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碧海蓝天

也是今年8月做的梦
我坐着一班列车,在风景优美的山林间穿梭。过一个弧度稍大的转弯的时候,也许我靠近车头,我看见列车的后半段有好多好多车厢。峰回路转豁然开朗,映入眼帘的竟是一个比旅游照片还美的海岸,从没见过这么清亮透明的水蓝色海水,它们带着白色花边向我靠过来,晶莹闪亮的浪花在我的车厢脚下绽开来。我兴奋又感动,几乎半个身子都伸出窗外了,发现列车是从水面上开过去的!不过美景总像昙花一现,列车绕过水面上一个圆柱形的小塔很快又钻进了山林,让人有种它是靠惯性从水上滑过的错觉……

白日梦-111012.05

关于半章物语的梦境



我住的地方是在一个小城镇里,两层楼的木质小楼房。城镇离城市还有很远的距离。梦里面我要去剧场看表演,但是父母似乎反对,于是我夜里偷偷的从房里溜出来,骑上马往城市赶。

虽然说是马,可明显不是那种普通的马,而是更接近于幻想的奇妙生物。大致有着马的外形,但是却有更长的毛和更快的移动速度……又有点像长毛的犬科生物。


离开小镇后我就一直用着全速飞奔着,因为夜晚除了城市城镇以外的荒地山间都充满了各种怪兽。最好的方法就是用更快的移动工具避开它们。

不过看着各种各样异型的怪物追在身后真的令我汗毛都立起来了……还好,小白(我的“马”)非常聪明,躲避那些怪物扔过来的东西(长矛、大型的餐叉、不知名的投掷武器)的时候那种飘逸的步伐简直让我感动得流泪TAT……


然后我终于和小白来到了城镇,当时天刚亮吧,还有点雾气……一切都显得有点模模糊糊的。小白进城之后就变小了,像一条大型犬那样跟在我身后。
来到剧场却发现剧场不见了……虽然楼还在那里,但是里面已经空了,以前的装潢一点都看不出来,如果不是我记得门牌号,完全会把这栋楼当废楼给忽略过去。


想不通为什么完全没有预兆的消失了,于是我打算进楼去看一下。
进去才发现里面连瓷砖都被撬了,完全就像是要拆迁的清水楼的样子。上到三楼之后突然发现走廊尽头有一间屋子从没关好的门缝里面透出了橘黄色的光。

从门缝里窥看,发想有两个人在那里商量着什么。

“啊……是啊不如把【】给他们吧。”

“不行,连【】都处理不了怎么能把【】交给他们。”

“世界会被改变的,只要有我们。”


穿着白色西装的一个青年和穿着普通学生装的少年,无论是谁我都不认识。明明听清了“【】”的内容,可是无法理解。因为无法理解就不明白他们说话的中心是什么。但是我本能的感觉到这个对话的危险。

想着“快点离开吧,就当什么都没听到。”但是却被发现了。


和小白全速逃离了那栋楼但是却被某个组织盯上了……QAQ
然后就是悲剧逃亡生涯的开始。


没想到啊Fin.+代码可用

我梦着参加泰国高考了

但是没考完装空调的就打电话,给吵醒了。。

1011 无梦

又是一夜无梦。
one

灯红酒绿是诱惑

今年8月份做的梦
也许是因为刚去过,虽然没有一点一样,我还是把梦里的地方当成魔都了。我独自走在繁华的街道上,看见夜空中有烟花,就朝着那边去。巨大的烟花一朵接一朵盛开,流光溢彩,我越接近,周围就越热闹,直到走到跟前我才看出那是铺满整栋大厦墙面的霓虹灯,通过巧妙的变幻组成细腻逼真的烟花画面。
搞清楚这只是漂亮的灯光后我决定往回走,没多远却突然一阵压抑感袭来,紧接着周围的建筑开始出现裂缝、崩塌,眼看着刚才熙攘的人群被砸伤、掩埋。我想赶快逃但快不起来,也许已经受伤了;只得挑看起来还不会马上塌的建筑物,扶着墙走。不过这也是徒劳,很快我也被整栋楼的倒下的半面墙砸个正着。

因为从始至终没有痛感,在半梦半醒之际我提醒自己这应该是梦,不会真的出事的……但醒了以后还是要去看一下新闻才行啊,但愿不要是什么不好的预兆才好……我才刚和魔都的同学交上朋友呢 =_=

2011.10.12 那个谁

因为昨天的梦我今天一直在寻觅那个人。和我一个班,长的特帅,字写的特好,我收集了他的草稿本,一页一页的翻看。最后发现他喜欢的人是我。
说不定某一天我还真能遇上这么个人。

