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称梦游 9.21

梦见去河南旅游。

在一片好大的树林里面,隐天蔽日,抬头只见星星点点的阳光碎屑从树叶的间隙中洒下来。像是刚下过雨,地上都是红色橘色的树叶,在踩上去“吱呀吱呀”的声响中弥漫的是雨天特有的泥土气息。

爸爸在梦里说了句:反正北京离河南近(?),来都来了就去那一趟吧。

一个一眨眼的场景切换,到了北京。

一直想去北京动物园于是乎又是一眨眼就到了。然后爸爸:钱都交路费花光了,没钱没门票啦。啦。啦啦
……
没办法的事。在动物园附近的树林里找了一棵最高的树,爬到树顶(然而现实中根本不会爬树的)一家人坐在最高的树杈上俯视底下的一切,吹着晚风,把整个北京动物园尽收眼底(哦 世界名画 如果以第三人称的视角)。用两只手撑着树枝,让两条腿在高空中荡啊荡,这里树枝的质感很真实!

但是没看到动物,全是色彩很艳丽的花车游行,空中都是彩带什么的(迪士尼返场?)
啊 梦中很开心因为自己又打卡了祖国的两个省份的说

不管了 我就是去过河南和北京!

(PS:立志每去一个城市都一定去当地的动物园看毛茸茸!)

关于我做梦在游戏里看见反比例函数想拍照片吐槽才意识到我没有手机这件事

场景大约是我坐在吃饭桌子旁边玩游戏 是一个3D游戏
可能是开放世界或者沙盒 反正地图挺大的()
视角是游戏角色的第一人称 地图是一片森林 总之就是有很多树但是地形很崎岖
我到处跳来跳去 重力好像比现实低(?)
我跑到一个圆柱形机器旁边 拿手按了一下
然后这玩意就开始发光 可能是一种已激活的提示(?)
我往周围一看发现还有很多这样的东西 于是就跑过去按
(可能是全部点亮有奖励这种)
跑着跑着我不小心进了另一块地图 是类似泰拉瑞亚猩红之地的红色主题
虽然到现在一个活物都没看见 我觉得这可能比较危险 掏出地图来看
这时视角切换到玩游戏的我
地图非常简洁 白色背景上有几根线条 线条上有一些可能代表那些机器的圆点
我把地图切换到红色主题的部分 发现圆点才点亮了几个
再定睛一看 红色线条组成的图案神似两个相交的反比例函数图像()
我去找手机 想把这玩意拍下来发动态
结果意识到我没有手机
(游戏是用平板玩的)
然后就没了()

在真实Minecraft里探险秘境森林

这个梦有多离谱呢?我觉得可以用位更寄来形容。

首先是梦的第一个场景是一个不存在的废弃小区。我在梦里有意识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小区的大门。然后我再往里走。就提然穿越到MC里的游戏选项。它问我要探险哪一个。上面还写着有恐怖标志。正常人看到后估计都直接知道这是梦了,而我不一样。我这人在现实中有点逆来顺受,在梦里也不知道是在做梦即使梦非常荒诞。所以我就选了个秘境森林。

嗖的一声。我又穿越到小区门口。为什么说又?因为原先的小区门口里面是两条小街。这里也是有两条羊肠小道。而周围的单元楼换成了森林大树。(希望yume能上传图片这样我就不用费心去描述场景了。)我往里走,里面时不时冒出来几个恐怖的阿飘。吓得我抱头鼠窜(我走的是右边的小道。)因为总是有鬼出没我还要四处躲。所以每小时前进的路程还不到100米。不知过了多久,我走到了尽头。尽头也是除了树啥都没有。阴森的亚批。我准备往回走。走到一半时碰到一个很像探险家的人。他看到我也很吃惊,估计在想这种地儿居然还有一个乳臭未干的中学生。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抱住他请求他把我带出去。他同意了。而且他在路中一直四处躲藏,并叫我怎么避免被吓。好像来过这里似的。然后他看到一个门。不存在门。
这个门在树林里显得十分突兀,看起来这个门是人为的放在这儿的。他告诉我里面是天堂。我不信,我让他把我重新带出去。但他告诉我这儿进来了就出不去了。我崩溃,跟他撕扯起来。这时我俩后面来了一个鬼。他大嘘遭了,赶紧进门。我很害怕,也跟着进了门。

