码有三次,而且游乐场一次比一次先进,上次htf鬼屋这里的确是在装修。

8.22

再次梦到了那个熟悉的商场和公园。
大型商场里的闯关设备,无论如何第二关我都找不到正确的参加路径,即使我不是第一次参加了。公园的环境类似于一个大型参观项目,有主持人在喇叭里讲,我们只要顺着路走参观就好。
商场里灰暗暗的,甚至还有阴森的负一层,里面就像是宣武市场倒闭的样子,人也不多,坐着几个老年人,我和陈姝含高艺铭还有个谁一起去的结果我第二关的地方走错了位置就跟他们分开了,我逛着逛着坐扶梯到了楼下怎么看都不像是对的路,而且快进入一个黑黑的门的时候后面有男的在跟着我,我很害怕就原路返回,发现陈姝含都已经在第三关玩了,那里还有潘晓东在。
后面我们到公园里参观就是到了入口我就记不清了……有点像之前梦到的在一个小区里和一个女人一起坐小区里的过山车,还有保安的事情。
梦到了李东岳,好像是在教室里,我们俩是情侣,他会亲我,但发生了什么完全记不起来。
看到fliqpy跟一群小动物在一起皱着眉摸着下巴研究什么东西,很困扰的样子。

8.20

我在出租屋自己的房间里看着电脑。
我和一些htf爱好者正在搞配音,好像是拟人化的电影还是什么,大家都很开心还让我试一试,突然团长说了个什么消息,应该是说配音可以配一些比较随意的不会被封的,大家都开心地欢呼了起来,然后画面突然变成了介绍影视剧片段 其中有一个是孙大圣被一个能分身七十多个的女妖精围住……

more »谁在关注 Beimin

more »Beimin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