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

考试•跑酷•飞行模拟

昏暗的教室,人声嘈杂,空气潮湿。
老师来了,「接下来开始考试」,卷子发下来,上面写着总分 17000。

考的是数学,东张西望半天,期间有人被抓作弊。
「高考数学能用计算器?」我问。
「不知道唉。」背后的女生答。
我的梦里总是有很多很多人出场,此刻的这个教室里至少有五十人。

「不读研的话,这个考试其实无所谓。」同桌说。
最后还是拿起笔开始做题了,第一道题是……

「以下那个选项是玩生化危机的小明具有的特质:」

唉?考的不是数学么!

翻倒试卷背面还有方格纸考作文。

!@#$%^&&*)

完成第一面选择题,作文构思了一个很有基情的故事,慌乱地写了一半,铃声响了!

无所谓了!反正我不考研!

和大家讨论了一下题目,离开学校,路过了 doit.im 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面有三个人,@disinfeqt、 @adamsxu 还要一个大概是 @leeiio。

聊了一些奇怪的话题,我们决定去吃饭,场景切换到了室外。

在选了几家店都不满意的情况下,他们飞奔而去了。

我和一个女纸开始了狂奔跑酷之旅!
(我认为是受到了这个的影响:http://uk.pc.ign.com/articles/119/1199963p1.html)

场景是一个汽车修理厂,期间还穿插了解谜元素,我记得有一个是布娃娃的解谜,解谜失败布娃娃向我扑了过来……

场景转移到游戏机厅,是全景的飞行射击游戏,目标是侵扰城市的飞龙。

游戏非常真实,所有受到的攻击,角度的转变都会反应到现实之中。

勇敢的飞行员同志避开了正常路线,飞到一个角落获得了高能火炮。

还有 5 秒就要 Time Up 的情况下,终于回到主场景炮击飞龙。

轰!轰!轰!

我醒了。

111014

  昨晚的梦分三段……中间的衔接段怎么回想也是一片迷雾,前段是和一个好姬友去一个好姬友家玩,这家是在四楼,但是前两层楼梯是那种几块烂木板摇摇欲坠的样子,于是恐高症发作……第一次上下楼梯的时候还勉强支撑着,第二次直接腿软了。两姬友还围上来问怎么了怎么了……
  后段是在玩解谜游戏,神秘视线1代那种纯按单词找物品形式的,一周目本来是完美通关,但由于某种原因又来了个二周目,再次通关才发现这次没找隐藏物品所以完成度只有88%……于是醒前开始照攻略通三周目……醒时脑内BGM是大哥的蓬莱花……

+死亡+

来记录下以前跟死亡有关的,记忆稍稍深刻的梦境吧。

让我记忆最深的是高一时候做的梦。
那时候我还在住校,当时是一个大客厅,外加四个房间,每个房间有八张床这种,还有一个大的洗手台和三个厕所坑(……
一来就是我醒来,发觉门外有骚动,然后凑过去,才知道是我寝室的一个妹子(暂且称B)不见了,而且消失很久了。大家都很惊慌,好像是最近有什么杀人魔事件之类的……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瞬间觉得她已经不会再回来了,而且还能感受到她得尸体在哪里。我冲到厕所,然后指着坑洞说,她应该就在那下面。说完我就走了,心情很沉重。紧接着就听到女生的尖叫声。大概是看到被分尸的她……
因为这件事情,学校变得非常慌乱,老师都让我们呆在寝室不要出去,这时候寝室的布局已经完全变了(但梦里完全不觉得)。下个场景就是寝室的其他两个妹子靠在厕所外面的墙壁上,哭得很伤心,我不停安慰她们,然后带他们回到寝室睡觉。当时寝室里的床位变成了两个,而且不是上下铺了。跟我住在一起的妹子暂且称W吧,W说自己很怕黑,很害怕,所以一直把灯开着。后来我看她睡着了,就把灯关了。结果我刚一躺下,就觉得对方的床上有什么动静,我赶紧开灯,最后出现的画面大概是W的床整个凹下去了,像是W被床吃了一样……
后来好像我就醒了,然后感觉是中午,阳光很温暖很舒服。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B是不是还在。我跑到她的床位(她在我斜对面),发现人不在,立刻心就慌了,但紧接着,我便看到她在洗手台那里洗袜子(噗),那时候我真的觉得我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冲上去抱住她,不由分明地就说着“太好了,太好了……”,B就很无奈但是又带点疼爱(喂)的眼神看着我,问我怎么了。当时那个场景真的非常非常美,阳光照了进来,一切都好舒服,和前一个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接着我又醒了,这次是真醒了,大概早上6点多,该起床吃饭去上课了。我微微抬起深,望B的床位看,发现那里被子还是龚起来的,但是还是忍不住问“B,你醒了没?”,然后我就看到手机的光线,她还是和平常一样回答我:“醒了啊,你是不是等到我起来你才起来哇?”(四川话w)。当时我的心立刻就安定下来了……
到现在和B都还是非常好的朋友……只是这个梦太神奇。

