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的一個夢,但是印象特別深刻。

第一天的時候夢見自己變成了一個白色的幽靈,並且懷孕了。然後生下孩子之後孩子被搶走了。於是就踏上了尋找自己孩子之路。

第二天:夢見了自己被一個王子一樣的人抓去了。然後被關到小黑屋里面去調教了。具體的手法就不說了,無非就是滿清十大什麽的。

然後:之後的夢就記不清了,但印象中好像有巨大機器人什麽的。

努力刷牙,天天向上

昨天午睡做了一個很可怕的夢。

夢裡自己的右邊的牙齒松了,然後掉了出來,伴著血的。
剛剛覺得可怕,我的右邊口腔就開始出血了,而且,右邊的牙齒伴著血往外掉,整個口腔血淋淋地一大片,就像平時剝石榴一般,紅紅地逐個被剝落,很血腥很恐怖很十八禁。

接著,我有點醒了過來,發現右邊的口腔隱隱作痛。
然後我又夢見自己猛然彈起床,去找牙醫,路上碰見了媽媽,在車上阻擾我去找。


太恐怖了!姑奶奶的我再也不敢不刷牙了。
大家要勤刷牙啊!

2011.10.11

午睡梦到大家都变成了阴阳脸。先看到一个姑娘的脸色铁青了4/5,我告诉她要早点休息。过一会儿再看她的脸都肿起来了。五官开始模糊,青色变成一股乱流在她脸上游走。等我再定睛一看,她左边脸还是她以前的脸,右边脸却已经变成了蓝色,让我想到了阿凡达。再看周围的人,都变成了那样。看着是变色,但又不仅仅是变色,骨骼肌肉都有变化。有不少人在我看来,蓝色的部分都比原本的部分好看。大家都没有什么感觉,也没有任何人觉得诧异,继续聊着天。

2011.10.10

具体梦到的什么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只大概记得有两个人喜欢我。我选择了其中一个人之后,另一个拉着行李走了出去。我冲了出去,但看着他的背影,并没有追上去。想着既然我们没有可能就算了吧。

宅男之梦

昨夜,梦到了她,又。
晨,醒来,只有自己,默默的,擦,被子,又。
one

关于飞起来的梦

小时候听人说如果梦到飞起来或者从高处往下掉,就是要长高。
可是我都不太记得做过几次这样的梦了,也许也没怎么做过吧……
大概是前几年出现了一次比较清晰的,在梦境里飞起来之前还发生了很多事,已经模糊了。只记得我和妈妈牵着手走在我曾呆过的高中校园里,我还是十岁左右的样子;虽然是高中校园,却比真实的美得多,还有一棵枝叶茂盛遮天蔽日的翠绿的大树,有阳光从缝隙里射下来。在现实里好久没见过那样宁静美景的我,在梦里又变回小孩子,于是格外开心,牵着妈妈的手蹦蹦跳跳地笑着走。
走着走着觉得自己越蹦越高了,身体也轻了,就像袋鼠一样一步跳出去好远,这时候要是去参加三级跳远一定比运动员还棒吧~ 又蹦了几步我发现,似乎再努力一点就可以飞起来了。我心里暗喜,为了让这难得的梦境顺利发展下去,我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种趋势。
但也许是自己也预感到快要醒了,从这时开始梦的感觉就没有那么好了,最后终于是飞了起来,穿过大树的枝叶看到了上面灿烂的阳光和淡蓝色的空无一物的天空,不过飞得不高,而且马上就要往下掉。
然后就没有了。

haha

梦到某人在发微博
one

吃年糕

小时候做过的一个梦。

以前我总想,在梦里做任何事情,从吃饭睡觉到上天入海到上刀山下油锅,应该都是没有实感的吧。
但是在那之后不久,大概是太久没吃过年糕了有点想念,我梦到了香喷喷的像麦芽糖一样软软的黏糊糊的年糕,像老外吃面条一样用筷子夹一点卷成一团来吃,味道甜甜的,真好吃啊!
这么真实的口感,这次也许不是在做梦!
可我还是醒了。

从那以后我知道原来梦也可以这么有真实感的,这是我还记得的仅有的几个印象深刻的梦之一。

Nightmare

我的记性总是不错。不知是我的脑子里的东西太多,还是这些噩梦对我来说都有什么寓意呢?

小时候总是梦到被绑架被追杀,然后就是逃跑、跳崖……梦里总是拼命的跑,却总感觉后跟提不起来。跳崖,总感觉身体被强烈的撕扯着,很难受,不过听妈妈说这是长高的征兆,之后做梦只要梦到能跳的地方我都尽量跳,小时候跳一楼感觉像跳万丈深渊,现在就算梦到跳楼也是很快就着地了,也没了撕扯的感觉,是长不高了吧。

小学三年级得知校长去世的当晚就梦到学校空了,校长在校长办公室放了一封信,至今我仍记得信里的内容,那是一首诗,不过有些蹩脚,“不愿离人间,可惜在天边。马圈里的小马驹,园丁有危险。”我凭借这个线索,竟然救了大家。

小学五年级得知最爱的奶奶去世的那个晚上,我做了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次关于奶奶的梦。梦中奶奶送我去上学,将我送到第三列第一排的位置后,就到教室后面听课去了。上课一会儿以后就开始地动山摇,地震了!在我离开教学了后一秒钟,教学楼变为了废墟。洪水也漫了过来,班主任老师划着竹筏过来,让我们上去。这时我发现奶奶竟然没有逃出来,我开始疯狂的刨着废墟,想把奶奶救出来,就这么醒了。

