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C

cursed life is cursed

最近两天的梦小结

梦见黑暗,那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在梦中感受到真真正正的黑暗,在打开一扇门后,悄无声息地将自己包裹了起来,像是整个人慢慢地沉入了失去冰冷触感的泳池之中一般。而我对其而产生的刹那间的恐惧感此刻依旧是久久难以忘怀。在这之后所出现的种种梦中怪异根本就无法与其所比拟。

梦见宅邸,色调为灰。宅邸内人来人往,宅邸外一派荒凉。四周只存在着处于半淹没状态的街道。偶尔在那些水中能看到鳄鱼。。。但并不是真的鳄鱼,而是披着鳄鱼皮的人类。他们时不时地会像人那般矗立在水中,以非人非兽的目光窥探着这栋宅邸中的所有人。

梦见躺在某个女孩的怀抱中。很温暖,很放松。仿佛自己真的得到了一辈子都在追求着的那种安心感。

看完P.T.之后

一个男人和他的几个女儿,住在屋中。

屋中开始闹鬼,灯只能打开几个,周围漆黑一片。

我对那男人说,救救你的女儿吧,让她们聚在一起。

男人没有听,女儿们也没有听,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你谁也救不了。”一个声音说道。

Why do I keep dreaming about these things?

又梦到了自己在翘着一些不存在的课堂。

又梦到了自己在熟悉而又陌生的校园当中走着。

这一次还梦到了自己回到了熟悉的宿舍当中,和那些认识才没多久的人一起生活,一起熬夜,一起欢笑。

我的内心就那么向往这个么。

强制脱出的梦

因为是一小时内刚刚做出来的,所以内容还比较清晰,趁热记下来。

开始自己身处在房间中,但布局和环境都不一样,时间是黑夜,自己在和室友Peter聊天,可不知道在聊什么。。。之后去了厕所,但也什么都没发生,这时Peter突然走了进来,但他好像也不再是他自己了,总之感觉很怪,又聊了一会儿无法记清楚的内容后Peter一冲我马桶,结果发现马桶堵住了。清澈的水流了出来,地上湿了一片,但我们都没去管它。

之后我们去了外面,我住的公寓外面从原来的平地变成了河岸边,楼层也换成一楼了。Peter坐在外面,处于半裸状态的我也在阳台上乘凉。河水很浑浊,尽管黑夜里看不清具体形状,但就像是被染了巧克力色一样,还在前后涌动着。这时Peter提醒我小心大浪,我才发现河水突然产生了巨大的波涛,在半空中泼洒开来,溅到了一点在我身上,我无言地回了屋子。

这时我注意到了河对岸,是个一楼阳台处只用玻璃搭建而成的别墅,里头还可以依稀看到人。因为别墅地势比我们的还要低,又离岸边很近,所以我开始担心别墅会不会被那股恶心的浪花打到--说时迟那时快,浪又打起来了。但是就在大浪抽到别墅上的片刻,场景开始转换。

黑夜消失了,我和那栋别墅的距离也瞬间接近到了触手可及的范围,我正处在一家餐馆内,看着对面别墅中的人从窗户外面爬出来,是三个女孩的样子,都穿着异常妖艳,面容我看着眼熟,但也不是我记忆中存在过的人,其中一个穿着绿色的服饰,另一个身材微胖,穿着橙色的服饰,从窗户跳出来后还踩到了水坑,骂骂咧咧地和绿色服饰的女孩以及另外一个女孩(想不起来形象)走了。我决定跟着她们。

路上的景象也很离奇,我从餐厅出来,穿过一条没有阳光透入,四周都是餐厅摆放的桌椅和食客们叽叽喳喳聊天的石头做成的下坡路,上了大街。外面是蓝天,街头很陌生,但有种这里就是帝都的感觉。大街上都是些熙熙攘攘的人群,广告牌,建筑工地也比比皆是。在绕了几圈路之后我很快就发现了那些女孩,之间她们一边互相聊着天,一边向着某个建筑物走去。我想上去和她们搭个话,可发现自己上半身忘记穿衣服,就有些想要回头的念想。