*

在梦里经历得最多的,就是被追杀OJZ或者是陷入险境快死了。但是好在我的求生意识比较强,挂掉的几率比较小。但是记忆中有次已经忘记是被什么追了,当时我想过桥,但是桥瞬间断了,我本能地去抓什么,却抓住了两边的两条绳子,而我自己横在中间,我记得在梦中我这样抓着了好久好久好久,后来真的觉得绝望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放手了,大概就是放弃生了吧。
就在我掉入底下深渊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巨大量的信息不停往我脑力灌输,而且那些信息好像是什么语言什么字符都有,但是我却都能看懂,能明白,嘴里好像还在念叨着什么,接着我就醒了……记忆中,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在梦里放弃生。

*

还有次记忆非常深刻的梦。当时醒来的第一个感想大概是“幸亏是梦啊!”

梦里显示不停的梦中梦。我好像是睡在书房,窗外一直下着大雨,连屋里都是阴阴的。不停从书房里起来,发觉是梦,不断地循环。因为迟迟无法醒来,梦里好像心情开始变得异常焦躁,接着好像思考也开始混乱。
不知道为什么,梦里的自己开始幻想楼上有人要杀我,然后脑内模拟了无数种他杀我的场景,我把门窗关得死死的,都还觉得他能穿过房门来杀掉我。越这样想我就觉得越可怕,最后我终于受不了了,就到厨房拿起一把刀,冲上楼,把我认为是要杀我的人给杀死了……
我只记得梦里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倒在血泊里了,而我手里正握着把刀不停地滴血,身体不住颤抖。我不知道是该逃走还是自首,那一刻我开始无比后悔自己的冲动。然后我发疯一样地跑回家,好像又发觉那个人又死在我家门口了。

总之觉得那个梦好像是现实和幻觉已经搅混了,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杀那个人,或者那个人早就已经杀了我?

但是醒来后,第一件思考的事情就是我到底有没有杀人……冷静了几秒钟后,我终于想起了刚才的是梦,然后开始庆幸我的下半生不用在监狱里过啊……(喂

白日梦-111014.05

内容……忘记了。

而且到中午也没有想起来,大概就想不起来了吧。










睡眠时间:0041→0704

Fin.+

梦到鬼了

做梦的时候梦到鬼了  是个女鬼。。。   本来还是萌妹子  突然现出鬼脸。。。结果我不干了    揪住胳膊踢她  要她给我变回漂亮妹子去   还要换个有情调的漂亮场景。。。。。唉  想来  我对鬼妹子太不尊重了啊。。。。。    嗯嗯   正在踹的时候被妹子拍醒了   问我  在够什么东西呢。。。。原来 我两个胳膊都往同一个方向够着。。。。。

天使·篇外篇(下)

2001年12月25日上大学以来第一次逃掉了专业课,回来就知道被点名抓到,自己的运气真背,而且看看考试安排,1月4号下午有一科考试,看来老天爷是铁了心和我作对。

自己在接下来的日子每天都复习到晚上1点,然后和还在熬夜的朋友去吃宵夜,现在也很怀念那段日子,虽然很累,却感觉大家的距离很近。为了赶复习进度,只有拼命了,其实,是想去送Jessie,又不能拉下功课。

1月4日,我带着专业课本早早的去到机场,站在二楼,趴在扶手栏杆上一边复习一边望着一楼的入口,事实证明自己是傻瓜,带书了却完全看不进去,一个小时只翻过了4页……期间脑袋不时像雷达一样有规律的转动,搜索目标只有一个:Jessie。

9:45,我看到Jessie和她的妈妈来到了机场。我看着他们去办飞机保险,看着他们坐下,看着他们聊天。看着Jessie不时的四处张望。等到10点,我打电话过去,告诉Jessie我在二楼等她。Jessie拿着电话看向二楼,我稍微点了一下头。Jessie挂掉电话,和她妈妈说了些什么,朝我这边走来。

我和Jessie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你很快就要走了,以后,恐怕很难再见面了。”
Jessie没有说话。
“你会想念我么?”
Jessie点点头。

“嗯,你干嘛还带着书来啊?”Jessie拿起我的书,翻了翻,“法理学……”
“这个,我带来防身用的。”
“防身?”
“是啊,万一遇到歹徒,可以用来砸他。你看,那么厚实的书本,和砖头差不多了。”
“呵呵……”

几年了,又听到了Jessie的笑声,还是像风铃般清脆,又唤起了我的记忆,以前的点点滴滴忽然间变得清晰起来。只是,越清晰,越心痛。

我拿出那条银色的项链,在Jessie面前晃了晃,“还记得么?”
Jessie用手接了下来,“这是我送给你的,不过,怎么只剩一只戒指了?”
“另一只我留着,这条项链,你带着吧。”
Jessie把项链举在脸前盯着看得入神,眼瞳也变成了银色。Jessie啊,你在想什么呢?从前么?只可惜,不可能像从前一样了。
我的鼻子酸酸的,心一阵一阵的痛。