真的是天堂啊!!!里面的场景也是森林。但多了平原。光线也变得柔和起来。更离谱的是。我俩在这个新的世界里居然会飞了!我摆起游泳的姿势,能飞出好几米!不久我就掌握了飞行的要领。他也悠闲自得的飞了起来。几分钟后,他突然感到头晕目眩。我随即抱着他,他陷入了沉睡。尼玛离谱啊。为啥在这个梦里我是个homo啊草。过了一会儿。光线变暗了。然后眼前森林的世界崩塌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很现代的房间。很想backroom,但没它那么瘆人。我找到几个类似开关的东西,按下后房间内灯亮了。我再往里走,里面拐角处是无尽的黑暗。我摸到一个开关,打开,却发现是空调开关。找不到那个灯的开关了。突然我听到一阵窃窃私语声。我把耳朵贴近左边的墙,声音愈发大。我在墙上随手一摸,居然摸到了一个门把手!我拧开。里面是一个房间。里面坐着七八个学生。好像在这里被困了很久。他们见到我一点儿也不惊讶,继续谈他们自己的。我旁边一个人让我做他旁边。我就坐下了。他说他们都是被困到这儿的学生。而且一旦来到这里就永远出不去了。让我接受一下。我在梦中听到这句话居然没有丝毫的情绪变化。既来之则安之。我也跟他们聊了起来。然后有个人进来了。我定睛一看,居然是我爸!他告诉我让我下去做核酸。我睁开眼,梦醒了。我爸确实站在门口让我下去做核酸。



你觉得梦就这么完了吗?那可不是。他走后我又倒头大睡。这梦居然还能接上。只不过我从那个秘境森林里逃出来了。瞬移到另一个小区。这儿所有场景都是两个小街,中间一个跟场景类似的建筑物啥的分割开。小区大门是关着的。里面一个小朋友被绑着。他的家长站在门口却不敢过去。我一看,吓我一跳。眼前的是一个面部既像骷髅又像视听禁止里那个鬼图一样的人。他拿着刀威胁家长。千钧一发之际,我冲到门口给那个贵物竖中指。他一看就愤怒了,冲过来。结果小区门没关!是开的!我撒腿就跑。可梦里的场景又开始了:我在梦里疯狂的迈着双腿,就是跑不动,一阵软弱无力的样子。然后我就wasted了。
接着round2。还是那个场景。贵物仍拿刀架在小孩儿脖子上。我蹲下(MC里潜行会降低怪物识别玩家的半径)。慢慢移动到门口。发现门右侧有个铁丝。我把它绑在柱子上。贵物突然发现了,再冲出来,结果他冲不过来。我快笑傻了。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营救小孩儿了。可这时我妈又叫我起来做核酸了。我一看都九点半了,就起来了。

2022.7.17

梦里,我们在森林里道别了。

梦境一开始的地方,我和大学室友在一个沙滩上玩套娃娃游戏。我的室友们挤在前面玩得不亦乐乎,但是因为我没带钱,所以一直在他们身边凑热闹。后面我跟其中一个室友Q要了一个套圈,他竟然说给我个5折,只有1块钱。

正当我在犹豫之际,画面突转到我高中的同学D身上。正巧他和他的暗恋对象M也在这个沙滩上,而M和另一个她的追求者正在不远处的树荫下休息,我知道D和M是相互喜欢的,所以我串通另一位高中同学F,决定帮D追到M。

我们使了眼色给D,让他注意到M的位置。一开始D还扭扭捏捏的,不敢上前,最后我们只好直接将D推到M的面前。M一开始有些懵,然后慢慢露出了浅浅的微笑,好像在期待着D的告白,这时我也很识趣地走开了。

片刻后,D和M好像在一起了,他们开始往海的那一面奔跑过去,D和F还抱着一堆的毛毯。D丢给我一些,叫唤着我一起来。当我们快跑到海的时候,忽然跟前的海变成了一个恍如隔世的森林里。此时,我们当中的M变成了我另外一个朋友J。

