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后还一直在抽(无泪的间接性抽气),打字时手在抖。
-------------------------------------------------------------------------
从最一开始,就梦到了一只猫。
那只猫对我说了奇怪的话:
只要愿意接受它,它就会寄生在我身上,一周之后,我必须找一个接替我的人,来接受这只猫,否则自己就会死,当然同时这只猫也会死去。
而如果我一开始不接受它,它这周内就会死。
但潜意识告诉我,不接受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于是告诉它我会考虑。

过了很久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于是问了猫。
后面发现和我想的一样:只要猫能找到饲主(寄主),就能一直一直一直活着。
直到世界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为止。
这个想法突然让我感到了恐惧。
我决定抛下猫躲着。放它死去。

在我几乎快忘记了的时候,就突然急转直下进入了噩梦般的后半段。
猫突然变成了能自由移动的杀人兵器。
而且似乎追着我。
我恐慌地一直逃,那种恐惧的心情非常真实。

结果在逃的过程中,突然又遇到了另一个女孩,她也似乎在被追。
通过她,我想起了几乎被自己忘记的另一回事。

那就是通过某个音像店的某一盘音乐。是可以驱散这只猫的。
但是尝试的机会只有一次,错了就会死。
我拉着她向音像店跑去。
跑去的途中突然哭了起来。
因为我想起了,这些歌我们已经尝试了好多遍。
好多周目。

在这样的循环中音像店架上的碟不断被自己和这个女孩的残影拿起,拿走,空掉。
Tried~tired~Tried~tired~Tried~tired~……←还伴随着这样的歌声(调子忘了)。

最后镜头里只剩下了两枚CD。
我和她各拿了一枚。似乎是决定无论谁活了下去,就不再重来了。
但在最后半梦半醒间,我似乎丢掉了自己手上的碟片,跟她做了同样的选择。

最后醒过来,我想,我和她应该都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