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桌游

梦的上半部分不记得了。

记忆的开始是我和某亲戚(年长女性)以及此亲戚的两三个友人在一部行驶中的私家车上。貌似是大家一起出去玩。而且,梦里我似乎不认识除了亲戚外的其他人(都是年轻男性)。这个过程有很多细节都忘了。

然后到达了某桌游店。这时不知为何只剩下我和亲戚在了。变成我们先去开台,其他人过一会再来的感觉了。此店外面看上去是在地下商场的某个角落,门外有自助售票售茶水什么的机器,我们买了什么东西就进去了。里面感觉是半露天的(没有墙壁),从里面看到外面竟然是个阴暗的菜园(!?),而且从菜园那边飘来很多雾气,桌游店里也飘满了雾气。到处绿绿的有种阴暗的森林的感觉。

这时又出现了一友人(年轻女性),这个友人是我认识的,我们三个把类似吃的东西还是衣服什么的放好在桌上。

这时梦就结束了。

白日梦-111013.05

关于强烈幸福感的断章



梦的伊始是我和友人们准备去开采矿石。虽然说是矿石其实只是埋在浅滩里面的石头而已。


我们将那些圆润如卵、有漂亮色彩和内含杂质的石头称为“宝石”。而这条有着宝石的溪流我们称之为“神造之初”。

宝石浸在溪流里面的时候是和普通的石头没有什么区别是白色的,只有离开水中才开始慢慢变化,就像一朵花从花蕾开始慢慢绽放然后盛开最后凋谢一样的过程。

我们要做的就是把石头从水中捞起来然后开它有没有什么变化,如果有的话就在宝石“盛开”的时候用法术将它固定住使之不再变化。
而捞起的如果是普通石头,就要把它重新放回溪水中。因为那些石头都是“卵”,还没有孵化而已。在神造之初里面不论是怎样的石头,最后都会变成宝石的。



一开始我便和友人失散了,想着反正都在神造之初这里,一路搜寻过去总会遇见的,于是我便挽起了裤脚开始在浅水的溪流中寻找起宝石。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的运气极好,捞起来的很多都是已经孵化了的宝石。
手上能感受到凉凉的神造之初的溪水,躺在手心中的宝石由普通的卵石开始变得透明,中间的蓝色和紫色的杂质越来越明显,当变成像水晶那样剔透的状态时,掌心出现了一圈带有光泽的魔法阵将宝石包裹了起来然后一串可见的咒文像要把宝石拴起来一样缠了上去,然后法阵和咒文消失,一颗漂亮的宝石就这样形成了。

大概收获了有四五颗宝石的样子了吧,我打算收工去鉴定所了。结果水里面有什么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是一个魔石结晶一样的石头……

在神造之初的溪水里有很少的石头会直接孵化成魔石结晶。
普通的卵石会慢慢腐孵化成宝石,宝石经过鉴定会变成“结晶”。而因为各种意外,比如说溪水里面含有的魔力不均匀或者是特殊的元素影响导致孵化的变异才会产生魔石结晶。



我不太确定那个是魔石结晶的原因是因为它和普通的魔石结晶不太一样。
普通的魔石结晶就像棱角水晶一样充满了尖锐感。
但是这块“魔石结晶”却温润圆滑,和经过鉴定的宝石一样。

周围的人也陆陆续续开始离开神造之初,前往鉴定所了。看样子大家的今天的运气都比较好。这种情况应该叫“神初加护”吧?
既然有加护那么就不会出现魔石结晶才对……我这么想着像那块石头伸出了手。



比普通的宝石要大上一号,但是手感和鉴定过后的宝石一样,非常的舒适,充满了稳定的魔力流动的脉动。
结晶的内部就像秋天的夜空一样,满是碎星。光是注视着都会不小心沉醉一样。

“还是去鉴定所吧。”有点不放心的我带上了今天的战利品一起前往了神造之初的上游。



还没有到鉴定所的集会场就遇见了最开始失散的友人,他看上去很高兴,因为今天撞上了加护之日,不仅比平时有更多的宝石,而且鉴定的结果也会比平时好上不少。

我把捡到的结晶给他看,他惊讶道这个不是星河宇宙吗?