大学里做噩梦的频率明显提高了。不时还有哭着醒来的经历。有的梦很真实很压抑。

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上学期的一个噩梦。梦中我似乎受到了某种诅咒。只要是我喜欢的男生也喜欢上我,就会死于非命。第一个男生和我一起逃出正在地震的教学楼,我害怕死之前都没人喜欢,为了避免这个遗憾,在逃跑过程中我表白了,他刚想表达什么就被掉下来的层板砸扁了。第二个被活活烧死在我面前。第三个男生牵着我的手,带我逃出被感染病毒,充满丧尸的古堡。刚到铁门口,眼看就要逃出生天了,我松了一口气,望向他,他已是满脸血污,算是面目全非了,我脑子里闪现出“他被感染了”的信号,松开他的手,一声难以抑制的尖叫。他顿时意识到了什么,眼神中透露出绝望和怨气,随后他变成像纸片一样,慢慢滑落,死前复杂的表情,至今难忘。我寻找这个世上最后一个真爱,最后在要见到最后的那个他的时候就醒了。

梦到自己变成男杀手,却被自家弟兄追杀。

梦到一种叫蓝博特的外星人。他们生活在深海颜色一样的液体里。他们可以控制这些液体的流动。我在这种液体里可以呼吸,但是却感觉很压抑。

梦到高中数学月考全班倒数第一,惩罚是让全班第一的同桌扇5下耳光。

梦到自己指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大众情人的低级错误以后,被所有人孤立。

梦到自己变成隐形人,显形的时候被众人用各种各样的眼光围绕,疑惑、嘲笑、讥讽、同情……

曾经一度因为噩梦不断而拒绝早睡,总是把自己弄得很疲倦再睡觉,以为这样可以避免做噩梦,但总是没用,到最后放弃了挣扎。虽然只是梦境,但是都足以把我弄郁闷整整半天,这样只是加重我起床气的症状。

Whatever!这些只是梦而已,只是有点奇怪而已。

I kind of had a dream. But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

這大概是個輕鬆的夢……?

夢到上體育課時跟男生一起混著上,然後好友阿純出現了,跟我說她轉回來念書了,之後一起上了體育課,體育課大概是在跳山羊……?
之後夢到我走去高三的教學樓那邊去,娘親在那裡等我。高三教學跟我記憶中的一點也不同,爬滿了藤蔓還有滑梯。
之後我去玩了滑梯,聽到高三的學姐們在聊天,似乎在說些什麽我很在意的話但我忘記了。至此夢境結束了。

彼氏

昨晚做了個關於彼氏的夢,見到他和我們共有的一個女性基友在網上語音聊天,但事實上我和彼氏之間最多的交流都是QQ短信,電話都沒打,雖然知道只是一個夢,但還是覺得很不舒服,很鬱悶.因為現實里彼氏和那位基友的交流的確比和我多.
m

摄影课

梦见大学里的摄影课,作业片子不翼而飞 。
着急的时候醒来
想到自己已经毕业有些日子了。

20101205梦境记录

城市的某处有块废墟般的空地,面积非常大,可是施工队无法进入,传说那里有座鬼屋,可是没人能看到。

这天下着雨,街上雾蒙蒙的,我和朋友路过空地,看到诡异的一幕:每隔一段距离有水柱从半空中哗哗往下,就好像积水从屋檐上的排水口往下落一样,眼前好像浮现出古老的房屋的样子。

可是空地是无法进入的,只能看到水柱往地面倾落。朋友说她知道怎么进去,从郊外的一个破旧的废墟的洞里钻进去,那里连结着这里的空地。

于是我们穿越了一般人无法穿越的结界,眼前立刻出现了一条清冷的破败的街道,好似几百年前的那种古老的街道集市,杂草从滑腻腻的青石板的路面缝隙中钻出,道路两边是不知道什么朝代的破旧房屋,腐朽的木头,发黑的砖瓦屋顶…………眼前的光景让人背后冒寒气。

我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地迷住了,忘记了自己处在可怕的鬼之领地。街道好像散发着油画般沉淀的色泽,耳边若有若无的低吟浅唱,不知道是什么古老的曲调。

我和朋友眼睛发直双腿发飘的往前走,遇到一个“鬼”,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知道,是一个头发披散形容枯槁的女鬼,脸色是青的,她赤着脚站在冰冷的路面上,我倒也不觉得可怕。远远的她向我们伸出手,这时旁边的人把一堆吃的塞到她手里,原来是个饿死的贪食鬼,我也手忙脚乱地把包里的食物翻出来给她,记得好像是一个猕猴桃或者是青苹果,她僵硬地盯着猕猴桃,我感觉血液都凝固了,不知道她是不是不满意……

幸好什么事都没有,我小心的绕过她继续往前走,来到一处稍微热闹的地方,有家店铺开着,里面有各种奇特的从未见过的手工制品,造型诡秘,看不出有什么用,好多人争着在挑,我继续往前走

好像是来到了尽头,只看到一个洞口,阶梯蜿蜒向下,盘旋着,我和朋友继续愣愣地往下走,前面一个家伙,在盘旋向下的阶梯拐弯口一动不动,只看到他的背影,他向前弯着身子,看不到脸。我心里有种诡异的预感。

我小心翼翼地绕到他前面一看……他的气息太古怪……我大喊一声:“这家伙已经死了!”接着再也不敢往下走了,和朋友慌忙退出洞口,那个人慢慢转过来,向我们走来,为什么死尸会动,当时还在这么思考着。我们终于意识到害怕,拼命往回退

梦境结束。

每次到最危险的时候就会本能地醒过来,可能是怕被梦境拉入危险的境地。

求解梦。

我正在睡觉,感觉右边鼻孔里有异物。
想用手指把它抠出来,发现是一只蟑螂,很大,而且背部的甲壳很滑,怎么抠也抠不出来,不敢呼吸,被惊醒。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