Jessie的电话响了,听到她妈在电话里说怎么去那么久,快回来,登机了。Jessie应付了几声,挂断了电话。
“我要走了。”
我们站了起来。
“文文……”我和Jessie面对面站着,我没有再说话。
“什么?”
“没,我想再认真的看看你,记住你的样子。这几年,回忆的时候,发现你的脸庞已经变得模糊,我不想有这种梦一般的感觉,我想真真切切的记住你。”
Jessie笑了,笑得很灿烂。那一刻,我觉得,她是天使。

我们对望了整整一个世纪。
Jessie轻轻的在我的左脸颊上吻了一下,低声的说:“Farewell.”然后向电梯的方向走去,我看着她下电梯,看着她走向她妈妈,看着她和她妈妈说话,看着她和她妈妈走向登机口。这其间,Jessie没有回头,只是在进登机口的时候,她把那条项链戴在了脖子上。
“再见了,文文。”

11:10,我离开了白云国际机场。下午法理学考试,我做得很顺利。后来的结果是,我90分。

02年9月1日,我再次收到了Jessie的E-MAIL。里面有一张照片,照片比较模糊,看不清她的样子,Jessie站在海滩上,里面穿着白色的衣服,外面还是一件白色的休闲服,没有扣钮扣,右手轻轻的抓着衣服的中间,穿着一条深蓝色的七分裤,头发稍微短了一点,又恢复了以前的乌黑,她的身后是一抹落日的余晖,一片黄昏的海面,光着脚踩在被海水浸湿的沙子上,笑得很开心。……照片上的日期是02年8月16日。

后来,我知道Jessie考上了悉尼大学,由于父母的反对,没有读她想读的atomic physics(原子物理专业),而是读accounting(会计)。知道她可以靠着奖学金和平时的兼职相对独立的生活。

