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淚

Skyhigh!

噩梦 其一

谷阿莫: 今天要说一个xxx的故事
似乎是看着电脑屏幕的我 忽然来到了电影里
男主对女主说了一通诸如"为什么不听我的话"的话之后, 用手拍女主的头拍了好多下
女主不抵抗。女主突然倒下, 镜头定格在女主的脸上。
一颗长钉钉了进女主的太阳穴, 没有出血。

画面切换 空荡的教学楼 走廊上的告示栏上
贴着的一则告示让人在意。
"堃", 一个不常见的汉字, 在初中同学的名字里见过
那则告示里的人 和我的初中同学同名不同姓
可是 想不起他的样子
想着想着, 他迎面走了过来
我用名字叫他, 说到了那则告示
他说 他改姓了
我没细问 想着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画面切换
竹竿很高, 铺着坐垫
我坐在上面
胡思乱想, 重心不稳, 眼看就要掉下去了
坐垫也是固定在竹竿上的, 竹竿像一个闸刀开关那样固定在地上
往下掉的我, 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

醒了

漫画看多了

自己成了独眼

来到了监狱,开门

见到了渚薰(乱入,独眼),旧多,艾特。手上有戒指,轻敲后,纯种喰种被催眠。独眼们都醒着。

等待着一场革命。

几个片段的拼接

山上有座学校

老师正在讲韩语。老师说, 录音里女播音员的尾音发得很好

下课,下山的路上有一扇大门。人们从侧门走过。周围是80年代的住宅。

跳出侧门,来到一处日式宅邸。许多穿黑色西装的人跪坐在地上。意识到这是岛国某一高层的葬礼。首相正朝我走来。背着书包的我,很不得体,慌忙从旁边的门离开。

一个女孩哭得很伤心。从该房间走出宅邸,来到一个公园。

病床前,夫人模样的人躺在病床上。自己手中拿着一本留言簿,写满了同学对婴儿的祝福,

终。

梦·梦中

睡午觉做梦是常有的事

人们用茶和咖啡来提神。在我看来,不过是延缓了疲劳的到来。

早上,是工图的考试。明明没学什么,考的又比较难。

回宿舍后,复习了一下Cowboy Bebop的剧场版,看了最可怕的Ep20。早上喝的茶渐渐失效了。困。倒头便睡。

大学以来通常是不午睡的。入睡得很晚。按照以往的经验,至少有十五分钟是有意识地在放松,接下来便是全身僵硬的半意识状态,能度过的话,就能入睡。

是的,太困了。真的睡着了。梦境,说来就来,像Inception里说的那样,没有明确的开始。

梦到在用手机,有一个app,有三张slider。从现实中溯源的话,一张应该是伦敦塔桥,还有两张是不知名的风景。也许是最近做网页找图比较多的缘故。

接着,陷入了一段无意识。

不知在哪里、怎样的姿势醒过来。应该是在宿舍中。马上跑出宿舍(?)的门,完全不是宿舍外的光景。是一幢金碧辉煌的住宅楼。宿舍门外没有了栏杆。

突然视线变得模糊,开始还是清晰的。向左右两个方向望去,都是无尽的宿舍门。跑回宿舍,眼睛上下打滚,隐隐作痛。

突然醒了,却发现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头朝后倾倒。

刹那之后,意识到,这仍是一重梦境。

惊醒,恍惚。看了看表,从上床算起,睡了一个半小时。

(梦中·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