“什么是星河宇宙?”
“哎呀,你不知道吗?神造之初不是那位神祇的眼泪所汇聚成的河流吗?星河宇宙就是那位神祗所爱恋的人对神祗的思念凝聚成的核。”

“啊……是这样。”



凝视着那个结晶我突然感受到了其中的魔力脉动有变化。
透过与结晶接触的皮肤,大量的思念开始涌而来。

虽然有些许酸楚,但是快乐的情感占了大部分。
明明是幸福的情感,眼泪却也无法止住。

我用法阵把结晶隔离了起来,然后把结晶收入怀中。



……如果是这样,某种意义上也算是魔石吧。

久远之前的久远,那位神祇是不是这样拥抱着星河宇宙,留下了眼泪呢。



Fin.+

由于要做实验要到印度去

本人与高端实验牵扯不大,却梦到被要求去印度做实验
老师还给补贴
于是我在梦中就乐滋滋的去了,满心想着印度人英语绝壁比我们国人好
这下该狂补英语了什么的
真荒诞

据可靠传言,Dennis Ritchie去世。

北京时间10月13日上午消息,维基百科资料显示,美国著名计算机专家、C语言发明人之一丹尼斯·里奇已于10月9日去世,享年70岁。里奇生于1941年9月9日。他发明了包括C语言在内的多种编程语言,并研发了Multics和Unix等操作系统。1983年,里奇获得图灵奖。 http://rrurl.cn/bAly6g 也许你不知道有个大师叫Dennis Ritchie,但你应该听说过有门程序语言叫C,有个操作系统叫Unix。R.I.P.

地坛小汽车

在地坛的书市,和豆瓣的不乱特老湿还有其它另外两个豆瓣的老湿。在角落玩不乱特老湿的发条小汽车。

灰白色的办公室

醒来后就不记得自己做过梦了~还在想注册了梦境没梦写~
结果刷牙时突然想起来一点零碎内容~但很大部分还是丢失了~

总之是我参加了一个入职培训之类的培训班的设定~
班上有好些人~大家在一个很大的办公室内列队站着听讲话~

办公室是长方形的~天花和墙壁粉刷成白或浅灰的颜色~
天花板上横列着几排长光管~光管都开着~
没有窗户~办公室纵向挺深的~也没看见门在哪边~
整个气氛和感觉有点类似初中时的电脑教室或羊城所办公室~
地板是略带淡黄色的地砖~材质不明~
办公室前3分2的部分排了三还是四排灰白的办公桌~
有没有人在伏案工作就真的不太记得~

办公室后3分1是我们一群学员列队站着的地方~
面朝有很多办公桌的那方向列队~似乎是要让我们看着工作环境~
人不算很多大概三四排左右~每排四五个人这样~
我站第一排中间靠右的位置~
列队的位置地上有个︶型的小梯级~大概两三级~
前面办公桌那边是低的那边~
第一排中间的两三人~包括我~阶梯下方或刚好可以踩在梯级上~
第一排左右两端和后面几排的人就站在阶梯上方~比较高的位置~

总之就是列队了~有似乎是训练员的人在前面喊我们对齐站好~
但学员的纪律很松散~对方也没有严格要求要站整齐~
所以结果也没怎么对齐~就是稍微站得看起来成行成列了一点~
总之说了些话~貌似还做了些动作~然后就场景转移~

场景转移后是去了个类似晴空物语的“古代沙海”差不多的场景的地方~
总之是山里面~山是黄色的~感觉都是黄土~很少树木~
有个武林门派的少主之类的角色要结婚~
女方那边是个不知道是回族还是苗族那样感觉的少数民族的一对姐妹中的一个~
由于门派少主要娶老婆于是~
少数民族就决定让不记得是那个姐姐还是妹妹嫁过去~
貌似有点逼婚情节?总之就是那对姐妹在依依不舍地话别啊落泪啊这样~
然后场景再转移~

又转移回去那个灰白色的办公室场景~依然是排队~
忘了训练员说了什么~大致是些工作规章制度的东西~
其中说到来到这个单位以后要严格遵守纪律~
不能随便咳嗽~会破坏纪律……
然后学员又重新开始列队~
我旁边的人让我站中间点~结果我就只能踩在那个梯级上~
然后不记得了……再然后醒了……

