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行失败

人的灵魂坠向群星深处

没存档忘了叫什么名字反正就是三段式大杂烩【下】

震惊!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没写这篇 快速补一下
让我水一下这篇

是这样的我和我仅剩的几个队友光速冲出设施
然后四散跑开了
我本来是用一个不快不慢的速度慢跑
到了楼下路过了一个什么东西的会场
我瞟了一眼观众席
然后我看到了阿蒙坐在那里(ptsd居然出现在了梦里)
然后我用我最快的速度开始冲刺并且过程中给我自己洗脑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然后醒来之后回忆才想起来阿蒙边上还有他哥(于是更加惊恐了))
后来就是百米冲刺但还是被发现了
但因为梦境的缘故我给我加了很多很牛的buff
导致我被发现后还活的好好的
然后我在遇到了之前那个玩锈湖结果让我受害的朋友
(然后我和阿蒙一起去迫害了那个朋友)

被绑架参军然后反叛

短片 比较模糊所以概述一下
————————————————————
几千个人被一些玩意儿绑去参军
去和怪物打
(这些怪物会威胁到绑架我们的玩意儿 但是不会威胁我们)
几千个人十个十个一组 被一些恶人分别带领
带领我们组的那个人看起来快老死了
我们被带到训练场练习如何攻击怪物
训练效果好的可以自己兑换补给品或者别的物品
我们队(其实是我和一个队友)打算反叛
我们兑换了一些饼干 红茶(?) 绷带 使人变老的药剂
然后我俩快快乐乐顶着微笑毕恭毕敬的给我们的领头的人送上了 上好的、美味的、掺了药剂的、红茶 以及饼干
他喝完了
他去世了

第二天我们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继续训练 兑换了一些武器 武器 和武器
然后第三天集合准备出发
把剩余的饼干给了隔壁组一个很可怜的小孩
然后我们队开始屠这些绑架我们的人

然后使用他们准备的 让我们前往战场的交通工具进行窜逃

没存档忘了叫什么名字反正就是三段式大杂烩【上】

⚠️:梦境里融合了很多我圈的要素 大概是 一点锈湖 一点点基金会 和一部分诡秘
本来打算三段一起写的但是不想码字所以分成三段吧
————————————————
故事发生在剧院,剧院的意思上坐了许多人,不过舞台上并没有上演什么,大家都在聊天或者看手机,真是无聊

我的朋友C邀请我和她一起玩游戏:
她坐在我左侧的第二个位置,左手拿着ipad,右手在上方点击,扭头笑着看向我,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玩
我看了看屏幕上的游戏,哦,熟悉的 锈 湖 ,好吧
看起来需要解谜的是一堵绿色粉点花纹墙壁上的三个灰色长方形按钮
我之前玩的倒是都蛮顺畅的 这一次就欣然同意了朋友的邀请
然后我就 进 入 游戏了

字面意思的进入
我转转头发现自己进入了有绿色粉点花纹墙壁的房间中 面前墙上赫然是三个按钮
我感到了吃惊 也许有一点害怕
幸运的是,这里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打开按钮对面墙壁的铁门,我看到了在走廊里的其他伙伴
哈,没见到我之前的那位朋友 可惜了
数了数人头 加上我一共5个人(看起来不是学校那个本了) 并且我都不认识
记忆里是三男两女 不过并不重要

【这里是醒来后的分析批注:这五个人其实都是我 只是剩下四个分别是我的某种行为模式单独取出后进行了一定的极端化的表现】

我们交流了一下,发现每个人都是从一个房间里出来的
只有我们一开始存在的那五个房间的门开着 其余别的房间的铁门都紧闭着
这么看还挺有压迫感的
不过这里环境干净整洁 灰白搭配的空间 配上照明充足并不阴间的日光灯 还有间隔不小的 厚重的 保护性的灰色铁门 以及墙上的一些工整的黑色印刷粗体的标注数字

