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麻布匹

舌头

我在逛一个大型展销会的旧货区,里面有各种老杂志,我正打算翻翻看时,瞥见身旁有一口奇怪的锅,那锅上面有个舌头正在不停的扭来扭去。我走过去捏了捏那舌头,发现舌根部已经牢牢连在锅体上了。这口锅的主人连忙过来向我推销这口锅,说锅放久了会长舌头是很稀松平常的事啦,就像木头搁久了会长出木耳一样,只要能找到经验丰富的老修锅匠,他们很轻易就能把舌头剜掉了。卖家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拒绝,我干嘛花钱买锅,还要花钱去掉锅上的舌头呀,太不划算,告辞。

之后我又在别的展区溜达,买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零食。正当我边走边吃时,旁边有个好心的路人提醒我身上粘了个舌头,我一回头发现那舌头居然跟上来了,此刻正安安静静的黏在我背后当装饰品。好心的路人安慰我,还好发现的早,不然你就会被舌头吃掉了。吓傻的我狂甩那条舌头,结果半天甩不掉,完蛋了,我要去哪找个经验丰富的修锅师傅来帮我剜舌头啊。最后在我绝望的时刻,那个好心的路人用打火机帮我把舌头烧掉了。

梦的剧情很无聊,但梦里的树真的好美啊

天高云淡,我和几个友人在树荫下侃大山。突然头顶树叶间传来一阵窸窣声,我往后退了几步,刚好退至一处粉色花树下。谁料树上有一团东西掉下,正巧砸我头上,后复弹落在地。友人们围了上来,我们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条没有尾巴的双头小蟒,两个蛇头正吐着蛇信剑拔弩张地相互对峙着。

游戏道具

我似乎在玩一个和星露谷相似的游戏,游戏里有很多小水潭,但都不是钓点,这让钓鱼爱好者的我十分郁闷。之后我开宝箱刷到了一个游戏道具,作用是把一切有水的地方都转换为可以钓鱼的水域。我便回家把转换器用在了鱼缸上,道具居然使用成功了,于是我足不出户,坐在床头都可以钓鱼了。

相册

我从外婆家的垃圾桶翻出来一本相册,相册里有我老爸老妈年轻时候的照片,他两站在湖面上,湖水像镜子一样倒映着天上璀璨的群星。晚风吹过,湖水荡起涟漪,我才能分清天地的边际。我妈笑的很开心,脸上没有任何皱纹和不幸,白色的长裙像花朵摇曳,从裙摆被吹皱的形状可以看出布料十分柔软。当时我就觉得照片里的一切美得像梦境一样,醒来后发现果然全都是梦。

2.13

半夜我和朋友去看星星,结果看见天上一大片漏斗状的云,闪着七彩的霓虹光。朋友巴拉巴拉说了一通的学名,我什么都没记住,只是觉得云挺好看的。

我回到家,我家人问我怎么进门也不和家里的狗打招呼。我感到莫名其妙,咱家什么时候养狗了。结果我妈从沙发底拖出一只棕贵宾,那狗一边极力抗拒被扯出来,一边惊恐的望着我。

我养了一只麻雀,麻雀挨着天花板飞,突然一只狗跳上去把麻雀吞了。

我和我妈晚上回家,路过公园,一个小胖子举着菜刀尾随我们。小胖子一脸阴沉,像个复读机,用毫无感情的音调重复念着"原谅我原谅我原谅我......"。我感到不对劲,正要跑,那胖子挥刀砍向我妈脖子。。。血

我蹲在昏黄的集体澡堂里,接过对面人递过来的烟,一边抽一边嫌弃这烟不好。

一晚上做了好多梦,累

龙和企鹅

我外公告诉我家后面的那条河里来了条龙。我想着龙那么珍稀的动物不去自然保护区能行吗?那条河那么浅又那么脏,它能生存的下去吗?!心中实在担忧不下,我来到了河边。一番探查,终于发现了那条龙,不过那龙只有我的手掌大小,我捧在手中端详好久,挺可爱的。

夜幕下,我站在通往小学的路口,天落着雨,雨滴像一串一串的玻璃珠,路灯一闪,顿时有种璀璨的感觉。我抬头望向路灯,发现路灯上站着一只企鹅,我又望向别的路灯,发现每一盏灯上都立着一只企鹅。企鹅们都冷冰冰盯着我。我心里纳闷,企鹅不是不会飞吗,它们怎么爬上去的。一个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因为是梦啊。”

斩蛇

我负着剑进入墓洞,墓洞里全是血,越深入血就越多,最后我淌着发黑的血水艰难向洞中迈去。洞顶垂下一条条线,线上都串着一个死婴,无一例外大张着它们还没有牙齿的嘴巴。我不得不用手撩开那些肮脏的线,好扩展自己的视野。突然墓洞里刮来一阵风,风吹入婴儿的嘴中发出哭泣一般的声音,它要来了。我瞥见远处血水如海浪般卷来,里面隐隐蠕动着一个巨物,猩红的血水中偶尔能看见闪着幽绿光芒的鳞片,是一条巨蟒。我拔出剑摆好架势,手起剑落,像切黄瓜般轻松,那巨蟒便被斩成两节。什么嘛,超简单的,而且毫无成就感。

吵架

梦里和好朋友大吵一架,特别绝望愤怒,心惊自己以前看错好友了。质问好友为什么要那样做,质问着质问着突然想到以好友性格并不会做那种事,于是开心地拍了拍好友肩膀,说道,咱别吵了,这只是梦而已,你只是我梦中幻想出来的人罢了,等天亮了一切就结束了。
醒来后决定不要让好友知道,在梦里,她把我饼干吃完了后我要和她绝交这件事。

扫墓

爬山,从山脚到山顶,山顶有一座墓地。墓地有一片是专门给烈士辟的。我进去后看见四周桌上摆放的都是黑白照片,其中有一张上有个非常年轻英俊的面孔。心想这么年轻就死了真是可惜,照片蒙尘无人问津,便想着拿什么稍稍祭拜一二。
一摸口袋里,发觉只有三颗枣及一粒被虫蛀的板栗。我把三颗枣整整齐齐摆放在灵前,板栗看了再三实在觉得寒碜便想收回袋中。谁料板栗突然从手中滑落,在地板弹了数下后又蹦入我手中,我低头一看,发现手中只剩板栗壳,果肉已消失不见,心下便想着再来时一定要带一大袋板栗。
二次我拎着买来的糖炒栗子顺着老路向上,到了墓地,却发现灵位中多了很多新面孔,而我要祭拜那人的照片已经被撤了。我就问墓地管理人这里不是祭拜烈士的吗,怎么纳入了这么多一般人。管理人员说最近死的人实在太多了,无奈,才放在这里。
我正打算离开,转身却看见一张遗像上的面孔极为熟悉,这不是我妈的朋友x阿姨吗?!管理人员见我顿在那张遗像前,便说道这人刚死不久,可惜了这么年轻,怎么就碰巧在上游放水的时候去大桥底下呢。我转过身大叫,不!这不是意外!这是谋杀!。。。
3.15

投胎

梦里自己只身赴往黄泉,可是我迷路了,于是索性躺倒在黄泥路上肆意醉酒。等我赶到地狱时,鬼差气得破口大骂,说我本来要投胎到的那个朝代都亡了。原来那个盛世终是没了,还没等我好好感伤一番,不长眼色的鬼差就一脚将我蹬入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