再后来,便没有后来。我们再没有联系过。

大扫除的时候,我翻出了那枚银色的戒指,突然泪涌不止。

这个其实是更早前的梦了,在梦里,我赶了三趟火车……

虽然大概是3年前记下来的梦……但是由于它太过于风花雪月,我至今都把细节记得很清楚。

这是一个既冷酷,又无情,且三观不正的梦……
在梦里,我提着包和悠悠女神还有狐狸大大一起坐火车,准备要去一个什么地方的[][]展。
途中身为那个展会常客的悠悠女神提议,不如提前两站下车吧,这样我们可以去传说中那个名叫“连云寨”的景区看看。狐狸大大欣然同意了,我拎着包包也就跟着下了火车。
这时,在我的梦里,时间将要黄昏。
下了车之后是一望无际的荒原,杂草丛生,过路的雁群低鸣,太阳血红血红的在天边摇摇欲坠,一片典型的中原景色。
——但是,这段景物描写其实就是为了说明,这是一个路鸟都不乐意拉屎的荒地= =
于是我惊惧了。
要是等到天黑,还没有火车,这荒郊野地里,要去哪里睡啊……
我们下车的这地方没有站台,为了和可能将要飞驰而来的火车保持一段安全距离,我后退了几步,然后发现,踩在了类似于田埂的土地上……
请不要计较为什么在这种郊外居然会忽然出现农田这种东西,你知道,做梦的人通常没有什么逻辑。
让我们将视线转回我们队伍的领军人物——女神。
她如同伟人一样,哦不对我不该用如同,女神本来就是指引我们前进道路的伟人。应该是,女神用她一向以来气势蓬勃气概万千的姿势,胼指指向远方的一个小山头。
这座小山头该怎么形容呢,就像是一般传统老套的古风电视剧里,住着小隐于农村的高僧/老道/土匪/魔头/大侠……的那种远景小山……
隐约能见到一个建筑物但是又看不清楚,充满了神秘而邪魅(?)的气息。
女神缓缓开口:连云寨就是那里了!
狐狸大大神往地点点头。
女神又接着说:好现在我们看到它了,就不浪费时间走过去了,等下一班火车吧。
ORZ。
我似乎在梦里体会到了失意体前屈的感觉。我想,怎么只看一个远景呢……?
但是鉴于做梦的时候人脑子都比较混沌,我没能提出比方说去借宿一宿的可行性意见。
所以我们继续等火车。
很快,从远处,一辆破破烂烂的小中巴从远处开来了……!?
它长得像所有开往城市郊县的那种长途公交,就是相比市区的1元自动投币OR刷卡,车上有个售票员姐姐会对你说,票价3/4/5/6/7……元的那种,就是破了点。
公交车前方的牌子上清清楚楚地写着7路,然后有什么华山男子医院之类的站...其中终点站写着,旗亭……你看,我的梦就连细节都很完整,我真牛,是吗?
车停在了我们面前,此刻不知道为啥周围忽然出现好几个围观农村群众纷纷挤到车前准备上车……
我也奋力地挤开人潮往里冲,临上车的那一刻忽然灵光一闪,哎?我这样真的可以到展会去吗?
于是我回望着女神和狐狸大大。
……她们提着行李,绕开了人潮,向着铁轨跑去。
喂!你们就这样抛弃我了吗吗吗吗……?
我又从人潮中逆流而出,看见一列不晓得哪里来的,就像从天而降一般(这个形容确定没错?)火车停在了铁轨上,只是我的视线被小巴挡住,看不见火车了而已……
既震惊又震惊的我向着火车奋力奔跑。万一我连车门都没摸到,车就开了咋办呢!!
但梦里,最怕的事情不是经常就会发生么……
女神大大和狐狸大大上车后,车门就关上了。
我眼睁睁地看着这辆火车从我眼前开走了……
心里苍凉地回荡着悲——剧——呀——三个字,然后这个中原的荒地忽然被我代入了中原的某个农村小站……我一想,好歹也在中原念了四年书呢,要去郑州还不容易吗?总能在终点站和你们回合的!!(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个时候展会城市忽然确定了是郑州……不要和做梦的人讲什么逻辑……)
这个福至心灵的想法让我忽然就有了在这里继续等火车的勇气ORZ
然,这时候小巴司机开口喊我,声音是赵忠祥的声音,定睛一看那脸居然是菊花的脸……!0口0
随后他的身影居然在我面前慢慢模糊,氤氲,渐渐飘渺升上半空……
有着赵忠祥声音的菊花变成了传说中的旁白天音。
那醇厚的声音问我:大当家,你难道不想回来看一看吗?
我心胆俱裂。
虽然当年水果篮子之后,就被喊了四五年大当家,但是FB和NS有一毛钱关系啊!!!???
这时又有一辆火车从天而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夺路狂奔冲了上去……
什么?还没买票?这很重要吗?之前狐狸大大和女神不也没有买……?不要和一个做梦的人计较啦……
上了车之后我一看站名,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时候火车内部长得像公交大巴……那字全是模糊的,一个都不认得,所以就胆怯地去问司机,终点站在哪里……
那个像开汽车一样开着火车的,老到牙齿都掉光的司机笑嘻嘻地说……是武汉啊!
这一刻我泪流满面。
上错火车了……
多么一波三折的梦啊。
但我是谁啊,我坐了4年火车可有常识了!我一想,所有从我们这发车到武汉的火车,都要到河南中转呢!进入河南中转的时候,第一站就是商丘呢!
商丘我可是呆了4年啊!
智勇双全的我忽然又充满了勇气,向司机确认了下一站就是商丘……决定到站了下车再转第三趟……

这时候我醒了,一看手机,嗯?一点?也就是说上述这么辛苦这么波折的情节,居然是在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里发生的呢!
我感慨着,同时咒骂着这个梦真离谱啊太无情太冷酷了,又睡着了……
这个梦又开始继续。并且它开始变得三观不正了。
恍惚间我又回到那列开往武汉的火车上,右边站个面目模糊还抱着小孩的strange auntie左边站个穿着皱巴巴夹克的strange uncle,我以梦中的上帝视角感知到了他们其实是一对雌·雄·大·盗!
于是我就一边提放着外套右口袋的钱包不被antie摸走,一边提放着外套左边口袋的手机不被uncle牵羊,同时还要留神脚边放的小旅行箱不要被路人偷提。喂怎么变成天下无贼了快醒醒!我对于在梦里还能自我吐槽的自己感到十分骄傲,而人一骄傲就容易出岔子于是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就被uncle偷走了……
我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异状于是就一把揪住了uncle,他把两个夹克口袋翻出来给我看表示那是空的而我扑上去对着他上下其手地搜查,终于在他的夹克衬里(……)内摸出了我的手机。我真的是在为了讨回我的手机与他展开了斗智斗勇而不是在趁机吃uncle的豆腐……囧
没有得手的uncle十分沮丧,而我竟然开始和他讨论起怎么选下手的目标,第一条就是千万不能找像我这样警觉性奇高又具有上帝视角异能且神勇无敌的人来下手!(……)
中心思想是你找谁下手都成总之不要找我就行了……可是按照原则和传统剧情(?)来说我原本不是应该要劝他改邪归正的么!?
多么三观不正的梦啊!!
但是又一阵恍惚间我就下了车来到了商丘火车站,它和我记忆中基本没有太大出入只是变得更破了!?我站在月台上开始等那列将要开往郑州去和女神还有狐狸大大会师的火车,但是忽然听见有人叫我。
我猛一回头,看见了我大学四年的老乡会同学们……!
他们竟然还都穿着文革时期流行的那种款式衣服呢!
我一阵感动于是扑上去和他们一一拥抱,这时侯有一个女声幽幽地开始唱:“再回首恍然如梦,再回首我心依旧……”。旁边的围观群众是梳了两个辫子的文革少女们但她们都穿着铁路工作服还套着白色的炊事员罩衫(!?)眼泛泪花感动地为我们鼓掌。