挡在我们一行人面前的是一条看起来很凶恶的河流,流着黑色的水,看起来更像黑泥浆。河流下面似乎潜伏着一些可怕的生物,我强烈地感觉到河流的暗处,有着我最害怕的蛇。森林深处的一处地方,有一副长长木制的箱子,在整个昏暗潮湿的森林里,格外的显眼,似乎我们的目的就是到达那里。就这样,我们抵抗着恐惧,鼓着一股气踏着河流上面由石头组成的路,慌忙而快速地渡过了黑色河流,然后穿过密密麻麻的灌木群,安全地抵达了木箱前,原来这是一副棺木。


接着,朋友们开始排着队往棺材里放毛毯,我是倒数第二个,J在我的后面。当轮到我的时候,我看着棺木里的人时,惊讶万分。原来棺木里躺着的人是J,我迷惑地回过头看着J,J好像知道我想问什么,很温柔地微笑了一下,然后简单地回了一句话:谢谢你们来送我。


最后,我们再次渡过黑色河流,走进了一道好像是时光之门的光束,离开了森林,除了J。

5.31

有一个人体实验的博士来到我家,她穿着紫色的狐裘大衣,看着十分妖艳,脸上的浓妆也让人完全联想不到‘博士“这两个字。我的哥哥被选中参与实验,我起初并没有注意。
三日后哥哥自杀了。
我寻找关于哥哥自杀的线索,得到是哪位”博士“对于哥哥进行了人体实验(精神方面),我很愤怒,想要去报仇,但我其实也是候选名单之一。
我杀了许多来抓我的科研人员,因为长期没有办法放下心来,一直保持警惕状态,所以伤了好几位同学,甚至上课睡觉,所以被开除了。
开除之后我继续躲藏,但他们的目标已经转到我的朋友,亲人。
朋友A在被进行实验后也自杀了
朋友B进行实验后我急忙赶到,为她营造自杀的感觉,让人们误以为她自杀了,之后我去弃尸堆将她救出,之后我们两人开始躲藏追击。
朋友C是一家店里的牛郎,那天他接客的时候发现一个像鸡毛掸子一样的女性,给我打了电话,我告诉他小心,或者干脆不要接单。
但是他被点名接单,我告诉他悄悄拿张纸记录那个”博士“说的话,因为我认定他活不了了。
他将纸传递给我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哥哥和朋友A,B那样颓废,自残,精神紊乱。
反而显得异常的正常。
我进入学校,将她埋在学校里的棋子全部都杀掉,并且将一些进入非法人员地方的口封闭起来。
她已朋友B,C的生命威胁我,让我解开那些封口。
我在解封之后还毫不吝啬地将一位科研人员分尸,以表敬意(滑稽)
之后我们逃到一大片森林,这个森林里还居住着一些生活十分简朴的村民,就同《桃花源记》中写的那样,邻里之间十分和睦,互保互助,粮食产量也很高。
我和朋友B在村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那一日我们来到一位婆婆家里,婆婆教我们做她秘制的酸菜。忽然有人敲门,我和B紧张地拿起刀,来的人不是”博士“,是在村子里交到的一些朋友。
又敲门时,我们又拿起刀防御,进来的是已经被洗脑的C,我们把朋友C杀掉了。

(起来了)

2012.07.11 一个伤感的梦

导致醒来后整个人情绪都很伤感啊。
很长,醒过两次后都继续做。
但是很多内容都不记得了。

因为细节大致记不清楚了,只能说出下面的梗概。而且可能准确性也只在60%-70%吧。而且如果细节全部都还记得清楚,我很怀疑要写上4,5千字以上了。。。说起来真是具有非常强烈的现实影射性的梦,这个之后再说。

背景是一个居住在森林里的种族,但绝不是原始部落。
或许有点类似寒蝉里雏见泽那样的生活环境和条件。
我时而是其中的一员,时而视角是个旁观者。其实我也说不清作为“我”这个身份的人在故事里是不是真的存在,真是很暧昧啊。总是随着都合,有时是第一人称视角,有时是第三人称视角。

一群年轻人本来有自己的家园,从小一起长大,单纯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然而因为世界的变化,自身的成长和变化等等而带来的利益纠葛,很多东西不再单纯,渐渐变得面目全非和支离破碎。玩伴之间也慢慢开始有了种种冲撞。男女单纯的青梅竹马关系间加入了爱情的种子,性的诉求。

