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0又复合了

又谜之梦到ex,具体怎样想不起来了,好像就是明明我不喜欢了却还是答应了复合。
ex跑来我家复合,我就答应了。然后就在我家我俩掉头睡,睡醒之后发现我妈坐旁边,本来想把ex藏起来,但是ex说早就看到我妈妈进来了,都坐那儿玩了俩小时手机了我才醒。我也是十分无奈,只好放弃把ex藏起来的想法,拉出来让他们打了招呼什么的。
我就很囧,写了张纸条要把这件事告诉诺哥,团了一团丢到对面楼的一层住户里,然后想着哎呀我不知道诺哥家住哪儿啊扔错到别人家了怎么办。还在想着就看见诺哥从那个单元跑出来,到我家窗户这,我把窗户打开跟他说话,但是觉得特别别扭我说你等我一下,就跑出去在我家楼门口具体说了这事。外边天挺阴的,有股潮湿的土腥味,就是要下大雨的那种感觉。后来发生什么我忘了,再有记忆就是我在收拾ex来复合给我写的信和小卡片了。

20150804总之是综合了最近发生事儿的脑洞大混战

真的是好久没做梦了啊,或者说是做了梦但是一醒来就忘了。趁着现在还记得一点赶紧写下来吧,不过也是没头没尾的片段。
-
•和真爱和半仙儿仨人去看电影,在那个商城门口我眼尖看到了诺哥和lk,匆忙躲开了。等电梯的时候说起看什么,我说我定了一个动画片的票最近没好电影,还被半仙儿嫌弃了。后来因为电梯人太多于是我们仨决定走楼梯,电影院在八楼,楼梯间有一点暗但是不算很窄,大概在三楼或者四楼的样子发现诺哥和lk在后面,然后说了两句话知道了大概是他们是去吃饭,然后我们看电影这样。我真爱开玩笑说要不让诺哥跟我去看电影,他们都是老同学去吃饭吧。那俩人居然当真的答应了,结果当然还是各干各的,大概在六楼还是七楼的地方分开。
看电影去取票,机器取票不仅要刷身份证还要放一个胶条还是磁带之类的东西上去转两下票才会出来,我一开始以为自己没带身份证在那儿着急的折腾,后来发现哦原来带了。去取票,发现取不了,工作人员又说我的磁带出了问题,我正崩溃的时候半仙儿拿过来拆开重新卷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已经变成了磁带)又放上去,就能用了……
•在商城门口的车站等车回家,(这时候旁边的人已经变成了wv),她问我坐什么车去哪儿,我说662啊,她露出有点可惜的表情小声说你不坐715嘛,但是表情和这句话都一闪而过就说噢噢噢然后表示知道我怎么回去了,我有点觉得心疼就说那我和你一起吧坐到西直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西直门_(:з」∠)_)。
然后在车上遇到了一堆他们那届的人,然后大家就聊起来以后怎么办是考研还是上班儿之类的,我左边坐着wv右边刘二蛋,然后和她拉着手靠在窗户上跟刘二蛋扯淡的时候wv就把我头扳回来跟我说你又跟谁聊呢那么开心,我就乖乖的转回来跟她聊天。我说你不考研啦要当班儿逼嘛,她说你说谁班儿逼呐然后捏了我_(:з」∠)_。
•之后的情景切换到了一个大教室里(其实好像是之前我找教室的时候还迷路了,然后还下雨了,找了很久才找到她的那个教室),还是和wv以及他们那一届的好多人,然后大家还是在聊天。聊天内容记不清了,反正就是那些人最近在做的事情吧,还有那届其他人的八卦之类的。还说起来谁高考的时候挺可惜的本来能去个好学校,wv就指着我说本来她也是,结果非瞎折腾。然后wv拉着我出去接水,我说顺便把你的伞撑到楼道里晾一下吧,就拿起她的折叠的白伞,结果一出教室后门楼道里人来人往的跟刚下课似的。等人稍微少了点我把伞打开放在地上,发现伞上的图案是HelloKitty,怎么这么少女。然后和她一起去接水,路过好几个教室啊什么的,我就在啧啧啧说看看人家的大学桌椅那么好看(其实就是和高中一样的那种_(:з」∠)_)。
(以上场景在梦里似乎是川大,然而地点确实是北京_(:з」∠)_,可能开了个分校之类的23333……)
•和wv一起回了学校(初中哦以场景来看是初中,还是一部之前的校址),坐在小白楼门口的一小片草坪边上的石凳上。然后就等来了一圈人,(往后的这一段奇迹般的没有她了_(:з」∠)_)就是我的初中同学们,还有初中同学的高中同学们(没错其实就是初中的9班10班和高中的9班10班),又聚成一撮聊天,美丽彤过来我说坐我旁边吧有阴凉_(:з」∠)_,她就坐过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日子学校人特别多,是招生报名还是校庆啊谁知道,然后有个大叔穿着大跨栏背心带着个草帽(体貌特征跟我那天在诺哥家附近遇到的大爷特别一致……)就在那儿瞎溜达,走近了一看又是个‘公然遛鸟’的,还扔了一堆干果零食给我们……然后他就被彭主任叫来的保安架出去了……
变态是变态了点但是跟吃的没仇吧,我就拿了个栗子剥开吃,刚要咬下去第一口就觉得不对,吐出来看里面全是小虫子,还有小王八什么的密密麻麻的让人难受死了。再看那边坐着的有手快嘴快的孩子已经倒地不起了……这时候彭主任才刚赶过来跟我们说这是邪道叫我们不要乱动……
•大家开始匆忙赶回教室避难,我想找到之前和wv一起的那个教室结果被人潮挤的乱糟糟的不知道冲到了哪个教室里。坐在中间的倒数第三排的样子,似乎我还是个什么道的传人,这时候已经拔出剑拿出符箓准备战斗了。这时候窗外一团黑气要涌进来,大家赶紧关窗关门,这时候靠窗有个人一身黑非常吸引我注意,感觉是个道行很深的高人。
后来就是一群喽啰闯进来狐假虎威,先搜了一遍所有人,我剑没藏好就被拿走了,还要把我抓起来,然后坐在我后面的一个男孩子解救了我说那剑是他的……喽啰头头问剑上刻的字都是什么他也乱说一气反正除了我谁都不认识,只要说的像那么回事儿就行……(然后剑怎么着就变成琴了_(:з」∠)_)那个人把琴弦拧乱让那个男孩子重新挑调到正确的音,他也是乱调却过了关。
喽啰头头不知为何对我很感兴趣,一直和我聊天说话也并没有怎么样,喽啰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也不敢多说,中间讨论诗词歌赋也就不再仔细记下来了,总之是路遇贵人化险为夷。
后面……懒得写了……反正没有梦到最终的大战我就被叫醒了_(:з」∠)_