终于我受不了这个神魂颠倒的梦于是醒过来了,发现时间已经两点快半我必须要赶去上班,所以我最后还是没有赶上第三趟火车……
这真是一场风花雪月的午睡。
我的日记写完了。

2011.10.14 和你一起睡觉

昨天梦见和你一起睡觉,我早上起来看见你睡在我的左边。然后真的醒了,发现睡在宿舍的床上。一切都已过去了。我们就这样了。

这其实是前一阵的梦了。

我做了一个有漂亮妹妹和志玲姐姐的梦。它又考古又武侠,又刺陵又加勒比,又穿越又写实,以至于让我但愿长睡不复醒——所以下午上班就迟到了。

这个梦和所有的梦一样以一个灰蒙蒙的基调开始,我骑着我的破单车停在山脚下,等着和同伴会合。同伴是谁,我们会合了之后要干嘛,其实我一点头绪也没有,但是在宿命召唤(?)的感召下,我保持着一种紧绷的状态,始终凝视着通往山顶的阶梯。  

大家都知道的,我一向是个很有逻辑性的人,所以连做梦都特别有逻辑!在精神紧绷的状态下,我的头脑飞快运转起来——灰蒙蒙的阴天,清晨的山上,这个场景下,最适合出现的,当然是,腰不酸背不疼腿也不抽筋健步如飞登山的中老年人嘛……!  

所以在恍然大悟间我领悟到,这其实是单位组织的登山活动,不参加还扣考勤费的那种。而且这座山就是鼓山嘛!!

心下顿时一个释然,我就把单车停好,并且还用软锁绕着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辆宝马X6的轮胎给锁了一圈。我觉得我可真厉害!做的梦里每一次细节都很完整,车型是宝马X6呢!颜色是咖啡色的!和我每天路过实验小学门口时见到的车一模一样!

这种亲切感包围着我,让我更放心了。

于是我就放眼向山腰远眺,看见长长的阶梯上,忽然白影幢幢。那些白影呢,由于现实中记忆的投射,他们的着装都是这个样子的,虽然由于梦境的基调,那白,也是一片灰蒙蒙的白。(让我来上个图给你们看看真相。)

[这边没法贴图,于是大家参照大明湖畔的邪教组织那新闻图吧。]

虽然在现实生活中,我向来是一个很克制很明哲保身的人,碰见什么交通事故都是扫一眼就赶快离开的类型,但是大家都知道的嘛,在这么颠三倒四的梦里,如果不好奇地凑过去,剧情就完全无法开展了对不对?所以一个恍惚间,我匍匐着,匍匐着,就飞快地窜上了阶梯,悄悄地跟在了那群人身后。

可是还是觉得自己不大对劲,有谁会用禁婆爬盗洞的姿势来爬山?还是这种潜伏潜伏的状态?难道这次我居然能当反派?我有这运气?不可能啊……?

在自我质疑的时候,我就发现那群人,他们都举着旗子!!!就是加勒比4里面!西班牙城管他们打砸抢的时候举的那种!!!!

白白的那种旌旗,招展着,招展着,所以明显他们才是邪教啊!!!!他们才是反派啊!!!!!!

大家能理解,在梦里一瞬间忽然正义感和使命感还有信心暴涨的感觉吗……!?真的好让人陶醉哦……!我都忘记了公司还要我点名签到,忘记了我的考勤费,一种前所未有的责任感充斥在我身体里!

和大队人马硬碰硬,从来不是一个聪明的做法,所以,我和他们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悄悄地继续跟踪。由于内心那澎湃的情感,我觉得眼前的景色都显得明朗开阔许多。就像神马电影啦动画啦里面常用的手法一样,眼前的景色像水纹一样的荡漾扭曲了瞬间,景色就由鼓山那种朴实的登山阶梯,变成了平整宽阔的青石板道路。

这时候白衣人们站在一座又像祖屋又像祠堂一样房子前面,安静肃穆,似乎正在等着一个什么仪式的进行。而我藏身在一个也不晓得是石碑还是石柱后面,继续等待着行动的机会。

而这时,刚才上山的道路上,缓缓地走上一个黑衣女子。

镜头大概是这样推近的:

——俯拍!!!山路中间孤胆英雄一样的姑娘窈窕的身影!黑色!夜行衣!紧身!

——特写!!!腰间的兵器还有握着兵器的纤手!!!

——镜头慢慢往上!!!蒙着黑纱的女笠!!!对!黑纱!就和黑丝一样让人充满遐想的神秘感朦胧感!!!

