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的鱼子酱

梦境彼岸,想再见你一次

http://yume.ly/people/1391

2020.6.30

啊啊啊啊啊,明天考试,慌死了

一种莫名其妙的菌丝把人裹住,之后这个人就灰飞烟灭。
那是一种孢子植物,我的父母是比较有权威的墙内人。
(忘了)
学校在毕业典礼上出来骚乱,是墙外的感染动物,那只老虎没有生殖器官,是无性生殖,我和同学采集下来一些标本,准备交给我们家的医生和生物专家。
回家以后,父母对我不管不顾
我很生气( `皿´)哼!!

2020 6 14

姐姐出嫁了,然而那三个人全部都是为了姐姐的钱来的。
那个橙色头发的男人,因为自己只会煮方便面和姐姐吵了一架,我感到很生气。
第二个男人天天只知道指挥姐姐做这做那,一点都不考虑姐姐的感受。
剩下那个家伙还要打骂姐姐,
我很生气,
希望姐姐可以不要继续和他们生活,
姐姐笑着说我以后娶到的女孩一定会幸福,但这是她必须承担的
打电话回家里也是这样
我生气地离家出走了

5.31

有一个人体实验的博士来到我家,她穿着紫色的狐裘大衣,看着十分妖艳,脸上的浓妆也让人完全联想不到‘博士“这两个字。我的哥哥被选中参与实验,我起初并没有注意。
三日后哥哥自杀了。
我寻找关于哥哥自杀的线索,得到是哪位”博士“对于哥哥进行了人体实验(精神方面),我很愤怒,想要去报仇,但我其实也是候选名单之一。
我杀了许多来抓我的科研人员,因为长期没有办法放下心来,一直保持警惕状态,所以伤了好几位同学,甚至上课睡觉,所以被开除了。
开除之后我继续躲藏,但他们的目标已经转到我的朋友,亲人。
朋友A在被进行实验后也自杀了
朋友B进行实验后我急忙赶到,为她营造自杀的感觉,让人们误以为她自杀了,之后我去弃尸堆将她救出,之后我们两人开始躲藏追击。
朋友C是一家店里的牛郎,那天他接客的时候发现一个像鸡毛掸子一样的女性,给我打了电话,我告诉他小心,或者干脆不要接单。
但是他被点名接单,我告诉他悄悄拿张纸记录那个”博士“说的话,因为我认定他活不了了。
他将纸传递给我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哥哥和朋友A,B那样颓废,自残,精神紊乱。
反而显得异常的正常。
我进入学校,将她埋在学校里的棋子全部都杀掉,并且将一些进入非法人员地方的口封闭起来。
她已朋友B,C的生命威胁我,让我解开那些封口。
我在解封之后还毫不吝啬地将一位科研人员分尸,以表敬意(滑稽)
之后我们逃到一大片森林,这个森林里还居住着一些生活十分简朴的村民,就同《桃花源记》中写的那样,邻里之间十分和睦,互保互助,粮食产量也很高。
我和朋友B在村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那一日我们来到一位婆婆家里,婆婆教我们做她秘制的酸菜。忽然有人敲门,我和B紧张地拿起刀,来的人不是”博士“,是在村子里交到的一些朋友。
又敲门时,我们又拿起刀防御,进来的是已经被洗脑的C,我们把朋友C杀掉了。

(起来了)

5.24

(中午的梦,睡过头了)
疑似拍卖会的老板在给我介绍一把欧式复古的枪,枪身上雕刻着一个狼头,嘴里衔着一朵玫瑰,鲜红如血的花纹让我觉得很难受,但我还是买下它了。
回到家后,男友和我共赏这把枪,他认为很美,可惜没有子弹。
我躺在他膝上看手机,有时会拿手去戳他的肚子,看书的他并没有理会我。
我尝试去搜索那把枪,没有找到。于是我就懒得找了。
我钻到被窝里打算睡觉,男友却突然说公司出事了,要离开一下,我跟上去了,他没有在意。
公司燃起一片大火,经理背着他女儿往出逃,一片混乱


(然后无情掀被子)

5.22

(拖好久才写的,开学没时间碰手机碰电脑)