20150612被匡了最后才知道真相

这可真是一个糟糕的梦境。
梦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跟着ex他们一对以及大概还有四五个人的样子去玩(恩,是他们去玩,我跟着),情景类似于前年刚复合的时候和她的几个好朋友去看小时代的样子。
是在夏天,路边都是槐树,绿得醉人。在过了一个马路之后,似乎是被发现了还是怎样,毕竟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跟踪偷窥还是正大光明的跟着,总之是被骂了,被他们骂了。就哭着转身就走,在过了马路之后正要给姐姐打电话顺便进超市买瓶水凉快凉快的时候,他们那一路有两个人追了过来。
一男一女,情侣的样子。摸了摸我的头擦了擦眼泪,我回头看前任他们,已经走远了。没问那两个人为什么脱离他们来安慰我,跟着上了他们打的车,到了一个有很多卖茶的地方,光线不好,但是很香,让人能踏实下来。开始一边转悠一边聊天,女孩儿男孩儿人都很好,很有趣很会聊天,所以我和他们说了很多,而他们也慢慢叫我放宽了心。其中最后女孩子说的话让我记得很清楚“我们都是小曦的朋友嘛”,那时候以为是姐姐发小的朋友,觉得这世界真小,姐姐的发小的朋友的男友是前任的同学。
一直到天快黑了,就回家了,路上他们在讨论什么时候去染发,染成什么颜色之类的。还看到似乎是那个男孩子做的鬼畜上了B站首页推荐区。
回家之后还是被妈妈说了,一天没个信这么晚才回家家里人会担心的。
后来照常刷悄悄关注的时候看到ex的现任和那个妹子的聊天记录,大概内容就是妹子把我哄的一愣一愣的,完全相信了她,太SB了,然后现任很开心的样子。
想起来似乎现任也是叫xi吧,一瞬间晴天霹雳,感觉受到了背叛还是什么的情绪汹涌而来。
ex

20150531前任和表姐在一起?!wtf!!

