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麻布匹

斩蛇

我负着剑进入墓洞,墓洞里全是血,越深入血就越多,最后我淌着发黑的血水艰难向洞中迈去。洞顶垂下一条条线,线上都串着一个死婴,无一例外大张着它们还没有牙齿的嘴巴。我不得不用手撩开那些肮脏的线,好扩展自己的视野。突然墓洞里刮来一阵风,风吹入婴儿的嘴中发出哭泣一般的声音,它要来了。我瞥见远处血水如海浪般卷来,里面隐隐蠕动着一个巨物,猩红的血水中偶尔能看见闪着幽绿光芒的鳞片,是一条巨蟒。我拔出剑摆好架势,手起剑落,像切黄瓜般轻松,那巨蟒便被斩成两节。什么嘛,超简单的,而且毫无成就感。

吵架

梦里和好朋友大吵一架,特别绝望愤怒,心惊自己以前看错好友了。质问好友为什么要那样做,质问着质问着突然想到以好友性格并不会做那种事,于是开心地拍了拍好友肩膀,说道,咱别吵了,这只是梦而已,你只是我梦中幻想出来的人罢了,等天亮了一切就结束了。
醒来后决定不要让好友知道,在梦里,她把我饼干吃完了后我要和她绝交这件事。

扫墓

爬山,从山脚到山顶,山顶有一座墓地。墓地有一片是专门给烈士辟的。我进去后看见四周桌上摆放的都是黑白照片,其中有一张上有个非常年轻英俊的面孔。心想这么年轻就死了真是可惜,照片蒙尘无人问津,便想着拿什么稍稍祭拜一二。
一摸口袋里,发觉只有三颗枣及一粒被虫蛀的板栗。我把三颗枣整整齐齐摆放在灵前,板栗看了再三实在觉得寒碜便想收回袋中。谁料板栗突然从手中滑落,在地板弹了数下后又蹦入我手中,我低头一看,发现手中只剩板栗壳,果肉已消失不见,心下便想着再来时一定要带一大袋板栗。
二次我拎着买来的糖炒栗子顺着老路向上,到了墓地,却发现灵位中多了很多新面孔,而我要祭拜那人的照片已经被撤了。我就问墓地管理人这里不是祭拜烈士的吗,怎么纳入了这么多一般人。管理人员说最近死的人实在太多了,无奈,才放在这里。
我正打算离开,转身却看见一张遗像上的面孔极为熟悉,这不是我妈的朋友x阿姨吗?!管理人员见我顿在那张遗像前,便说道这人刚死不久,可惜了这么年轻,怎么就碰巧在上游放水的时候去大桥底下呢。我转过身大叫,不!这不是意外!这是谋杀!。。。
3.15

文不符题之美人榻下往往是那英雄冢

梦里我和一个可爱的男孩子一起坐在床上,那个男孩子娇嗔着说以前都是你( ー̀εー́ )我的,现在轮到我(´▽`)ノ♪你了,好吗?我犹疑了一会,觉得连恋人的要求都不能满足还算什么绅士,于是嗯了声。
直到我被_(:q」∠❀)_在床上,我脑中突然连发弹幕,兄弟你谁呀我不认识你兄弟你要干什么??兄弟有事好商量啊!!!
于是我尖叫一声翻身下床再以迅雷之势滚入床底,装死。
不知为何床下有很多尸体,总之我躺在那里异常和谐不突兀。我一边悄悄松口气,一边折服在自己逼真装死的演技之中。

(#-_-)┯━┯。。。(╯°Д°)╯︵┴┴

投胎

梦里自己只身赴往黄泉,可是我迷路了,于是索性躺倒在黄泥路上肆意醉酒。等我赶到地狱时,鬼差气得破口大骂,说我本来要投胎到的那个朝代都亡了。原来那个盛世终是没了,还没等我好好感伤一番,不长眼色的鬼差就一脚将我蹬入水中。