这时梦的走向又开始变化了,我来到了我刚才正在窥视的那栋别墅里,而且发现自己全身赤裸,身边有很多和我刚才看见的打扮差不多的女孩包围着,随后我又发现自己的面前有个同样赤裸着的男性,而自己体貌也变成了女性的。不过我却有一种自己既不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也不是这个女人的确信感。我只是在从这个女性的视角出发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而已。这二人此刻正在交合,我从女性视角看不到男性的脸,也没办法随意转变视角,就只能看着男性将自己的生殖器从女性体内拔出,然后由女性握着开始射精。持续时间很长,我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个东西在女性手上猛烈抽动的感觉。(但自身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接着场景又转变了,这次的转变很彻底,眼前的景色都变成了一栋我所不熟悉的别墅,而我也回到了自己的躯壳当中,感觉轻松多了。耳旁传来了“Roundabout“的旋律。我顺着声音发出的源头寻去,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物,其它的房间也都是,在正门楼厅建造了一座径直通往地下室的楼梯,我听着逐渐扩散到耳旁的音乐走了下去。。。却发现地下室房间被铸造成了牢门的形状,而门外的墙壁上则有用粉笔写成的巨大的“不许进入”的字样,(实际上是不明的语言,但我却能理解这是不许进入的意思)我感到了些许恐惧,便从地下室退出,回到我第一次出现的地方。然而我发现我来时的那个房间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廊厅,其中一个看不清面貌的褐色皮肤的大头婴儿坐在那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我没敢去接近他,从另外一个出口绕了出去,来到了后厅。

我很快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不再是刚才那种拥有家乡熟悉感的都城,而是荒无人烟的平原,这栋我所处的巨大别墅(或者说城堡)可以说是平原上唯一的建筑物,但我仍然打算远离这里。并且我也头一次意识到了我正身处在什么不明的环境中,但我是可以强制离开的这种想法(但可能仍然没有意识到这是个梦)我从后面外面的楼梯上一路小跑着下来,此刻音乐突然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我在睡前上的闹铃响,我就借着这个闹铃响,像是要掰碎什么东西似的从梦中醒了过来。

3/18/14

梦到了自己和另一个女孩子站立在小小的广场中央,四周都是白色的高墙,墙头上矗立着巨大的雕像,心情很绝望

视线一转,我进入了上帝视角,看到了自己和那女孩互相对望,似乎说了什么,又或者没有,视角渐渐拉远,墙头上的雕像现出了真形,是白色的斯巴达装扮的巨人

只见巨人将盾牌用力砸下,我就看不见自己和那女孩了,有种被人用傀儡线在操纵的恐惧感

再然后我的视线像是用摄影机的角度一般动了起来,广场延伸成了被悬崖环绕的深谷,其中每隔一处都会出现斯巴达装扮的石头巨人

巨人们这时纷纷动了起来,向着彼此冲锋,厮杀

GAME

昨晚梦到自己在玩游戏,现在能记起来的大概只有三种

1:体感FPS,大致内容就是用枪械在餐厅里击倒敌人然后通关,枪械有三种,和halo中的枪械十分相似,一种是LMG,一种是激光枪,还有手枪,敌人是血条超厚,身着白色女仆装的黑人大妈,子弹打上去就跟橡皮砸到黑板上一样全被弹开了,最后好不容易打光了几把枪才解决掉,从餐厅脱出时顺带用手枪打死了几个妹子。

2:类似于战旗类的游戏,是操控着一个特殊部队执行任务,可以随时随地S/L,地图和单位都是立体化而且很逼真,在触发某项任务时会自动带入其中一名队员的视角,很好玩。

3:LOL,只不过视角从平面变成了3D,起初用的盲僧,然后换成了亚索,和队友在类似于山谷一样的地方飞来飞去,使用技能时也变成了空战游戏里常用的锁定模式,后来我看到对面的亚索用技能在山壁上开了个洞然后穿越走了,就想依样画葫芦,结果还没Q出去就撞到山上掉了下去,黑屏后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