好久没做过一个像样(能记住)的梦了,今天早上十点多被自己昨晚发神经设置的闹钟折腾醒脑子里还残留着梦境(故事)情节的记忆真是难得。(依旧片段记忆)
·人物关系大概是FC在追求表姐且受到家人欢迎,而表姐和ex在一起了。
·和表姐一起打车回家,发现本来的路线不对,司机蜀黍一脸猥琐。我正义凛然的说要报警,被司机扑过来拦下,表姐机智的采用迂回战术总之是一边搭话一边让我用微信联系了家里人。(母上大人说FC已经来到了家里而且和大家聊得很开心。←梦里的母上大人对于我们要被绑票的事情还真是不着急╮(╯▽╰)╭)总之后来发现路又九曲十八弯的拐回了原先正常的路线,顺利回家。
·回了家看到FC也假装不认识,表姐更是理也没理。表姐问我关于ex的事,一一说明,心里还是百转千回五味杂陈wtf哔了狗的。
·受不了就自己去一边儿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了。
ex

20150414被ex讨厌了

·一个人先坐了硬卧又坐了轻轨去某个地方玩(轻轨大概是从重庆机场到市区的那种高架),在路上无聊就刷了刷豆瓣,首页上刷出了一篇文章,是写ex的,而且还用的真实姓名。惊诧不已,遂点进去看,发现经历与我无二(其实各方面来讲程度都更深),她在分手后写过很多东西,甚至知乎上答了有关感情有关经历的三道题点赞量是我总数的两三倍有余(当然,是匿名的)。甚是惊奇,随手点了分享给及格,简短聊了几句。
·在一个老式学校礼堂的门口,看到一个长头发的妹子倚在门柱旁边哭泣,走过去递了手绢发现她竟就是豆瓣上文章的作者,和她说明了我的身份之后她一点都不惊讶,说认识我,我就是ex之前那个长得挺好看的学妹小女朋友。我感觉被夸奖了有点害羞,就想岔开话题,没想到我还没说话她就继续说起了ex的现任,说她是个学艺术的学妹,学习不太好,也并不好看,他们是在艺术节啦啦操上认识的(事实上现任是ex的同学(貌似))。我心里顿时又涌起不甘,不过也罢,就安慰她说你在我还之前呢,别想了该过去了。
·和那个妹子在某个看似酒店大厅的地方,准备换鞋走人。一回头就看到ex一拨人在前台登记。ex忽然转头,我躲闪不及就被看到了,白了我一眼,一脸的嫌恶,我尴尬的笑了一下。又看到了我旁边的妹子,嫌恶之情更甚,却笑了一下继续回身登记了。现任站在ex身边,小鸟依人式的靠在身上,然后似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打了个寒噤,转身就要出去,出了门才发现外面下了瓢泼大雨,而且我因为心慌意乱的竟然还穿着室内鞋没换,湿了个透,没办法只能回去重新换了再出来。再走回去,现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大声说了句我要好好学习考研究生呐,声音甜腻腻的(比我还娇)。ex突然大声对我训斥道***(我本名)你能不能不要再纠缠下去了真是太烦了我要和她一起考研(总之是这类似的话),我非常委屈,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还是礼貌的笑了一下仓惶换鞋逃了出去。
·打着伞和lily走在回去的路上(回哪儿我也不知道),路上一直安慰我没关系的也许ex只是做个样子,我沉默不语泪千行。迎面遇到了cxy(一个老乡/学长),他看我一脸丧气问怎么了,于是调头陪我们走了一段听我讲述了发生的事儿,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就拍了拍我头说某个艺术院学妹(大概说的是xhy,事实上学妹是学历史的)还蹲哪儿抽烟呢。lily去取了快递,里面是一大一小两个戒指形状的糖,她把小的给了我,我看着难过就给了学长c,他说这多不好意思拿啊,我说就是个吃的我蹭我室友的就行。到了校门口,看到学妹x在那儿站着不知道在等谁,学长c就过去聊天,而我没动。
-
总觉得梦里在豆瓣上的长发姑娘其实是现实中的另一个我,只是在梦里因为性格不同分化成了两个人。至于啦啦操完全是因为最近我在训练这个吧。又是梦里的阴雨连绵。又是离奇莫名又伤悲的梦。还好是梦。