2011-10-13

我想用融资租赁的方式跟@马伯庸 联系合作事宜还真联系成功了……后面又梦到了18x的白蛇传的类似情节,还梦到了跟同学一起吃半价的呷哺……

昨晚又做了两个梦

一个yooooo,致使。。。不说了。。。
一个是半夜和朋友逛街。? 然后路过一条河,到了一个广场之后发现有东西落下了,于是跑回去。走到那条河边,不知怎的身子一歪,摔到一边,滚了下去,抱住了一根杆子,不过一会儿又松开手继续往下滚,最后死死抱住一棵树。而后来了一个小孩儿,不知咋的就把我拉到道路上了,还把我领回他家,吃了晚饭。回到自己家后,全家开始准备好几万来谢那个孩子。。。。

2011.10.13 外生物大战

我们在教室里不知道在做什么,然后教室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实验室,我们在研究一切液体对生物的影响。
因为某些因素导致病变,生物开始黑化,然后来攻击我们。最开始是蛇。我们几个女生害怕极了, 然后有人说,只有去买XX道具什么什么爪才可以打到他们,现实中的武器是打不到他们的。我很怕,一直提防着他们来袭击我,根本没有时间去买,他们给了我几个,我扔过去都没打中,不过还好,那怪物很少来打我们这边,基本上都在攻击男生那边。
然后有人说,发现用那个黄颜色的液体倒在它们身上它们就会死。然后我跑去拿了好多,但是它们躲的太快,没办法倒在它们身上,后来那个蛇变成了一只猫,有个人跑过去想倒在它身上,我们都以为成功了,没想到猫的脑液进了那个人的大脑,他也被黑化了。我们所有人都往后退的时候,大块头往前一站,拿着一把斧头,顿时间五光十色什么也看不见,猫和那人都被消灭了。
这结局还是有点悲惨的,死了一个同伴。
后来我醒了,看时间还很早,又迷迷糊糊睡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就起床了。

天使篇外篇·中

883经过青年路,绕过保税区,路过我的母校开发区中学,接着到了上岛咖啡厅,9:40。Jessie只来过开发区中学一次,那次,我就是带她去上岛的。

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开发区依然是人烟稀少,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抬头看去,就见到2楼上岛咖啡厅那黄黑相间的外墙颜色,透明的落地玻璃窗。我一眼就看到了Jessie,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距离比较远,不太清楚,但我肯定那个是Jessie。这一天,终于来了。我呼了一口长气,缓缓的走上楼梯。一推门,服务员的“欢迎光临”就脱口而出。Jessie向我招了招手,我点了一下头,径直朝靠窗的Jessie走去。

“很久不见了。”Jessie站起来。

我微微张开口,静静的看着Jessie。她的头发已经过肩,不再乌黑,而是挑染了暗金色。看得出来,化了淡妆。蓝色的毛线衣,黑色的长裤。椅子上放着一件大衣,看质地,应该是毛料。Jessie的手指还是那样洁白修长,只不过,指甲染成了淡淡的粉红色。我视线的焦点再次落在她的眼睛上,出国的时候她比我矮半个头,现在已经和我一般高了。身材也苗条了许多,不像以前有一种胖乎乎的感觉。

“坐啊。”Jessie开口了。
我坐了下来,Jessie也坐了下来。
“喝点什么吗?”
“鲜奶。”
“小姐,一杯鲜奶,热的。”

“真是好久不见了,你变得那么漂亮成熟,我都认不出你了。”
“呵呵,我高一出去,现在你也已经大一了。”
本来有很多话想说,有很多事想问的,可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Jessie见我不说话,稍微侧了一下头,问:“怎么了?”
我摇摇头,“没什么。有很多话,却不知道怎么说。”
“你也这么觉得,我也是。本来想好有很多话的,现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也许……也许是我们分开太久了,已经变得陌生了吧。”
我的心纠了一下,是啊,这是我不想说出来却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你这次怎么又回来了呢?不是移民了么?”
“我妈回来办点事,我也趁放假回来看看。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回来了。”
又是沉默,幸好鲜奶上来了,我端起来喝了一口。

