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很累

一夜无梦,尽早差点迟到,好险。

我的男友是个间谍

昨晚做了一个梦:我恋爱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男友失踪了。后来有关部门过来跟我说他是个间谍,和我在一起只不过是个伪装,现在他已经死了。我不相信。不是不相信他是间谍,而是不相信他死了。一直坚信他没有死,不会死。消息传出后,人们整天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我很反感。然后场景和描述角度换了,变成了描述男友是怎样甩开跟踪,维护自己的秘密。然后视角又回到我这边,朋友邀请闷闷不乐的我去听演唱会,去之前和一个大妈吵了一架。演唱会开始,出来的是酒井法子,很漂亮,用中文唱了一首很出名的歌(好像是甜蜜蜜又好像不是),歌词中间被改过,委婉地表达了她对吸毒那件事的后悔之情。然后出场的是赵薇。。。两首歌听完,我回头望了望,猛然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我站在最后一排,却能清楚的看见舞台,就好像看大屏幕一样清晰),我追出去,但没发现什么东西。
听完两首歌我就离开了,照常去肯德基打工,最近KFC推出一种新汉堡,生意很火爆,人很多,夜深人静了,顾客慢慢减少了,经理让我把明天要卖的汉堡全部包装起来,我默默的包着,快包完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姐,来份汉堡。”抬头,是男友的脸。梦醒了。

昨天梦到一群人排队等着试玩大菠萝三……

好像食堂打饭那种窗口,好多条队伍。有一个家伙还掏出一个造型怪异的手机类产品说,看我还自带了手柄,那个东东上面果然有上下左右还有四个应该是框叉三角圈的按钮,不过是电容触屏的……
然后游戏界面是那种MD主机的画面风格……囧到了。有个试玩的哥们说,这一堆买的装备怎么都只有图标看不到属性啊,另外一个哥们说,你得按SELECT键切换……这还是大菠萝三么=_=

副本*3

第一个副本不是很记得了,只能想起一些关键字……

貌似很庞大的世界观,安检,我和我妈,还有很多妈妈桑,排队,重大事故,穿插剧情的线索道具……场景跟2012码头内部有点像?


第二个……

跟我爹去动物园,梅雨天,园里基本没人
然后走到一座小桥的时候高中认识的两只日本妹子迎面走来打招呼~
我爹貌似说要看熊猫什么的……

动物园之后换成了市区场景,我爹带我在几条街区不断绕路走,然后我提到了什么事情,就换成开车带我去一栋大厦,貌似是在二三楼租的一个办公室还是什么的(反正不是用来住的),然后爹开始介绍这个周边,有这个那个很方便啦什么的……


第三……

一个妹子穿越去了未来……着陆在闹市的一栋比较破旧的房子的四五楼里,墙壁铺的白瓷砖又脏又旧,屋内没有任何家具

窗外看到楼下不远处是漫展的cos大赛舞台……

然后有一群人来到楼下要追杀妹子,然后又不知道少女的身边从哪里又冒出个少年……
少年不记得介绍了一堆什么东西,然后像少女示爱……我喜欢你很多年了什么的……
然后大概是被发卡了……

来追杀的人上了楼就要进房间,少年就带着少女逃走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逃走的,总之出现在了cos大赛看台的座位上……
(类似小型体育场,露天,方形,简陋的观众席)

追杀的人又追过来……
人群开始骚动……

然后没了……

梦见自己在飞

走着走着,稍微一用力,就飞起来了! 自己可以控制自如 :)

苦逼

苦逼注册了的第一天,晚上竟然没做梦
昨天临睡前把BAKUMAN2.2看了,最高和亚豆的小柏拉图纯情真是羡慕的苦逼翻腾好久!!!
现在在班车上又要上班...