20150305再真实的梦也是梦

梦见了好多事儿,但是记不清了。
唯一记得的是这个。
我和吉格大神出去约约约回家的路上,黄昏。在321上,快到站了,在赵辛店的铁道边那,突然收到了一条来自ex的微信,上面大概内容写了我还心疼你我还喜欢你我还balabala的话,当时看了就泪眼朦胧,以至于后面的话都不记得了。总之整个人都傻了,不知道怎么回,也就没回复。
一直到今天早上起来我想到该怎么回了,去翻微信记录。发现什么都没有,ex还躺在聊天记录的最下面一个,因为当时给我快递书的事儿。因为那梦做的巨像真的,我不知道是梦。到早上醒来都觉得是真实的,发现是梦的一刹那心碎了一地。
ex

20141227岛哥竟然和我打了招呼,学妹竟然认识ex

(记不清的前略)
大概是和学妹X一起出去玩儿,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跳跳9只刚好上楼,打了个照面,慌忙在9只中寻找儿子和岛哥。儿子走在前面擦肩就过去了,岛哥走在中间看到了我,向我微笑,眼睛亮晶晶的,不露声色的小小的和我招了招手,我惊了一下慌忙招手回应。然后心情完全平静不下来,一直和学妹说“有没有看到我们打招呼了!天呀他和我打招呼了!啊啊啊啊好温柔!”什么的,学妹也说是啊他人真好。
后来到了一个类似杂货店的店,买了几块糖,花了32 块,在掏钱的时候(50块)从钱包里带出一张超市小票。老板是个面相和蔼中年谢顶的叔(大概是我幼年小提琴老师的样子),他捡起那张小票,看了眼超市的地址,然后和我说“姑娘我们两家看来住的很近啊,我家就住华堂南边那小区里”,我一愣,想起来那张小票是ex家附近超市的,以前一起去买吃的。有点尴尬但是没说什么,笑了一下走了。
之后和学妹约了周末一起去她去过的一个很有趣的地方玩儿,叫上另一个学妹S。在和学妹S聊天的时候发现她竟然认识ex,很是惊慌,有点怕她知道她认识的就是我的ex。
然后就在惊慌里醒了。

20140825总之是梦到了ex

具体记不清楚了。
似乎又和好又转路人,有争执也有突如其来的拥抱。

20140814梦见自己结婚的情景

新郎不知道是谁,亲戚朋友一大堆,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大学同学,什么人都有。
和同学寒暄敬酒,有一桌人是高中同学(9、10班的也不知道怎么就请来了),给诺哥敬了酒,他也对过去的事表示就随风而去吧,倒是有其他人起哄说你后不后悔我说后悔啊于是多喝了一杯,诺哥笑的很开心的样子。
回头。看到了少年站在门外。提起裙子就追了过去。一瞬间泪如泉涌。少年好像对我说了什么,可惜不记得是什么了。
然后就哭醒了。

20140713和胃疼一样难受的糟糕梦境

先是梦到和男神在一位老先生的家里吃牛排,然后我俩各种打闹把那位先生的家弄得一团糟,尤其是酱汁搞得到处都是。后来还是老先生的夫人说给我找了一份教她侄女的弟弟和妹妹还是什么,反正就是给俩熊孩子当家教的兼职。于是我就丢弃了乱成一团的屋子和她侄女(竟然是我大学一起上同一个体育选修的美灵姑娘)一起穿出那个小区,走到另一个墙上爬满爬山虎的八九十年代的家属院里,看到外面坐着、走着、骑着车的好多穿着高中校服的男生女生,所以大概是放学的点儿。
给俩孩子补课好像非常愉快的样子,不记得具体做了什么就忽地一下过去了。

场景切换到一个礼堂里(内部结构看起来很像我高中时学校的礼堂),我缩在椅背里看周围人,旁边是美灵姑娘(大学认识的),前面是义叔(初中认识的)和茜儿(小学同学),再往右边的右边坐了好多初中同班同学比如LK、SZH,还有高中隔壁班的同学SJY什么的;往后看后排有初中其他班的男男女女,还看到了ex,ex旁边似乎有个女孩子,记不清了。总之是在看到ex的一瞬间我就缩了回去然后开始各种心痛,心不在焉地看了演出吧,似乎是校内歌手乐队组合之类的告别场。
结束后大家就退场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鞋在前排的下面,于是我就拍义叔让他帮我把鞋递过来。出去之后也就再没看见ex。