提到世界的变化,还记得细节有两点:
森林周边出现了很多游客,打扰了这里的宁静,也带来了外面的污浊。从森林的一个边缘下一段陡坡是类似平原的一个地方,上面有一个建筑,里面有两间房子(是套间的模式)。一间是PS游戏间(不知道是几代,不过我觉得应该是2),里面一间有个圆桌,是个吃饭的地方大概。在我最后一次快醒来的时候有一次我和有几个原住民(就这么称呼吧)集体从高处唱着ALTIMA的ONE还是什么歌(夏娜F的ED2,也有可能是作为BGM,而不是梦中人物唱)冲入平原,进到这个建筑,看到一大群(游客)人围着PS在玩某种很有名的游戏(但是现在想不起来了),我们这边则是立刻觉得好怀念,然后唱出这个游戏的日文主题曲,可是那群人看着我们一点也不受感染,一点响应也没有,我们顿时对这群人好失望,进到里间,(现在公司里认识的)DM在桌上等我们,说别管他们,他们不懂。

另一点,非常具有现实影射性的细节。
在某次事件中,邓咲瓶(没错,就是那个总设计师你懂的)出于某种原因来亲切看望我们这一群人,并且发了很多慰问金(抚恤金,或者随便你怎么称呼)。大家一开始都是推脱的,不过邓说什么都要我们收下,而且当时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应该接受一些补偿,虽然再多的补偿,失去的东西也不会回来。
每人是两沓红老人头,一沓大概有两本天角的轻小说那么厚。第一张和最后一张都是白纸,中间的每两张红老人头之间也有一张薄白纸。当时梦中的我的意识还是挺高兴的,甚至产生了这钱要是醒来能用,在梦外面的信用卡就能还了,PVC的各种尾款也不愁了,新硬盘新电脑也都有了,吉他什么的自然也有了之类的天真想法。
只能理解为这点细节是我们为某种变化作出了牺牲和让步。

最后说说记得最清楚的结尾吧。
这时好像伙伴们大多数离去了,大概有的人去了外面的世界吧。我更多的以旁观者的身份出现。这时最后的一个妹子和她稍微有点喜欢的一个男孩子还在被一个人——同是一起长大的玩伴,可妹子却一点没有产生男女之间的情愫的另一个男孩子困扰着。
产生了某种不算决斗的决斗,这时的背景音乐哀伤无比。
高速追逐中妹子喜欢的男孩子因为意外像一堆木屑一样被某障碍撞得粉身碎骨,一句话也没留下就消逝了。
看着后面赶过来的另一个男孩子,她露出哀伤的笑容。飞上了天空,这时我变成了她的视角。
俯瞰森林里,有很多很多被遗忘的神秘的地方。
或是埋藏着记忆,或是埋藏着传说。比如,她看到了种族中世世相传,守卫族人的神弓熠熠生辉矗立林地中央的某处。
可是她的目的地不是那里,而在另一片小空地降落。

那里的一条小溪边,有当年大家一起制作的小鸭子的雕像(大概是用烧陶的技术,不然就是用树根之类的东西雕琢的),往小溪的那一端望去,有当年大家一起玩水时修筑的防波堤(相信有过这种经历的人都知道,就是在有水流的沙地上搭大坝啊,造湖泊啊,引流啊什么的,估计很多人小时候都玩过类似的游戏吧),长长的防波堤背后是宫殿与喷泉。可这一切都像沙盒一般凝固不动,喷入空中的水也凝固成了蓝色的琥珀,仿佛凝固的时光一样。
然而,大家却已经纷纷离去了,这片林地的最后两人大概就是这个妹子和剩下的那个男孩子了。

梦到这里我就最终醒来了。

——————————————
或许不该昨晚睡前听那么多老鹰乐队的The Last Resort啊。
这个梦和The Last Resort所泣诉的故事难道不是很相像吗。