算逃避么

做梦梦的乱七八糟 大学中学时候的生活揉一块了 梦醒了只有一句话 小鬼 真想回到做学生的时候 一瞬间鼻子头就酸了

不是噩梦,却在梦里想要哭出来的悲伤

第一次在梦里也能清楚地感到无奈和伤感,就是在昨天晚上。
也许是因为某本古龙武侠同人的缘故。
大概是——沈浪死了,朱七七的儿子有负父亲的名声。朱七七最后死于火中。
具体为什么会那么难过记不清楚了。隔的时间一长,细节基本全忘光。
这种梦比噩梦可怕多了,宁可被噩梦惊吓,也不要这种想哭却因为是做梦而哭不出来的感觉。
好在最后闹钟叫醒了我。因为做了一个让心情非常不好的梦,导致赖床到差点迟到。
我知道不能再软泥啦。。。让我好好努力这一次吧。
Zzz

Jared

我们牵手奔跑在几近被外星人侵占的城市里。
真正的梦中情人。

多梦!

呵呵  老是多梦,一个接一个,这和大脑兴奋度有干系,睡前大脑过于兴奋,就算在睡觉的时候也是在不断的运转导致梦比较多,也算是一种睡眠障碍吧,其实也算是神经衰弱。

多重梦魇

转转之前在B站发过的梦魇吧

发生时间是几个月前在学校午觉的时候。大学寝室是6人间三个上下铺那种,但因为吾辈读预科所以一个寝室只住四个人(就是空两张床),吾辈睡在下铺。同寝室有一熊孩子是玩网游的,每天一回寝室就开始玩声音还很大。
1st:睡下后没多久就隐隐约约听见金属撞击的声音,吾辈以为是那熊孩子玩游戏没关声音于是闭着眼睛说【xx你把声音关小一点啦】,熊孩子似乎没听见,于是又说了一遍,但喧闹的声音还是没有停,吾辈想大概是因为自己声音太小了于是把音量加大了说【我叫你把声音开小点啊!】,但说出来的声音依旧是软绵绵的刚睡醒的那种状态并且怎样都吼不出来,吾辈这时知道自己在梦里还没醒了,便想要睁开眼睛,但无奈根本睁不开。
2nd:经过一段艰苦的奋斗,吾辈终于把眼睛睁开了,模模糊糊地看到了蚊帐和寝室的柜子,还有中午太阳光透过窗帘把房间染成橘黄的色调。仔细一听,游戏的声音还在,吾辈又喊了声,熊孩子还是没理,吾辈生气地正想要砸床,发现手脚动不了,头也动不了,吾辈又反应过来原来自己还是在梦里,然后吾辈又开始使劲。
3rd:终于头可以动了,甩了几下头清醒过来后吾辈听见熊孩子还在玩游戏,怒得直接跳下床走到她床下(她在上铺)【你要不要人睡啊你!】,结果熊孩子不理吾辈OTL。
awake:这时,对床的闹钟响了,吾辈一下子把眼睛睁开,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不停地喘气,房间是被中午太阳光透过窗帘染成的橘黄色调。吾辈下床对那熊孩子说【一中午就听见你游戏里的声音搞得我完全没睡好诶】,结果熊孩子惊讶地把耳机取下来说【怎么会?!我一直都带着耳机的啊!】。
听毕吾辈囧了会,默默地把钱包里的那张金刚经卡片拿出来放在了枕头下........

Tender Reed

Some say love, it is a river,that drowns the tender reed.
有人说,爱,是河流,容易淹沒柔嫩的蘆葦

以上摘自手嶌葵的歌詞[The Rose]

2009年,高中畢業前夕,我做了現在所有記憶中所能追憶的,這輩子第一個和真實人物有關的春夢。

劇情便如這句歌詞所說一般,有河流,有滿世界的蘆葦草,有喜歡了幾年的男生。只不過,這裡的蘆葦草仿佛也有如歌詞中所說般容易淹沒的柔嫩,他們泛著秋天的金黃,蔓延了整個世界,淹沒了坐在河岸旁的我跟那位仁兄。在夢境里熟悉的臉孔不再白得透明,而是被金黃的蘆葦染上一層淡淡的金色。

不過春夢並沒有像一般的春夢一樣有激烈的十五十八禁鏡頭,我們只是在河岸邊坐著,平靜地看著時光流逝。有時候他會撐起一艘木舟,我坐在上面,氣氛依舊很溫柔地安靜著。

接著就這麼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了。

不過或許其實是臨近高中畢業,就要到了離別之時,我分外不捨,卻在那時還年紀小得不知道不捨是什麽。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