——然后拉近!慢慢拉近!黑纱被风扬起!!!姑娘漂亮的五官显露出来啦!!!

面若桃花啊!唇若涂丹啊!背景还是一片青翠的竹林啊!梦里都一下变成彩色啦!!哎哟你们知道我的感觉吗?!汤镇业见到了陈玉莲啦,陈浩民见到了李若彤啦,林志颖见到了刘亦菲啦……!!!!你们非得和我说这姑娘听我形容其实更像木婉清!可是我还是得用段誉见到神仙姐姐那时候的场面来形容啦!!!!

哗!那眼睛真漂亮!那恰到好处的眼线和清澈明朗的彩片儿!!!

哗!那嘴唇真漂亮!那仔细勾勒的唇线和珠光色的唇彩!!!

哗!那皮肤就更不用再赘述啦!必然是有光泽无瑕疵还带着柔光啊!!!

……只是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于是我就发现那其实是一个我看过好多她照片儿的新晋红靠色儿。怎么回事我疯了吗这是!?我压根没面对面见过人家啊!可是她在我的梦里怎么和她PS后的照片儿长得一模一样!?!?!?怎么回事其实我是居然有这么爱着她的吗……!?!?!?

在我心如鹿撞的忐忑和期待中,姑娘缓缓地走近了。她眼波流淌,嘴角一弯,然后掏出了她的武器并且向那群人发起了攻击!!!!

啊,你们说我是不是特别厉害,特别冷静,梦里发着花痴可是我都没有忘记掉主线剧情哎!!!

……嗯?等等?STOP?STOP!?!?

姑娘你怎么回事!?你刚刚上来的时候的动作不是很潇洒吗!?架势不是特别足的吗?!为什么你的武器居然不是什么长剑弯刀之类的而是,一根吹管!?!?!?你你你不是准备上来和他们单挑的嘛!?!?!为什么是朝着人群中也不知道有没有目标地随便BIU地吹了一口引起一阵骚乱之后就冲进人群再左冲右穿地消失不见了!?!?!还是这其实只是我看了加勒比以后的后遗症啦!?!?!

可更重要的是我躲在石柱后面哎!你不见之前为什么还要把那根吹管丢给我!?你把武器交给我是要怎么样?!虽然幸好来说我没有被那群邪教分子发现可是我拿着这玩意觉得很不安的好吗!?

不安的我不安地研究着手里那不知所谓的武器的构造,因为我总觉得这玩意是一次性的!是不能多次使用的!可是既然我能拿到它,它就一定有自己特殊的用途吧!?这毕竟是武器也,武器!就像李逍遥一开始拿到的那个破铁剑一样!它是个新手不可或缺的装备哎!就算它再小,就算它只是一个吹管!它也能够帮我克敌制胜的!能启蒙我走向成功之路的!!!

……但是等等,这真的是,吹管……?

我发现这玩意居然可以首尾两端拧动,然后当然就把它拧开了,好歹看看怎么继续填充那吹管针吧?可是拧开以后为什么……?其中一端,它居然……?里面……?是个三百六十度牙刷!?另一端倒是长得比较像个吹管的构造,拧开以后它就像暴雨梨花针一样有个密密麻麻的孔盖,但是我手贱往外倒了一倒……怎么居然是倒出好几根牙签啦!??!?!

我说这武器你怎么回事!?怎么到我手里就变成便携洁牙套装了!?!?!?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吧?可是这样也太逊了有没有!!!!!!这情节要不要这么跳跃啦!!!!!要不要这么跌宕起伏啦!!!!!这梦到底怎么搞的啦!!!!!

……这时候我居然还反省了一下,知道这是自己做梦呢,知道这乱七八糟的编剧就是我自己呢。虽然不一会我就又昏昏沉沉地沉浸回去了。

身边忽然出现了一张电脑桌,和我家书房里那张一模一样,并且显示器旁边还另外摆了一个笔记本,我爸,大马金刀地坐在电脑前面,玩网游,还两台电脑双开。

这不对啊……我心想,这太不对了吧?刚刚不是那队黑衣人都朝我冲过来了吗!?这样的话从我拆解武器到现在应该只有个什么一瞬间一眨眼之类的反应时间,这时间怎么这么长!?并且我怎么居然就到了自家书房里啦!!??

然后我爸说,因为他们暂时卡了。

啊!!!???=口=!?

你居然连这点小事都摆不平,我爸冷笑了一声又接着说,小林,你去指导一下!

小林……?谁啊……?新助理吗……?!

书房门口转进来一个人。

志、志玲啊————————————!!