“阿勉,我们之间,现在,怎么样呢?”Jessie轻轻的说着。
放下杯,我说:“就这样咯。”
“我是说……”
我稍微举起手,打断她的话,“文文,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依旧把你当成是我的女朋友。你怎么想呢?”
Jessie低下头,叹了一下气,抬起头,说:“文文依旧喜欢阿勉,却不再是爱。你,明白吗?”
早已料到的结局,这种情形,已经在脑海中想过千万遍。空空的邮箱,ICQ上不再闪烁的名称……只是,我还是不希望这种结局发生。可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闭上眼睛,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下来。不过,只流了两滴,左眼一滴,右眼一滴。Jessie微微张嘴,有点吃惊的样子,她递了一张纸巾过来,我没有接,只是用手轻轻的拭去眼泪。没有再说什么。

良久,我才说:“嗯,我们分手吧。”
Jessie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我一口喝干杯子里剩下的牛奶,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在车上,Jessie轻轻的靠在我的肩膀上。
“文文,你还记得自己的中文名么?”
“呵呵,虽然出国了,但我还是炎黄子孙,我叫郑逸文。”
“你什么时候走,我去送送你吧。”
“1月4号,上午11点的飞机。”

883开得飞快,把路上的行人,树木都抛在了车后。

我这才不是日有所思呢哼~!

梦见和同事和好了
十一放假前一个星期就冷战了,梦里可以很自然的和好,现实中没有希望了吧(才不是蹭得累呢!!

夢想

在 Google / 百度 搜了一下夢想,我 (bgm38) 了。

數據庫丟失

很大一部分都不記得了……

只能想起一個中年男人是我boss,我和幾個類似同學之類的人在大叔工作室里打工,大叔丟給我一大摞客戶名單和電話,還有注明每個人是什麽事件,叫我一個個打電話過去

後來發現是推銷車保

打電話過去說X先生您的車在什麽什麽時候發生的什麽什麽事要怎樣怎樣投保之類的……

後來大叔還跟我說“你以為有收據馬上就能出發票么!”之類的話……

然後是一群人來到工作室外面,是一片雪地……
後來好像是要去打什麽BOSS……

只記得這么多……

做了个梦

9.22做了个梦,梦见一个高中同学,拉着我在海面上下海豚状翻腾,后来我呼吸跟不上了 ,就死了。之后灵魂来到了遗像前,那是个很搞笑的装置,貌似把一个玻璃杯挂在相框一角上,细节记不清了。

记录梦境的尝试

我记得半夜可能是前几个rem区的时候,我也醒过,并且写下了一些东西
但那个梦已经不记得,并且笔迹根本看不懂了。。。
但在早上6点,我醒了!我一睁眼,就立刻记下了自己的梦。
一共应该是有3段。3个episode
第一段记不清楚,只记得主角是个年轻女人。象几十年前的故事。
第二段记的多些,有一对父子。儿子大约10岁以下,他有一个游戏,绿色的草绳4股,把象蚂蚱一样的虫子放在上面,一条绳放一只,让他们赛跑。
但好像后来儿子死了,只剩父亲一个人。
第三段最接近现实,可能是白天的意识回来了。是我在客厅里和我室友的对话,
在梦里我室友是个非常瘦的女生,瘦到让我想起小学时一个有心脏病的女生。
以下是对话形式

你今年打算去哪里
就美国,也许泰国,越南 这些东南亚国家吧 有点怕(我指我怕巫术类似降头一类东西)
会去多久啊
就几天吧 (3天吧)
在英国都很早睡,最多就2,3点,也就看电影会看到9am,不像米国生物钟颠倒。。。
2,3点对我来说都很晚了
我记得你的生物钟啊
我调回来了
你运动很少吧 我喜欢运动 每天都大量运动
(难怪你那么瘦,我不运动也很少吃才瘦,一吃就胖了)

然后就醒了
p.s.我没有打算去东南亚,只是最近生活里会想到自己泰国,越南的同学。并且有人在现实中和我说过我不运动但还是瘦。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