熟悉的感觉(来自基金会人的独有的熟悉感)

我们没有急着解谜,毕竟谁突然来到这种陌生的地方不会打算直接出门离开?
探索了一下建筑物 得到的信息如下:
总共有5层楼
需要解谜的房间3个在f4两个在f5
通往外界的大门在f1 目前状态时锁着的 按照经典套路门会在解题完成后打开 即然我觉得这是经典套路所以梦里一定会这样发生(我似乎在梦里意识到了这一点)

因为我是最后一个被找到的人 所以大家就开始在我这个屋子里进行解密了
还是三个灰色的 无光的 磨砂质感的长方形按钮
我们推测需要按照一定顺序去破解
然后我就按照123的顺序按了一下

空气振动 我们同时听见了特征明显的警报声 有且只有一下
然而并没有发生别的什么 警报的回音很快消散 刚才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起来我猜错顺序了
……
几分钟后 我们顺利的解开了谜题

“既然输入错误后什么都没有发生就直接暴力测试每一个答案不就好了吗?反正我们也不着急,一个一个试!”

怀着这样的想法 我们又听了两次警报 然后通过231的顺序解开了谜题
空气再次震动 不同的声音出现 听起来是那种古早像素游戏通关后的恭喜声
可是周围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要不是每个人都感到疑惑 否则我会觉得刚才那是我的幻觉
虽然我在的这一整个奇怪的设施可能都是幻觉

这个时候 一个有点毛躁的人突然转身离开了
说“你们五个先别研究这个没用的按钮了,看看有没有别的线索,先去解开别的谜题吧”

我想了想 有道理 既然没看到按钮有什么变化 或许门已经解开了一部分 我们五个就先……

等等 “你 们 五 个” 是 什么意思
我 靠

于是在接下来两三秒我的大脑迅速闪过了以下想法:
1.我边上半径一米内有一个非人的玩意儿
2.那玩意儿大概率是按钮解谜成功后出现的变化
3.这是经典的诡故事场景 这个非人的东西大概会在我们跑开之后开始追杀我们
4.但玩意走到门口的那个才是非人的玩意儿呢 它尝试把我们都吓走然后让我们跟着它前往下一个恐怖的陷阱 并且让跑得慢的落单
5.不过按照第3条的判断 如果我们不动 是不是这个所谓的鬼也不会动
6.既然解谜在第一关就放出了奇怪的东西 那大概率不会致死
7.现在这个东西还没有对我们展开攻击
8.结合第6点7点做延伸 这个奇怪的东西也可能对我们有用 我们应该观察一下
9.但是不会有脑缺队友突然跑走吧 千万别别别别别别别触发什么奇怪的机制

于是我抬起头 绕了一圈

咱这个门口的队友 眼神多半有点不大行
首先 这个 怪物
它看起来一米二 而且没有衣服 甚至不是正常人形 就是个 呃 全身有着灰色短毛的星之卡比 的样子
站在我们四个当中十分的违和

不会这个门口的队友才是鬼吧
然后我又看了一眼门口的队友 他 在 挠头发 说 抱歉
我插话 语气奇怪的问他 为什么说抱歉

然 后 他 说 “数 错 人 数 了 只 有 四 个 人 剩 下 那 个 一 开 始 没 看 见”
我(内心os):???原来你是算数不好不是眼睛不好啊!