安比尔和我都是生活在天上的天使,安比尔和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向我感叹在战火中饱受摧残的人,他说他希望去拯救那些人。我劝阻他,但是并没有什么用。
安比尔之后也依旧在为了人们奔波,其他天使对他指指点点,我不得已离开这位朋友。
安比尔丝毫不在意,哪怕他的光环因为救助他人,多次超负荷使用力量,已经污浊不堪。我再次劝阻他,告诉他这样他会失去作为天使的能力,没有办法帮助更多的人。
他固执地认为他可以改变这个世界,感染更多的天使去帮助人们。
但事实上所有天使都在看他笑话,把他当作一个笑话。
我知道我劝阻不了他了,于是我再也没有找过他。
那天早晨大家在诵读圣经的时候,他被拖进来,他的光环已经黑了。
执行官当着大家的面将他的翅膀剪断了,把他的嘴缝起来,然后他被带去了地狱。
之后他坠落到人间,成为一个凡人,
没有一个人记得他曾经帮助过人类

5.11(AAAA啊啊啊啊,考试啊啊啊啊啊)

那个叫做“阿”的男孩子找到我,递给我一把狙击枪和配套的消音器,希望我辅助他复仇,我爽快的答应了,因为我一直以来就想杀人。
虽然我答应了,但私底下还是去查了查他,他是村庄隔壁一个黑帮的养子,很明显地察觉到,他是族里的孩子,但不知道为什么会成为养子,我去问他的时候,他只说之后就知道了。
之后他来找我,还带着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孩子,和我一般大,但是手里极其不匹配地握着一根金属球棒,她也是族里的孩子,似乎过得不是很好。很害羞,但打架的时候很疯狂。她让我叫她幽灵就好。
阿装扮成他母亲的样子,潜入本家,到了一个叔叔面前。那个叔叔见到他非常地恐慌,喊着“滚开”“你已经死了”“不要回来”之类的话,他似乎问了那个叔叔一些问题,我并没有听见。阿给了我一个手势,我射杀了那个叔叔。
阿回来后告诉我和幽灵小姐,那个叔叔只不过是帮凶之一,并不清楚真相,但是他母亲不是自然死亡已经得到肯定了。
之后几天阿不断潜入到分家,本家,有时是问完话之后让我直接射杀,有时是让幽灵小姐拷问之后用金属球棒一下一下捣成肉泥。
不过几天时间,族里就已经传开了鬼魂回来的谣言,阿也已经确定了杀害他母亲的主谋,是本家的一个权利极高的叔叔,同时也是阿的父亲。他的父亲之后又再婚了两次,阿的母亲和那两个女人最后都是莫名其妙地死掉了。
阿没有生气,反而很冷静。
最后一次与阿和幽灵小姐一起行动,说实话心里很舍不得,因为之后阿会去自首,幽灵小姐会完成她的自杀。
阿的父亲很快认出了这不是他的第一任妻子,质问阿是谁。阿将妆容卸掉后,那个叔叔也认出来他是他的儿子。
本家所有人都以为阿已经被他,母亲杀掉了,其实他母亲最后也没有杀了他,而是将他从三楼扔下去,他侥幸落在草堆上,并没有摔死,只是骨折而已。之后碰巧被村子隔壁的黑帮收养。
阿的父亲解释之所以杀了他母亲是因为她疯了。没有杀掉阿也是因为那是母亲的最后一丝理智,之所以都以为他死了是因为她的母亲自己从自己身上一片一片,一块一块肉挖下来,将内脏全部翻出来,最后血迹模糊,根本就看不出来死了几个人,再加上阿当时小腿也被削下来一块,大家就都以为阿已经死了,尸体和母亲混在一起。
当质问为何后两个妻子也死掉的时候,本家的人赶了过来,阿没有逃走,而是用手里藏着的刀将叔叔捅死,赶在他们刚进门的时候,并没有拦住。
我和幽灵小姐趁乱全身而退。
在极力劝阻下,让幽灵小姐等我,等到我也想死的时候一起死,幽灵小姐同意了,并且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电视上已经播出了阿杀掉组内34个人的新闻,大家都在惊叹阿这么一个少年竟然杀了那么多人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那个叔叔最后两任妻子究竟为什么而死。


感觉好久以前好像做过这个梦。。。。。。想不起来了

5.9

和闺蜜一起去上课外补习班,被质疑是不是又在装,发现自己又忘了戴口罩,好在闺蜜知道我健忘,多准备了一个口罩。
上课的时候我和闺蜜不是一个班(她是提高班,我是普通班),果不其然还是被孤立的那个,因为学习成绩不好长得也不好看,再加上不会说话,不讨人喜欢。
大概上课快上完的时候,外面有一股骚动,病毒爆发,许多人变成了怪物。老师也变成怪物了,不出意料,我死了。
(切换视角)
A和B组建了一支团队,将课外补习班里残存的学生集中起来,闺蜜也在其中。A和B带着大家避难,收集物资,但过程中有不少人牺牲,哪怕途中吸收一股一股小团队,人数还是只有刚出来的时候的一半。
之后大家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建造了一个基地,那是一栋废弃的大楼,周围还有着不少怪物,将内部整修,打扫后作为基地,碎石瓦砾,残垣断壁成了那里天然的隐蔽点。


之后忘掉了

4.28

最近人好像多了?我的错觉?

