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

有一个人体实验的博士来到我家,她穿着紫色的狐裘大衣,看着十分妖艳,脸上的浓妆也让人完全联想不到‘博士“这两个字。我的哥哥被选中参与实验,我起初并没有注意。
三日后哥哥自杀了。
我寻找关于哥哥自杀的线索,得到是哪位”博士“对于哥哥进行了人体实验(精神方面),我很愤怒,想要去报仇,但我其实也是候选名单之一。
我杀了许多来抓我的科研人员,因为长期没有办法放下心来,一直保持警惕状态,所以伤了好几位同学,甚至上课睡觉,所以被开除了。
开除之后我继续躲藏,但他们的目标已经转到我的朋友,亲人。
朋友A在被进行实验后也自杀了
朋友B进行实验后我急忙赶到,为她营造自杀的感觉,让人们误以为她自杀了,之后我去弃尸堆将她救出,之后我们两人开始躲藏追击。
朋友C是一家店里的牛郎,那天他接客的时候发现一个像鸡毛掸子一样的女性,给我打了电话,我告诉他小心,或者干脆不要接单。
但是他被点名接单,我告诉他悄悄拿张纸记录那个”博士“说的话,因为我认定他活不了了。
他将纸传递给我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哥哥和朋友A,B那样颓废,自残,精神紊乱。
反而显得异常的正常。
我进入学校,将她埋在学校里的棋子全部都杀掉,并且将一些进入非法人员地方的口封闭起来。
她已朋友B,C的生命威胁我,让我解开那些封口。
我在解封之后还毫不吝啬地将一位科研人员分尸,以表敬意(滑稽)
之后我们逃到一大片森林,这个森林里还居住着一些生活十分简朴的村民,就同《桃花源记》中写的那样,邻里之间十分和睦,互保互助,粮食产量也很高。
我和朋友B在村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那一日我们来到一位婆婆家里,婆婆教我们做她秘制的酸菜。忽然有人敲门,我和B紧张地拿起刀,来的人不是”博士“,是在村子里交到的一些朋友。
又敲门时,我们又拿起刀防御,进来的是已经被洗脑的C,我们把朋友C杀掉了。

(起来了)

5.11(AAAA啊啊啊啊,考试啊啊啊啊啊)

那个叫做“阿”的男孩子找到我,递给我一把狙击枪和配套的消音器,希望我辅助他复仇,我爽快的答应了,因为我一直以来就想杀人。
虽然我答应了,但私底下还是去查了查他,他是村庄隔壁一个黑帮的养子,很明显地察觉到,他是族里的孩子,但不知道为什么会成为养子,我去问他的时候,他只说之后就知道了。
之后他来找我,还带着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孩子,和我一般大,但是手里极其不匹配地握着一根金属球棒,她也是族里的孩子,似乎过得不是很好。很害羞,但打架的时候很疯狂。她让我叫她幽灵就好。
阿装扮成他母亲的样子,潜入本家,到了一个叔叔面前。那个叔叔见到他非常地恐慌,喊着“滚开”“你已经死了”“不要回来”之类的话,他似乎问了那个叔叔一些问题,我并没有听见。阿给了我一个手势,我射杀了那个叔叔。
阿回来后告诉我和幽灵小姐,那个叔叔只不过是帮凶之一,并不清楚真相,但是他母亲不是自然死亡已经得到肯定了。
之后几天阿不断潜入到分家,本家,有时是问完话之后让我直接射杀,有时是让幽灵小姐拷问之后用金属球棒一下一下捣成肉泥。
不过几天时间,族里就已经传开了鬼魂回来的谣言,阿也已经确定了杀害他母亲的主谋,是本家的一个权利极高的叔叔,同时也是阿的父亲。他的父亲之后又再婚了两次,阿的母亲和那两个女人最后都是莫名其妙地死掉了。
阿没有生气,反而很冷静。
最后一次与阿和幽灵小姐一起行动,说实话心里很舍不得,因为之后阿会去自首,幽灵小姐会完成她的自杀。
阿的父亲很快认出了这不是他的第一任妻子,质问阿是谁。阿将妆容卸掉后,那个叔叔也认出来他是他的儿子。
本家所有人都以为阿已经被他,母亲杀掉了,其实他母亲最后也没有杀了他,而是将他从三楼扔下去,他侥幸落在草堆上,并没有摔死,只是骨折而已。之后碰巧被村子隔壁的黑帮收养。
阿的父亲解释之所以杀了他母亲是因为她疯了。没有杀掉阿也是因为那是母亲的最后一丝理智,之所以都以为他死了是因为她的母亲自己从自己身上一片一片,一块一块肉挖下来,将内脏全部翻出来,最后血迹模糊,根本就看不出来死了几个人,再加上阿当时小腿也被削下来一块,大家就都以为阿已经死了,尸体和母亲混在一起。
当质问为何后两个妻子也死掉的时候,本家的人赶了过来,阿没有逃走,而是用手里藏着的刀将叔叔捅死,赶在他们刚进门的时候,并没有拦住。
我和幽灵小姐趁乱全身而退。
在极力劝阻下,让幽灵小姐等我,等到我也想死的时候一起死,幽灵小姐同意了,并且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电视上已经播出了阿杀掉组内34个人的新闻,大家都在惊叹阿这么一个少年竟然杀了那么多人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那个叔叔最后两任妻子究竟为什么而死。


感觉好久以前好像做过这个梦。。。。。。想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