然后他说:“剩下那个是什么?开出来了宝箱吗?这个解谜游戏似乎有点延迟,差点就错过它了,哈哈。”
我(内心os):好吧眼神还是有点问题

这个时候我在思考怎么处理这个 嗯 就叫它小灰 的东西
结果我友善的一位女性队友薅了一下 它的头顶 对 就是撸猫的手法
“别薅了,都妹几根儿了”
——我听见这位女性‘勇者’边上的男性朋友绘声绘色的组织了她的 rua小灰行为
于是勇者朋友拍了拍小灰的光滑的 似乎是头顶的东西 接着把手收了回去

我们打算继续出发前往下一个解谜的地点 隔壁屋子 进行解谜
看了看小灰 它似乎很无害的样子 也就没有特别关注它了 打开门走出去
这个时候勇者女士担忧的看了看小灰 对我说 它应该会自己跟上来吧
我本来打算回复她“这不重要” 但觉得这样太拉开团队成员距离了 毕竟小灰也是新队员 所以我就跟勇者女士说 “当然,它,应该会跟上来的”
于是我们走出了门 小灰看了看出去的我们 迈开了它扁平的 或许可以被称之为“双脚”的东西

然后它摔倒了。
平地摔。

和着这个玩意儿根本没有伤害甚至没什么用啊!这是什么萌宠游戏吗?!它甚至不会自己移动!难道平时靠滚动来行走吗??!不,是行滚,等下我在说些什么啊

只见勇者女士回头看见了小灰的平地摔 心疼的冲过去抱起它来 然后吃力的抱在怀里 冲我们笑了笑 让我们接着走

行吧 感觉我们的新队员并没有什么用 甚至是字面意义的累赘
————————————————

未完待续

啊啊啊啊啊啊

最近梦好多而且很清醒记忆深刻 但是 我 不想 码  字

前几天的考前焦虑(或许

很简单的一个短片

工作日,早上起床看时间发现7:55

害怕到直接从床上起飞

再看一眼发现是5:55

呼一口气继续睡


六点多醒来后开始反复确认这到底是不是梦 因为这看起来很容易在现实里发生

一些空学校解密的多人连续剧(3)

【第三部分梦境】

更新啦!
*前面的部分请看(1)和(2)

————————
“咚!”,极其厚重的铁门被锁上了
我看向地上的那个变得亲切的石膏头和扭曲的手臂,再转头打量房间

关于我怎么进来的,这件事也算得上的碰巧(也是这种碰巧让我更清晰的认知到这是一个梦境)
谁知道门边上的锁可以通过人脸识别来识别这个石膏头呢,并且为什么不是正常人脸而是石膏头啊!
好吧总而言之目前这个石膏头就是我在梦里最能够信任的 伙伴 了

房间里是关着灯的,不过貌似这栋学校内部就像活着一样,一直有一些位光,让这种基本完全封闭的屋子里也能够勉强看见东西
我站在原地看了几分钟用来适应黑暗的环境 再去走动去查看周围

这个屋子里面有两个较大的方形桌子,它们拼到了一块,而周围也不是那种恐怖小说会描述的摆满了刻字的椅子 甚至可以说周边空荡荡的
桌子上有两个长方形盒子,或许是棕色的(太黑了不确定颜色),外表基本一致,上面用发着微光的红色液体分别画了两个 像人一样的东西 但是其中一个"人"穿着 裙子……?
这个发着微光的红色液体闻起来(对我闻了闻)没有异味,其实没有任何味道,也并没有那种邪异感觉 或许是什么梦里的化学药剂 它不会伤害人的皮肤 至少目前没有 然后盒子打不开 就是这样

桌子边上还有一个像蚕茧一样的东西 (如果有的人家里有那种蛋形椅的话可以去想象一下 但是这个东西它有 盖子)然后它的材质很像是……青铜,表面有一些密密麻麻的凸起,但并不是那种令人恶心东西,它给人了一种安全感 就可能因为我刚才被那个疯C追着比较紧张 这个冰凉的“蚕茧”很能够安慰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蚕茧说实话也是一个棺材吧 因为里面的长度一个人站进去然后斜躺刚好适合
这个青铜棺材的盖子上面有画出一个酒杯的形状,呃其实是一个凹陷 像是谁反复雕刻了很多次一样