狗血

有个疯子说要和大家玩躲猫猫的游戏,他让大家好好藏起来,否则被他找到的话会死。
一群人被困在一栋废弃的大楼里,和一个丧心病狂的人玩一个幼稚的游戏。我小心翼翼的听着那个人的脚步声,尽可能与他保持距离。我打算悄咪咪摸到二楼,寻找窗户防盗网焊接薄弱的地方。
但是二楼没有障碍物,去的话很容易被发现。庆幸的是楼上有一波人藏在一起,动静太大被发现了踪迹,把那人引了上去。我一边吐槽为什么总有人以为很多人一起行动就会安全,一边趁机跑去二楼用杠杆撬开年久失修的护网。
于是我偷偷联系了被困在别的楼层的朋友,一起逃了出去。那人发现有人破坏了他的游戏规则,气急败坏,便一路把他经过的房间全部推到。顿时很多人被他发现,一时间横尸遍野。
那人一边杀着人一边哭道,我只是想有朋友,想和你们一起玩游戏,你们为什么要逃,连老家那边的人也认为我离经叛道,派了杀手来杀我……
我突然觉得他好可怜,冲过去握着他手说道,放了别的人吧,未来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我都陪着你好吗。。。
于是我们两人开始了亡命天涯的旅途
???
狗血剧情看多了,大脑果然遭到荼毒

失宠

梦里我终于有猫了,可是我妈先我一步成了猫奴。我妈天天抱着猫奚落我,克扣我零花钱买猫粮,嫌弃我吃的比猫多,还没猫可爱。。。
突然不想养猫了

我加入了某个神秘暗杀组织,组织里聚集着各种超能力者,然而我是个麻瓜。
组织BOSS觉得他们不养闲人,于是我开始了异人组织里的种菜生涯。
然而悲惨没有结束,我唯一的朋友被组织发现是间谍而被驱逐,我终于彻底成了孤家寡人。
冬夜里饥寒交迫的我去街头买一包泡面,本来很和蔼的小卖铺老奶奶发现我是弱鸡后,收了我的钱撒腿就跑了,就跑了。。。惨

梦见我妈戴了一顶很傻的紫色假发,类似于古娜拉黑暗之神。我从梦中笑醒。

我种了两棵多肉,两棵多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私定终身。结果我浇水时恰逢雨天连绵,其中一棵化水仙去,另一棵哀毁骨立,不久也随之去了。
故事末了,两棵多肉登台谢幕,我在台下心情复杂。当我看见多肉着装时,生气地朝灯光师吼叫:好好的男孩子穿什么裙子,而且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这裙子是抄袭灵梦的!

其实我是1V1爱好者

梦里我有一个老公,我老公除了我还有两个老婆。
二老婆是个傲娇,我的爱好就是和她斗嘴,看她斗输后瞪我。
三老婆我不熟,总之是个文静温柔的弱女子,她的记忆会周期性失去。记忆模糊时会把老公认成爸爸,记忆彻底失去时,整个人就会变得十分冷峻强悍,甚至还会黑化。
三老婆最近因为记忆混乱,常常处于崩溃边缘,便回养母家修养。可是老公那个渣男不管不顾,在上城一待便是月余。

我和二老婆携手探索地图,调查公园门卫一家失踪案。我俩在公园各个角落搜寻线索,我拨开池塘边的一丛杂草,突然看见了一大一小两只老虎,我还没来得及尖叫,老虎就说别怕,他们是被人变成了这样。二老婆走过来调查,发现老虎就是失踪的门卫一家。于是二老婆向他们了解事发情况,我在一旁撸小虎。
之后一路险象环生,我和二老婆几次被黑衣人围住,然后我发现二老婆虽然心眼小嘴坏还傲娇,但是非常靠得住,一路英勇杀敌,保护我这个啥都不会的菜鸟,我对二老婆好感噗噗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