要回去了发现前面有好大一片水,看来不走桥就要坐船过去,同行的几个人都要坐船我也没辙。就等风来,把帆扬起来,在水上嗖嗖的,风特大,船很快,我冲后坐着,看到泛着绿色的水(看起来这水真不太干净)被卷起一个大浪心惊胆战,但是每当浪起来再落下的时候都没有打到我们的小船,只差一点点而已。最后快靠岸的时候一个大浪过来,把我们冲上去,而且弄得每个人身上都湿漉漉的。可能因为之前太紧张一下松懈下来,我根本无法自己走路,就艰难的蠕动啊爬动啊终于爬到了有人接我的地方。
接我的三个人是妈妈小姨和培培(一个比我大半个月的表姐),她们仨都穿着雪纺大长裙倍儿好看,和落魄的我简直是云泥之别。然后就一起去吃饭,路过的店似乎是梦里我和ex去过的地方,到一个地方坐下之后都不知道吃什么,就开始东张西望。看到对面桌有三个阿姨,就问吃什么好呢,三个阿姨分别推荐了自己吃的饭。于是,我妈不想吃饭,我和小姨和培培大概就点了番茄牛腩、什么黄花和什么冬瓜,反正就是一个红色一个黄色和一个绿色,具体记不清楚了。
之后就醒了。

-
趁着还记得赶快记下来,好了于是我可以去复习了。
这个梦真是毫无故事性又心塞。
半夜的时候因为胃疼醒了一次,换了各种姿势才又不知不觉地睡着做的梦大概就是这个让人难受的节奏。

EX

最近他消失了。
他前女友的好朋友(我也认识)找我说 最近他和EX联系上了
EX追求他追的很热烈
他也有回应
那么他近期的冷淡和无谓的态度也就有所解释了
那个朋友叫我去找他们  他们现在在一起

惶恐中醒来 好像真的有发生
梦好真实。好怕

瘸了

一个教室里。我梦到我小学时候和初中时候喜欢的男孩子瘸了。
他坐在废弃的教室里。教室里好大的灰尘。
我们回去看他。
我拿了PSP给他我说你看呀。前田利家和你长的一模一样的。
梦里喜欢他的女孩子还没有整容。
都是初中时候的同学。和他一个班的。那些喜欢他的女孩子围在身边。
叽叽喳喳。说你好好养伤啊。
没有关系的。
大家都还记得你。
还会来看你的。

这个梦是几天前的梦了。
梦里他笑的和以前一样明朗。
也一样的忧郁。

他好像一直活的都不够开心。

醒来的时候我恍惚觉得他死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像是他来和我告别了。
就像他以前离开时的那样。会对我说。我走了。
回来的时候也会拦住我说。我回来了。

梦里的他还是他。
一个人。瘸了腿。和前田利家一样帅。
可是他好像累了。
EX

日常和梦

这段时间都没有做新的梦 每一次都是相似甚至相同的梦境

一 昨晚梦到回去小学附近的地方 但梦里面出现的路我却是从来没有走过 最后走到一片很大很大的草坪 看见一个人躺在那里 之后就醒了
想起小学 我忽然觉得自己并不是特别乖巧 因为放学偶尔会到处晃荡 没有及时回家 但现在却是个恋家狂 这个梦以前也做过

二 梦见过一群朋友一起去泡温泉 那个地方给我的感觉就是很昏暗 我和朋友先去玩激流 发现没有水 我们就往回走 去玩机动游戏 我们排队 恰好遇上了前面排队的是我初中的男朋友(一起去泡温泉?还是偶遇?) 然后我们就玩那个从过山车变成了摩天轮的机动游戏 在玩的途中 那个男的和我说了什么 我忘记了 最后我们是要离开这个游乐场(?)时 发现大门锁了 我就这样醒了
在梦里面老是可以梦见不想见到的人 这让我尴尬

三 这个梦是小学的时候 睡在妈妈房间地板上做的梦 我记得很清楚
不知道因为什么 那时候中午准备去上学 但发现差不多迟到 我就赶紧跑回学校 可上着上着课 班主任就让我去办公室 说我妈妈找我 去到办公室 我妈告诉我说她要走了 我就没来得及问 她就离开了学校 我跟在她身后追 追了很久 越跑越慢 最后只能够在地上爬 感觉很可怕 后来大概是我老爸带着我去找她 最后说去到我外婆那里 可那个场景却是我老爸他干爹家那边
我那天是被吓醒的 醒来发现自己还躺在地板上 妈妈还安稳地睡在床上 然后我就忐忑的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