巧的是桌子上也有一个形状类似的玻璃酒杯,里面貌似有一些水,或者说透明液体,我尝试把那个长方形盒子放在杯子后方并且试图用那个红色微光照亮杯子里的水去仔细观察

然后梦境中插播了一本看起来破破烂烂的横线笔记本,上面用蓝色水笔写着一些……可以说端正但是看起来并不温和的字体 就看起来这个字体呢比较的 犀利 然后内容就是说什么这个液体它在光线照射下会呈现出不同程度的沸腾

而我又——仔细翻了翻这一间奇怪的屋子 找到了一张那种很经典的破旧羊皮纸
上面写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 总而言之就是表达出需要让一些血液流入那个酒杯里,然后将融合的液体倒进青铜棺材的凹陷处,然后需要分别将年轻一男一女的心脏放进长方形盒子,然后放置在固定的位置(它们现在里面已经有心脏并且放好了 可能是上几个来这里的人留下的),还需要一个人斜躺进青铜棺材,关上盖子后就会启动一个装置。不知道装置是什么,也不知道这个人会怎么样。

本来应该四个人(或者说至少三个人)进入这间屋子 然后或许说两个人贡献心脏一个人贡献血液一个人躺进去
现在嘛 我一个人……不过有了两个心脏的成就了
所以,我觉得,我觉得
应该可以同一个人贡献血液和躺进去吧!
浅浅回收利用,反正有可能会进去出不来,或者说被被子里的液体诅咒,那就干脆一个人用两次,反正就是这样,我速度快点那个液体应该就不会都流光然后就可以关上棺材了!

于是我真的这么做了……
就用这个桌子很锋利的边角(如果学校真的这么做会被投诉吧)划破了手指然后整几滴血,看起来还没有什么诅咒
然后迅速倒进青铜棺材凹陷处
然后闪进棺材里并且很坚定的把门关上!

当时其实我还有一个想法 “如果这个青铜棺材并不是什么死亡触发点的话,不会是用来躲一些东西的吧”
就,浅浅记住这个东西,感觉像是一些恐怖游戏里的 柜子

然后做完这些事,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至少我人没事
轻轻推了一下棺材盖子 嚯 居然没有被封上 然后就跳了出来
出来后环境的变化:凹陷处的血液没了,杯子里的液体重新变成了加入血液之前的状态,盒子可以打开了并且空无一物

这个时候学校的广播突然说:【大门已打开,请学生们尽快找到,并且离开学校】
我:淦这个广播既然催我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大门在哪里?!

接着我才发现屋子的灯开了
浅浅搜查 收获一只黑色圆珠笔和裁纸刀

还发现墙上有通风管道

经典剧情爬通风管道

为了不要这么早看到鬼,我只爬了一节,大概看得到我屋子外的情况,然后就退了回去 毕竟通风管道不是什么正常路径

屋子外面的疯C已经离开辣 我就开门直接冲

跑了半天找到了A和B,正在告诉他们我的遭遇
结果疯C突然从大约40米处跑出来
他少了一条腿……但是还是拎着斧子……
啧 跑啊为什么两次梦境的结尾都是你!

-未完待续-

一些空学校解密的多人连续剧(2)

【第二部分梦境】

更新啦!
*这是一个连续的梦境 记录时已经做完了第三次梦境 所以前面的部分会比较的模糊
*共有4人 梦中大部分只有我的第一人称视角 偶尔会有其他人的视角
*其余角色用A B C代替
第二部分比较糊
——————
由于是梦境的原因 看到了来自鸽子线索的四人(目前看起来是四个人)进入了学校啊
然后呢这个梦它可能就是比较的反应我的一些 呃 白天看过的内容
所以四个人顺理成章的分成了两组去找出去的门

大概是AB一组,我和C一组的样子
【这里说一下这次的梦在人物这方面变得很清楚了所以贴一些:A大概是一个短麻花辫的那种很活泼的女孩子,然后B是一个 呃 看起来比较内敛的男同学啊 然后这个C就是说 印象还是有点糊反正这个人没怎么和大家互动】