那一刻我简直不能自已了要!爸你怎么忽然间变得这么牛掰了公司里请个助理能请到志玲解洁啊!!!!!!!啊啊啊啊好幸福TVT

可是志玲解洁,她完全,无视了我的星星眼,忽然开始背起了台词。

“当我难过的时候,我就会仰望星空……………………”

因为种种问题,梦里她也就只能念个这么不清不楚的开头,因为我记不清了嘛!可是反正就是,刺陵里面那段很长的抒情就对了。

背不清楚台词的志玲,忽然伤感地停顿下来。

“……我果然不怎么会演戏……他们都说我,是个花瓶……”

不要这样啊志玲,你长得这么漂亮!只要出镜就能让烂片起死回生的!!!!

“你不会懂的……我连个台词都背不好……呜……”

你别哭啊!!!!!我的错!!!都是因为我忘记了!!我这就给你去搜索台词!!!!!!T    T

……

然后,我就猛地坐了起来。

不行,我的单车,还在山脚下,和那辆宝马X6锁在一起没有拿回来啊。

心里这样想着,然后我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彻底醒了。

我觉得自己做梦真的不需要这样首尾呼应。真的。

放烟花,我的眉毛被烧没了

起因貌似是我喜欢的男人不在关注我了,于是我去看小孩子们放烟花。看着看着突然发现妈妈在一边拼命挥手让我跑,我发现她的头发烧着了。我大喊:你头发着火了。她已经奔到我的旁边,一边拍打火苗一边说,你怎么不跑啊,你看看你自己。
我一照镜子,发现我的眉毛正在熊熊燃烧,于是我们开始拍打各自身上的火灭火。
倒是很轻松就灭掉了,也不觉得疼。妈妈还是很生气,说我头发烧着了没事,你脸上都着火了,我喊着让你跑,你也不动。
我说我一点没觉得啊,而且只是眉头烧没了而已,我得画眉毛了。

——于是谁推荐一个好用的眉笔给我吧……

梦见死神?

已经到了早上该醒的时候了,睁开眼睛觉得周围很暗,就像窗帘关死了外面天还没亮透的感觉。
起床,第一反应就是要去拉开窗帘,然后就看到门口的小街上,一辆很大的旅游巴士正从山下的海边开上来。
当时心想:好大一辆巴士啊,不知道谁要去旅游。
想着眼前就像ZOOM IN了一样,直接看到了巴士里面:里面坐了3个男人,一个胖胖的大概6、70岁,还有两个中年男人。3个人都分散了坐在车的后半部。
其中一个中年好像知道我在看他们一样,转过头来盯着我的眼睛看。

同时我就觉得眼前一黑,自己“啪”的一下躺到床上了。

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我在做梦啊。

然后我睁开眼睛,周围还是很暗,还有点发黄。
起来的时候觉得很吃力,好像有人压着我的胸口,挣扎了两下才坐得起来。
起来后第一件是就是拉开窗帘看门口的小街。没有任何车开过。

接着头一蒙,发现自己又躺在床上了。

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了,努力要再睁开眼,再起床,每次起床后都觉得这次是真的醒了,然后很有冲动去拉开窗帘看对面街,一看就会发现自己其实还是躺在床上。

就这样重复又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到最后真的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浑身大汗,头晕脑胀。

----------------------------------------

过了几天遛狗的时候遇到邻居,聊了几句,邻居说他隔壁的老先生前几天在医院过世了,明天要在家里搞丧礼,问我们要不要去。一问死亡事件,正是我做这个梦的那天早上。

回籠覺

剛只是想睡個回籠覺,結果一口氣打了個好鬱悶的副本…………

開頭是我在刷圍脖,然後還在收拾東西準備穿鞋子出門
然後有人轉了一條圖文,推薦一部電影,關於一座海上監獄,附帶電影截圖和在線視頻地址
原po的評論里還說男主經歷了這樣殘酷的生活出來之後便能飛黃騰達從政,像普O一樣(大概是這個意思)
然后转发的在讨论O京这个事……

然後我點開截圖
第一張是碧海晴空,海上一條大船,比較像科考或者大型捕魚船
第二張是從一個向上開的通道口里往上拍的,看到藍天,然後一個人正在通過的人影擋住大半個畫面
後面還有幾張都是人物特寫和刑罰場面……

於是電影是關於一個年輕男子不知道是真的犯了法還是被冤枉的,來到了這座監獄,并且受盡各種折磨

由於這條船也有女子監獄,所以也有很長一段是講述女囚的

我點開視頻看到的那段就是關於女囚

先是兩個女人對話
她們看著甲板上的一個盆里放著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是另一個女人和獄卒生的
其中一個就說,這種地方自己都活不下去還怎么養個孩子

然後通過她們的對話得知獄卒分為兩個等級,高級的年紀都很大幾乎是老頭了,低級的稍微年輕點,那些老頭都非常殘酷,想巴結也巴結不上
但是巴結年輕的又沒什麽用,什麽事情都遲遲辦不成