(又梦见自己喜欢男人了,挺诡异的,)
高和我既是爱人,又是同事,我们在同一个暗杀组织工作。
暗杀组织表面上伪装成一家早餐店,组织的boss会伪装成早餐店老板。负责情报和接发任务的是两个小姐姐,长得都非常标志。负责接发任务的小姐姐嘴唇下有一颗小小的痣,人也很温柔,是因为心脏有疾病而被抛弃的孩子,boss对她来说就像是父亲一样。
我和高刚好买完蛋糕,从蛋糕店出去,就接到了任务的指令,因为离早餐店蛮近的,也就去接任务了。
发任务的小姐姐将任务包在卷饼里,我和高顺便吃了一顿早餐,不过被boss要求付钱了。
任务是去一个破旧的村落暗杀一位老者,那人原先是位雇佣兵,现在退役,但因为有些必须保密的内容,所以要除掉他。
高的暗杀技艺要比我高超许多,虽然人极其不正经。
高的计划出现了一些偏差,那位雇佣兵被惊动了,他确实很强,哪怕年迈,力气和格斗技巧却没有什么退步。
虽然最后还是把他解决掉了,但高也受了伤。
提交任务之后,回到了学校,新来的学生又找不见宿舍。
回到宿舍后帮高包扎,他还一脸怪笑的打趣。

多层梦境

太多了,说不过来,现实的我-0,第一层梦的我-1,第二层梦的我-2,第三层梦的我-3

1梦到了2梦见3去参加返校考试,但是3考得很差,祇便掐住3的脖子,2被吓醒了,发现是因为自己把头闷在被子里,母亲在叫2赶紧起床上学,2着急忙慌地穿上衣服,去上学,但是毛衣太紧,2骑车时感到喘不过气来,1被难受地醒来,发现什么都没发生。

然后闹铃响了,0起来

绕死了。。。。一个晚上跟没睡似的
所以,其实是因为我自己睡觉缩在被子里了。。。。咋没顺便把自己闷死嘞

白织

【白织】是一家武馆,我是武馆本家的一个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村里面来了另一波人,他们貌似是黑社会的人。他们想将我们赶出村庄,但那里是我们的故土,我们不愿意离开,之后他们就开始了报复。
族长似乎很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命令我们不要出去乱跑,也不要招惹别人,更是把我们几个孩子的课请假,武馆也暂停营业。老师们也知道现在的状况,每天从电脑上发来今天课上的笔记。
但是五叔家的堂弟不听话,出去和朋友玩,回来的时候被打得残废,肋骨全断,眼珠被抠出来,牙齿也被打掉只剩六龄齿,下巴貌似因为磕碰硬物已经变形。五叔和五婶很愤怒,向族长提出要去找他们算账,但是族长依旧没有同意。
五叔和五婶认为因为他们是旁支,所以族长不愿意帮他们,然后他们召集旁支大部分人去找那群外村人算账。族长本来已经筹划好了和平撤离的方法,但是五叔和五婶使得这次协商失败了,族长不得不想办法整来了枪支,因为他知道我们的人数不足以打过拥有枪支的外村人。族长希望能保住旁支的人,但是外村人拒绝了族长的所有提议。
我们不得不和他们战斗。
村中很多人都遭殃了,村民们疯狂向外撤,但是无一例外不是都在村口就被射杀了。一些村名开始用食堂的烂菜,垃圾,潲水投掷到武馆。
那群家伙开始正式的屠杀,先从村民开始,然后是旁支,然后是嫡系。我被抓去了,我禁不止他们的拷打,出卖了本家。
(视角切换)
那群家伙进入到本家之后,族长最先被射杀,二婶被轮奸之后又从五楼扔下,二叔正好看见二婶摔死的那一幕,但二叔极度愤怒的情况下,疏忽了旁边,脑袋被刀捅穿。家里收养的两个仆人在被严刑拷打之后都没有说出剩余人的位置,他们又来拷问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于是我侥幸成了可以苟活的阶下囚。
我很开心,族长他知道我会背叛。


我怕死,这大概是梦里和现实都不变的。
我认为梦里的我最后会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背负着罪孽,
直到生命之火熄灭

more »咸的鱼子酱 关注的人