一些快进的部分:探索了教学楼a栋和b栋 ,我和C负责A栋然后A和B负责b栋楼,两栋大楼有一部分是连接的,都连到了一个大厅一样的地方,并且内部结构基本对称。每栋楼貌似3层(至少这个梦里探索了这么多) 大概二楼有那种空中走廊的样子,两侧玻璃上下正常地板的(看起来很适合追逐战但是目前还没出现)

我和C后来找到了一个在三楼拐角处的奇怪东西 大家可以想象为【一个色调和谐降低了饱和度的商场里可以看见的那种拍照机,可以一两个人坐进去拍照取照片】的那种

然后呢大家都不是傻子谁会去这个看起来进去出不来的玩意里坐坐呢对吧!所以我和C都没进去。于是我的梦很贴心的给了我们一份这个机器的使用说明书……更奇怪的是我们俩居然认真读完了……

说明书大概讲的就是要求两个人一起进去拍个照,会在其中一张照片中展示异常,出现异常后【开门线索的门】会变化,对,不是【开门线索】也不是【门】,是开门线索这个东西的门,而且开了门我们或许也不知道哪开的……

好吧我和C还是进到这个拍照的机器里去了,聊胜于无嘛
这里很尴尬的就是我和C(至少在梦里)都属于 呃 社恐叭 就是说这个本来就很挤的地方坐进去两个人拍照就很尴尬

( 而且这个拍照机还要求摆固定姿势……更尬了啊啊啊啊

但并不是想象中的剪刀手或者是比爱心这种怪东西。
第一个姿势是左边的人左手握住右手腕(都是自己的手和手腕),右边的人右手握住左手腕,然后对着照相机拍手腕……

( 什么怪东西,总而言之第一章照片好好的手腕没有异常

第二个动作是两个人做出名画“呐喊”里那个人的动作,也没有出现异常
第三和四个动作不记得了反正也没什么异常,我们俩都开始怀疑机器是不是坏了

第五个动作,双手捂住脸并且确保遮住了眼睛,这个玩意听起来没有很怪对吧,但是这个机器它是无声拍照!(甚者说这一整个梦境都很安静)也就是说遮住了眼睛过后你也不会知道它有没有给拍好照片……
然后我,万恶的我,作死了,就是我们俩在那里捂着眼睛等了半分钟或者一分钟过后,我 把 手 移开了 看向了屏幕

照 片 出 来 了 但是照片里 C的手背、对应眼眶的位置,被 挖掉了一部分 就是还有一部分红色的血肉不会让眼睛露出来但是手背少了一部分啊!

于是 我 看向 了 C,我不确定这是否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总而言之我看到C也在看我,但是用着那种奇怪的眼神,眼睛的感觉就和照片里那个被挖掉的部分一样……

好!我并没有被吓到。事实上我在他开始出声大笑的前几秒就跑出去了……
对拍照机有阴影了……?
总而言之就是我几乎跑了挺远的了,然后可能因为白天看的一些内容的原因下意识跑厕所(你看恐怖片里一堆被追就跑厕所的人嘛)

但是我觉得不对劲,这个三楼我不管怎么样都会出事啊 就算跑了厕所也没什么用啊就是说 或许死的更快……等等我为什么会觉得我会挂掉

于是转头看了看后面,呃,好吧C并没有追上来,如果只是我看完照片因为心理暗示所以看他很怪 然后机器自己放大笑的声音(因为C说话很少我也分辨不出声音) 我就 丢下他了那不是 很……