下一幕是在船邊,往船外伸出去一個吊臂,大概吊著一個籠子或者板子之類的,一個女人站在外面行刑,另一個女人在裡面
幾個高級獄卒在船邊下令

行刑的女人一邊聽從命令用鞭子抽打一邊哭,甲板上的獄卒開始破口大罵
對白內容當時看得很清楚,但是現在已經不記得了

只記得後來行刑的女人開始自暴自棄地說“找那些年輕的沒用,找你們又找不了”
然後獄卒開始大吼

最後女人說“是啊我已經死了,我的心早死了”

END……

我做了一个big big dream

黑色赤锋夹在我身边游走

2011.10.13

午睡梦到和同学老师们一起去亚马逊那样的河。植物不知怎么的全长在了水里。大家都认识好多植物(但说的明显是错的)。而我啥植物都不认识,只认识在周围活动的动物们,感觉很挫败、也很无趣。于是倒在河里,尝试了一下水下呼吸,发现挺顺畅。梦里我清醒地知道我在做梦,自我分析本来头上就没罩着什么东西,呼吸顺畅很正常嘛。然后身体平躺着,任凭自由下沉,虚着眼睛观察周围的生物。开始还是现实的生物身影(有两只海龟),随着往下沉现实的影像越来越模糊,我只有通过努力地翻白眼,才能看清周围的生物。那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影像,影像越来越清晰。非常像低倍显微镜里看到的细胞。我享受着这奇妙的体验。下沉了很久以后我想到什么时候到底呢,回身一看,马上就到底了。湖底是透明的,下面似乎是一个巨大的厂房。而我其实是待在一个透明的电梯里。随着电梯的下降,我逐渐接近一个蓝色的铁盒(让我想起了订牛奶的铁盒),上面有类似于保险柜的密码锁和原始的小锁。电梯门打开了,我正准备探头出去研究那个盒子,电梯突然间自由落体,感觉我的肉体和灵魂被撕裂开了。第一个梦就这样结束了。

挺有意思的是我在第二个梦刚开始的时候害怕忘记第一个梦,以重新做梦的方式快速回顾了一下刚刚做的第一个梦。到结尾的时候我居然没死,而是看到了那个牛奶盒里的东西。不过感觉那不是同一个盒子了。这个盒子没有上锁,连保险柜密码锁也没了,上面还贴满了牛皮癣。在我要接近它的时候牛皮癣上的文字突然变了,至于是哪两个字就忘记了。打开盒子,里面有一叠纸,在我接触到它的一刻,那叠纸迅速变成了小碎片。我脑子里浮现出“记忆碎片”这几个字,感觉上面有极其重要的文字信息,等待我去拼凑、接和破译。在我要把它们拿出盒子的时候,有一张小小的纸片飞了出去,找不到了。那叠纸片划过手背的感觉像是一堆相片,等我仔细看上面的图像时候,竟然变成了名侦探柯南的贴纸,我就快疯了,不带这么玩人的。还不如就像刚才一样死了算了。

第二个梦里我似乎是在古镇开店的。一对夫妻经过我店门口的时候骂了一句“怪胎”,说前面有个女人身上挂着蛇。我劝他们说这年月奇人多着呢。我过去一看才发现那女人脖子上挂的根本不是我想的蟒蛇之类的无毒蛇,而是一条红底黄纹,有着明显的三角头的毒蛇。那女人说那蛇是眼镜王蛇,一看就知道明显不是,不过如果拔掉毒牙的话应该也没有影响。梦里的我也懑胆大,明明知道是毒蛇,还用手去摸蛇头。那蛇扭动着头部,直接给我亮了亮两颗硕大的毒牙,要准备攻击了。我用交警比的暂停手势对着它的头,一下两下抵挡住它的攻击,它发现找不到下口的地方,就安静了。我一看有毒牙的毒蛇岂不是很危险。于是走进一个爬行动物专卖店,找老板借了一个捕蛇叉和盾牌(其实就是晾衣杆和塑料小板凳)。毒蛇见势不妙赶紧从女人脖子上溜下来,四处逃窜,正好跑到了“我家”(梦里的家好宽敞啊)。我家的养小壁虎正在我家客厅悠闲地散步,看着闯进来的毒蛇就愣住了。这时神奇的捕蛇叉显神威了。我拿起捕蛇叉往地上一杵,一时间地动山摇,俩爬行动物都给震晕了。我让家里的人给毒蛇洗澡消毒,然后关起来。客厅立刻响起了《夜の歌 》的前奏,是我设置的手机闹钟响了。

Oct 13, 2011 今日早晨的梦

养了一只猫/狗,记不清了,很可爱很可爱很可爱,喂了食物和水之后放在通气的箱子里,后来就一直在忙别的事情,忙得都忘了喂,好像是过了好几天吧才想起来,很担心会不会死掉,结果打开箱子一看猫猫很虚弱的卷成一团缩在那里,然后我就马上给它吃的,它吃饱了有精神了,就用很怨念的眼光看我,凶的要死,最后化成了小小一坨好像幽灵一样的东西缠着我不放,爬到背上,吓的我立刻醒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