隐隐约约觉得这个梦能反映出自己的很多深层的想法。
没准就有对这个年代的社会一切丑陋现象的不满,怀念相对简单纯真一些的年代(详见小瓶子发钱)
还有不愿接受自身和玩伴的长大成人,大家真的慢慢分崩离析,彼此之间的关系也真的不再那么简单单纯的事实。
另外在疯狂破坏甚至透支自身的年代,人类是不是也该反省一下啊。

111111穿越国境线

  有一大一小两个接壤的国家,大国国土广阔,科技发达,从小国进口原材料对小国出口成品常年贸易顺差,于是大国越来越富小国越来越穷。某日小国的一群激进青年举行了一场徒步穿越国境边森林的活动,一直和男主明里暗里较劲的女主这次也卯足了劲儿想把他甩到后面,于是冲得比谁都快。
  结果女主一不小心冲过头,眼前豁然开朗,接着就是一枪打在脚边——女主这么一冲就冲出了森林冲过了国境线,而且要命的是国境线上现在有一群大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各界大人物在视察!身为激进青年的女主,本来就对大国剥削小国的各种行为攒了一肚子火,于是就想着怎么小小报复一下……
  女主的人设是那种小巧玲珑,还是娃娃脸的类型,看起来还像个孩子。她在国境线上撒娇卖萌降低了边境守卫队和大人物警卫们的戒心,然后突然靠近指着某大人物的鼻子就开骂了:“你们不就是拿着剥削我们的钱才培养出这么多什么什么家的么!有什么好神气的!”骂完了转身一溜烟往森林里跑……
  大人物这时候回过味儿来了,边境守军也回过味儿来了:原来这姑娘不是来卖萌的而是来找茬的啊!亏我们刚才还觉得她天真可爱只是个误入国境的孩子!然后就是一轮枪械扫射。这时候神闪避的女主已经跑到森林边缘,在还差一步的时候森林里突然伸出一只手把她拽了进去,跑得没有女主快的男主终于登场了……
  男主拉着女主在森林里一边跑一边骂你这个笨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再然后梦境就模糊了再再然后就醒了……这个相对完整的剧情其实只是回笼觉期间的故事……更多的从出发开始在森林里的剧情全都忘光了……另外很有大国就是法叔的即视感……但是法叔周边却没有这样的小国啊……(。

森林桌游

梦的上半部分不记得了。

记忆的开始是我和某亲戚(年长女性)以及此亲戚的两三个友人在一部行驶中的私家车上。貌似是大家一起出去玩。而且,梦里我似乎不认识除了亲戚外的其他人(都是年轻男性)。这个过程有很多细节都忘了。

然后到达了某桌游店。这时不知为何只剩下我和亲戚在了。变成我们先去开台,其他人过一会再来的感觉了。此店外面看上去是在地下商场的某个角落,门外有自助售票售茶水什么的机器,我们买了什么东西就进去了。里面感觉是半露天的(没有墙壁),从里面看到外面竟然是个阴暗的菜园(!?),而且从菜园那边飘来很多雾气,桌游店里也飘满了雾气。到处绿绿的有种阴暗的森林的感觉。

这时又出现了一友人(年轻女性),这个友人是我认识的,我们三个把类似吃的东西还是衣服什么的放好在桌上。

这时梦就结束了。

最清晰的梦境

  小的时候最清晰的梦境是在一个森林里迷路了,找不到母亲。(真是小孩子啊)
  那个森林的构造来源于挂在小学时期家中客厅墙壁上的一幅画。后来搬家之后不知道去了哪里。在高中毕业之后的暑假,回到了很遥远(两个省)的老家,却发现那幅画挂在老家客厅的墙壁上。
  记忆混淆。

  接着记得还算清楚的梦境是初中的时候。像恐怖片一样的。一开始在长长的(墙壁上挂着火把的)走廊中走着,和几个初中同学一起。然后走到一个路口(似乎是要做出天堂地狱选择什么的)走了其中的一扇门(而具体的选择已经记忆不清)走到一个类似旋转餐厅的高楼顶。和很多人交谈。从一侧的电梯坐下去,这个时候却发现僵尸入侵的危机。很多人都死了。电梯的通道内下侧和上侧也都死僵尸(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看见的)接着,电梯的线断了。掉落下去。坠落下去。
  到此为止。

  有些无趣倒也是,但是更多的是奇怪自己为何会记忆住这两个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