我处在一个愧疚和犹豫的状态里了,我很愧疚丢下了他但我也犹豫要不要回去找他
按照一些恐怖片套路他可能已经无了,或者被做成了 诱饵……

好吧时间不等人 我压根就没回去看他 他就自己来了,而且还是拖着类似于斧子(?)或者锤子之类的东西来的……

总而言之经典套路,进去两个出来两个,但是一个疯了…呃其实他没有完全疯 看起来还是有理智的 就是情感上的缺陷很大
喜闻乐见的追逐战~~du du du du~

庆幸的是我们四个人在进入教学楼之前都仔细阅读过地图,可恶的是我们四个人在进入教学楼之前都仔细阅读过地图

为什么四个人里面会有一半的人背了地图啊!
总而言之就是我们俩莫名很熟练的开始跑了,我直接从三楼开始走 楼 梯

其实这个学校是有电梯的 但是它是封闭空间 而且既然有了恐怖要素 那就肯定有问题对吧!理所当然的没有坐电梯而是直接冲楼梯到二楼
扭头一看,疯C貌似没有跟上我……?

“叮。”

为什么他会去坐电梯啊喂!哦对他现在基本上算是恐怖片里鬼的阵营了,就算电梯里有问题也可以直接乘坐……

【梦后盘点:由此可以得出,这栋楼里即使是那种经典鬼片,那么电梯里就算有鬼也危害不会特别大。要么就是能力低于现在的疯C,要么不会伤害同类鬼,要么有时电梯鬼不在线,总而言之之后或许可以利用到这一点】

“啊啊啊啊啊啊啊C他疯了!C被三楼的一个拍照机影响到了他疯了!不要接近C或者别的拍照的机器!”我是这么喊的,喊给或许听得见或许听不见的A和B,我喊的时候疯C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总而言之我跑了更远一点。

然后他貌似跑的过程中鞋带散了去系鞋带了(为什么他还会去系鞋带啊!这就是情感丧失但是还有理智的鬼吗!)
也可能梦里下意识觉得我跑不过疯C所以给了我一个缓冲带……

然后我发现就是二楼有个地方很怪,它是一个灰色门房间左侧还有一个小楼梯,向下或许通向一楼的一个隐藏房间

都是解密的梦谁能不进去看看呢!
所以我又很莽的去了这个二楼的灰色门的房间里面
没上锁,很新的门,打得开还很丝滑
进去,我**,一堆人的肢体还有一个脑袋 我的天啊 它们还被单独展示了
凑近一看,雕塑啊那没事了

然后有一个手臂和脑袋上标注了红色的倒三角形,总而言之,拿了
抱起来看看周围没东西了就跑,等彻底甩掉疯C再看看

没关门但是出去了,直接冲隔壁小楼梯对着的隐藏房间,而C几乎已经快追上我了
结果就是他在楼梯顶端七八步的位置,我在楼梯下面的门口


门是锁着的

-未完待续:3-

一些空学校解密的多人连续剧(1)

【第一部分梦境】

*这是一个连续的梦境 记录时已经做完了第三次梦境 所以前面的部分会比较的模糊
*共有4人 梦中大部分只有我的第一人称视角 偶尔会有其他人的视角
*其余角色用A B C代替
————————
故事发生在四个人进入学校的黄昏
他们都并没有很熟悉别的人 而进入学校的原因倒也没有
或许是以为开学了还是什么 总而言之学校里没有任何别的人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常的假期状态的学校 如果身后的大门没有在大家都进入学校后变成一堵墙的话
好吧 没有人尝试去翻墙或者挖墙 就这么进入了学校
四人就这类似于“走散必出事”的这种恐怖片原则一同行动着

获得到的第一条线索来自于【鸽子】
都知道这个学校也没养什么鸽子 “这年头谁还拿鸽子送信啊” 所以大家看到了鸽群从头上掠过之后都停在一栋建筑物的楼顶上时 立刻产生了疑惑
四人之中热爱动物的一个女孩 就叫她A吧 她觉得既然出不去学校或许可以去喂喂鸽子
于是就有人问她 你哪来的东西喂鸽子啊
事实证明 你不能小瞧任何一个热爱动物的人 所以A就从 书包里 拿出了 一袋 面包块
其余三个人:?
总而言之要喂鸽子得上这个楼顶对吧 正常的走走楼梯到也可以上的去这个楼的天台啊
“但是有鸽子在隔壁的楼的上面诶”
所以喂完了天台上的鸽子就把目光看向了隔壁楼顶
“但是隔壁的楼顶是尖的诶”
好吧 的确是那种常见的三角楼顶 上面还有看起来极度干净的灰棕色瓦片