2011-10-11晚的梦【工地和手淫】

【有一个很大的庄园,好像是我家的,不过庄园还在施工中,所以有很多工人和闲杂人等……我白天和Sai玩,晚上回去的时候我刷完牙就睡觉了……我半夜没睡好,用被子卷着自己滚来滚去,滚了一会儿我想起床,这个时候忽然听见Sai跳出来说,“你看,有人在那边打飞机!”于是我悄悄的跟着Sai走过去,三个男人睡在一起,其中有一个赤身裸体,另外两个开心的看着裸体的那个一边扭一边叫一边手淫。我当时觉得很震惊,于是默默跟着Sai看完了全过程……结束后,我就悄悄的离开了,然后一看,早上到了,就准备起床……】这时,闹铃响了,我醒了。

鬼大厦

媳妇梦到一座大厦着火了   然后里面的人烧死了很多,但是这些人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然后  现在这座大厦就到处开始闹鬼了。。。。。。

2011.10.12

昨晚有做一个很科幻的梦,但都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所有人的记忆都会以某种粒子的形式存储在一个地方。那些粒子还是可见的。看着那些粒子从别人头部钻出,像是灰飞烟灭一样离源头越远颗粒就越小,然后钻到某个存储空间去了。

昨晚夢見幫團子買到最後一張火車票啦

那張回去見老爹老娘老哥的車票啦
那張回去看家鄉的海的車票啦
那張回去和老同學瞎扯皮的車票啦
那張放下繁忙的心安靜看書的車票啦
那張回去大睡十天的車票啦
終於
被我
買到啦
是最後一張啦

穿越梦

昨晚昨晚做了个梦,接连穿越两次,但都是微穿越,也就是说,穿约到的时间点只比现实早了几天,但实现世界的方式却和现实大大不同,表象差别虽然细微,但还是能被细心的人们观察出来。没错,人们,穿越过去的不止我一个,而这些人对我们来自的那个世界有个统一的称呼——慢世界。
第一次穿越到的是一个兵营,当时很多人在围剿一只霸王龙——现在想来不可思议,但梦里见到时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于是我连忙爬到高处避免误伤,在一个传动装置的顶部看到如油脂样的液体里密密麻麻爬了许多蚂蚁。当时只是奇怪,后来才发现,这其实是整个世界的奥秘所在。
第二次穿越的前传:我的视角显示我是一头霸王龙,意识过来时我已经在沿着陡峭的滑梯下落了。滑梯很窄,而且实际上不过是嶙峋的山路峭壁罢了。两侧的不深的山谷下是许多各式的不知名巨型龙兽。按理说霸王龙几乎算是食物链的顶端了,但不知为何,我怕极了失足跌落进去,于是谨慎的保持着平衡,可惜我还是一个不稳摔下去了,随着地面巨大的震动,两头附近的龙兽聚拢了过来,我挣扎着想要马上爬起,但脚下湿滑,未等站稳就又跌倒回去。当我绝望的撕吼的时候,一头龙兽沉稳而准确的用牙齿扼住了我的咽喉。时间停止,再次睁眼,我已经以人的身份处在第二次穿越的场景中了。
那是一家医院,偌大的病房中坐满了一圈病人,大家在愉快的闲聊中。一个人故作神秘的谈论着他发现的世界的细微秘密,这时另一个人突然打断他说,怎么看你这么眼熟,而后二人各自报了一处地名,后者惊奇的说,原来是老乡,来自慢世界的老乡……
一个老人家说他原本好好的走在路上,突然眼前一黑,只有一瞬间,再睁眼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了,医生告诉他他生病了,只有这里才能治疗他,这里出产的肉有特殊的功效。于是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对面的墙上贴满了状如恐龙的解剖图……

最近很多夢都記不清了= =

....具體真心不記得了..
反正是有點悲傷的夢..
可能是太累了..

最近睡眠想當初差..

一直在做夢又一直記不住什麽夢

ORZ..

頭暈、好累啊

依稀只記得三個片段:
去一個陌生的城市考一個奇怪的證書
被迫參加補習班結果班上全是初中同學,曾今關係很好的那個同桌(男)居然給大家表演街舞,然後跟我說了什麼我沒有聽到
在這個仍然陌生的城市和爹帶著大舅家的弟弟擠公車,弟弟很煩,但是在車開始劇烈晃動時我還是奮不顧身的保護他,他是以四五歲的樣子出現的雖然他已經上初二了

2011年10月12日

昨天的梦是被囚禁的.
我和另外一个被囚禁在一个阴寒的地方 被领导虐
还是还算好 有部分的人身自由
梦的后半部分是探索如何去公司做工不迟到
地铁有n条换乘线路
但是怎么也换乘不了公司.
梦的最后是出来某条地铁 我说要徒步
一个地铁员工热心肠用他的人力摆渡车拉我们去离公司最近的地铁站
我还想说 帝都的地铁系统已经如此人性化啦

梦到了学姐、烤鸡和高中教室

十一借住在这里的学姐又出现在寝室了,莫名的跟我的室友处的很棒;可是代来的东西把这里搞的乱糟糟的。
梦到了高中教室,好多烤鸡!好多烤鸡!好多烤鸡!
上课也在吃,下课也在吃!

我一定是晚饭没吃饱吧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