如果没有这么个腿上一看就绑了纸条还带了个围巾的鸽子的话 我们当然不会跟着A一起去爬到隔壁楼顶的
好吧 就是这样 这四个运动能力或者胆量比较惊人的玩意儿就这么一起爬到隔壁楼顶上 坐在上面喂者鸽子看着黄昏

还挺浪漫

鸽子腿上的纸条写了一些有关于门的线索 说这个学校本来的大门已经变成墙了(这不说我们也能看得出来) 但是在学校内部还有另一扇大门 而它可以把你们所有人都送到学校外

行 贴心的纸条 虽然看起来内容都很 荒唐(这是我和剩下三个人商量后得出的结果) 但毕竟门都可以变成墙 这纸条的内容或许也可信 理所当然的从楼顶爬下来开始俗套的解密部分了

-未完待续-

我看见自己死去

简介:是某篇文章后的意识流读后感(非全梦境)
————————————————
我看见自己死去。
头颅滚落在冰冷的地面上,血迹干枯成深红色。张着嘴笑着。无脊椎的节肢动物啃食着脑组织,仿佛那是时间绝佳的美味。转眼间血肉溃败,腐烂,在空气中挥发所有,直至万物的消失。我凝视着我的尸体。

我看见自己死去。
银灰色的匕首上生了少许霉苔,笔直的穿过我的心脏。血液流进心包,填满了心包后又从伤口处溢出。心脏不再跳动,这具身体也不再呼吸。匕首上的霉苔开始遍布全身,啮噬着血液后膨胀。我凝视着我的尸体。

我看见自己死去。
眼球被挖出,肆意的被踩碎,晶状体泛着光,立刻又暗了下来。软组织断开,生出新的息肉,肉体爬行着,蠕动着,爬回眼眶的眼珠妄图重新钻回。血迹蹭在眼眶皮肉的边角。我凝视着我的尸体。

我看见自己死去。
从船上被推下,坠入深海。海底没有任何光线。变温水生脊椎动物啃食着腐烂的躯体,那或许是它们唯一的食物来源。身上爬着没有脑组织的棘皮动物,柔软的触手不属于冰冷的海床。我凝视着我的尸体

我 看着 自己死去。
我从四次死亡的梦境中惊醒。一把冷兵器指着太阳穴,一颤,发出清脆而又美妙的声音。我倒在床上。我再次死去。我没有凝视着我的尸体

“我”站在我的墓前,放上一束用断肢拼凑而成的花束。
“我”躺在石碑下的盒子里,静静地被人踩过后离去。
“我”的嘴中涌进深海的咸水,咳出海水时又被呛到。
“我”把眼球放回眼眶,眨一下干燥的眼。
“我”拔出胸口的匕首,擦干净上面的血液。
“我”的头颅不曾落地,摇过空荡的头。
“我”再次死去。
“我”不曾活着。
“我”与我迷失在数以万计的死去之中。
没有,我,不存在。

关于某个bt玩意儿强制拉人玩死亡游戏结果因为游戏规则漏洞放走了一人

写在最前面:看起来这个梦很假,但是他是真的!
二次编辑:好尬啊看自己记录的第一个梦


被神秘人(也不知道是谁,身份无用)绑架来参与一场死亡类逃脱游戏「我知道这很俗套」。
游戏地点:一座无人的商场大楼(柱形)+海绵块填充的外场(虚拟世界内)
游戏规则(略):player们(约15人,随机生成 不认识)被困在大楼里,大楼一直有着一个隐蔽的出口(非最高层或最底层),player需躲过(系统定)杀人魔们的追击逃脱出大楼,逃脱后回归原本世界。player可互相帮助/利用
player:无特别能力,所以player均为健康的年轻的同一国家人类(无语言障碍)
杀人魔们:每个杀人魔的记忆为共享,均有稍微低于正常人类的智商。杀人方式不同,但只能够攻击半径1m内的东西。体力稍微比正常人类高。长相原本为暗紫色半固体半液体的多边形生物,杀死player后(每一个都)可以变成死去的player的样子(若player互相残杀,则杀人魔无法变成死去的player的样子,因为不是他们自己杀的)
---正文---
「梦到的是游戏段落」
1.
四五个年轻的player们聚在一起,正在讨论着什么。远处突然传来类似“哧——”的声音,随后出现两个杀人魔(第一形态-原型)。player们的其中一个告诉大家分开跑。我(33582号)一个人跑进了商场的一条路,后面跟着一个杀人魔(1号)。
2.「我在梦中时并不知道」
杀人魔(2号)站在血泊中,地上的两个player(一男一女)因失血过多死亡。两位player正在以粒子的形态消失。“死亡通知:34595号与47938号玩家死亡”一行字出现在商场大屏幕上,但看到此条消息的player并不多。杀人魔(2号)渐渐变成了死去的女性player(47938号)的样子,用“手”撩起一些鲜血,抹在这个形态的衣服边缘上和脸侧……
3.
我(33582号)还在尽力的奔跑,她知道自己不能跑的过杀人魔(1号),而1号似乎不会放弃追逐。我必须想办法。我冲进商场卫生间里的一格,锁上门躲起来。卫生间的门是落地的,不会看到影子,而且很旧,看不出来是否有锁上。1号追了进来,“我知道你在哪里……”他说,我听见门破碎的声音离得越来越近,突然,他说“抓到你了!”我看见血从门缝里渗进来。“原来还有别人吗”我想。我以为他终于走掉,结果我的门突然被砸开!!!“33572号,我知道你还在,抓到你了,哈……哈”杀人魔说到,我害怕极了,脑子突然一抽,大声说:“游戏举办方,我举报游戏内障碍侮辱玩家人格,故意叫错号码,申请去除障碍!”。本来我觉得我这个举动跟傻子似的,没有人会理我。结果卫生间内传来机械声音:“举报成功————赔偿自由活动1分钟”。
我:???!!        1号:????????
4.
我在一家商店里,装修风格和商场很像。系统告诉我可以在这里买些东西(不用钱),给我当赔偿。我:这个系统还是可以的。    后来啥都没买,因为一分钟到了,然而商店结账要排队
5.
我从厕所里冲出来,因为我从商店里打听到了出口在哪(别问怎么知道的,没梦到)。一路上几乎无阻碍。
6.
我遇到了一个女性玩家。她衣服上沾了血,气喘吁吁的向我求助(有东西追杀她)。我答应带她去出口。在路上我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这一路意外的顺畅……
7.
我到了出口,这是一个天台,跳下去就可回到现实世界离开游戏(底下有海绵块,不会摔死)。她(那个player)看起来很激动。但我好像在路上……听见她在窃笑……“是因为能够逃出去,太高兴了吧”我想。等等……这个人,她不应该和她男朋友在一起吗(一开始看到了),而且一开始她找我求助时,看起来不像是跑了很久,后面也没有东西追着……不会吧……我突然觉得毛骨悚然。我转过身去,面对着她,向后退了几步。她看起来疑惑不解,伸出手想拍拍我。我纵然向后一跃,跳了下去。她没跟上来,但我看见了她……它,它手里拿着匕首,身体扭曲成非人类的样子,差一点就将要杀死我(没错她就是47938被杀人魔伪装的样子)
8.
我的灵魂坠入海绵块里,然后梦境熄灭了……

——————
我“醒”了……

more »谁在关注 运行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